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被迫成為瘋批大佬心尖寵
被迫成為瘋批大佬心尖寵 連載中

被迫成為瘋批大佬心尖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軟猛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景城 宋可伊 現代言情

【無敵甜爽+團寵+馬甲脫不完】 【戀愛腦上頭瘋批男主x瘋批不自知戲精傲嬌女主】 穿成阻礙男女主相愛,害整個家族傾覆滅亡的極品女炮灰怎麼辦? 宋可伊選擇將瘋批墨少拱手相讓: 「貨真價實一米八九,會看手機,下雨懂自己跑回家,倒貼百萬求領走
」 發現她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後,俊美男人殘忍冷笑: 「聽說你在外面到處跟野男人說,你,是,寡,婦?」展開

《被迫成為瘋批大佬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4章 老婆回娘家兩天,好慌


佯裝咳嗽一聲,宋家義不得不出面打個圓場:

「你們是親姐妹,有話都給我好好說。

臻宜,你是當姐姐的,總在家裡跟妹妹打打鬧鬧,成何體統。」

「老公?」王玉不由得瞪大眼睛。

宋家義向來最寵愛宋臻宜,姐姐打算給不聽話的妹妹一個「小懲罰」,這種事,他之前都是睜隻眼閉隻眼。

現在居然出聲偏袒起宋可伊。

宋臻宜更生氣了,脖頸冒處兩根青筋:

「爸!明明是她先頂嘴……」

「我說夠了!」宋家義假裝生氣道:

「大早上的,你妹妹好不容易回娘家一趟,你非要吵得我們家雞犬不寧才舒服?」

「臻宜,你爸說的對,說到底大家都是一家人嘛,」王玉最會看丈夫眼色做事,立馬便對宋可伊和藹可親起來,她那張保養過度,硅膠感很濃的臉上,掛起假笑:

「可伊,這個時候回來,你還沒吃早餐吧?我讓下人多準備副碗筷,一塊吃點,你也好跟我們說說,怎麼突然從墨家回來了。」

王玉表面客客氣氣,話里話外全是惡意試探。

宋可伊懶得跟她假意周旋,只說:

「我不習慣墨家的床,太軟。還是地下室的硬床板最適合我,這不,昨晚做夢夢到家裡人,今天專門回來同你們多聯絡感情。」

出嫁前的宋可伊,名義上是這個豪門家族的一分子,實際上的生活條件,往往比宋家的傭人還要差半截。

這麼多年來,宋家許多人,包括她的親生父親都將她的窘迫看在眼裡,卻沒一個人為她說過半句話。

在家族裡沒有地位價值的人,就是這般連寵物狗都不如。

「地下室?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女兒怎麼能睡在地下室?!」

宋家義擺出一副怒不可遏的嘴臉,王玉見狀,也只好陪他演戲,叫來幾個老下人,怒罵:

「你們這些狗東西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就是這麼對可伊的?枉我和先生信任你們多年。」

宋可伊昨晚沒怎麼睡好,沒有興緻繼續欣賞他們好笑的獨角戲,拜託沈媽給她收拾出一間乾淨的客房,然後,她看向宋臻宜:

「沈媽這會兒沒空,你替我把行李搬到我的房間。」

宋臻宜難以置信的看着她,隨後又看向自己的父母親,令她感到恐怖的是,自己的父母親並沒有出聲訓斥宋可伊。

這代表了什麼,不言而喻。

「怎麼?」宋可伊面無表情問她:

「還需要我說第二遍嗎?」

既然這個所謂的娘家,如此講究等級尊卑,那她只好勉強融入進去,不做異類。

很多時候,你不壓人,就會被人欺壓。

眾目睽睽之下,宋臻宜緊咬下嘴唇,怒顫着身子,彎下腰,將屬於女人的兩份行李,拎了起來。

乾淨面陽的客房內,沈媽一邊收拾被褥床鋪,一邊裝作沒有聽到看到,宋臻宜單方面帶着火藥味,同時侮辱性十足的譏諷。

「比以為你現在真的飛上枝頭了,等到時候墨家人把你這個破爛貨趕出門,我看你……」

直到,啪!——的一聲。

宋可伊毫無預警地給了宋臻宜響亮清脆的一巴掌!

