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盛世嬌寵之一品榮華
盛世嬌寵之一品榮華 連載中

盛世嬌寵之一品榮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深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意 李持盈

李持盈重生回了三年前,那時候她還是師父寵着,師姐寵着的嬌嬌女
許是上一世太痛了,讓她重生後全然當成是南柯一夢
但也因為哪怕當做一場夢,也讓她印象深刻,她開始試着躲開夢裡的一些事
可沒想到就這麼躲開五天,陰差陽錯遇到了鎮國公二公子周意
周意幼年被正仁帝養在跟前,十五歲參軍,立下彪悍戰功,十八歲領左驍衛將軍,享從三品雲麾將軍銜,是大興朝最年輕的將軍
朝中無出其右,談起周意,人人都說他用兵如神,也有說他視人命如草芥,還有人說他冷漠無情
但在船上救起李持盈開始,他便有了特例
本文甜寵,小周將軍也有能力寵,本文女主無特長,最大優點就是嬌美可愛
這就是篇寵寵寵的故事
展開

《盛世嬌寵之一品榮華》章節試讀:

第4章 啟航


樊嬤嬤樂呵呵拍拍她,以為她想休息了,將持盈摟進懷裡:「五姑娘累了就睡吧,一會到了老奴再叫你。」

持盈靠在樊嬤嬤的腿上,漸漸睡了過去。

牛車慢慢靠近了城郊,鄴京是大興朝國都,處在大興**偏上的位置,佔地極廣,坐北朝南。東門城郊就有運河水道,交通很是便利,運河碼頭密密麻麻停滿了商船,兩邊也隨之衍生了許多茶館、客棧。

靠近碼頭時,正是下午,碼頭上仍有許多人在走動,李持盈捧着臉,饒有興緻的看着騎駱駝的商隊在此卸貨,還有些穿着漂亮冬天舞裙的**也在此登船,估計是要順着運河去金陵,種形形**的人經過,服裝風格各異。

樊嬤嬤先幫李持盈帶好灰鼠皮的斗篷,又為她系好帽子,此時斗篷和帽子邊上那圈毛絨絨的白狐皮襯得持盈的小臉越發玉雪可愛。

到了碼頭,才扶持盈下車。

很快就有兩個小丫鬟上前上車裡搬東西,樊嬤嬤一邊盯着,一邊時不時給李持盈遞乾果蜜餞,笑吟吟的調侃:「姑娘真是女大十八變,如今越發的漂亮了。」

她看了看李持盈被斗篷擋着的棉質灰佈道袍,又瞧見李持盈髮髻上插着的竹發簪,不由得心中憐惜。

其他姑娘在家中那都是錦衣玉食,唯獨她家五姑娘在道觀清修,想到這個她就想將她此次為姑娘帶來的華美衣裳首飾都給持盈帶上。

要光鮮亮麗的回家,讓其他人看看她家五姑娘的風貌。

李持盈回頭,嘴角彎彎,帶起一顆小小的梨渦,嬌俏可愛:「樊嬤嬤你又誇我了。」

在樊嬤嬤眼裡李持盈什麼都好,每次見持盈彷彿天上的仙女,誇獎的話不要錢似的往外蹦。

樊嬤嬤一邊扶着李持盈一邊將她引到茶樓坐下:「五小姐自然什麼都好。」

她看了看碼頭的船,指着那艘三層高的貨船說道:「這艘上完客,出發之後,就到我們的船靠岸了。」

持盈伸頭出去瞧了瞧,眼前的貨船極大,甲板上還有足足三層高的船樓供人居住。

她好奇的指了指這船,問樊嬤嬤:「這船好大啊,樊嬤嬤,是甲板下裝糧食上面住人嗎?」

樊嬤嬤搖搖頭:「這船如此規模,多半是大商會或者大商家的包船,整艘運貴重貨物,上面應該住滿了鏢師和商隊主家。」

持盈點點頭,也難怪如此氣派。

過了一會,李持盈她們的船也靠過來,她跟着樊嬤嬤上了船,這艘船,和上一世的船差不多規格,都是甲板上只有兩層高,主運人的船,船體比較扁平,也比較小,但比大貨船要舒適。

