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無情刀客:蘇幕遮
無情刀客:蘇幕遮 連載中

無情刀客:蘇幕遮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王麗娟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王麗娟 蘇幕遮

蘇幕遮在雷雨之夜,七星匯聚之時,穿越到武俠世界
修無情刀法,負有情之人
為登武學之巔,騙大家閨秀,刀劍雙修
為成就,辜負女子,假死離開......展開

《無情刀客:蘇幕遮》章節試讀:

第2章 豪傑榜第十名:傅紅雪


梧桐客棧之中的所有人都為九霄至上的金光出現而矚目。

蘇幕遮也對這神奇的一幕有些愕然,他無比好奇的抬起頭來,去觀看那看似距離他極其遙遠,但又彷彿近在眼前的金色畫卷。

在那金色畫卷上,由虛到實逐漸顯現出兩行龍飛鳳舞的字跡。

【天道恩賜,天榜現世!】

【凡上榜之人,皆可受到天道福澤,獲得獎勵!】

中州大地上,無數人產生了同一個想法。

「天上怎麼會出現這麼巨大的金色畫卷?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梧桐客棧中的眾人望着這驚人的景象,下意識的張大了嘴巴,神情獃滯的低聲驚問。

「我就聽說過皇帝開科舉的時候有天榜題名,可第一次聽說天榜是飄在天上,還這麼巨大。」

「慎言,沒看天榜上說了嗎,那是天道恩賜,妄自亂說,小心天地降下雷霆劈死你。」

這人說著的同時彷彿是怕受到了牽連,還特意向旁邊挪了幾步。

神情肅穆的蘇幕遮最先回過神來,沉聲說道:「看天榜上所言,應該是要排出一個榜單,然後有資格入榜者可以獲得天道賜予的獎勵。」

蘇幕遮沉穩的話語讓周圍的人也緩過神來。

緊隨而至的就是激烈的低聲討論。

這些人沒有一個敢在此時大聲說話,能不能獲得獎勵他們不知道,可鬼神之說當世盛行,他們生怕自己說話聲大了,會受到天道責罰。

這一卷天道天榜的出現,在中州所有人眼中都是神奇莫測的。

它大到遮天蔽日,從任何方向又都看到的是它的正面。

且無論如何移動,畫卷的距離始終不變。

更神奇的是,哪怕是不識字之人,在看到天道天榜之時也清晰的認出了上面的文字。

與此同時,大秦咸陽宮中,一身黑色帝袍的嬴政負手而立於宮殿前,凝神肅穆的望着天空中的天榜。

微風吹過,吹拂的嬴政帝袍上,刺繡的極為精巧的玄鳥圖案好似振翅欲飛。

散發著無盡帝威的嬴政沉聲開口,「李斯。」

丞相李斯立刻上前一步,拱手一禮,恭聲回到,「臣在。」

嬴政揮手一指,沉聲問道:「你可知這天道天榜是何來歷?」

李斯面露難色道:「臣以為,此乃天地異象,非人力可為,恐怕真的是天道昭示。」

秦始皇再次將目光望向旁邊一身穿黑袍,頭戴黑色面具之人。

「東皇。」

東皇太一同樣上前一步,拱手說道:「啟稟陛下,臣剛剛略作推演,發現這天道天榜不可查不可測,以臣的本事,無法算出其出處,只知玄妙非常,猶如直面九天紅日,臣推測,此天道天榜定是天道意志的體現。」

