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病弱美人開掛了
重生八零:病弱美人開掛了 連載中

重生八零:病弱美人開掛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鮮榨小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瑞年 沈白桃 現代言情

[年代+女撩男+嬌女糙漢+系統+美食經商+重生] 表面乖乖嬌弱小撩精×命硬身更硬哪哪都硬糙漢 沈白桃一朝穿越成了七十年代末同名同姓的病秧子,她想擺爛,奈何系統不允許!  隨穿越而來的美食系統表示,只要安心做廚娘,保你血條健康生活幸福! 沈白桃每天都在沒命的邊緣瘋狂試探,直到發現只要跟村裡那個克爹克娘克爺爺的命硬漢子接觸,就能續命! 沈白桃:那就對不住了
楚瑞年:??? 沈白桃:抱抱,親親,舉高高! 楚瑞年:!!! —— 沈白桃上十里八鄉最漂亮的姑娘,嬌嬌弱弱
楚瑞年知道自己不配,面對沈白桃卻不舍收起那顆卑微又貪婪的心
展開

《重生八零:病弱美人開掛了》章節試讀:

第5章 大隊解散


沈白桃就知道這不好勸,畢竟要是人人都有那個頭腦,貧富差距也不至於那麼大。

可能也是被之前的政策嚇怕了,現在還是改革初期,很多人不敢幹,都覺得做生意就是恢復資本主義。

又覺得那些敢幹的要麼膽大,要麼就是有關係,才能有恃無恐。

「那娘你吃一個吧,你吃一個嘗嘗我做的吧!」

沈白桃知道這事得循序漸進,她哄着劉燕把一個富貴坨拿了起來。

劉燕邊拿起來還邊說:「他們老王家怪不得過得好呢,這日子過得也太摳巴了,兩個雞蛋就給你半瓢面。」

富貴坨入了嘴,吐槽的話就再也說不出口了。

就跟做夢似的——劉燕做夢也想不到世界上還能有這麼好吃的東西。

鎮上那大飯店裏面的點心,也不過如此吧?

「閨女,你這用了多少油?」

吃完一個,劉燕回過神,看着被炸得酥黃的油津津的表面心疼不已。

可不是好吃嗎,用油做的,什麼能不好吃。

「娘,我就用了一點,塗在上面的。不信你去廚房看!」

沈白桃話落,劉燕還真的去了廚房,可見她眼中油的金貴。

但是出乎她意料的,那油罐子還真看不出來少了。

「塗在上面?你怎麼把它弄得這麼酥?」

「蒸完晾涼就硬了,我也不知道。」主要是沈白桃也編不出來,外掛這種東西,只能解釋為玄學。

「是好吃,等娘找人換了雞蛋,去供銷社買點麵粉回來,你要是饞了,就自己弄着吃。」

家裡都一貧如洗了,劉燕還是盡自己最大可能滿足着沈白桃。

這麼好的娘,沈白桃怎麼忍心讓她再吃苦遭罪呢?

「娘,你多吃點吧,你吃一半,給爹留一半。」

「那你吃什麼?」

「我一共做了二十個,之前吃過了。」

「我跟你爹一人吃一個就行了,剩下的你留着吃。」

劉燕拿起布往上面一蓋,一副與富貴坨不相往來的架勢。

沈白桃也不再勸了,她暗下決心,一定要儘快讓這個家不再會因為一點吃食都捨不得。

天全黑了的時候沈長海才回來,劉燕一邊給他收拾臟外套,一邊嫌棄:「你也回來的太晚了,飯都涼了。」

山上沒燈,活兒天一黑就完了,這沈長海一定是在外面幹了什麼。

「我路上遇見山子了,跟他借了十塊錢,你明天再帶桃子去醫院瞧一瞧,別落下什麼病根。」

沈長海從褲子口袋裏面掏出十二塊錢,剩下兩塊是他今天掙的,全交給了劉燕。

「哎,明天又要請一天工。去年的饑荒還沒還完,今年年底又要欠大隊一屁股債了。」

「請什麼假啊?你們隊長沒跟你說嗎?」

「說什麼?今天我一下工就往家裡跑,隊長說有事通知,我沒管。這不是桃子剛醒過來,我不放心嗎?」

「哎……」沈長海先是長嘆一聲,被劉燕聳了一把,皺着眉才開口:「大隊明天就倒了,你去上什麼工?明天就要去大隊抓鬮分田了,順便還拍賣大隊的豬啊羊啊,拖拉機三輪車,全都賣給個人。」

