你的位置:首頁武俠›蒼穹墟空
蒼穹墟空 連載中

蒼穹墟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公子凌天 分類:武俠

標籤: 何天宇 凌問天 武俠

四方上下謂之宇,古往今來謂之宙
混沌初開,分陰陽,即相生,又相剋,生生相惜,蒼穹之上,墟空之中,諸天世界
展開

《蒼穹墟空》章節試讀:

第7章 玄之又玄修真道,詭異丹田難修真


三人就地而坐,在清涼的竹林中,鄭長老開始了對兩人的教學。

「今天開始你們的第一課,『什麼是修真』,閉眼,心如止水,去感受四周的變化,」鄭長老一邊做,一邊教學。

凌問天和秦峰也是照做,足足過去了一個時辰,鄭長老問道:「你們感受到了什麼?」

「有一種奇妙的感覺,無法形容,」凌問天說道。

「我也有同感,這種感覺似乎就在眼前,卻又觸摸不到」秦峰說道。

「你們很不錯,這就是修真,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待修鍊到一定境界時,祭出神橋,到達彼岸,凝聚三花,歷萬劫,可修仙體,得長生,」鄭長老解釋道。

「這個世界真的有神仙的存在嗎?」凌問天問道。

「傳說在遠古時期成仙得道,是存在的,但自傳說在上古時期,發生過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絕仙之戰,至此之後,後世再無成仙者,千百年來,無人達到傳說中的境界,久而久之,存在或不存在,也就無人去探究了,」

「小峰,現在我要廢除你的修為,」鄭長老說道

「這是為什麼?」秦峰疑惑道。

「不管做什麼,基礎是關鍵,你之前的修鍊並未對你打下良好的基礎,等修行到更高一層的境界,根基不穩,根本無法支持你強大的力量,」鄭綾解釋道。

「那天哥是不是也需要如此?」秦峰問道。

「現在基礎階段你們一起,但小天不需要廢除如今的修為,」鄭綾說道。

「天哥和我一樣,為什麼不需要?」秦峰問道。

聽到秦峰的問題,鄭綾不由的眉頭微皺,但卻不明顯,說道:「每個的情況不同,當然需要指定合適的修鍊之法,」

雖然這個看似完美的解釋,但其中的含義還是被凌問天聽了出來,但沒有說破。

而後鄭長老施法,大手一揮一個陣法自秦峰腳下出現,又見鄭長老雙手快速握訣,陣法開始運作,大量的真氣從秦峰體內溢出,秦峰臉色也開始扭曲,像是痛苦不堪,但卻並未叫喊,

凌問天在一旁仔細觀察,一個時辰過去,秦峰情況好轉,但修為已經散盡,變為了一個普通人。

雖然未收凌問天為徒,但卻也不冷落,而去偏袒秦峰。

「在開始第二課,打底功,現在你們兩個,扎一個時辰的馬步,中途可以休息一炷香的時間,」

「然後再圍繞竹林跑兩圈,」鄭長老說完,

一束真氣自手指釋放,落在凌問天的丹田之上,繼續說道:「我封住了你的丹田,現在你和秦峰一樣是普通人了,並非我不相信你,而是有真氣在會干擾你的訓練成果,」

「多謝長老,」凌問天抱拳施禮,畢竟這是對自己的負責,應該感謝

做完一切後,鄭長老便騰空而起離開了。

之後兩人便開始了今天的訓練,扎馬步,跑步,都是對耐力的訓練,也是鍛煉身體最好的方式之一,俗話說得好:「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

經過一天的修鍊,兩人也是精疲力盡,全身冒汗,口乾舌燥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我本以為會早點結束,沒想到這竹林這麼大,兩圈直接跑到天黑了,」秦峰一邊喘着粗氣,一邊說道。

「看來鄭長老,對我們還是很了解的,知道我們的速度,只是兩圈,哪怕再多一點,我們都無法完成,」凌問天說道。

「看來你們完成的不錯嗎,」鄭長老從天而降,落在兩人的面前。

兩人想要爬起施禮,卻發現全身肌肉不聽自己使喚,沉重的抬不起。

「我準備兩缸靈藥液。你們每天需要在其中浸泡兩個時辰,洗筋伐髓,來增強體質和去除體內雜質,達到通筋活脈,靈力在體內暢通無阻,這樣才能達到修鍊的最佳效果,而這也是為後期修鍊奠定堅實的基礎。」鄭長老說道,

經過短暫的休息,鄭長老將兩人帶到一個地下圓形密室,**放着兩個大缸,其中是滿滿的青綠色的藥液。說道:「你們現在褪去外衣,進入葯缸當中,」

「是,」說做便做,兩人動作迅速,未做任何遲疑,可當兩人進入其中後,刺痛感立馬襲來,全身上下如無數根銀針插入每一個毛孔,哪怕兩人強忍未叫,但也是痛的呲牙咧嘴,咬緊牙關。

