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祖界之雷神
祖界之雷神 連載中

祖界之雷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小鳥情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小鳥情聖 高風

預言家『安娜.克萊爾』罕見聲明:世界將發生巨變,人類再次進入新時代
  星象學家觀察到,一顆超大質量恆星內核塌縮,形成力場漩渦,扭曲周圍時空成為黑洞,受此影響,銀河系正與伴生星系『小麥哲倫』邊緣發生融合
  同一時間,古老而神秘的東、西方占卜師,紛紛預言世界末日的到來,而華夏傳奇先知『溫』,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與諸多玄學界的巔峰人物進行的一次推演後,表示人類將會出現終結者,在地球出現災難時掌控人類的命運
展開

《祖界之雷神》章節試讀:

第3章 水猿


「嘰喳嘰。。」曲子還沒有吹完,一隻猴子從樹叢中串了出來,準確的說這不是一隻猴子,而是一隻通白的水猿,因為個子太小了很容易被看成一隻猴子。

水猿怔怔的看了高風幾秒鐘,沒有做任何的動作。倒是高風,藉著月光看清楚後,驚喜的叫了一聲「小白!」

「嗚嗚。」 水猿回應着,確認是高風後,在原地高興跳了幾下,蹦向了高風

高風雙手接着住水猿,高興的舉了起來,像是故友重逢又像是多年未見的親人。

「小白,想不到這麼多年了還能再見到你」 高風對着水猿說道,其實小白雖然是靈長類動物,但壽命並不長,加上一直在野外生活,時常面對各種各樣的危險,而且在去基地之前高風就與小白認識多年。

那時候水猿誤入了村民在山中放置的陷阱里,一條腿被夾得鮮血淋漓,正好被在上山玩耍的高風看見,就把它救了出來。從那以後每當高風來到水庫邊時總能看到它,時間久了,小白竟漸漸的聽得懂高風說話,有時候還會把抓到的野兔子帶給高風。

令高風詫異的是,它的體型似乎一點也沒有變化,更沒有老去的跡象,輕鬆一跳就蹦上了他的肩頭。

「天都黑了,你要帶我去哪裡。」辟徑的小路上高風正跟在小白身後,基因戰士的視力儘管比常人要好,但還沒達到能夠夜視的能力,興奮的小白走的很快,藉著月光高風還是勉強能夠跟上它。

「咦, 這是你的老巢嗎。」繞了一段山路,小白在一個洞口不停的跳來跳去,示意高風進去,直徑不過一米的洞口,周圍長滿了雜草,這是個斜坡往下的洞口。

高風的家鄉是在一個巨大的山脈外圍處,再往裡走就是原始森林,那裡人煙罕至,常年有着類似的瘴氣的煙霧,但這座山雖然很大,高風也來過不少次,卻不知道這裡還有一個洞口。

打開了手機的燈光高風走進洞口滑了下去,裏面山洞的空間三四層樓高,各種奇特的鐘乳石彷彿到了另一個世界, 而正前方猶如火車隧道的洞口,在沒有足夠光線下,卻顯得陰森恐怖,旁邊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洞口,隱約而神秘。

高風此時倒是記起有這麼一個山洞,那時候還傳的神乎其神的,據說有人從小洞里進去過,走了大概四五個小時才到底,裏面是一個大廳,有石桌、石凳、石筷子,還有一個小池塘有水有魚,往溶洞上方看去卻十分嚇人, 針尖似的鐘乳石像無數雙眼睛在看着,更匪夷所思的是,一旦抓了池塘里的魚,返回的時候怎麼走也走不出來,只得又把魚放回去。至於大洞,也有人藉著膽子進去過,但無疑沒有人走到底,不知道有多深,後來傳聞有人在大洞里自殺了,鞋子、骨頭還被人帶了出來,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進大洞里去了。

