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七零:大佬帶着異世空間嫁糙漢
穿七零:大佬帶着異世空間嫁糙漢 連載中

穿七零:大佬帶着異世空間嫁糙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呼嚕大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業 現代言情 顧月

穿越+空間+女強+知青+甜寵+1v1 顧月曾經是異世帝國的女王,是最大商會的締造者
然而造化弄人,一朝穿越,她來到了七零年代,成了一個又胖又丑還不安分的下鄉女知青
顧月原本只想着專心搞事業,在這個年代捲土重來,複製她曾經的輝煌
然而,那個原本對她冷漠的老公看她的眼神卻變得越來越炙熱了是怎麼回事?展開

《穿七零:大佬帶着異世空間嫁糙漢》章節試讀:

第4章 真相大白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林老太太這次絕對是有備而來的。

目的無非就是想藉著這個機會給顧月休了。

「林老太太英明,這樣的媳婦可不就不能要嗎!我家王麻子今天差點就栽在他手裡了。」

趙氏眼見原本劣勢的局面因為這林老太太的出現竟然出現了轉機。

趕忙見縫插針地幫腔着,繼續給顧月扣屎盆子。

林老太太瞥了一眼趙氏,卻沒有接下她的話茬。

要不是為了她家老三着想,她也不願意承認自家的兒媳婦竟然會去跟她家王麻子偷情。

王麻子都什麼德行了,跟他家老三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呢。

「娘!」

還不待顧月站出來替自己說話,林業就蹙着眉頭抗議了。

「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樣,顧月沒錯,是王大哥強迫她的。」

「誒!?林家老三你這是說的什麼話!無憑無據的,可別血口噴人!」

趙氏一聽他這麼說急了,在旁邊趕忙反駁。

林老太太一噎,顯然沒想到這個時候自家兒子會站出來替顧月說話。

再一仔細打量顧月的樣子。

渾身是傷,衣服還被扯爛了,看樣還真像是被強迫的。

可要真是這樣的話,該怎麼辦才好呢?

她今天想要老三跟顧月離婚的計劃豈不是又要落空了?

眼見着林老太太猶豫不決,林家大兒媳婦李桂英眼珠一轉趕忙出來幫腔。

「剛剛發生了啥咱可都沒看見,不能聽這三弟妹的一面之詞。人可都是長了腿的,要不是三弟妹自己自願,她又怎麼會出現在這王麻子的家裡呢?」

「對!老大家媳婦這話不假,這要不是你自願的,王麻子還能給你綁進了這屋子裡不成?」

老太太經過李桂英的點撥,好容易找到了個新的突破點,於是趕忙抓住了這個機會順着桿就往上爬。

顧月眼底寒光一閃,但面上卻還是盡量保持着平靜。

「話不能這麼說啊二嫂子,按你的說法那你現在這不也是進來這王麻子的屋了?是不是我就可以說你也是想和王麻子發生點啥?」

「你…….」

李桂英萬萬沒想到平日蔫巴巴的顧月竟然突然變得這麼牙尖嘴利。

都敢跟她頂嘴了,還學會反過來倒打一耙。

「混賬!」

林老太太臉色十分難看,因為按照剛剛顧月那個說法,她現在不也是在這間屋子裡的?

難道還能說她也想跟王麻子有點啥事?!

這說的叫個什麼話!

「娘,大嫂,我看這事可能真不像你們說的那樣……」

一直在旁邊不敢吭聲的老二家媳婦徐美麗怯怯地開口說話了。

因為徐美麗嫁進來兩年只給老林家生下過一個丫頭片子,所以平時在這個家裡根本就沒有她說話的份。

而李桂英可就不一樣了。

她嫁進來三年,給老林家生了兩個大胖小子,在林家三個媳婦的地位里可以說是最高的了。

尤其是她的個性還與林老太太十分相投機。

平時更是跟老太太一條心,經常替她排憂解難,所以林老太太幾乎就是把她當成了親生女兒一般對待。

「你給我把嘴閉上,這個家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說話了?」

林老太太瞪了一眼二兒媳婦,眼神里充滿了嫌棄的神色。

這二兒媳婦別看平時蔫了吧唧的,可只要是一開口,那就幾乎都是有意無意地跟她作對。

嫁進來兩年連個帶把的都生不出來,看着就來氣。

嗯,還有個看着更來氣的。

老太太抬頭看向了此時正躲在老三身後的顧月,眼睛裏更加冒火了。

今天必須得給她弄走。

要是錯失了這次的機會,下次再想有這樣的好事就指不定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媽,既然我回來了,今天這事你跟大嫂就別摻合了。」

林業太了解他媽是個啥樣的人了,看她此刻眼珠子一轉他就知道她心裏打的是什麼算盤。

可她有沒有想過今天顧月這個不好的名聲要是被他們給坐實了,那她以後可怎麼辦?

因為這種事離了婚,她以後還怎麼嫁人了?

雖然說他也不喜歡顧月,可他不能就因為自私而去干這麼缺德的事。

顧月扭頭看向身旁一身正氣的林業,煩躁的心情也平靜了一些。

看來這原主眼光還不賴,挑的人最起碼算得上是個正人君子。

要不是現在他也在場,顧月真的都要以為這個地方沒有一個正常人了。

既然他仁義在先,那她也不是不能滿足他想要離婚的意願。

畢竟上一世的她直到穿越到這個地方之前都一直是孤身一人。

身邊冷不丁多出個累贅來,她也不習慣。

「這……老三你糊塗啊!」

林老太太揣了一肚子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就被自己的親兒子給堵在了嗓子眼。

她家老三就是這點好,心地善良為人正直。

可惜就是有點太軸了,不會為自己考慮。

「誒!這事可不能就這樣稀里糊塗地任由你們說了算啊,我還得為我家王麻子討個公道呢!」

趙氏本來是讓林老太太出頭,自己就在旁邊等着坐收個漁翁之利的。

可現在卻眼看着就要被半路殺出來的林業給攪合黃了。

她自然是咽不下這口氣的。

顧月瞥了一眼不依不饒的趙氏,冷哼了一聲。

隨後她從林業的身後走了出來,一步步地朝王麻子逼近。

「王大哥,你剛剛口口聲聲說我掰斷了你的胳膊,我問你你可有什麼證據嗎?」

又來了又來了,她這個嚇人的眼神又回來了。

王麻子回想起了剛剛自己被顧月硬生生地掰斷了手的場景,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剛剛接上的胳膊,一步步地後退着。

「我……我沒證據,但就是你給我掰的,不然我的胳膊也不能平白無故地自己脫臼了。」

「那好,你的意思就是承認了我身上的這些傷都是你打的了,不然我也不能自己平白無故地受了這麼多傷。」

王麻子剛想張嘴狡辯,顧月就又開口了。

「我再問你,既然你說你胳膊是我掰斷的,那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還不是因為你剛剛非得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