秦始皇聽到李斯和東皇太一的話後,目光中透露出一個極為灼熱的神采。

他緊緊的盯着空中那金色的畫卷,不怒自威的說道:「天道天榜,不知是否可以助朕一統中州,是否可以助朕長生不死。」

秦始皇下方的所有臣子同聲應道,「陛下聖明,必可一統中州,長生不死。」

……

另一邊的大明應天府,大明帝朱元璋同樣在仰望着空中的巨大金色畫卷,神情詫異的說道:「咱這輩子還頭一次見到這麼神奇的事呢,毛驤你說這是真是假?」

毛驤跪伏在地,不敢抬頭去看天上的天道天榜,苦笑道:「回陛下的話,卑職不知,這天榜突然出現,毫無預兆,卑職完全沒有任何頭緒,或許真的是天道預示。」

朱元璋倒是沒有在意毛驤的回答,只是自問自答的說:「若是這天道天榜是真的,不知上榜的條件是什麼,能不能給咱的大明少些天災,讓大明的百姓過的更好一些。」

毛驤毫不猶豫的回答:「陛下萬福,即便沒有天榜,大明在陛下手中也會讓百姓們過的越來越好。」

彷彿是沒有聽到毛驤的話,朱元璋繼續說道:「盯緊了這天道天榜,一旦有人上榜速速來報。」

說罷,朱元璋轉身離去,他還有許多奏摺沒有批閱,而天榜現世只是暫時讓他轉移了視線。

朱元璋並不會因此忽視那些奏摺,作為歷朝歷代最勤奮的皇帝,他從不浪費時間。

……

大名府,宋高宗趙構看着天空中金色畫卷中那筆走龍蛇的字跡興奮異常。

大聲說道:「好字,真是好字啊。」

顴骨高突,眼角下垂的秦檜立於一側,諂媚的笑道:「卻是好字,不過比之陛下還略有不如,無陛下筆法洒脫婉麗,自然流暢。」

「愛卿此言差矣,這天榜上的字,朕不如也,天道之字有一種獨特的神韻,猶如天成。」

秦檜一聽此言,連忙跪伏在地,繼續諂媚的說道:「原來如此,臣的眼界比之陛下相差遠矣,竟沒能品出這天道天榜上字跡的神妙,臣有愧陛下教導。」

要說秦檜哪裡不知道天榜字跡的獨特,他所說的話全是為了拍宋高宗趙構的馬屁而已。

果然不出秦檜所料,宋高宗趙構聽到這話果然極為高興。

「無妨,朕回頭再賜你幾幅朕新寫的文章,你回去好生臨摹,早晚可以得朕真傳。」

秦檜假做誠惶誠恐的謝恩,「臣謝過陛下恩澤,臣當肝腦塗地以報陛下對臣的恩情。」

「好了,愛卿起來吧,你說這天榜可會有書法一道的排行?」

秦檜大聲說道:「回稟陛下,如果這天榜真有書法一道的排行,陛下定當上榜,且名列前茅。」

宋高宗趙構顯然非常滿意秦檜的回答,暢快的大笑出聲。

……

大隋西苑玉鳳樓,有些痴肥的隋煬帝楊廣正攜一眾嬪妃、太監、宮女在觀賞那從大隋各地收集到的牡丹。

正值心情大好之時,天空中天榜突現,可是嚇壞了他與眾人。

待天榜上字跡顯現,隋煬帝楊廣他們才長鬆了一口氣。

下一刻,隋煬帝楊廣神情興奮的死死的盯着天道天榜,口中喃喃自語的說,「天道天榜,不知是否有中州絕色排行榜。」

也不知這隋煬帝楊廣腦子裡想的都是什麼,說話間面色都有些變得潮紅起來。

天空之上金光恢弘,金色字體迅速流動,再一次組成了新的文字。

【天道天榜,盤點天下豪傑!】

【排名前十者,都將會獲得天榜獎勵!】

梧桐客棧,

眾人見那天榜綻放,盤點豪傑。

一些粗獷豪邁的大漢則是大馬金刀的踩在了桌子上,嘴裏放言道:

「豪傑榜?」

「天下豪傑前十,必然有我一席之地!」

「天道獎勵,哈哈哈!」

大笑間,這人一不小心就把桌上的茶壺打翻在地上。

扁素問見此,一陣心疼!

「這位客官,那可是上好的茶壺,您打翻可要賠的。」

「哼,老子可是要入選天下豪傑榜的英豪,你個破茶壺也要拿來跟我說事?」

粗獷大漢根本就不把扁素問一弱女子放在眼裡。

在一旁的風一陣見狀,身影閃爍間,瞬間就在了那大漢的門前。

「直接點了其穴道!」

「呃......」

囂張至極的大漢瞬間就動彈不得。

周圍的食客可是紛紛鬨笑起來。

「就這,還沒客棧的夥計厲害,還天下英雄豪傑呢?」

「還是乖乖賠人家掌柜的茶壺吧!」

扁素問臉上露出笑意,對眾人說道:「我這可真是上好的茶壺,一兩銀子一盞!」

「一陣,從他身上拿出來吧。」

一眾食客見狀,不由得搖頭。

一個普通的茶壺收一兩銀子,真黑啊。

天空上金光流轉,天榜也再次發生了變化。

【即將盤點天下豪傑第十名!】

「第十名要出來了!」

「這會是誰呢?」

「天道天榜獎勵,不知道有多豐厚。」

扁素問拿過風一陣手中的銀子,也不由得好奇問道:

