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想和邪神交易嗎?
想和邪神交易嗎? 連載中

想和邪神交易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無散 分類:都市

標籤: 無散 秦淵 都市

【另類反派、邪神交易、曹賊】 【本書為架空世界,不涉及或是影射現實】 作為一個正經的外來邪神,秦淵並不是很受世界的待見
世界規則會不斷派天命之子,來抵制邪神
而秦淵則是逗弄着一堆貓貓狗狗,十分歡迎
嗯,這隻狗狗是氣運之子的青梅竹馬, 這隻貓是他母親……展開

《想和邪神交易嗎?》章節試讀:

第04章 邪神的陷阱


「我不想交易。」

穆璇再次後退兩步,搖着小腦袋。

女神的歌聲,遠超過去的歌唱能力,這些確實很誘人,但是秦淵提出的代價依然讓她有些無法接受。

哪怕是神明,認識滿打滿算不超過一小時就要出賣自己十年,雖然是交易,但她還是接受不了。

她現在只能寄希望這個自稱神明的和善男人沒有強迫她交易的想法,畢竟她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好吧。」秦淵看似無奈的擺擺手:「不交易就不交易,一切遵循等價、自願的原則,放心好了。」

不過…

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結束?不交易自己過來不是成了被消遣的了?

呼。

穆璇心裏稍稍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有些失落自己即將失去這有些令自己着迷的能力。

「不過這個代價無法接受,小穆璇也可以交易其他的嘛。」秦淵再次換上柔和笑容,彷彿只是單純的一個商品出售失敗,又推薦另一個商品一般。

「是什麼?」剛剛的代價讓穆璇明白這個神明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和藹可親。

雖然那充滿親和力的樣子讓她生不出什麼惡感,但該有的警惕還是要有的

「就比如體驗卡之類的,可以讓你無條件的保持現在的狀態一個月。」秦淵說道:「這個是你需要的哦。」

「那麼,代價是什麼呢?」穆璇問。

「你的夢。」秦淵解釋道,「當然,不是夢想,僅僅只是睡覺時會做的夢,夢境。」

夢境嗎……

說實話,穆璇有點心動了。

雖然僅僅是體驗卡,到期就會消失,但畢竟是交換的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如果是夢想,幻想這方面的東西穆璇自然不會換,畢竟只是體驗卡。

可是僅僅是睡覺時的夢境……

穆璇回想自己的睡眠,似乎從小到大就沒有做過幾次夢,而且她發現自己做夢大多都是因為焦慮和壓力,還會導致自己睡不好覺。

這似乎穩賺不虧來着,可是他真的會這麼好心……

「啊,對了!」秦淵突然出聲,帶着笑意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

「怎,怎麼了?」穆璇被秦淵的一驚一乍嚇到,疑惑的問。

「我改變主意了,夢境只能換取維持狀態七天,同時還要加上你10%的自制力。」

秦淵笑着說:「小穆璇似乎沒有選擇的餘地了呢。」

「哎?!為什麼?」

剛剛還在患得患失的穆璇,聽到一下砍掉四分之一後還要加價,頓時有些着急了。

「剛剛突然想到還有一件和小穆璇有關的事來着,看看這個。」秦淵微微一笑,將之前見到高管接電話的畫面放了出來。

畫面很短,只是一個男人在打電話而已,只有幾十秒,但卻聽得穆璇身體發寒。

畫面上的男人穆璇認識,那是芳華集團總裁的侄子,電話里的聲音她也聽得清楚,那是總裁王慶的聲音。

可為什麼……

「我是人……又不是商品……」

穆璇相信這絕對不是秦淵突然想到的,他絕對是故意的!

先提出一個優越的價格,再將價格一刀切,讓自己焦急患得患失,最後才拿出這件事情談條件!

調戲自己,還在傷口撒鹽,果然就是可惡的混蛋邪神!

