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連載中

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肖洛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胡婭 裴世遠

21世紀的少女穿越成了一個12歲的小姑娘,剛一睜眼,就發現自己在一片荒山野嶺中,身邊都是一群面黃肌瘦,穿着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中年男女,貼着自己坐的是幾個穿着破舊布料的短打小子
閉上眼睛再睜開,發現依舊是現在的情景
胡婭感覺了一陣牙疼
展開

《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章節試讀:

第四章 爹娘的處事智慧


要問為什麼拉林悅音,很簡單,她家就她兩女的!為什麼要在做飯當口去?因為剛剛的書寫,她可以交換2次東西啊!胡婭可是看到空間山頭有活物的,此時她們做飯的位置剛好避着人,又因陰雨綿綿的天氣不好生火。

當然要趁此機會好好拿點東西補補身子啊!拿其他的肯定不行,肉類只能吃熟的,不然煮了味道特別重,這麼多人,除非她打兩頭野豬!可就她病懨懨的身子,野豬不弄死她都不錯了。

她們一邊往山腳避人的地方走,胡景遠遠的護在她們身後。

到了地方,胡婭找了個樹枝,打了打茂盛的草林子。現在剛入秋,雖然還是熱,可野物毒物還是很多的。她趕緊蹲下來解決了人生大事。趁林悅音沒注意,悄悄的往前走了幾步。

一看林悅音收拾好了,就出聲喚道:娘,你來看,我找到了好東西。

林悅音聞聲上前,不由大喜,我兒真是好運道。竟然是四隻肥胖的野雞。忙出聲喚胡景:景哥,景哥。

胡景以為又出了什麼事,連忙匆匆的趕過來。

看到這些野雞,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妻女,見平安無事,便放下心來!又將野雞提在自己手中,仔細檢查了一翻,發現都是活雞。只是好像吃東西吃多了撐暈了。

又不免大喜,四隻野雞自家肯定不可能全拿到,加上差役差不多兩百來號人呢!不過可以先給官差,自家有個半隻也是好的,看看自家妻女與兒子們,不過流放短短三日。還沒出鎮江城太遠,就成了這幅面黃肌瘦的樣子。

心下頓覺難過。自家原本身上穿的衣服,被上次在小鎮上賣了換藥。藏着的銀錢不多,不過僅僅一千兩。畢竟誰也沒料到禍事就這麼起了。自家莊子和商鋪,自家媳婦的嫁妝,還有兒女的首飾之類的。都被收刮乾淨了。

好在當時娘子機智,藏下了五百兩銀票。兒子們手上並不寬裕,一人也就一二十兩的散碎銀錢。自家女兒他沒問,雖然她祖父祖母平日里最疼她,舅家也就她這麼一個外甥女。所獲的錢財估計是全府上下主子中最多的。

包括從小攢起的嫁妝,都沒了。

可只要人好好的,比什麼都管用。看着女兒病倒的那一刻,也只有自家妻子和兒子們在支撐他,不然他都不一定能撐住。

這一路上官差剝削的多,不到三日就從自己這裡大大小小拿走了將近五十兩。可還有將近半年的路程呢!誰能保證自己的銀錢能撐到與爹娘匯合呢?

何況爹娘年事已高,兄長又是個清高的人。他都不敢想!怕想着未來的艱難,自己就撐不住。他要是病倒了?這一家子可怎麼辦。

在腦子閃過各種想法的胡景一點也不耽擱他的嘴上安排!對着母女兩人安排到,你倆先回去,把水繼續燒好了,水囊灌滿,等我回來。說著就拔腿朝官差的位置走去。

來到差役面前,尋找領頭的叫做張器。人稱張總捕。

其實也就是客氣,在達官貴人眼裡,一個小胥吏而已。要放在之前,胡景連停下來跟對方說兩句話,對方也會誠惶誠恐,感激不盡。

可現在不是落難了嗎?

他們約摸十來人,都在忙碌,忙啥呢?一批人忙着先埋鍋自己做飯,另外一批在準備犯人吃的食物。

是的,犯人是準備了食物的!是什麼呢?

黑面饃饃,一種麥麩和糠,野菜等慚怍一團揉成的幼童手掌大小的餅子。和一碗幾乎見不到米粒的粥。

就是那種在現代豬都不願意吃的東西。

官差在出發之前會去找衙門食堂領流放人數的食物。每人有份例,一人一天兩個黑麵餅子和一碗粥。這個還得看官差心情,什麼時候願意發放。

這不,今日從早到晚沒什麼油水,沒人用銀子孝敬,所以將午食推到了現在。一個陳姓官差真在裏面說道:看這情形,不知道趕不趕得上四十里地外的城鎮,總得找個客棧讓休息一下。

見胡景提着野雞,又是熟悉的經常孝敬的熟面孔。差役也就讓他直接走進了張總捕所在的那輛馬車。還沒走到跟前就聽到了這話。

胡景心中頓時有了決斷。他用手扣扣了馬車車窗。隔着車窗跟張總捕做起了交談。

最後胡景以三隻野雞供給了官差換取了一間通鋪。好歹能住下自家一家子。也可以輕便的洗漱一翻。

剩下一隻,自己宰了,結了個碗,放完血,劈成兩半,自家一半小些,說了緣由,便另一半大的野雞肉當著眾人的面交給了程家老族長。

就返回去到自家妻女和兒子們所在地去了。他拿着雞肉,剛好家裡的鍋里燒着沸水,用剛從差役那裡借來的柴刀。使勁砍了幾下,將肉塊放到了鍋里熬湯。

不多時,雞肉湯的味道就飄了出來。周圍這群人都在咽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雞肉湯鍋。就在這時,一道尖利的鑼聲響起。伴隨着一個大漢的粗啞聲。開飯了。有序列好隊。今個兒有野雞湯。

眾人聞言,立即收回盯着胡家幾人的鍋的目光,拿着自己吃飯的傢伙事等在原地。

胡家幾人連忙趁着這機會,也不顧燙,林悅音快速的分完肉湯。大家都狼吞虎咽的將雞肉和湯吃的乾乾淨淨。

就連在現代吃過無數的美好食物的胡婭也沒忍住。畢竟原身的身體太弱,大病初癒。再不吃點好的。怎麼撐的下去。

本來胡婭還有些羞赧。不過看到其他家人也是如此,便放鬆了下來。只聽得羨哥兒說道:爹,娘,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雞肉,喝過最好喝的湯。

聽得胡景和林悅音都忍不住眼眶含淚。這才幾天,原本錦衣玉食的羨哥兒竟然說出了這種話。最主要的,孩子才虛6歲,實則4歲多點。這麼大點的小子,可苦了他了。再看看其他孩子,往日的矜貴都變了樣。

誰能認出胡家的意氣風發少年郎?

當日京城書院中,成績名列前茅的恆哥兒和源哥兒,嬌養的婭姐兒。

甚至人人稱為八面玲瓏的胡二爺自己,也是變化極大。胡景心裏滿是心酸,妻子林悅音最苦,好在生產完羨哥兒後養好了身子。不然,他都不敢想這後果。

果然,父親當時不讓他入仕途是對的。都如同大哥一般性子,這個家不一定保的住。只是此時,不知道父親母親與大哥大嫂,還有那雙胞胎侄子如何了?可有受人欺辱?

胡景在心中各種思索。也不阻礙他去領今日的黑面膜膜份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