沈媽忍不住微微張大嘴巴。

「你竟敢……」

宋臻宜完全被打傻了。

她不敢想像,就因為她罵了這賤種倆句,她就被打了。

宋可伊輕鬆抓住宋臻宜想要反擊回來的手,不咸不淡的口吻,彷彿她前一秒只不過給對方撓了撓癢而已:

「你恐怕還沒有搞清楚你現在的處境,」

宋可伊十幾歲就演過被霸凌的女高中生角色,看過相關方面書籍,她很清楚宋臻宜的這種霸凌,如果沒有得到有效阻止,只會越發過分。

以暴制暴?不,她會比宋臻宜做得更過分。

「沈媽。」

「太太。」聽到宋可伊叫自己,沈媽趕緊停下手上的活。

不知道為什麼,沈媽覺得現在的宋可伊,是比宋家夫婦還不能得罪怠慢的主。

「去舀一杯馬桶水來。」

宋臻宜和沈媽,呆在原地。

大約半分鐘,沈媽一臉糾結的從洗手間走出來,同時手上捧着一杯透明白水。

「喝吧。」看一眼水杯,宋可伊笑盈盈對宋臻宜說。

她話音剛落,宋臻宜眼眶通紅跑開沒兩步,

「啊!!」

頭皮和頭髮差點分離!

宋可伊乾脆利落的扯着她頭髮,彷彿握着栓狗的鐵鏈一般,迫使她整個人尖叫着趴倒在地上。

「沈媽。」

「……欸!」

宋可伊殘忍的用帶着笑意的眼神示意婦女,強行把馬桶水灌到宋臻宜嘴裏。

「啊啊咳,咳咳!……嘔!嘔呃!」

被迫吞下好幾口,宋臻宜滿臉水漬,披頭散髮宛如見了鬼似的瞪着宋可伊好幾秒,隨即痛苦的蜷縮,跪在地上,邊扣喉嚨邊乾嘔!

吐不出來……!

她全喝進去了,什麼都吐不出來!

「啊啊!……」宋臻宜痛哭捶地,「宋可伊!你這個……!」

「這次只是馬桶水,」宋可伊隨意地,互相拍了拍手掌,把上頭的幾縷髮絲弄掉:

「下次會是什麼,你可以猜猜看。」

宋臻宜瞪大雙目,膝蓋發軟止不住顫抖,嘴巴張得很大,卻啞口無言。

「沈媽,送客。」

「……是。」

當房間內只剩下沈媽和宋可伊。

沈媽只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她如此局促,宋可伊笑了笑:「沈媽,我一開始就知道你端來的不是真的馬桶水,不用害怕我發現。」

看沈媽的表情,就知道她瞞着自己事兒。

聞言,沈媽更是內心不安:

「太太,我,我就是覺得真讓大小姐喝……到時候她向老爺夫人告狀,那就很難收場了。」

「你放心,宋臻宜這種面子大過天的人,是不會讓別人知道剛才發生的事的。」

沈媽認真想了想,臉色好轉不少,喜色道:「太太,這麼說,我們不會被老爺夫人趕出去了。」

一聲不吭離開墨家,沈媽其實不太願意,但宋可伊堅持,她只得跟着。

沈媽做事處處為宋可伊着想,雖說方法不一定對。人性方面,也絕稱不上壞,算是目前可以信賴的人。

「現在還不好說,」揉揉太陽穴,宋可伊淡淡道:

「不過你放心,我會儘力讓我們有個好去處的。」

宋家不是個久待之地,一旦宋家人反應過來,發現她在墨家的地位同在宋家無異,到時候,問題就嚴重了。

如何最快速化被動為主動?

查看過自己名下銀行卡餘額,發現只有區區一萬多的宋可伊,忍不住嘆一口氣。

唯有三個字,賺快錢。

*

「你說,那個女人離開兩天了?」

偌大的別墅,擺有中世紀壁畫的寬闊客廳內,俊美男人一身私人定製西裝,黑色皮鞋鞋尖染着不少灰塵,

風塵僕僕的他坐定於真皮沙發最**,沒有多看半眼其他傭人以及他們彎腰送上的濕巾,濃茶,只是盯着老管家問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