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槍修不慫,是低調
槍修不慫,是低調 連載中

槍修不慫,是低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俗塵嫡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俗塵嫡仙 奇幻玄幻 方源

十七歲的方源大鬧婚禮失敗,被廢修為假死,在後山閣樓以酒度日,一蹶不振
誰知十八歲時覺醒上一世記憶,原來他乃絕世神槍的槍靈轉世
隱居修鍊十年恢復巔峰,重出現人們視野,擔任宗門新弟子導師
一人無敵有什麼意思,他要讓他教導的弟子無敵!展開

《槍修不慫,是低調》章節試讀:

第8章 在回真傳峰


長槍尖上還有鮮血流動,台下卻已經寂靜無聲。

蘇不悔霸道的聲音響徹練武場:「你們一起來吧!」

獸辛宗前來的五位弟子還有四位,其中實力最強的已經被解決了,還有四位武者六重的。

「長…長老,要不我…我們認輸吧」其中一位獸辛宗弟子顫抖的問向自家長老。

半天沒有聽到回復,四位弟子顫抖的看向自家長老,準備迎接長老的懲罰。

然而他們見到讓他們震驚的一幕,只見自家長老雙腿發抖,甚至比四人還恐慌的樣子。

反應過來的獸辛宗弟子顫巍巍的對着旁邊新月宗長老道:「此戰…我…我獸辛宗認輸」

話還沒說完,帶着四弟子頭也不回的溜出新月宗,在蘇不悔身上他彷彿看到當年那個紅衣身影。

「贏…贏了」

有弟子不確定道。

「贏了!」

「我們贏了…」

練武場陷入瘋狂,無數弟子奔騰相告,十多年的委屈一掃而空。

宗主峰

身穿三代弟子服飾少年飛快步入宗主大殿,嘴上還不停呼喊着:「贏了」

「我們贏了!」

大殿內踱步不安的軒轅劍和林芸,急切的看向來者,軒轅劍激動的抓住這弟子問道:「什麼贏了!」

「宗門交流贏了,蘇不悔師兄一人直接讓獸辛宗弟子落荒而逃」

軒轅劍一時間震驚不已:「他已經這麼強了嗎…」

先前獸辛宗弟子上門挑釁他知曉,他也知道自己打不過對方。

為了宗門最後尊嚴他不能敗!於是找借口說出去歷練還未歸宗。

長老峰

長老大殿內的三位弟子看着符籙里的消息,暗暗鬆了口氣:「還好贏了」

倘若蘇不悔戰敗,聖女聖子不出,只能由他們三人補上,無論如何新月宗也會將獸辛宗五人戰敗,哪怕是車輪戰。

真傳峰

真傳大師兄蘇如劍帶領三位師弟師妹大擺筵席,只等徒弟蘇不悔歸來。

真傳峰石梯上,一襲紅衣戴鬼面面具的方源背着昏迷的蘇不悔朝着大殿而去。

身後是人山人海的宗門弟子,他們放下修鍊緊跟方源身後,見證這個改變宗門屈辱歷史的師兄平安到家。

真傳峰五位長老四位弟子佇立在真傳大殿外,他們已經從符籙中得到蘇不悔勝利的消息,甚至已經在宗門膳食堂定下筵席送來。

夕陽下,在九人注視下紅衣身影逐漸接近,除笑意滿滿的五長老外,其他八人神情恍惚,同時又有點激動。

「老五」

「五師叔!」

八人擔憂的回過頭看向五長老,怕他一時間想到方源的死,會很失落難受。

「噓!」

五長老沖他們詭異一笑,八人愣在原地,心裏湧出一個大膽想法。

十一師妹靈雪會心一笑:「看來明天的長老上任五個都不會缺席」

三師兄風軒猛的一拍自家師傅肩膀:「老頭子,膳食堂的酒菜讓他們多定點,今夜真傳峰宴請整個宗門!」

