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空間:團寵嬌嬌被糙漢叼走啦
七零空間:團寵嬌嬌被糙漢叼走啦 連載中

七零空間:團寵嬌嬌被糙漢叼走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住隔壁的王二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樂樂 傅少卿 現代言情

(穿書年代+團寵+糙漢+輕鬆+空間致富)   於樂樂只是想懲罰一下抄襲自己的作者,狗系統就帶她穿書了
  穿進去的不是她筆下的女主,也不是抄襲作者筆下的女主,而是那個狗作者安排的同名小炮灰!   書里寵她愛她的家人下場一個比一個凄慘不說,她筆下的女主也被抄襲狗的女主虐的渣都不剩
  別人穿進年代文都是吃瓜看戲賺大錢,到了自己這怎麼還得外加識破陰謀詭計斗反派?!    「統子,我要補償!」   統子不屑的表示,補償什麼的找你男人要去!   於樂樂一臉懵逼,什麼男人?男人只會影響搞錢的速度!   傅少卿嚇的趕緊把這個香香軟軟的小姑娘帶回家,以後我賺錢給你花~~展開

《七零空間:團寵嬌嬌被糙漢叼走啦》章節試讀:

第6章 我家樂樂長大了


「樂樂,別鬧,媽吃不了東西。」於棟樑看了一眼於樂樂手裡的棗糕,眼底一片灰暗。

媽不讓把病情跟樂樂說,怕她一個小孩子承受不住。

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嚴重了,這種事怎麼能瞞得住呢?

「不聽你哥瞎說......」於媽躺在床上,費力的把頭偏到一邊,重重的喘了口氣。

吸進去的空氣刺的氣管和肺葉子生疼,不自覺的又咳嗽了兩聲,一口痰卡在了喉嚨里。

於樂樂趕緊把棗糕放下,去拿床底的痰盂,眼疾手快的二哥先她一步把痰盂拿到手裡,又把於樂樂和妻女都趕了出去。

痰盂倒掉又清理完,這才讓三人再次進屋。

「媽......」

於媽的情況很不好,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於樂樂紅着眼站在病床前,有些踟躇。

這口棗糕要怎麼喂下去?

「樂樂......來......給媽嘗嘗。」

「媽......哎!」於棟樑想要上前阻止,但一想到醫生昨晚上和他說的話,嘆了口氣也沒再說什麼。

劉翠蘭牽着於小小的手背過身去,肩膀一顫一顫的抽泣。

綿軟暄騰的棗糕入口即化,於媽這一小口吃的卻十分費力。

「我家樂樂......長大了啊。」

「我......也就放心了......」

不知是不是錯覺,於媽蠟黃的臉上似乎紅潤了一些。

安靜的病房裡,不時傳出幾聲嘆息。

這樣的場面,這裡每天都會發生,進了這個屋少有能活着出去的。

活着出了這個門,也是治不起了拉回家等死。

於樂樂拉着於媽的手,乾枯粗糙沒有生機,已經到了燈枯油盡的時候。

書裏面再過半個月,於大哥就會複員回來,在鎮上的運輸隊當司機。

本來靠着於大哥和於二哥的工資,還能勉強負擔得起於媽的住院費。

結果沒過多久,剛正不阿的於大哥就被人誣賴流氓罪抓了起來。

鎮上公社帶着人保組的同志來告知家屬,不小心被於媽給聽見了,一口氣沒上來人就這麼沒了。

於家這些年嬌慣着小閨女,什麼都是吃好的用好的,再加上給於二哥起房子,也沒攢下多少錢。

這段時間的住院費還拉了不少外賬。

原本靠着於二哥一家也能慢慢還上,可於大哥的事不知被誰捅到了學校里。

流氓罪是作風問題,在這個年代是要吃花生米的,本來就只是臨時工的於二哥也被校領導「和善」勸退了。

一家子沒了收入來源,於二哥想到了投機倒把。

搭上了村裡一個靠得住的朋友的線,開始時還順風順水的,眼看着日子要好起來,卻被人舉報了,連帶着那個朋友都被槍斃了……

於樂樂回憶了一下之後的劇情,白嫩嫩的小手不禁收緊。

「小姑。」

於小小撒開劉翠蘭的手,抱住病床邊的於樂樂。

只有她才知道,小姑根本不像外人說的那樣,小姑可喜歡家裡人了。

都是那個長的妖里妖氣的王知青總是挑撥小姑和家裡的關係。

現在小姑又變回以前的小姑了!