高風自己也曾經有過來此洞的想法,但身邊的人都沒來過,不知道在哪裡,也就不了了之了,這次被小白帶過來,估計是這貨在這裡安家了,帶高風來看看。

果然,大洞里此時走跳出幾個猴子,圍上了小白,當高風手機的燈光對着它們的時候,也許是有些驚恐,害羞的躲在了小白的身後,小白對着他們像是解釋了什麼,才各自散開了些。小白又嘰嘰咋咋的說了些什麼,為首的一隻猴子轉身走進了大洞,不一會兒手了捧着些山果出來,令高風想不到的是,後面跟着個小猴子,手裡居然拿着個葫蘆瓢子,裏面裝着些許紅色的液體,敢情這些猴子真成精了,這是什麼,傳說猴兒酒?

高風腦洞有點大,作為一個現代人,一直生活在社會文明的前沿,想不到今天卻享受到了武俠玄幻小說里主角的待遇。

「嗯?··」高風用手指沾了點就在嘴裏,一陣撲鼻的酒香襲來,「太醇香了!」忍不住驚呼一聲,高風拿着喝了一口,身體頓時感到一股熱勁上涌,呼吸過後又湧向了四肢各處,如果高風此時脫掉衣服,定能看到他左臂的青筋在不覺的冒起,周圍的血管像蜘蛛網一樣延開。剛想喝第二口時,高風感到有些頭暈,這酒竟然如此厲害,饒是他的體質才喝了一口就有些支撐不住了,不知這些猴子是怎麼喝的,若換做普通人,怕是要睡上幾天幾夜才能醒來。

高風運轉了好幾遍吐納法『歸元經』,才勉強把酒喝完,此時高風身體散發出的熱力有些嚇人,英俊的臉龐像是燒紅的火爐一樣,微微泛起紅光,眾猴子已經遠遠避開了他。

高風此時嘴唇已經開裂,口乾舌燥,不由的撿起了幾枚放在地上的果子放入口中,感受到腹部傳來的一陣清涼,迷糊的意識略感清醒了些,但很快...又被酒勁淹沒了...。

......

第二天...高風醒來看見小白還在身邊,摸了摸它的頭,「辛苦了你。」微笑的對小白說道,小白指了指地上還沒吃完的果子,此時光線通過外面的小洞口照射了進來,能夠很清楚的看見周圍的東西,這種不知名的野果,不知道猴子們從哪裡採摘到的,「我該回去了,有時間再來看你。」跟小白道別後,高風拾起了地上的果子,昨天喝了那麼多猴兒酒,若不是這種果子解酒的奇效,可能現在還沒醒過來。

回到家後已經是午後了,在路上的時候胖子打來電話,說是鄰村的下午過來打比賽,叫高風早點來球場熱熱身。

「但願等下能夠恢復過來吧,要不然下午都跑不動了,在大夥面前出醜可不好!」 猴兒酒的酒勁雖然過去了,但由於消耗過大,左臂的基因能一直處於激髮狀態,即使基因戰士有着很強的自我恢復能力,高風仍覺得身體像掏空一樣。

閉目養神了一會兒,身體的機能慢慢的在恢復着,高風的身體貫通了無數大大小小的經脈,大部分都未得到強化,在中醫里經脈是真實存在的,古文明的出現再次證明了這一點,人體無盡的潛能也隱藏在這些經脈當中,肺腑、五臟、四肢。經絡無處不在,而經脈的貫通,沒有相應的能量支持,對身體負荷是巨大的,腦內分泌的激素也是維持經脈運轉最基本的能量。

這些未得到基因能強化的經脈,高風也不敢去控制運轉它們,在貫通後只能任由沉寂,但即使是這樣,他也會在頭腦消耗過度後感到劇烈的頭痛。

「也許體內的主經脈都得到了能量的供應,就不會頭痛了吧,如果不能,只能想辦法把他們重新封閉起來,不然如此下去,消耗的可是自己的生命能。」高風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