三長老一腳踹飛風軒:「特么還沒擔任長老呢就敢命令老夫,還不快滾去安排」

七師姐林月拿出傳音符籙安排晚上的宴會,她師傅真傳四長老這個老頭子在旁邊吆喝着多弄點酒。

蘇如劍這個知名的面癱臉難得露出笑容,將蘇不悔從方源背上接過,拍了拍方源肩膀:「晚上宴會可別錯過」

溫和而又熟悉的聲音從面具下傳來:「哈哈,這次可別再酒醉,撞進七師姐的房間哦~」

「獃子」

靈雪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狠狠想敲方源腦袋,最後夠不着只好放棄,湊到方源耳朵邊:

「七師姐已經準備和大師兄結為伴侶,婚禮就在下個月」

「好啊!本以為大師兄傻,沒想到其實就是一個滑頭」方源狠狠豎起大拇指。

他們身後弟子懵逼的看向幾人。

為什麼這個紅衣老和這幾個真傳弟子聊的熱火朝天,對那些長老反而愛答不理?

劍靈大陸的夜晚沒有星辰,只有一輪皎潔的明月。

真傳峰大殿旁邊的偏殿中,三男兩女湊在一塊喝着小酒。

「想不到十多年過去,小師弟還這麼帥,瞧瞧這雪白的肌膚,惹人喜歡的桃花眼」

「哇,十一師妹你不懂,小師弟雖然帥,但是三師我更有安全感啊!想當年小師弟你倆被十幾個女惡魔圍攻的時候,還是我將他替換出來」

方源一愣:「我被惡魔圍攻過?」

「對啊,素女宗那些女惡魔太可惡了,要不是我見色起……啊呸,捨生取義,小師弟肯定難逃一劫」

蘇如劍想了想,插嘴道:「確實,這桃花劫可不好過啊,某人沉迷美色結果……,要不是我們趕去及時說不定已經被啃的渣都不剩」

「放屁!我慧眼識認出那些素女宗弟子是假扮的,就是我犧牲美色拖延他們,讓師弟平安逃離魔爪」

「噗嗤~」

七師姐忍不住笑道:「不知道是誰光着上半身喊救命來着」

三師兄老臉一紅,端起一杯酒到方源桌前,趁機轉移話題:「咳咳,小師弟十年也沒回來找我們,該罰」

「對,該罰!」

……

清晨,

真傳峰半山腰一座院落內,一位少年手指微動。

「這是……我的房間」

蘇不悔緩緩緩睜開雙眼,從床上跳起,難以置信的檢查自己身體:「我沒死,而且傷勢全部恢復了!」

「大師兄快起床啦」

稚嫩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蘇不悔知道這是自己小師妹薑糖,連忙應聲道:「來了」

「快一點點啦,大師伯他們已經準備開始交接大會,讓我們去迎接賓客」

讓小輩迎接賓客,不僅可以增長見識,還能讓賓客和小輩互相認識,出門在外也多一份保障。

真傳峰長老交接,堪比宗門新宗主上任,都是宗門內十幾年才遇一次的大事。

真傳大殿外,蘇不悔帶着小薑糖迎接四方來賓,收取賀禮:

「歡迎歡迎~」

「小薑糖真乖,不悔小師侄又變強不少」

「小薑糖,這是師伯的賀禮」

「嗯吶,謝謝師伯」

這時人群中一位黑袍老者突然出聲道:「喲,這不是小薑糖嘛,幾個月不見越發水靈了」

小薑糖聽到這個聲音猛的一顫,但還是強忍住,勉強笑道:「歡迎陳師伯」

「哈哈,以後出宗歷練可要記得來找師伯哦」

黑袍老者邪魅一笑,搓了搓手走進大殿,這裡是真傳峰他還不敢有大動作。

蘇不悔冷冷的看着這個黑袍老者走入大殿,他認識對方。

合歡宗長老,特別愛抓那些少女,小薑糖就是十一師伯他們從他手裡救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