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俠行天下
俠行天下 連載中

俠行天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黔九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溫無盡 風琢玉

天下門派萬萬千,只我三個立頂尖
乘風堂:盤踞江夏三州,攬盡江夏一帶英雄好漢
堂里愛講繁文縟節,奉行「大義當頭,其他靠邊」; 無數樓:以秦淮為中心,樓里多為女生主事,奉行「利字很可貴,大義更重要;若從中間選,還是自由妙」
瓊樓玉宇閣:佔據京城,與皇室關係盤根錯節,息息相關;閣里規矩,「利字當頭,其他靠邊」
某一天,一個還俗的小和尚下山,遇見乘風堂的佳公子、無數樓的大美人,一齊做了這江湖裡的行路人
行路人,縱是風霜雪雨也阻不了幾人朝前行
展開

《俠行天下》章節試讀:

第6章 第七閣


溫無盡回頭看着風琢玉滅掉的一干人,語帶讚歎地說道:「不愧是風琢玉,在下手上這軟劍名曰『斬相思』,不知風兄寶劍大名?」

風琢玉聽他這間隙也要交談片刻,頓時眉開目笑,又讚歎對方:「溫兄才是真正的少年英才,名不虛傳。在下的劍不過是跟了自己多年,比較契合一些,寶劍倒談不上。此劍名喚『挽一夢』,『無盡斬相思,琢玉挽一夢』,倒不知該挽還是斬了。」

溫無盡見他說了這話,好笑的說道:「我斬盡相思便不知愁,風兄挽留一夢必也不愁,倒是各有千秋了。」又搖頭嘆道:「風兄真是菩薩心腸,分明可以殺了這一個人,偏又劍下留情,饒了人性命。」原來風琢玉出劍卻又留了三分力,劍落人身上倒卻尚有一命。

風琢玉卻搖搖頭,答道:「我的劍落下,只讓他們不再出手即可,這命不要也罷 。」

周圍眾人見被包圍的兩人還在悠閑地閑話家常,只覺怒氣衝天,然而剛才一出落幕,溫、風兩人已震懾大家,眾人從前只當兩人盛名多是因家族門派之故,如今一看才知何謂『英雄出少年』,倒是他們少見寡聞了。

李子匣見自己人氣勢已輸,也知對面兩人他們已殺不得,當即心裏一轉,抱拳正色道:「想來大家都是為尋人而來,若非少俠昨日挑了我們下頭一群人,今日咱也不必大動干戈。現如今咱們大可化干戈為玉帛,一同尋人,我們這邊屬下眾多,定能幫上少俠的忙。」

溫無盡卻搖搖頭,不動聲色地說道:「昨日倒也不是我的過錯,你那幫兄弟在此處鬼鬼祟祟不知幹什麼。我問他們,只吞吞吐吐,說不清楚,最後更是向我這邊動起手來。若非我弟兄眾多,只怕各位今日都見不到在下了。」見周圍眾人忿忿不平似有話要說,又從腰間取出一封信舉在手上,便見眾人啞了聲似的再無動靜,才不慌不忙地補充道:「這是昨夜從粉樓燕身上取的。也不知道是誰救了這本該已死之人,又驅策這死人來離人鋪殺找人的人。」話音一轉,意味深長地說道:「莫非,諸位也是聽了誰的話,要來殺人?這找人之人出自無數樓和登風堂,敢招惹的只怕只有那一家了,所以諸位都出自同一家嗎?」

周圍眾人見他已說通其中關竅,消息已泄,今日便不是對方死就是自己亡,頓時握緊手中兵器,大喝一聲,一齊沖向溫無盡幾人。

溫無盡和風琢玉兩人立時迎上去,但見手中之劍翩若驚鴻,婉若游龍,靈巧無比,在周圍人胸前、身後遊走,或挑或劈,或撩或鉤,看似輕飄飄的動作,卻又無比乾淨利落,無一絲遲滯。周圍眾人敵不住、躲不過、繞不開,霎時間,皮肉鮮血四處飛濺,尖叫悶哼聲此起彼伏,不一會兒,場中站着的便僅剩四人。

