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懸疑›禱靈巡使
禱靈巡使 連載中

禱靈巡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清峰雨夜 分類:懸疑

標籤: 懸疑 江毅 虎尊

禱靈巡使,地府一個神秘的官職,隸屬六案功曹,職責與陰差相似,但陰差只是負責把將死之人的魂魄送至地府
禱靈巡使則擁有強大的靈力,能夠探查陽世殘存的游鬼孤魂,憑藉他們強大的能力,禱靈向善,接引歸天,使其心甘情願轉世投胎展開

《禱靈巡使》章節試讀:

第8章 這裡有鬼


平坦的大路上,一輛拖車正載着江毅的國產神車疾馳。

一人一貓坐在車裡,江毅雙腳搭在車窗上,右腿壓着左腿,斜躺側卧着,好不自在。

黑貓也正悠閑的打着哈欠,難得的輕鬆時光。

沒什麼比吹着夏日夜晚清爽涼風,奔馳在千里獨行的大馬路上,更自在寫意。

江毅半眯着眼,兩隻手搭在胸脯上,哼着小曲,一副自得模樣。

虎尊又伸了個懶腰,趴卧在副駕駛,眼睛撇到一邊的江毅,氣不打一處來。

「我說呆瓜,你還真看的開,這時候還能過的這麼瀟洒。」

江毅眼睛也沒睜,只是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那怎麼樣,自從有了你這老貓,天天都是我開車,好不容易咱也坐回老闆位,還不讓享受享受。」

「還懂得享受,你現在是地府的官差,一切用度都是地府買單,你就不能把你這破車換個檔次高一點的。

怎麼說本尊也是神獸,座駕要符合我的身份。」

江毅沒有接茬,手在黑貓臉前擺了兩下。

「低調,低調懂不懂?」

虎尊氣的直晃腦袋,一句低調他聽了八百多遍,每次都是這個理由搪塞。

「低調個腦袋瓜子吧,我看你就是個呆瓜。

哪個陰差不是進出高檔小超跑,一身名牌閃亮亮的,你就承認你是個土包子。」

江毅此時已經腦袋昏昏欲睡,都已經到後半夜了。

忙活了整整兩天,哪裡還有閑心跟貓吵架,嘴裏含糊不清的回答道。

「好,,,好,我是土包子,包子,,」

虎尊見說不動這個二傻子,也不再強求。

貓臉漸漸變得凝重,回想起這兩天江毅做的事情,心裏生出一陣後怕,語重心長的說道。

「江毅,你的靈力有限,不要總是過度使用,搞清楚,你是死過一次的人。

你的魂魄早就該脫離肉身,如果不是靈力在幫你穩固,你這呆瓜早就魂飛魄散了。」

江毅沉默着沒有說話,虎尊也沒住嘴,還在繼續嘮叨着。

「這次碰到的那隻孤魂,身上有一股很熟悉的氣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但是本尊很肯定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本尊現在沒有靈力,你只能靠自己。」

虎尊望向窗外,眼神空洞,它一直在努力搜索着殘存的記憶,想要找到那一絲熟悉的來源。

可是卻怎麼也回憶不起來,蔡老太太身上的氣息甚至讓它這隻吃慣了凶靈的神獸都有些懼怕。

虎尊低下了腦袋知道自己暫時應該是想不出個所以然。

只好又語重心長的教導起江毅,畢竟它活了幾百歲,在江毅面前可以稱得上是老祖宗級別。

「崔府君跟你講過,你得陰間債要湊夠十萬功德才能還清。

但前提是你得活着,如果哪天你靈力散盡魂飛魄散,有多少功德都是泡影,你聽到,,,」

「呼,,,」

虎尊的話還沒講完,只聽得旁邊的已經鼾聲大作,江毅早就睡熟。

合著自己講了半天這個二百五一句沒聽進去。

虎尊背後的毛髮根根倒立,眼睛中似乎能噴出火來。

張開利爪就撲到了江毅的臉上,左一抓右一爪直接給江毅留了一個滲血的紅叉。

江毅臉上吃痛,猛然驚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想坐做起來,但是雙腿都盪在車窗外,這個姿勢實在是尷尬。

