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史上第一病嬌
史上第一病嬌 連載中

史上第一病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秋風紅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初雪 王茗

【古典仙俠+無系統+無裝逼打臉+智商在線】 當你有一個病嬌妹妹會怎麼樣?這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她喜歡你
  為了擺脫她,王茗用了無數的方法,但都失敗了
  而失敗的後果,往往是迎來妹妹更深的」懲罰」,甚至最後,他還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展開

《史上第一病嬌》章節試讀:

第7章 神秘珠子


天空中的戰鬥愈發激烈,打鬥的餘波不時會落在躲在深草之中的王茗身上。

王茗叫苦不迭,有些後悔,自己沒事跑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看星星幹嘛?

他只能暗暗祈禱,希望兩人的戰鬥儘快結束,到時候他也好溜之大吉。

……

青州王府

原本王鴻之正端坐在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突然間,他似乎感受到了什麼,虎軀猛然一震,虎目怒睜而開。

「怎麼了?」旁邊的夫人發現異常,關切問道。

王鴻之沉默片刻,回道:「後山之上,多出了兩道強大的氣息,而且似乎在爆發鬥爭。」他的語氣中帶着一絲擔憂:「茗兒還在那裡,也不知道有沒有和他們發生衝突?」

夫人聞言大驚失色,急道:「那老爺你要去看看嗎?」

王鴻之點點頭,起身而出。

青州城出現了兩道陌生先天境強者的氣息,王鴻之作為青州城第一武者,於公於私,他都不能坐視不管。

連雲山後山

天空中兩人的戰鬥也接近尾聲,唐岳雖然精通多門暗器,但在常沢的強大攻勢下還是節節敗退。

此時的他沒了剛開始時的氣定神閑,不斷的喘着粗氣,臉上滿是血污,身上的青色道袍在現在也變得破爛不堪。

「師兄,你沒有退路了,交出至寶,留你全屍!」常沢舞動長劍,寒聲道。

他此刻也有些狼狽,原本整潔的白衣上,現在也多出數道傷痕。

唐岳神色一凜,兇惡的看向常沢,隨即慘笑一聲,他從身上取出一顆淡白色的珠子,常沢看見珠子,眼色變得狂熱起來。

唐岳望向常沢,憎恨的道:「師弟啊師弟,既然不顧同門之情非要趕盡殺絕!那這至寶,我得不到,誰也別想得到!」

說罷,他將珠子擲向地面,緊接着又扔出三個能量球砸向珠子。

「不!」常沢慘叫一聲,隨着『轟——』的一聲巨響,珠子被不知炸向何處。

趁常沢愣神的功夫,唐岳迅速催動真氣,逃向遠方。

常沢望了望唐岳逃跑的身影,猶豫片刻,還是沒有追去。因為他不相信,此等至寶,會在一次爆炸中損壞,所以,他決定留在此處繼續尋找。

「唔——」,王茗倒吸一口涼氣,身上的劇痛讓他不禁齜牙咧嘴。好巧不巧,剛才唐岳投擲能量球的地方正是王茗的藏身之處。

三顆能量球的爆炸能量差點讓他昏死過去,撕心裂肺的劇痛使得他冷汗淋漓,但王茗不敢發出絲毫聲音,因為空中的常沢還未離去,還在不停的搜索。

今天真是霉運當頭,賊老天,你這是想讓我死啊!劇痛中,王茗忍不住暗罵,突然他的手好像碰到了一個球體,球體只有掌心大小,圓潤堅硬。

王茗輕輕的摸索着,這好像是一顆珠子。

「難道是他們掉落的至寶?」王茗暗想,輕輕的將珠子壓在自己身下,接着強忍着劇痛,屏住呼吸,將氣息壓到最小。

由於他藏在深草之中,所以極難被發現。

空中常沢花了不少時間,還是沒有發現珠子,這不禁讓他感到有點煩躁。

而且就在剛才,他感受到一道截然不同的先天氣息朝這邊疾來。

「引來了附近的強者嗎?」常沢暗自思量的,「這裡雜草繁多,珠子很可能就藏在其中,可惡!時間不多了!」

「既然這樣,那就將此地雜草焚盡,我看還能藏在哪?」

言罷,他取兩塊火石,在草中細磨一下,雜草燃起熊熊火焰,接着,他催動真氣,輕念道法:「風借火勢!」

隨着他的一聲喝下,大量真氣從他體內迸發出,由真氣轉化成風勢,此地瞬間狂風大作。火焰隨着風力的吹動,愈發愈大,熊熊大火隨着各處的雜草、樹木、叢林蔓延……

火焰很快就蔓延至王茗身旁的草叢,但他不敢妄動,只是默默忍受,鑽心的灼燒感使得他直冒冷汗,他只能緊咬牙關,沒有發出絲毫聲音。

就在這時,王鴻之趕到了,也是凌空虛步,一眼便看到了空中的常沢。

「你是何人?來我青州城界內意欲何為?」王鴻之提起一桿銀槍,指向常沢,大聲質問道。

深草中王茗也聽到了老爹的聲音,不由放鬆下來,他嘶啞的想發出一點聲音,但口中硬是擠不出一點音量。

在之前也已經忍受了太多太多,身體的忍耐力也已經到達了極限,現在一股強大的疲憊感從身體上蔓延開來,王茗眼睛一黑,昏死過去。

常沢望向眼前來人,看了他一眼,無可奈何的長嘆一聲,道:「朋友,路過此地,吾有件東西落在此處,希望你能行個方便。」

王鴻之冷笑道:「剛才發生那麼大陣仗,你認為我會相信么?我們都是聰明人,不交代點東西你休想離開!」

常沢不甘心的看了看地面,暗自思忖:「此人氣場強大,實力至少在先天中期之上!若在全盛之時,吾也未必怕他,但吾現在身負傷勢,與其糾纏恐生變數!」

「可惜至寶還落在此地,又不能明說,還真是相當棘手!」

「此人也不像好糊弄之輩,現在只能暫且離去,他日再來尋回至寶。」

常沢對王鴻之笑道:「朋友,吾對你並沒有任何敵意,我們也沒有打的必要吧?既然你不歡迎吾,那麼不如放吾離去,吾將不再踏入此地半步,如何?」

王鴻之暗道:「我和他確實沒有打的必要,但茗兒現在生死未卜,先前有兩道先天氣息,必有一人是其同夥,若是他們其中一人拐走茗兒,那可是大為不妙!」

王鴻之冷笑道:「放你走也行,但你們得先放人!」

「放什麼人?這裡好像就你我二人吧?」常沢一頭霧水。

「還裝?他只承認只有他一人,可剛才明明有兩道先天氣息,他一定還隱瞞了什麼!不行,絕不能放他走!」王鴻之暗道,

接着,他催動真氣凝於槍尖,槍尖帶着破風的聲音和一絲若有若無的龍吟聲,猛然刺向常沢。

盤龍槍法第四式——吟龍破!

常沢又驚又怒,驚的是突如其來的攻勢,怒的是毫無徵兆就出手的王鴻之,簡直不講武德!

但他現在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能險險避開,然後向遠方遁逃而去。

「想走?」王鴻之瞅了眼一片狼藉的地面,接着催動真氣,向常沢逃跑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