溫無盡提起剛才殺人的劍,吹落附着的最後一滴血,深沉道:「我殺人不見血,偏要湊上來。」

旁邊蕭木魚只覺得兩人身法飄逸,恍若神仙降臨,未及片刻,周圍人已倒地一片,正暗自讚歎兩人真是與樣貌相稱的好功夫,一聽溫無盡這話,好奇道:「溫大哥劍上不是血嗎?緣何說不見血?」

溫無盡噗嗤一笑,只覺這氣氛頓時被破壞地一乾二淨,與風琢玉相視一笑,無奈地說:「小木魚說得對,倒是我說錯了。」

兩人各自收劍,溫無盡看着地上躺着的眾人,笑吟吟地說道:「讓我猜猜諸位的身份,傳聞瓊樓玉宇閣有第七閣,神秘無比,頭領、下屬是誰,人數幾何,世人均是一無所知。而諸位在武林中均是有一番名氣,能同時驅策諸位英雄的只怕也只有這大名鼎鼎的第七閣了。」

地上躺着的眾人聽他準確說出自己的來歷,只覺得閣里目空餘子久了,竟妄想用他們就把這兩人滅了,只怕他們都沒想到這兩人年紀輕輕已成長到了如此地步,而這次來離人鋪的偏又是這兩人,對方毫無損傷,自己這邊倒損失慘重。

溫無盡看着他們不言語的樣子,又問道:「如今我倒有個問題要問諸位,粉樓燕,諸位識得嗎?」

李子匣仰面躺在地上,周身被雨水、血水浸濕,腰腹、腿上均有深可見骨的劍痕,又被劍氣震傷了內臟,如今口鼻血涌不止,已是強弩之弓。他聽溫無盡的問話,自覺大限將至,大約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又或者覺得死了也算解脫,也不拘對方正是殺害自己的人,便強撐一口氣,斷斷續續地說道:「這粉樓燕大約是一年半前加入第七閣的,具體內情我也不知。入了這閣便拋棄了從前身份,這次上頭給我們這些人傳了信,要來這離人鋪伏擊今、明兩天來的江湖人。誰知來的竟是你們兩人?而且你竟昨日便到了此處,又殺了我們一隊來勘測地形的人。我們知你人手眾多,武功高強,但入了這第七閣,便再無後退路,既退不得,便只能上。你們以二人之力殺了我等,倒是我們技不如人,甘拜下風了。」話音剛落,咯噔一下,人已瞪大眼睛入了黃泉路。

倒地之人一半尚有氣息,一半已入了閻羅殿,還活着之人卻不珍惜風琢玉給的機會,猛咬藏在舌下的毒藥,霎時便口吐白沫、毒發身亡了。

溫無盡上前查看中毒之人的嘴裏,站起身搖頭嘆息道:「見血封喉,若有紅背竹竿草或可一救,只在這地方倒也只能等死了。」又對着風琢玉說道:「這些人倒是浪費了風兄的好心。」

風琢玉溫聲反駁他道:「不是好心,是我的選擇,而我願意接受這選擇帶來的一切後果。」話音一轉皺眉說道:「素來只有死士才口藏毒藥,這第七閣的水倒是很深。」

溫無盡也贊同道:「確實,但我偏要踏進去瞧瞧。你說若這死水成了活水,豈非這渾水總會變澄澈?」

風琢玉聽他一言也朗聲說道:「我同你一道,至清、盡美,才能利人利物,總有一日,定能如願。」

旁邊蕭木魚也上前來,說道:「我也一道!」

溫無盡見他不甚清楚偏要插上一腳,好笑之餘也覺赤子心腸。三人互相對視,便當做了約定。

少年人,風華正茂,合該如此意氣風發,抵風雨、擋冰霜,述盡胸懷志,坎盡眾乾坤。

蕭木魚自覺完成人生大事,又看着這些一面之緣的陌生人,他們如今橫屍鬧市,卻無人相問,便是一口棺材也睡不得,自己頓時便靜默不語。忽生出感慨,只覺世事無常,也不知自己來日死在何處,可有人為自己收屍?想到此處便哀嘆一聲,從旁邊沒人的攤販上扯下幾丈長的麻布,蓋在這些人身上,既無棺材,便用這麻布送一程,只願將來也有人送自己一程,莫讓自己橫屍荒野,不必相識,只要願送一場便是好的。

幾人再望一眼,離開了這地方,遠離這滿地屍體。

上一本>>《他是星火燎原》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