「什麼?大隊倒了?真的?!」

這消息實在太突然,即使一直有風聲傳來,但是真的聽到,劉燕還是差點跳起來。

沈白桃盛了蘿蔔端上來,連眼都沒眨。

這還是倒得太慢了呢,這個村的單位實在是太小了,一層一層傳下來,落實有延遲。

還有些地方,一直到84年還在以大隊的形式存在着。

「我拿這事兒騙你幹什麼?大隊是徹徹底底解散,大家單過了。明天我去大隊分地,你帶桃子去醫院看看。」

沈長海有些發愁,他們家現在分文沒有,還倒欠外面。

明天是別想買大隊任何東西了,說不定剛到手的地也得盤給別人。

今天山子願意借給他十塊錢,也是存着想要地的心思,他家裡劉燕一個女人,肯定打理不過來三個人頭分的地。

「沈長海,你過來。」

劉燕突然嚴肅起來,被叫了大名的沈長海一哆嗦。

「咋啦?」他沒幹什麼壞事吧?

劉燕掀開富貴坨上面蓋着的屜布:「閨女做的,你嘗嘗。」

劉燕嚴肅的臉配上香氣撲鼻的點心,沈大海以為劉燕是因為沈白桃用了油和面而生氣:「閨女病剛好,她想吃點好的你就由着她吧。」

「沈長海你耳朵不好使是吧?我讓你嘗嘗,我說什麼了我?」

劉燕手邊要是有手榴彈,都想砸過去了。

這男人是覺得她捨不得給閨女吃點好的嗎?

「我嘗什麼,你們娘倆吃去吧。」

這種金貴東西本來就是女人吃的,他一個糙漢子,填飽肚子就成。

「爹,你就嘗一個吧,就一個!」

沈白桃有點領會到劉燕的意思了。

劉燕聽說大隊解散,說不定正在考慮她剛才的提議,便也幫着勸沈長海。

「那行,爹就嘗嘗咱們桃子的手藝!」

沈長海眼裡閨女那就是說一不二的,拿了一個往嘴裏扔,脆皮吃的「咔嚓咔嚓」的。

「嗯……真好吃,咋這甜?閨女你是不是放白糖了?好吃好吃,這裏面是地瓜嗎,咋這麼軟乎?就跟你娘煮的地瓜糊一樣。」

沈大海說完,沈白桃突然悟了。

這系統外掛是外掛,倒挺遵守質量守恆定律。

皮酥了,但是裏面的地瓜餡稀了。

水跑裡邊去了。

「你看你爹,這不是山豬吃細糠嗎?」劉燕說完,沈大海傻樂一下。

氣氛一下子好了起來,沈白桃覺得這家庭氛圍也是絕了。

「桃子覺着,這東西能賣錢,那你說呢?大隊散了我以後也得有個活計,不然農閑的時候乾等着啊?」

就比如現在,她去大隊幹活也就是剪剪海帶苗子。

那海帶廠要是單幹了,大家肯定擠破頭想進去,她沒什麼突出的地方,還有一個整天要她請假的閨女,人家肯定不願意要。

要真能做生意,那不就時間自由了嗎?

關鍵是閨女做的這個也像樣,拿出去賣,說不準真的賣得好。

「是啊爹,上次去縣城,已經遍地都是小攤販了,您是沒看到,那些小攤可火了,縣城裡的烤地瓜賣兩毛錢一個!」

這是沈白桃真的見過的,那小販的牌子寫得還特別丑。

「啥?兩毛錢都能買一斤白面了!」

沈長海就是個老實人,這他想都不敢想。

「閨女說的沒錯,我之前還以為那些傳言都是謠傳,但沒想到政策真的改了。她爹,咱們試試吧?」

「試,」沈長海想了半天,回味着剛才口中點心的味道,還是點了頭,「日子不能一點奔頭都沒有,說不準就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