「沒有價值自然要創造價值,這就是他的想法。」秦淵說道:「七天的能力,持續時間剛好可以撐到你的演唱會,怎麼樣?」

「我想改變這件事,要付出什麼代價?」

「服侍十年。」

「……」

「別這麼看着我嘛,這件事發生在十幾天前,改變過去是件很麻煩的事,即使是改變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服侍十年時間也已經很便宜了。」秦淵似是有些頭疼的解釋道。

這話有真有假。

雖然電話確實在不久前才接,但是訂下拍賣穆璇這件事確實是在十幾天前,那個侄子不過是因為要去送採訪資料,所以才剛剛可以知道這件事而已。

而假的則是改變這件事並不麻煩。

不過這事解釋起來倒是很麻煩,秦淵也就懶得告訴穆璇了。

「那取消……」

「取消這次拍賣還有下一次拍賣,換掉老闆還會有下一個老闆,就算可以保證你不受傷害,他們也總有辦法讓你主動服軟,小穆璇,你需要的不是這些。」

「怎麼會……」

既然這樣,那即使換取能力也沒用了吧,如果被拍賣……

「啪啪。」

秦淵在一旁看着她再次變得有些渾渾噩噩樣子,微微一笑,再次拍了拍手,回到了酒店中。

穆璇感覺自己再次坐回了沙發上,她自然的蜷縮抱住了自己的雙腿。

神明站在一邊,自己抱着膝蓋。

一切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改變……不,變得更糟了。

不如去報警?

可一件還沒有發生的事又能把對方怎麼樣?

「別不開心嘛,乖孩子,你需要證明你自己。想想看,你們老闆在你能唱歌的時候不是一直都慈眉善目的?」

秦淵彷彿知心大哥哥一樣坐到穆璇身邊,順着她的腦袋。

「只要以你現在的狀態去唱歌,你們老闆是絕對不會去賣掉你這個搖錢樹的。

他利用你,你利用他,這不是挺好的嗎。」

聞言,穆璇的眼睛微微亮起,秦淵的話雖然不中聽,但卻說的沒錯。

雖然知道了老闆是在利用自己,以往的一切關心只是虛情假意有些難過,但自己又何嘗不是一直在使用着公司的資源。

失意只是因為知道自己要被賣出去有些難以接受,雖然確實有受到打擊,已經心生嫌隙,但既然想通了,就像神明說的,證明自己的價值,繼續相互利用就好了。

「只能有七天嗎?」穆璇抬起頭看着秦淵。

想通後她的心情也輕鬆了不少,又開始有些不甘心了。

她明白七天只能應急,這場交易遠沒有結束,但別無它法,不交易只能等死,所以她想再爭取一下。

畢竟之前可是說過能換一個月的。

雖然不常做夢,但是現在還要加上10%的自制力,卻只能換七天,總覺得血虧。

秦淵沒有說話,只是穆璇身前突然出現一紙契約。

「決定好就簽了吧。」秦淵收回手,指了指契約說道,「只要按個手印就好。」

「原本的一個月就好…」穆璇可憐兮兮的看着秦淵,伸手輕輕扯了扯他的衣角,眨巴着眼睛希望他能多加些時間。

可她眨了一會眼睛都酸了,秦淵也只是微笑看着她絲毫不為所動。

穆璇道一聲鐵直神,扭頭開始檢查契約。

畢竟知道這個神很可能是邪神,不看仔細,掉進什麼文字陷阱可就不好了。

看半天也沒看出什麼問題,穆璇的注意力很快就轉移到了邪神的名字上。

「原來叫秦淵……祈願,契約,秦淵……爛名字。」

穆璇輕哼一聲,將白皙晶瑩的食指按在了秦淵的名字上,有些賭氣似的戳了兩下。

在穆璇簽下契約的那一刻秦淵就消失了,一陣溫熱感從指尖傳遞而來,傳遍全身,契約同樣不見,只在空氣中留下彷彿水波般的三個字。

【晚上見】

看着逐漸消失的三個字,穆璇有些發獃,晚上見?他難道夜裡還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