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武綜:開局生死符,我真不是老六
武綜:開局生死符,我真不是老六 連載中

武綜:開局生死符,我真不是老六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吃個笑西瓜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傅子方 軍事歷史 吃個笑西瓜

老媽不會廚藝孫幽夢! 二姨鄉野村姑趙玲瓏! 小姨略懂音律宋青玄! 自己沒有傀儡傅俊逸! 我傅俊逸不是老六,只不過是年紀太小,不方便出面罷了!展開

《武綜:開局生死符,我真不是老六》章節試讀:

第5章 我傅俊逸從今以後只有老媽


「俊逸啊,今天爹就把你過繼給陶氏,然後爹再娶了陶氏,以後陶氏的家產,就是你一個人的了!」傅新貴自顧自的說了出來。

傅俊逸看着這傅新貴,這麼為自己着想的嗎?

把自己的渣說得如此清新脫俗,也算是人才了。

兩人朝着傅家祠堂走去。

傅家祠堂在城外,傅俊逸倒是去過幾次,一路上,能下手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路過一間破廟的時候。

「傅新貴!」傅俊逸喊了一聲。

「誰叫我?」傅新貴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回頭看了起來,看着孤零零的傅俊逸,十分詫異。

「我叫你!」傅俊逸說完,手裡一滴水已經開始結冰。

「你個混小子,跟誰學的,我看你是討打!」傅新貴正要動手呢,傅俊逸大手一揮,生死符射入傅新貴的體內「好好體會一下這種痛苦,要是不想再受苦,以後就得聽話!」

畢竟是這身體的生父,傅俊逸不忍心看,踏着凌波微步,進了破廟之中。

「啊......」傅新貴疼得滿地打滾,他滿腦子都是問號,為什麼自己的兒子會這麼對自己,為什麼自己的兒子這麼厲害,這是什麼手段?

各種問題困擾着他,不過他沒有任何時間思考,他的腦子只有一個感受,疼。

無比的疼,鑽心的疼......

疼得滿地打滾,疼得咬牙切齒,疼得呼吸都是錯誤......

傅俊逸在破廟裡待了兩分鐘,才走出門,一股內勁打在傅新貴身上「我剛剛說的話,聽懂了嗎?」

「俊逸,你怎麼了,我是你爹啊!」傅新貴輕鬆了,然後連忙開口。

傅俊逸搖了搖頭「看來你還沒懂!」

又是一股內勁打在傅新貴身上。

與此同時,傅俊逸再次凌波微步進了破廟。

「啊......我懂了,懂了!」傅新貴連忙開口,現在別說什麼聽話了,就是讓他認傅俊逸當爹他都不帶猶豫的,剛才不過是沒摸清楚情況。

可惜,傅俊逸已經到了破廟後邊,不願意看到傅新貴受苦。

所以傅新貴無奈,只能多受一些苦。

五分鐘時間,傅俊逸才走出破廟,大手一揮。

地上的傅新貴這才站了起來。

「你......你想幹什麼?」傅新貴驚恐的看着傅俊逸,連兒子也不敢喊了。

「你要娶陶氏,我不管,你以後還能生孩子,我娘以後就不能生了,等會你就把我逐出家門就行了!」傅俊逸看着傅新貴,冷聲說道。

「俊逸,爹可沒有哪裡對不起你啊......」傅新貴連忙開口,畢竟是養了十幾年的兒子,就這麼不要了,心裏多少是有些難受的。

「我看你是忘了剛才的滋味了!」傅俊逸冷聲說了出來。

傅新貴一聽,兒子是好,但是這痛苦的滋味可受不了「我答應你還不行嗎?」

「嗯,等會兒我娘到了再說!我沒讓你說,你不許說!」傅俊逸不想讓孫幽夢有任何心理負擔,開口說道。

「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傅新貴對於痛苦的恐懼是顯而易見的,不想再有任何相同的感受了。

傅俊逸滿意的點了點頭,別的不談,這生死符是真的好用。

......

「幽夢,你們傅家今天過繼孩子,你不去看看?」水邊,一個洗衣服的鄰居看着孫幽夢,開口說道。

「過繼孩子,過繼誰的孩子,我怎麼不知道?」孫幽夢相當不解。

「你還不知道啊,就是你家俊逸過繼給陶氏啊!」鄰居連忙開口說了出來。

「什麼?我家俊逸,過繼給陶氏,別開玩笑了!」孫幽夢還在洗衣服,顯然是不信這樣的話的。

「你還別不信,這事兒他們還請了族長過去見證,你還是快回去看看吧!」鄰居一聽,這居然還是背着孫幽夢乾的。連忙開口。

孫幽夢一聽,這也不像是開玩笑啊,直接朝着傅家祠堂跑去,連衣服也不管了。

傅家祠堂「我傅新貴,今願將我子傅俊逸,過繼到族兄傅新財門下!繼嗣承祧!

立據人:遠字房傅新貴!

山字房傅新財寡妻陶氏!」

孫幽夢到了祠堂門口,一腳踢開祠堂大門「陶氏,咱們平時不熟,也無冤無仇的,你為什麼搶我兒子?」走到前堂,對着陶氏大吼了起來。

「奴什麼都不懂,只知道相公走了,偌大的家產無人執掌,自然得在同宗的晚輩里,立一個嗣子!」陶氏看着族長連忙開口。

「呸,傅新財和我們家隔了好幾房,再說了,天底下也沒有把獨養兒子過繼給別人的道理,傅俊逸是我辛辛苦苦一手教養大的,有人眼紅,想橫插一手,摘現成的果子吃,做夢!」孫幽夢怒吼一聲。

傅新貴不敢有任何動作,生怕惹到傅俊逸不高興。

「木已成舟,這不是你一個人能改變的!」族長站了出來。

孫幽夢看着族長「傅新貴,你到底要做什麼?」

傅新貴也很無辜啊,這種時候,本該站出來的,但是傅俊逸這小子盯着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啊。

「爹要和陶姨睡覺,還要讓我叫陶姨叫娘!」傅俊逸一臉無辜的說了出來。

「好你個傅新貴,你居然敢背着我跟別的女人廝混......」孫幽夢一聽,一愣神,看着傅新貴冷冰冰的說了出來。

「哼,我傅新貴今天就把你休了,還有你,把你逐出家門!」傅新貴一句逆子到嘴邊,愣是沒敢說出來。

「好,好得很......」孫幽夢怒極反笑「俊逸,以後我們娘倆過!」

「嗯!」傅俊逸點了點頭。

傅新貴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完成任務了,連忙寫了休書,又斷絕了和傅俊逸的父子關係。

孫幽夢拉着傅俊逸出門「如今我們連家也沒有了......」

「我們不是還有茶坊嗎?」傅俊逸看着孫幽夢。

「嗯,還有茶坊,當初娘殺豬都能養活一家人,如今做糕點一樣能給我家俊逸置辦一套大宅子!」孫幽夢說完,拉着傅俊逸就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