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真不是萬古邪神
玄幻:我真不是萬古邪神 連載中

玄幻:我真不是萬古邪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神冰奇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邪神 顧夜星

因為一場誤會,顧夜星被眾多強者錯認為邪神轉世,無數強者見了他,都想要拉攏,靈符宗甚至不惜打破百年宗規,也要挽留他,然而,眾星捧月的感覺沒有持續多久,便陷入眾人鄙夷的境地
如果真的像別人說的那樣,邪神可以重生,平平無奇的他能否重拾昔日的曙光,能否再現曾經的傳奇,且看他後積勃發,從最初的武道開始,一點一滴拿回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
展開

《玄幻:我真不是萬古邪神》章節試讀:

第6章 內心的恐懼


噗嗤~~

鮮血驟然從口中噴出,雷英俊的身體再次被拋入高空,只不過這次,沒能夠下來。

「浮空十連擊!」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這不是真的,一定是我眼花了。」瞧見顧夜星的戰力如此強大,風墓瘋狂的揉了揉眼睛,同時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精彩了,猶如又加餐了一盤紅燒米田共。

「師妹,差不多就行了,牛頓的棺材板都快壓不住了。"雖然顧夜星讓師妹速戰速決,但又沒叫她如此張揚,要是被雷霄閣閣主發現,那就不妙了。

「師哥,他已經發現我了。」皇天驕感受到一道很不友善的目光,正鎖定着她。

「什麼?這麼變態!那就趕緊把雷英俊打死。」顧夜星想着,先解決掉對面一位長老,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整體局勢對靈符宗會非常有利。

"天地無極,乾坤劍法,法相心生,太乙靈符,急急如律令!」

皇天驕緩緩抬起玉指,在她輕點眉心的那一刻,一道符龍突然從顧夜星背後的符匣中鑽出。

吼~~

符龍仰天嘶吼一聲,在雷英俊落地之前,徑直的貫穿其胸膛,截殺他的那一刻,符龍成為了最兇險,最鋒利的兵器。

「這……」

好恐怖的馭符之術!」

「想不到,靈符宗神子在符咒上面還有此等造詣,之前小看他了。」

雷霄閣的眾多長老看呆了,如果換做他們任何一人上場,結局也是一樣,必死無疑。

「想用殺雞儆猴的方式……來嚇退我們嗎?」那位雷霄閣的美女長老攥了攥拳頭,因指甲太長,嵌入到手掌的皮肉之中,任由鮮血滴落而下。

望着被洞穿胸膛而死的雷英俊,那名身材頗為壯碩的中年男子再也無法掩飾心中的憤怒,隨後爆了一句粗口:「你他瑪的,找死。」

雷霄閣閣主見狀,連忙呵斥道:"藍姬,闊斧,都給我回來,咱們雷霄閣能輸的起!」

雷霄閣閣主名叫雷諾,生平最注重承諾,一旦促成某項約定,絕不反悔,既然他向來說話一言九鼎,那麼,他絕對不會讓藍姬和闊斧靠近雷英俊的屍體。

在宗門之戰中,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生死賭局輸了的人,除了空間戒指是對方的戰利品外,連同屍體,也屬於對方。

這便是慘痛的代價。

顧夜星趕緊將雷英俊的屍體收入空間戒指當中,因為雷英俊修鍊了這麼多年,體內已積攢了不少靈力能量。

而這部分靈力能量,若是加以利用,至少可以讓自己少修鍊好幾年的時光。

「師哥,咱們這麼做,會不會引發更大的宗門災難?」皇天驕身影一閃,繼續躲在虛空當中,就如同一團無形的空氣一般,看不見,摸不着。

「放心吧,太乙師尊早料定宗門會面臨今日之危,故早在武道廣場上布置了一道厲害的乾坤陣法,只要雷霄閣的人敢強攻,這道殺陣足以讓他們人員折損過半。」

顧夜星解釋道:「只要他們的雷諾閣主夠聰明,定然已經發現了這裡的殺陣,而這種殺陣絕對不是咱們白岳群宗主所能布置出來。」

"殺陣的存在,遠遠比我們更具有威懾力,無形的恐懼,才是最恐怖的存在,只要雷諾閣主不傻,定會猜測咱們宗門裡有太上長老存在。」

「至於太上長老是一位,還是兩位,亦或者是三位,對方一定吃不準,這便是師尊道法自然中所闡述的臆想理論。」

「只要稍微會算一筆賬的話,他們都不會下令強攻,兩個一流勢力在旗鼓相當的情況下,絕對不會採取火拚的策略。」

皇天驕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樣一來就便宜了那些二流勢力。」

「可惡,這個靈符宗的神子……居然隱藏的如此之深。」

名叫藍姬的長老扭動着水蛇腰,不甘心的走到雷諾的身旁,她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雷霄閣閣主雷諾的身上。