除去船工的房間,剩下統共就六間廂房,持盈用了一間,其他婢女婆子用一間,隨行的馬夫小廝用一間,就已經去掉三間。

另外三間好像分別是一家父子,一對夫婦還有船家自己入住。

樊嬤嬤一邊忙忙碌碌收拾房間,一邊說道:「這船老大也是經常走運河線路,對這一路上的漩渦暗流都極為熟悉,五姑娘您就安心住着,老奴先把一些鮮亮的衣服給您放出來,到時候您慢慢挑。」

李持盈眼睛轉了轉,笑眯眯撒嬌:「樊嬤嬤,我不喜歡這些衣服,我穿着觀里的道袍就好了。」

這些漂亮衣服穿着走動都不方便。

樊嬤嬤哄道:「哪裡有姑娘不愛漂亮衣服的,這都是家裡大娘子為你備好的,姑娘穿回去,她定然開懷。」

李持盈不說話,她坐在窗邊,看着不遠處那已經出發的三層貨船,心裏不知為何有點心神不定。

明明已經避開了原來出發的時間,包括現在船也不是夢中乘的船,怎麼她還是隱隱不安。

可到了晚上,李持盈什麼不安也沒有了。

因為她根本沒空不安,從前她都不暈船,可這次病後,她暈船暈得不行,站起來要跌倒,坐着想吐,吃飯吃不下,想睡睡不着,不到兩天的功夫,眼睛下方就掛了一層黛色。

這把樊嬤嬤急得不行,軟磨硬泡的讓船家在下一個碼頭靠岸了一會,請了個大夫上來開了葯才算安心。

本來這次船上因幾家都是要去景州,船不用沿途靠岸,順着水流快很多,甚至超過了之前看到的三層貨船,但因這次停靠,兩艘船又變成一前一後走了。

隨手找來的大夫倒是有幾把刷子,葯熬下去按一天三副吃着,李持盈的癥狀好了很多,雖然還是有點不適,但起碼能吃飯,睡得香了。

她盤算着夢中的船是出發七天後遇到的水匪,這次船速度快很多,五六日的時候就應該提前打起精神了。

此時船家的小女兒三娘也在船上,持盈和她年齡差不多大小,但三娘每日都會幫着船家準備船夫等人的吃食,只有晚上時候能遇到她空閑。

李持盈趁着夜色,悄悄上甲板上坐下,看着遠處星星漁火,和三娘打聽起了消息。

三娘見是船上最大的主客,很是恭敬,小心翼翼的喊了句:「姑娘。」

然後又提醒她:「那邊太靠近船邊了,姑娘你還是靠近點坐吧,別坐那麼遠。」

李持盈笑眯眯應道:「好,我過來。」

然後話鋒一轉:「三娘,你和你爹爹出來走船多少年了?」

三娘掐着手指算了算,告訴李持盈:「我打小就跟着爹爹走船了,差不多到現在也有十年了。」

李持盈點點頭:「哦,那你家裡還有旁的親人嗎,他們也在船上一起走船嗎?」

若是船家人多點,應當還能抵禦一下。

三娘靦腆的笑了笑,眼神看着遠方,露出一點羨慕的神色:「我家裡還有兩個哥哥,我行三,我哥哥都留在老家上學堂讀書呢。我笨手笨腳的,就跟着爹娘一起幫幫忙。」

也是,能有這麼一艘船跑運河運貨拉人,收入應該不少,但是看起來船家的心思都在兩個兒子身上。

李持盈見這個話題不好繼續說,便拐了個彎:「這條水路你也是經常走吧。」

三娘點點頭:「每年要走好多次的。」

李持盈壓低聲量悄悄問道:「你聽說過水匪嗎?」

三娘好像嚇了一跳,沉默了一會,才低聲回答:「我見過的。」

李持盈漂亮的杏眼瞪大:「你見過啊,那你現在……」

三娘趕緊擺手解釋:「姑娘你別誤會,走這條路的商船,都要交印子錢的,我爹爹手上有一個小藍色的旗子,到了路段掛上去,就可以平安度過了。」

竟是這樣。

難道她夢裡坐的船沒交印子錢?

「你說會不會有交了錢還不給平安的?」

三娘搖頭,很是堅定的說:「不會的,交了的都平安。」

那這樣李持盈就放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