「一陣,你經常行走過江湖,見識過眾人豪傑嗎?」

「以你所見,誰能配得上這天下豪傑第十名?」

風一陣一陣思索,他見過了解過的人確實多,但是中州九國,能人異士,江湖豪傑眾多,他也不敢肯定誰一定能上榜。

「道長,以你的見識,可知曉誰能稱得上天下豪傑前十?」

蘇幕遮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

「好酒!」

如今他已經飲下不少的酒,臉上都浮現出了微醺的模樣。

大家見風一陣發問了,也不由得對着蘇幕遮說道:

「道長,以你武當『八俠』的身份,能否上得了這天下豪傑榜?」

這人分明就是調笑,知道蘇幕遮武當小師叔,不學無術,只知道作樂之後,還重重的念出了『武當八俠』四個字。

「哈哈哈,對啊,道長,以你的才能,上的了這中州英傑榜否!?」

面對眾人的調笑,蘇幕遮再次把一杯酒倒入嘴裏。

看着天上的金色榜單,蘇幕遮的臉上露出不屑。

「當然能上!」

「不但能上,還能奪下這第一名!」

此話一出,周圍的食客頓時鬨笑成一團。

「對對對,道長說的很對,你必然是那中州第一豪傑!」

「哈哈哈哈哈,道長莫不是喝多了,現在已經開始講胡話了。」

「噓,可別亂說,道長乃武當山八俠,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怎麼可能會說胡話呢?」

「我看道長海量,這點酒也根本沒喝醉吧!」

「......」

一番調笑聲響起,蘇幕遮卻沒有再說話了。

聽得出來,這幫人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話,

可他又哪裡會在乎這些人看法呢?

眾人以為他被揭穿了大話,不好意思再說,也就不再搭理他,認真的打量天榜,想看看這中州豪傑榜的第十名,究竟是誰!

......

金碧輝煌的建築,恰好與那天空之上的金色榜單互相呼應。

也只有這皇城才能建成如此恢弘的場景。

此時在那最高的一座建築之上,兩道人影相對而立。

能夠在這紫禁之巔的人,必然是連那大內高手都無法發現的江湖至強者!

其中一人長身直立、白衣如雪,腰旁的刀卻是黑的,漆黑,狹長,古老。

這人便是傅紅雪!

在傅紅雪的對立面站着的是與他準備決戰的胡斐!

胡斐白面微須,穿着身雪白長袍,

他的臉很白,既不是蒼白,也不是慘白,而是一種白玉般晶瑩澤潤的顏色。他的眼睛並不是漆黑的,但卻亮得可怕,就像是兩顆寒星。

兩人都是江湖上巔峰的刀客!

在胡斐的心中,這江湖上也就只有傅紅雪能夠成為他的對手!

今日決戰之後,江湖上的兩大巔峰劍客,將只會剩下一個人!

劍拔弩張的兩人,本想準備動手!

可突然出現的天道天榜卻打斷了兩人。

看着忽然出現的中州豪傑榜,胡斐和傅紅雪的臉上都略微有些動容起來。

這根本就不人力能夠做到的東西,

況且敢盤點中州豪傑,也只有這天道才能做得出來!

「天道天榜,盤點天下豪傑!」

「你覺得,你我二人,誰能上榜?」胡斐傲立於紫禁之巔,宛若整個江湖都被他踩在腳下。

傅紅雪負劍而立,在他的心中,除了劍,再也沒有任何的感情。

胡斐嘴角露出笑意:「整個天下,能夠被我當成對手的,也就只有你一人而已!」

「這天下豪傑榜,必然有我一席!」

「是嗎?我覺得,這天下豪傑榜,我也能入榜!」

聽此話語,胡斐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不屑。

「你?」

「雖然你的確有些本事,但是跟我比起來,恐怕還是有些差距!」

面對胡斐的嘲諷,他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卻並沒有解釋。

就在這時候,金光綻放!

天道天榜的文字終於發生了改變!

【天道天榜,盤點中州豪傑!】

【豪傑榜第十名:傅紅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