掙扎了幾下都沒能起身,口中還驚恐的呼喊。

「怎麼了?什麼事?老貓鬧春了?」

「你特么才鬧春了,本尊跟你講話你倒不知好歹睡覺去了。」

江毅聽這麼說,心裏頭頓時安靜了下來,斜眼撇了一下這隻老貓。

「幾百歲的老傢伙了,還這麼不穩重,有火別沖我撒,回頭哥給你物色個漂亮母貓。」

江毅沒有再計較,閉上了眼睛又準備睡。

虎尊卻老大不樂意,身為噬靈神獸,墨玉虎尊,什麼時候被小輩這麼欺辱過,又張牙舞爪的撲了上去。

一人一貓就正在車裡扭打着,突然拖車轟隆隆幾聲怪響,排氣管噴了幾下火星。

車速越來越慢,直到最後停在了路邊。

拖車師傅使勁扭了幾次車鑰匙,只聽見發動機在響,卻不見啟動。

拖車師傅摔門下了車,趴在車身底下好一頓觀察,卻什麼都沒發現。

「這破車,怎麼又無緣無故的熄火了。」

拖車師傅一臉不高興,好像這種事情最近已經出現過好幾次,每次情況都一樣。

走着走着就熄火,然後怎麼也發動不了,去修理廠也查不出原因。

江毅和虎尊此時也停止了打鬧,看見拖車師傅一臉愁雲,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打開車門,從車鬥上跳了下來。

一臉關切又小心謹慎的問道。

「那個,師傅,你得拖車要不要叫個拖車?」

拖車師傅一臉尷尬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幾聲。

「不好意思啊哥們,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走着走着就熄火。」

「實在不行叫個救援吧。」

「不用不用,每次等半個小時就好了,奇怪的很。」

江毅一腦袋黑線,想想自己這兩天的遭遇都滑稽。

先是收個孤魂結果自己被打個半死,替人完成心愿結果車拋錨把自己晾在了路上。

好不容易大半夜叫到了拖車,結果拖車也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熄火了。

自己辦個差怎麼就這麼難,天怒人怨了么。

虎尊也在一旁嘲諷。

「別人給地府做事都是靈氣護體霉運不敢上眉梢。

你可倒好,霉包上長了個臉,你倒霉催的,說出去都丟人。」

江毅被這麼一嘲戲臉上也有點掛不住。

碩大的拖車就這麼停在大路上一動不動,四周連個路燈都沒有,更別提人。

心裏頭也不禁覺得自己最近可能有點犯沖,倒霉到家了。

還在思量間,突然後背一股寒意升起,帶動周身神經,讓江毅一陣顫抖,瞬間困意全無。

抬眼看過去,發現這拖車上似乎瀰漫著一股陰氣,剛才自己睡得迷糊,也沒注意到。

江毅呆立在原地,瞪着大眼死死盯着拖車。

虎尊發現江毅舉止奇怪,順着他看的方向望過去,也是瞬間毛髮立起,貓爪扣入地面,齜牙咧嘴亮出了銀白的利齒。

「不對,江毅,這拖車上有鬼。」

江毅當然已經了解,轉眼看向拖車師傅,他還在車底端詳着,絲毫沒察覺自己的拖車早就有魂魄附着在上邊。

江毅不敢打草驚鬼,畢竟接引蔡老太太的魂魄已經讓他的靈力損耗殆盡。

這個時候如果再碰到凶靈,他就只有等死的份。

身形不敢有任何動作,右手悄悄摸向腰間的紫魂鈴。

這個銅鈴不光能儲存靈體,還能攝取魂魄。

雖然對付不了凶靈,但是一般的遊魂還是有把握的,但願遇到的只是個孤魂,一擊即中最好。

「可千萬別是凶靈啊。」

江毅心中暗暗祈禱,手中的紫魂鈴已經飛向了拖車。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百鬼夜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