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最強死囚:別人練武我修仙
最強死囚:別人練武我修仙 連載中

最強死囚:別人練武我修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鍵盤堡壘 分類:玄幻

標籤: 玄幻 胡大壯 蕭潛

讀書寫字咱不行,坑蒙拐騙第一名!短命少年穿越成死囚,出牢獄,做大官,一路忽悠邊修仙
沒錯,逗比少年就是這麼豪橫!軍部給他一支混子兵,他就把這批兵油子練成百戰英雄; 身邊聘請一批財迷老頭子,只要給錢就敢玩命
在他眼裡,除了親朋好友,哪怕是天王老子,那也和狗崽子沒差別
他撈銀子,拍婆子,講段子,努力做個正義的2B小青年! 高能預警,笑點低的不要看,笑死人可不賠錢哦!展開

《最強死囚:別人練武我修仙》章節試讀:

第5章 蕭潛的底氣


一聲驚呼後,白老七也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不禁老臉一熱。

汪淼裝作毫未察覺:「戴家即便知道又能如何?他戴家掌管了慶國最先進的煉鐵技術,那可是一塊大肥肉啊!這軍部上上下下,這大慶的士族門閥,誰人不想分一杯羹?難不成他戴家還要和所有人為敵?」

「大人說的是,」白老七諂笑一聲,「縱然戴忘年早有察覺,他也只能自認倒霉。」

看他笑得萬般得意,汪淼更是暗自冷笑:戴鐵白器,舉世第一,其實,你白家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汪淼:「正是如此,因為殺人者是他戴家的叛徒,所以,為了維護家族的聲譽,戴忘年勢必要尋找替死鬼。」

此案目前僅有蕭潛一名嫌犯,不用說,罪名也只能落到蕭潛頭上。

小子,你方才不是當著那麼多人頂撞老子嘛,嘿嘿,看你落個什麼下場!

想到這裡,白老七笑得更燦爛了。

汪淼笑着又說:「本官倒是對這小小死囚生出興趣,他夾在你們兩家之中,怎麼看都是個必死之局。不想他卻能在牢中借刀殺人,有點意思。」

白老七暗道:再有意思又有何用?有的人生來便是羊命,再怎麼努力,也終究要被他人吃掉……

………………………………

白老七說蕭潛是羊,可是此時,他在戴五兄弟倆眼中,分明像極了狡猾的狐狸。

家主的問題,看似簡單,真正解答起來,卻是極難。

是呀,你又如何證明你能拿出配方來呢?

蕭潛被收監的時候,被脫了個赤條條無牽掛,連一張紙片都帶不進來,你空口白牙說自己有配方,別人一定就會相信嗎?

按說蕭潛應該哭喪着臉,跪地哀求家主的信任才對,誰知這小子非但沒被嚇哭,反而笑得更大聲了。

「家主,你明明知道我不能證明,又何必多此一問呢?」

現在一看到蕭潛笑盈盈的模樣,戴五兄弟倆就恨得牙痒痒,巴不得家主一聲令下,兄弟倆衝上去左右開弓,把這張臉打成朵朵桃花。

只可惜,戴忘年絕不可能下達這樣的命令,他也和蕭潛一樣笑呵呵地說:「哦,這麼說,我是不能相信你了?」

蕭潛嘿嘿地笑:「不,你一定會信我,也必須得信我。我的生死事小,可是這配方卻關乎你戴家一族的命脈,你敢不信我?」

囂張!狂妄!找死!

戴五兄弟倆不等家主吩咐,已經一左一右擠上來,但凡家主稍有示意,他倆立刻廢了蕭潛。

不想,戴忘年仰頭一聲長嘆:「此等少年竟然只在我戴家做一名苦工,實在是大材小用了!」

蕭潛重又恢復弔兒郎當的模樣:「不敢當,不敢當,家主海納百川,才是真正令人欽佩。」

戴家哥兒倆早就準備好要動手,甚至連下手的部位都瞧好了。

沒想到畫風突變,原本針鋒相對的兩人,竟然一下相互吹捧起來。

劇情反轉太快,他倆實在沒能轉過彎來,只覺腦瓜子被閃得嗡嗡直響。

「老五、老十三,你二人伺候好蕭賢侄。明日一早,我就會稟報軍部,咱們抓錯人了。」

留下一句話,戴忘年飄然離去,只剩下戴家兄弟倆獃頭獃腦愣在當場,不知家主被蕭潛灌了什麼迷魂湯?