「並不是神子厲害,而是隱藏在虛空中的替身厲害。」雷諾的目光早已鎖定了皇天驕,只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掌握着虛空之力。

「什麼?難道閣主的意思是,剛剛出手擊殺雷英俊的人……並不是靈符宗神子,而是他的替身。」

藍姬感覺自己的頭腦有些混亂,可剛才戰鬥的人明明就是顧夜星,哪裡來的替身,是自己的眼睛看錯了嗎。

「藍姬,記住本閣主的一句話,永遠都不要被自己的雙眼所蒙蔽。」雷諾指着腳下的地面說道:「我們此刻已經身在乾坤幻殺陣當中,你所看到的景象,不一定是真實的景象,存在部分干擾因素,等你達到聖尊境界便能知曉其中緣由。」

席位上,白岳群宗主臉上浮現出一抹乾笑,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神子竟然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隱隱有超越他的嫌疑。

「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等到神子成長起來,我們靈符宗再無後顧之憂。」瞧見雷霄閣的人吃癟,執法堂長老的笑容越發燦爛。

不過。

靈符宗這邊還沒有高興起來,另外一邊的雷霄閣像是炸開了鍋。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皇天驕的那處方位。

「這個小輩,居然能與你我旗鼓相當,好恐怖的修鍊天賦。」除了雷諾發現了皇天驕之外,還有另外兩位神秘的中年男子也發現了她。

"我討厭絕世天才。」

「如果可以的話,我現在就想宰了她。"

這兩位中年男子身穿灰袍,手握灰色鎖鏈,模樣與其他雷霄閣成員顯得格格不入,不過,他們確實是雷霄閣的客卿長老。

當然,他們僅僅是掛個長老的頭銜而已,可以不必遵行雷霄閣的規矩辦事,

兩位客卿長老指了指虛空,先後質問雷諾閣主:「到底要不要收拾那個小妮子,不管咱們出不出手,之前說好的酬勞,閣主可一分都不能少給。」

雷諾閣主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答應着說道:「這是自然,酬勞我一定按期支付,只不過,戰鬥並不是在今天,容我回閣再與二位商討一下策略。」

「哼,如此勞師動眾前來,竟因為一個小丫頭的出現,從而延誤戰機,你這樣優柔寡斷的性格,根本不適合當閣主。」

兩位灰袍客卿狠狠的白了一眼雷諾,認為他的毛病太多,既然要做惡人,那還講什麼誠信,遵行什麼約定,打開殺戒就是嘍。

「兩位的說法自然沒錯,可是靈符宗除了這個小丫頭,還有幾個厲害的角色,比如宗主白岳群,以及,藏在背後的太上長老!」

「我敢肯定,這武道廣場上的乾坤陣法,絕不是白岳群之流可以單獨布置完成的。」

兩位灰袍客卿的實力高強,大開殺戒自然沒錯,可是雷家的很多天才子弟都很年輕,他們可不能在這場戰役中犧牲,否則雷霄閣將後繼無人。

「太上長老?怎麼可能!聖尊強者向來只有三百年的壽元,靈符宗那幾個老東西十年前就應該死了,不可能還活在世上。」

雷諾閣主解釋道:「風行拍賣場每年都會舉行大大小小的拍賣會,其中不乏存在延年益壽的奇物,比如深海太歲,亦或者是高級壽元丹。」

「兩位既然是風行拍賣場的人,應該知道這種東西吧。」

「假如靈符宗的太上長老碰巧購得奇物,是有可能延長十多年壽命的。」

嘶~~

兩位客卿長老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是聽說過增加壽命的奇物,不過他們還年輕,自然沒有留意那些延年益壽的東西。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如果靈符宗只剩一位太上長老還好說,可若是擁有兩到三位太上長老,那就麻煩大了。

從這個年紀不到十五歲的小妮子來看,其背後定有高人指點,否則不會有如此成就,這也坐實了靈符宗太上長老還活着的事實。

見到客卿長老沉默,雷諾閣主便是看向宗主席位上的白岳群。

「既然雷英俊技不如人,被貴宗神子擊殺,也實屬活該。」

「此番前來,多有打攪。」

「之前說要討教神子威儀,是我雷某人唐突了,還望岳群宗主能夠見諒。」

略微沉吟一會,雷諾便是向白岳群行告別之禮,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咻~~

隨着雷霆紫雲雕升騰而起,雷霄閣的眾人,皆是面帶氣憤與不甘緩緩離去。

望着浩浩蕩蕩離開的人群,靈符宗的眾人,終於將提到嗓子眼裡的緊張釋放了出來,這次的宗門危機,終於又被神子化解了。

「神子萬歲。」

「神子我愛你。」

儘管這次退敵會有顧夜星的功勞,可真正擊退雷霄閣的,是對方內心產生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