「放鬆,不要抵抗,讓藥效得到充分吸收,才能達到最好的淬體效果,」鄭長老說完,便走了出去。

就這樣兩人靜靜的,等待淬體的結束,不知不覺中兩人睡了過去,當兩人再次醒來時,已經沒有了那種刺痛感,身心感到無比的通暢和輕盈,原本青綠色的藥液也變得透明,而在葯缸旁邊,放着兩件藍色衣服,而這正是玉虛仙府弟子的服飾。

「兩個時辰過去了吧?」秦峰試探性的問道。

「鄭長老說讓我們浸泡兩個時辰,既然藥液已然沒有功效,說明淬體已經結束了,」

「這衣服應該為我們準備的,我們換上出去吧,」凌問天說道。

兩人換好衣服,順便帶走自己的舊衣服,離開了密室,此時已是圓月高掛,臨近深夜,兩人回到房間時,食物已被準備好,本不覺飢餓的兩人,看到豐盛的晚餐,任然保持不浪費的原則,吃的一乾二淨。

這一夜,天空烏雲密布,狂風大作,樹枝噼里啪啦的作響,清爽的空氣瞬間變得沉悶無比。

凌問天躺在床上,思考着今天鄭長老那合理卻又不合理的解釋,以及被自己捕捉到微皺的眉頭。似乎一切都不是那麼簡單。

思索再三,凌問天還是決定要去一探究竟,雖然不確定鄭長老會不會說,但還是也決定去嘗試。

凌問天看了看熟睡的秦峰,悄悄的下了床,來到了玉清宮前,正當敲門時,鄭長老的聲音響起:「進來吧,我知道你會來,以及等候多時了,」

「吱呀~,」凌問天推門而入,

看着坐在對面的鄭長老,施禮道:「鄭長老,打擾了,」

「無妨,如果怕你打擾,我就不會在這裡等你了,坐吧,」鄭長老指着左手邊的位置說道,同時出現一位少女,為凌問天倒茶。

「長老,我……」

「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為什麼而來,我就實話說了,」鄭長老打斷了凌問天的話,

「長老,真的願意告訴我,」凌問天雖然確定鄭長老告訴自己的可能性較大,但可能性終究還是可能性,不是確定性。

「如果你覺得我不會告訴你,你就不來了,」鄭長老風輕雲淡的說道。

「一切還要從我們初次見面時說起,……」

「那天是五大仙府群英會武的日子,五大仙府選擇上一年入府弟子十一人,進行狩獵,得到妖核多者獲勝,這也是反應一個仙府培養弟子能力的表現。」

「那天我看見你們兩個時,對你的天賦震驚,小小年紀就已達化真境的第二階段元氣化真,小峰雖然比你弱了許多,但天賦也是極佳,達到了化真境的靈氣化元階段,」

「那天被你制服的李凱,是與你同齡人,修為達到元府境,也是其中的佼佼者,但與你相比卻差了不少,但在我仔細探查下發現,你身體上卻存在一個極大的隱患,這個隱患足矣威脅你的性命,」

「是什麼隱患?」凌問天吃驚的問道,

他自己有什麼隱患,自己卻不知道,而且沒有絲毫察覺,

「是你的丹田,你的丹田與正常人不同,要比正常人的要更薄弱,根本無法支持後續龐大的武力,一旦你在現在的基礎上繼續突破,你的丹田就會破碎。」

「不得不說,你的丹田是一個極為特殊的存在,但卻並非向著好的方向,我活了百年有餘,閱人無數,卻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丹田,」鄭長老說道,

聽得此話的凌問天愣是一驚,自己的丹田竟然是這樣的。

「你的修為,只能停在此處,不能再繼續突破,一旦突破化真境,丹田就會破碎,到時你的修為將十不存一,淪為廢人一個,」鄭長老說道。

聽的此處,凌問天內心如死水般平靜,卻又如怒海般波濤洶湧。鄭綾的話猶如晴天霹靂,落在凌問天的心頭。

「有沒有修復丹田之法?」凌問天問道。

「小天,這並非我見死不救,而是我無能為力,放眼整個東荒,甚至是整個修真界,都沒有聽說過修復丹田之法,哪怕斷臂重生,壽終續命,都有可能,卻對修復丹田無能為力,」鄭長老扶起解釋道。

丹田為儲藏精氣神的地方,猶如「性命之根本」,丹田對於普通人來說都是重中之重,對於修真之人,那是堪比性命,一旦破損,後果不堪設想。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天無絕人之路,未來的事,誰又說的准,有一句話叫:『事在人為』,」凌問天說道。

凌問天之所以這樣說,其實內心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並不全信鄭長老的話,雖然鄭長老並沒有欺騙自己的必要,也沒有那個動機,從主動提出收秦峰為徒,可以看出並非嫉賢妒能之人。

但從鄭長老的話中捕捉到,是鄭長老自己沒有聽說過,不代表沒有,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沒有見過的東西,不代表不存在,只要有機會,就不會放棄,哪怕很渺茫。

「小友能有此智慧和感悟,了不起,」鄭長老誇讚道。

「長老謬讚了,多謝長老解惑,晚輩多謝了,他日有成,再來報長老之恩,」凌問天深深的對鄭凌鞠了一躬,而後離開了玉清宮。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