「你倆幹啥呢,沒聽見家主的吩咐嗎?」蕭潛突然說話,一下驚醒了走神的兄弟倆。

看他倆不解的眼神,蕭潛搖頭嘆道:「哎呀,叫我說什麼好呢?老五、老十三,我問你倆,要是當真找不來配方,你們說戴家還能有如今的待遇嗎?」

那肯定是沒了!這鍊鋼之法,乃是戴家的鎮家之寶。倘若沒了配方,憑着這些年積累的功勞,或許戴家不會瞬間失勢,不過早晚要被他人取代。

戴五沒好氣地說:「別以為就你聰明,這點事情咱們還能想不明白?關鍵是你不可能拿出配方來啊!也不知家主是何考慮,竟要咱們伺候你這招搖撞騙的小子。」

蕭潛笑得身子直抽抽:「這就是你家家主高明之處,即便他明知我拿不出配方,也必定要四處張揚已將配方追回,好歹能給自己留個緩衝的餘地。」

「那麼你給咱們交個實底,你究竟有沒有配方?」老十三歪着頭琢磨,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配方都丟了,老是緩衝也不是個法子。總得煉製出高純度的精鋼才行,一旦軍部的命令下來,朝廷可不管你緩衝不緩衝的。

戴五聽到自家兄弟竟然問出這等白痴問題,差點沒被他氣樂了:「這廝有個屁的配方!」

現在他只覺得腦瓜子無比清晰,以前沒能想通的事情,現在「嗖」的一下,全開竅了!

戴家在懸崖下第一時間發現了叛徒戴青山的屍體,除了屍體以外,連根毛也沒發現啊?

而那個時候,蕭潛正掛在一顆歪脖子樹上嚇尿了褲子,即便有配方也不可能被這膽小鬼搶到手。

果然,只見蕭潛樂不可支,哈哈大笑:「這個還真是沒有。老五,你怎麼對屁如此感興趣?低俗啊低俗!」

這話就說得有些含糊了,他是沒有配方呢,還是沒有「屁」的配方?

戴五越想越覺得鬱悶,現在他聽到「配方」就上頭,後悔自己不該被蕭潛忽悠住,匆匆忙忙稟報了家主。

要不然且等三天之後,這狡猾的小子就會被砍掉腦袋,也省得自己瞧見他心煩。

失算,真特娘的失算了!

戴五無比懊惱,瞅見老十三像個好奇寶寶,還眼巴巴地等着蕭潛回話呢,他更來氣了。

一把拉過自家的傻兄弟,戴五生怕心思單純的老十三再上了蕭潛的惡當。

這狡猾的小子不是個好人,多待一秒,老十三就要多一分受騙的危險!

老十三被他連拉帶抱拖出密室,嘴裏兀自嘟囔着:「慢着五哥,這小子還沒告訴我答案吶!」

身後傳來蕭潛的笑聲:「老五,別忘了你家家主的吩咐,要好好伺候我啊!兩個時辰內別來打擾我,晚上好酒好肉給我送來。」

他們一走,整個密室僅剩蕭潛一人,他盤膝坐下,雙手攤開搭在膝上,瞬間進入冥想狀態。

隨之,方圓十丈之內,星星點點的靈力,如同受到感召,不約而同向著密室匯聚而來……

此處空間,本是高武世界,世間億萬武者只能練武,他因穿越而來,竟然破開了體質的桎梏,打開了修仙的法門。

這,就是蕭潛真正的底氣!

!i��Z�}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