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吃鬼人
吃鬼人 連載中

吃鬼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全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全庸 安長 懸疑驚悚

殺神白起墓地前誰料到,我竟然請鬼上身,我十二歲時便已是七分像人,三分是鬼!而那鬼是百鬼之王,有着「人屠」的秦國猛將殺神白起!我出生便是一個鬼物,算命王蛤蟆說我是「神鬼殊途」,紙片人、鬼蟒蛇、哭龍果、鬼上身,為此我走上了一條「殺鬼續命,百鬼之王」的道路,從風水局到害人妖物,從收服鬼物到打破假天師,我走出了一條詭異的道路
展開

《吃鬼人》章節試讀:

第5章 蛇穴、屍體、哭龍


可以說如果一條蛇想殺死一個人,它一定有很多的方法,並且不會輕易的放棄,但是我把它們一拍打他們就下來了,這未免有點太容易了。

我想,準確的說,他們不是被我拍打下來,而是有組織,有目的的撤退,就像是動物之間會用液體,或者是發出不同的氣味,警戒危險,或者是發出信號之類的。

他們可能就是發出了撤退的信號。

我看着梅子,越想越害怕,我不太確定他現在是不是梅子,或者說他和掘叔口中的那個人一樣,已經被蛇附身了。

我不清楚梅子有沒有的罪過山裡的什麼鬼物,但我知道的是他是個膽子很小的人,一般不會得罪什麼人。

我嘗試着靠近他,正當我打算去拍一下他的肩膀,看看他的情況時。

突然一群烏鴉從頭頂驚乍飛起,貼着我的頭皮飛了出去,差點要把我的臉削掉了皮,但幸好我一低頭並無大礙。

當我在回過神去看梅子的時候,他忽然抬起頭,那雙眼睛在黑暗中發著赤紅色的光芒!

滿眼都是血色,那種可怕的紅色就像是在眼球上拉了一刀,不知何時所有的血填滿了眼球,沒有一絲空隙,本來分為白色和黑色眼球,已經全部變成了紅色,十分滲人!!

我一驚,背後不自覺的一涼,我害怕他會突然抓住我的脖子,然後一口下去,突然殺死我。

我必須冷靜下來思考,雖然這很難,在這根本沒有人煙的後山老林里,只有我們兩個人。

這種詭異和可怕程度,不亞於一個人在大西洋的深層海溝里與未知的巨大深海怪物搏鬥。

隨時可能面臨死亡!

我知道此時他已經不是梅子了,但我還是嘗試着跟他對話。

我顫抖着聲音問道,「梅子,你還好嗎?」

梅子那雙血紅的眼珠一轉,冷聲冷氣,甚至帶着詭異蕭瑟的聲音回答道,「我—當—好—啦」。

他說話的每一個字都拖得很長,甚至是用一種極具可怕,帶着疑問和沉重的,那種差不多從死人喉嚨里發出的聲音回答道。

在那一刻,我後背的所有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就像是魚鱗滿滿的掉了一地。

藉著月光,我驚訝的發現梅子的手臂上已經花花點點的,長滿了蛇鱗,我深咽了一下口水,轉過身繼續往前走,梅子就那樣在後面跟着。

我知道這裡是蛇的地盤,如果硬要跑的話,我是根本跑不掉的,因為它們就算用鼻子眼聞,都能知道我在哪,關鍵是你現在我並不知道它們要不要準備連我一起殺死。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

梅子現在已經是半個死人了,想到這些,我不免心中掠過一絲凄涼,不過我當時並不敢多想,我只想先保住我自己的性命,這才是最重要的。

在這片寥無人煙的深山老林里活下來之前,我還沒有心情關心其他人。

梅子又開口了,這次他說話仍是那樣子詭異,那樣子慢,我帶着恐懼,仔細地聽着。

「我們要找哭龍果。」

我急忙回答道,「是,我們要找那東西。」

我腦子裡想到,難道那些蛇是為了哭龍果而來,傳說哭龍果吃了百毒不侵,甚至是最厲害的鬼都是不能靠近的,是一種至陽之物。

難道這哭龍果對這些蛇群有害,而這些蛇聽說我們要尋找哭龍果,便想利用梅子身子,引領我們找到哭龍果嗎,這一切都還不好說。

但我知道,這些蛇是能聽的懂人言的,畢竟這裡有四個最兇險的風水局,這後山又是最危險的地方,常有鬼魂和不幹凈的東西出沒,能在這裡活下來的蛇群,一定都不簡單。

能聽懂人言就並沒有什麼奇怪的了。

梅子一邊走着,看得出他的身體很僵硬。

我已經用腦子想出他的身體里,那些血肉里,看不見的骨頭裡,一定有許許多多的手指頭細的蛇,纏着他的身子,控制着他走的每一步,甚至是控制着他的嘴在說話。

那種血淋淋的感覺,我只要一想,便渾身都是雞皮疙瘩,甚至感覺麻酥酥的,身子都不會動彈了,但我還是忍不住去想,因為這是真實的,就在我身後,於是我一邊走,扶着樹,不停地向後看。

梅子就那樣跟在我的身後,他繼續說道,「哭龍果,在晚上是紅色的,很亮,像人血。」

我一驚,這時我更加確定他不是梅子了,因為我對語言還是很敏感的,一般正常人說血,都會直接用「血」這個詞,而不是特地強調「人血」。

因為在人眼裡,血都是紅色的,動物和人都是。

但梅子剛剛特地強調了「人血」,這就證明了,他此時的大腦已經完全被蛇所控制了,因為只有動物,才會特地去區分,自己的血和其他動物的血,還有人的血。

在這些修鍊的鬼物眼裡,人並不是動物,而是一種脫離動物之外的獨特存在。

梅子這時主動走到我的前面,我知道他這是要引路,我就慢慢地跟着他。

梅子領着我,不,應該說是一隻惡鬼領着我,我沒想到世間如此荒唐的事竟然發生在我的身上。

惡鬼引路,深入山林,我邊走,心裏的恐懼便不斷地上升,人在面對這種幽閉環境的時候是毫無抵抗力的,我也不知道哪來的膽量,還能走得動路,可能這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吧,無知者無畏。

梅子領着我越走越遠,在黑暗交叉的樹叢中,我看不見自己的影子,我卻能看見一點漸漸隱約明顯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