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返1983,帶着媳婦收破爛
重返1983,帶着媳婦收破爛 連載中

重返1983,帶着媳婦收破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爆炒棉花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衛國 都市小說 黎雪

【都市+重生+年代+系統+發家致富+日常文】 【這是一本日常文,不裝逼,不牛逼,但耐看】 「你了不起,你清高,你是老天爺
莫名其妙把我扔到1983年,卻不想着把我弄回去
這是什麼破地方破地方破地方啊! 你知道我在這是怎麼過的嗎?「 被丟到1983年的社畜周衛國,以收破爛起家,憑藉著後世的記憶,對風口的把握,一步一步一步走到最高……啊呸,打造一座商業帝國
簡介無力,湊合看吧
展開

《重返1983,帶着媳婦收破爛》章節試讀:

第7章 神奇眼鏡,金色傳說


既然這東西是跟物品回收有關係的,雖說現在沒有物品回收裝置,難保沒別的作用啊。

把眼鏡重新戴上,周衛國就發現除了那個提醒需要配套裝置的提示之外,有些變化。

比如他目光掃過那堆破爛堆的時候,眼前出現了幾個綠色的星星。

「嗯?這是什麼玩意?」

周衛國覺得有些神奇,拿起一個玻璃瓶子,綠星。

硬紙板,是綠星。

銅線圈,星星變成了藍色。

銹跡斑斑的鐵盆,藍色的星星。

視線餘光處,一個橙色的星星,陡然閃了一下。

周衛國順着那橙光看去,發現是一個銅製式的鎖頭。

看起來有些年頭了,上面生滿了銅綠,挺沉。

模樣是一個獅子頭,張着嘴巴,露出一個鑰匙孔。下面一個銅環,電視里經常能看到,這銅環就是用來拍門的。

周衛國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這東西為什麼會是橙色的星星。

不過他心底閃過一絲明悟。

這不同顏色的星星,可能跟這些物品本身的價值掛鈎。

比如銅鐵鋁鉛這些,就要比玻璃紙板貴,所以顏色不一樣。

那這橙色的,難道是傳說中的金色傳說?

當然,現在這只是個猜測。

這如果是真的,那豈不是發達了?

周衛國心底泛起一抹狂喜。

這銅鎖頭,價值肯定比賣廢銅值錢。

一念到此,周衛國開始在自己家裡的院子里破爛堆里扒拉着。

別說,還真有所收穫。

在一堆瓶瓶罐罐中,發現了一個蛐蛐罐兒,巴掌大小,通體成黑色,罐子外頭,是一朵蓮花的圖案。

只不過被泥污覆蓋,看着有些埋汰。

這東西是除了那個銅鎖頭之外,唯一的一個亮了半顆橙色星星的。

周衛國現在才知道,原來這星星還能亮半個。

至於為什麼是半個,好吧,他不知道。

也有可能是因為這東西沒蓋子?

現在周衛國已經有了一些猜測,這種橙色星星的東西,十有八九是古董一類的東西。

當然,具體是不是,那得另當別論。

不管怎麼著,先把那個獅子頭的銅鎖頭,還有這個蛐蛐罐兒給單獨收起來。

其他的,再沒值得關注的東西。

以前他就在網上看過不少鑒寶的節目,也知道有一段時期,很多懂行的人,去鄉下撿漏,最終賺的盆滿缽滿。

所謂亂世黃金,盛世古董。

有人喜好收藏,那麼自然就會出現一個專門買賣這些東西的行當。

咱們國內,要說最先有這個意識搞收藏的一批人,就得提一提馬嘟嘟。

真名就不提了,私人收藏了一千多件東西,還開了個博物館。

這位就是屬於懂行的,有眼力的。

八十年代,除舊迎新,大家都嚮往着現代化的生活,對於以前的古物舊物,也沒保存的心思。

巴不得都弄出去,換上新的,時髦的。

這就給了一些人機會。

周衛國收破爛,並沒有往這方面想。

列位,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的年青一代接班人,有幾個懂古董的?

真懂行的,那還得是老一輩人,家學淵源,飽讀詩書,知曉各種歷史典故的。

不管什麼東西,瞧一眼,就知道出處。要麼就是後來有行家領着,學的。

甭管哪一種,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知識儲備。

沒有強大的知識儲備,你看着了,也沒用,因為壓根意識不到這是個古董。

什麼是眼力?說白了,就是知識儲備的應用。不能說你看到塊磚頭,覺得這磚頭長的很俊俏,一定是個古董,就是秦始皇修長城剩下的那一塊磚。

那可不成,胡來那叫。

所以周衛國的初衷,本來就是收破爛這個事情本身,廢品回收倒賣,賺的利潤。

可沒成想,這眼鏡竟然還有價值分級的能耐。

「天不生我周衛國,漏道萬古如長夜。

瞧瞧,這撿漏大軍,不就喜添一員嗎?」

周衛國開心了,真不賴。

這一分錢花的,血賺。

男人嘛,得到個小玩具,能玩半天。

戴着眼鏡把自己家裡里里外外轉悠了一遍,連墊茅坑的石頭,都給扒了出來研究了一遍。

行吧,確認了一件事情。

他不是什麼隱形的富二代。

爹娘也沒給留什麼值錢的玩意。

這都廢話,祖上三代都是貧農,有個屁的值錢東西。

自己老姐攢的家底兒,都被敗光了,家裡唯一值錢的東西,就是那張雙人床,亮的是藍色的星星。

但也不可能把床給拉去賣啊。

看來這張婚床打造的木料,應該不錯。

轉悠了一大圈,總算是過了癮了,周衛國這才意猶未盡的把廢品裝上車,拉着去棉紡廠。

剛出門,就看到一個大胖丫,扎着兩個粗壯的麻花辮,騎着個單車過來了。

周衛國看着都有點心疼那單車軲轆,感覺隨時都會變形垮掉。

感謝這個時期的東西質量過硬,他擔心的事情,並沒發生。

「二哥,你幹嘛去啊?

正說要找你呢。

你跟我哥吵架了?我看他哭着騎着摩托跑掉了。

今天城裡錄像廳開業呢,我買了票,咱們一起去看吧。」

這個大胖丫,就是之前騎着嘉陵野驢,嗷嗷淌眼淚的那個劉玉龍的妹妹,劉玉鳳。

饞周衛國的身子,挺久了。

周衛國看到劉玉鳳,就覺得前身這位兄弟,得虧是立場堅定,不然現在恐怕已經散架了。

其實真講起來,這劉玉鳳對周衛國還真不錯。

別看劉玉龍是個大混子,但也算生財有道,家裡條件不錯。

而且對劉玉鳳這個妹妹,非常疼愛。

不然也不能吃成這樣。

所以家裡買什麼好東西,劉玉鳳都會偷偷摸摸送一點給周衛國吃。

而且周衛國跟劉玉龍打架的時候,也都偏着周衛國。

就是千不該萬不該,不該饞他的身子啊。

周衛國覺得有些頭大。

「你怎麼來了?你不怕黎雪打你?」

聽周衛國提起黎雪,劉玉鳳一臉惱怒。

「我會怕她?哼,那個女人,就是個下三濫。

二哥,我跟你說,要不是她薅我頭髮,我一拳都能打死她。」

周衛國年紀比他大,在家裡是老二,所以劉玉鳳習慣稱呼他二哥。

只是聽她這麼說黎雪,周衛國皺了皺眉。

「玉鳳,黎雪我媳婦,你要還叫我一聲哥,以後不要在我面前說她的不好。

不然,咱們的交情,也就散了。明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