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真千金打臉全豪門大佬
重生後,真千金打臉全豪門大佬 連載中

重生後,真千金打臉全豪門大佬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藍淼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商藻 現代言情 陸鏡箔

驚,商家流落在外十幾年,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小女兒因為殘害親哥被趕出去了
所有人都說她離了商家什麼都不是,沒想到她成了科研大佬,醫學大佬,藝術家…… 上輩子死後,商藻才知道,自己是一本書里的女配,女主是家裡的假千金,她的爸爸愛她,哥哥們寵她,只有她一心一意的跟她做對,最後下場凄慘,重來一次,她開始從無腦的跟她作對變成有腦子的跟她作對,看她怎樣打爛她的臉,至於上輩子幫她收屍的小哥哥,自然是要報答,只是最後怎麼把自己賠進去了? 陸鏡箔,帝都頂級豪門繼承人,臉有多俊,心有多冷,手腕強硬,不近人情,似皎皎明月,只可仰望不能褻瀆,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個人,卻有一天會把一個人疼寵到骨子裡,別人碰她一根頭髮,他都覺得是傷害她
展開

《重生後,真千金打臉全豪門大佬》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001章 重生


「你二哥差點被你害死知不知道?」

跪着的商藻,聽到頭頂的嚴厲質問聲,有些茫然的抬起頭。

她的面前,站着一個穿着深藍色西裝,頭髮整齊的梳向腦後,露出光潔飽滿額頭,身材高大的男子,此刻,他正雙手叉腰,居高臨下,滿是厭煩的看着她。

對上她迷茫的眼睛,他只當她在裝無辜,語氣更為嚴厲,指着床上的人道:「你明明很清楚,你二哥有哮喘病,對貓毛過敏,你居然還帶只貓進來。」

商藻的眼底倒映着那張熟悉的面容,腦袋漸漸清明,很快搞清楚目前的處境,她回來了,回到十九歲的時候。

在她十八歲那年,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幫人找到她,說她是商家丟失的小女兒,此時,距離她回到自己家,剛好一年。

眼前之人,是她的親大哥:商之謹。

商之謹見她不說話,只當她心虛,心頭的怒火熊熊燃燒,眼底帶了猩紅:「就因為我們沒給你辦生日會?你就要害人?平時你處處跟恬恬爭,嫉妒心強就算了,沒想到你竟然還如此惡毒!」

他嘴裏的恬恬是她後媽帶來的拖油瓶,全名叫商恬,她不見之後,全面介入她家裡人的生活,成功俘獲他們的心,代替她,成為他們的心肝寶貝!

今天是她的生日,他們為她舉辦了盛大的生日會,而她的生日在一個月之前,他們都忘了,當然,也忘了,曾經承諾過,在她生日的時候,會把她介紹給大家。

商之謹越說越氣,在屋裡繞了一圈,依舊忍不住咆哮:「早知如此,當初就不應該接你回來。」

商藻平靜的聽着這些扎心的話語,內心毫無起伏,他們不喜歡她,更喜歡商恬,為此,在她踏進家門的第一天就警告她,不要跟商恬爭,平時,也對商恬更好,她就像一個外人,無論怎樣努力都融不進去。

「你以為不說話就能逃避過去?做夢,馬上跟你二哥道歉……」

「不道歉!」商藻冷漠開口。

「不然就給我滾出商家!」商之謹把後面的話說了出來。

商藻果斷的起身,一字不說的往外走,拉開門的瞬間,她跟外面的商恬對上眼。

商藻的紅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因為貓是商恬帶進來的,誰讓她才是商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她的存在,天然的威脅到她,只有讓她遭到家人的厭棄,她的位置才會穩固。

辯解?上輩子她早就做過了,他們堅定的相信商恬,硬是餓了她兩天,逼她認錯。

後面,商恬親口告訴她,她的猜測是對的,事情就是她做的,只是哥哥們都不相信她怎麼辦呢?

從那以後,她開始瘋狂的跟她作對,最後被商恬的愛慕者僱人開車撞死,而那一天,她的哥哥們在參加商恬的訂婚宴,未婚夫是本來應該屬於她的娃娃親。

死後,她才知道,她生活在一本書里,商恬是女主角,而她這個阻礙商恬發展的,自然是惡毒女配。

告知她真相的是一個系統,她綁定它,快穿到一個個小世界完成任務,在最後一個世界任務完成的一瞬間,它就把她投放回來,完全不給她選擇時間點的機會。

商恬陡然對上商藻洞悉一切的眼神,有一瞬間的慌亂,不等她做出反應……

「讓讓。」商藻一撞她的肩膀,揚長而去。

……

商藻急匆匆的往外走,在大門口,差點跟迎面而來的人撞上。

「小心。」對方摟住她的腰肢,穩住她的身子。

商藻抬起頭,一張清俊的臉龐映入眼帘,她的目光剎那變得複雜。

陸鏡箔。

文里最大的反派。

她和他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兩人的媽媽是好閨蜜,她和他從小一起玩,她被找回來後,他是第一個接受她的人,並且始終堅定的站在她這邊,排斥商恬。

只是十九歲的她不會看人,身邊的人又被商恬收買,總在她耳邊念叨在乎一個人是怎樣的。

比如今晚,明知商恬過生日,她會被冷落,他依舊那麼晚才過來,根本不在乎她。

她總是跟他作,他依舊沒有放棄她,想把她從泥沼中拉出來。

後來她死了,他憑藉一己之力,攪風攪雨,拚命給男女主設置障礙,最後被男主和女主的愛慕者們搞破產,人也消失不見。

陸鏡箔讀不懂她的目光,以為她生氣了,小心翼翼的問道:「這麼晚了,你要去哪?」

商藻聳肩,笑着道:「我被趕出來了。」

「因為商恬,我找他們去。」

說著,陸鏡箔就要往裡走。

「算了。」商藻拉住憤怒的他:「反正我在那個家過得又不開心,走就走吧。」

感受着手腕上的溫軟,陸鏡箔一動也不敢動,他把心裏頭的異樣壓下去:「那你以後怎麼辦?」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我現在沒地方住,能不能麻煩你給我提供個安身之處?」商藻歪着頭,一臉期待的看着他。

陸鏡箔把她帶上車,就要往隔壁開。

「能不能換個地方?」商藻把目光從車窗外收回,看着他問。

燈光倒入她的眼底,她的眼睛明亮而璀璨。

陸鏡箔不假思索的點頭:「好。」

想了想,又問了句:「你想住哪?」

「繁華的地段。」她來自鄉下,偏僻的地方不想再住。

陸鏡箔帶她來到了市區的大平層。

「房子有點小。」

跟商家的大別墅比起來,確實小了,不怪他這麼說。

「很大了,跟我在鄉下住的比起來,簡直是天堂。」商藻一邊打量一邊道。

其實,做任務時,她住過比這更好的,只是她又不能說。

現在的她,還是未融入豪門,沒見過世面的鄉下妹。

陸鏡箔以為她傷心了,沉吟了下道:「你要是想,我可以幫你回去。」

他現在是陸家的繼承人,陸家的所有資源都可以調動,完全可以砸錢讓商家把她請回去。

「你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商藻問出心裏的疑問。

「這個問題你不是問過了嗎?」陸鏡箔的薄唇浮現笑意,深邃的眼眸凝視着她,彷彿情深一片:「我也算是你的哥哥,不是嗎?」鄰家哥哥也是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