躺在床上的於媽自從吃了那口棗糕之後,呼吸比以前平穩了很多,胸悶的感覺也減輕了。

「樂樂,跟你嫂子回去吧,媽好多了。」她拍了拍閨女的手,又囑咐了兒媳婦一句:「翠蘭,帶樂樂和小小去買倆肉包子吃。」

「樂樂,媽最近手頭緊了點,過段時候讓你哥帶你去國營飯店吃紅燒肉。」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於棟樑和劉翠蘭臉上非但沒有高興,反而更緊張了。

那些迴光返照的人不就是突然就好了!

只有於樂樂打心底里鬆了口氣,抗結核的葯見效了。

果然系統出品必屬精品!

「媽~我不讓我哥帶我,等你好了,你帶我去~」

於樂樂心裏高興,有媽的感覺真好!

自從於樂樂進來,於媽臉上的笑容就沒停過,拉着閨女的手不忘催促着她們趕緊走。

她這個病能傳染,醫生說喘氣不會傳染,可她還是擔心。

臨死前能見自己閨女一面,知足了。

從醫院裏出來,劉翠蘭帶着於小小和於樂樂去買包子,於二哥跟着出了門。拉着媳婦的手,臉上滿是愧疚。

劉翠蘭心裏明白,她嘴角翹起一個寬慰的笑,「放心吧。」

兩口子心領神會,都懂了對方的意思。

「行,你們回去路上慢點,聽說最近不太平,」又摸了摸於樂樂的小腦袋瓜,「小妹多吃點,小臉都瘦了。」

「還有我的寶貝大閨女,好好聽你媽和小姑的話,知道嗎?」

劉翠蘭父母死的早,要是沒有於家的收留,鬧災的那幾年早就餓死了。

伺候婆婆也好,伺候小姑子也好,於家待她不薄,她都樂意。

......

帶的錢只夠買一個肉包子和一個素包子,剩下1毛錢還得坐牛車。

於樂樂拿着這個黃乎乎的二合面肉包子,感覺沉甸甸的,淚水又在眼眶裡涌了出來。

「這是咋了?」小妹年紀還小,往常鬧脾氣就總是哭,難不成這回是因為牛車太顛了?

劉翠蘭瞬間慌了神,趕緊掏出棉布帕子給於樂樂擦眼淚。

於樂樂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的這份感動,只能邊抹淚邊說:「嫂子,包子太大了,我吃不下。」

劉翠蘭舉着的手一頓,「啥?」

噗呲,對面傳來一聲不合時宜的笑。

那人乾咳了兩聲強忍住笑,濃密的劍眉下一雙桃花眼故作嚴肅的盯着於樂樂。

於樂樂眉毛一挑,趕緊在意識里呼喚統子。

「統子,快看看這是不是那天那個人,我記不清了!」

「這麼帥都記不清,活該單身!」

「??」

我懷疑你這個統子在內涵我,並且已經掌握了充足的證據!

「小於同志。」

對面的人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放在盤坐着的大腿上,另一隻手對着於樂樂敬了個禮。

「那天的事很對不起,我會負責的!」

「哈?」

於樂樂滿腦子問號,負責?負什麼責?為什麼要負責?

不就是剛巧遇上了嗎!?

劉翠蘭也警惕的往於樂樂前面坐了坐,擋住對方的視線。

那天小妹回來滿身都是泥,問話也不回答,自顧自的就回屋睡去了,連晚飯都沒吃。

第二天一早上,林老婆子就找上門來了。

小傅這個小子,不會真的......

劉翠蘭被自己的想法嚇的一腦門子冷汗,這可是個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