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我穿成了八零年代極品小姑子
驚!我穿成了八零年代極品小姑子 連載中

驚!我穿成了八零年代極品小姑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熊貓愛吃竹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玉芝 現代言情 薛紅英

簡介:一朝穿書,薛紅英居然穿成了年代文里同名的十八線炮灰邊角料,整部書就出現過一次
名聲不好,茶聲遠播,都擋不住她自強自立,奮發向上的衝勁
什麼男主女主,咱不攪合
但誰也別擋住她在八十年代興風作浪,乘風破浪~~ 嘿,說的就是你,別以為你是國民小生就能為所欲為,姐這十幾年不是白混的!展開

《驚!我穿成了八零年代極品小姑子》章節試讀:

第008章 先把刀收起來


「我昨天實在是走太多的地兒,累的沾枕頭就着了。」薛紅英聞着飯味,肚子跟着咕嚕嚕作響。

「嫂子,以後早上起來你沒看見我就直接喊我。我真不是想躲懶,有時候就是……起不來。」

「姐,我跟嫂子干也是一樣的,這都有我呢。」劉玉芝笑眯眯的,不光嘴上會說,手上也是真勤快。

趙秀蘭頂煩劉家那些個蹭吃蹭喝蹭住的親戚,薛家不光搭錢,薛老大還要搭時間陪着,煩都煩死。可是唯獨這個劉玉芝,手腳勤快,嘴巴也夠甜,再加上劉玉芝確實和後媽不對付,實打實的有難處,所以對她還是挺照顧,偶爾攢下些私房錢買小零嘴吃,連薛紅英都不給,反而給劉玉芝。

所以這回聽說劉玉芝是和家裡鬧掰了來城裡,就勸她乾脆在城裡住下,找個工作,也別再回農村。

「丫蛋呀,更能幹。」趙秀蘭笑道。

「我也能幹,嫂子。」薛紅英半分不吃味,壓低了聲音說:「我昨天不是說給你熬雞湯豆腐串嗎?等你下班就能吃着了。」

「你咋突然想做那東西了?」趙秀蘭好奇地問。

「掙錢哪。」薛紅英實話實說:「你看媽那架式,我再不掙錢,眼刀子都能把我削成棍了。」

趙秀蘭聞言忍不住笑噴了,小姑子啥時候這麼愛說笑了?

姑嫂三人邊說笑邊幹活,不一會兒就把早飯給張羅好了,一大家子風捲殘雲,不到十分鐘就吃完各自上班去了,留下兩個無業游民面面相覷。

以往家裡人都上班,薛青青白天都是放在鄰居李大娘家裡,偏今天李大娘娘家那邊有白事,沒時間照顧青青,索性薛紅英剛丟了工作,鬧的家裡天怒人怨,薛母就把看護孩子的重任交待到她手裡。

「你和丫蛋在家就看着青青吧——好好看孩子,少根頭髮絲兒我把你皮扒了。」

薛紅英:……總感覺自己的皮要保不住。

要說天不怕地不怕,自強自立,上山能擒虎,下海能捉鱉的薛紅英什麼不會什麼不敢——

那就是小孩子。

讓她扛苦力都行,唯獨對付小孩這上面,她就是個廢柴。

果斷看清自己的缺點,薛紅面就把孩子扔給了劉玉芝,「你看孩子,我還有我的事兒忙。」

說完又補了一句:「不讓你白忙,給你喝雞湯。」

「……姑姑,我也喝。」薛青青也知道雞湯是個好東西,口水嘩啦就順着嘴角流出來了。「——雞湯。」

「好,你也喝。」

在農村,家裡孩子都是大的帶小的,劉玉芝雖說只有十七歲,可她弟弟差她五歲,自小都是她帶着,看孩子那是得心應手。

不只看孩子得心應手,還能一邊看孩子一邊招呼孩子一起給薛紅英打下手。

可是打開袋子的時候劉玉芝還是傻了:「這是啥啊——這哪是雞啊。」

看薛紅英眼神好像看二傻子,感覺她姐是不是讓人騙了。「肉都讓人給卸了呀。」

「兩毛錢,你還想買啥?」薛紅英振振有詞:「你別瞪着眼珠子了,我怎麼說你怎麼做,咱就成了。」

劉玉芝:「實在不行,我昨天不是拿了一隻雞嗎,咱用那個?」

薛紅英聽了直打哆嗦,那隻活生生的好吧?薛母當個寶似的留着等下蛋呢,她敢動,她這身皮也得能保得住啊。

「用不着,殺雞蔫用牛刀?你就聽指揮就得了。」

「聽指揮。」薛青青堅決擁護她老姑,反正誰給吃的,她就擁護誰。

「好吧。」劉玉芝無語,少數服從多數。

姑侄三人忙活了一上午,終於聞到香噴噴的雞湯味。

再一看薛青青,口水嘩啦又流出來了。

「先給青青盛一碗吧。」劉玉芝小聲說,手上串干豆腐的手頓了頓,好像隨時準備過去盛湯。

薛紅英拿着寫好的單子:

「等等,料還沒都放完呢——你串了多少串了?二十串有了就先停一停。」

「差不多了。」劉玉芝仔細數了數,整整好好二十串。「正好。」

「你下到鍋里,然後放上點兒鹽。」

薛紅英有條不紊地指揮,手上洗着香菜,可惜就是八零年代用熱水還得燒,不像後世洗菜直接溫水上手。灶上燉着雞湯,熱水有限,洗菜的手就有些受不住了,幾遍下去手就有些冰了。

「放多少啊?」劉玉芝不敢下手。

薛紅英隨手往抹布上一抹,把切菜的活交給劉玉芝,她去看雞湯去了。

這一手還幸虧了養母。

當年養母就好這一口,病中就總念叨,薛紅英現在網上扒的菜譜弄出來渾不是那麼一回事,便左右找朋友打聽了他家老爺子的秘方,這才弄出像模像樣的味道。

只是好久不做了,薛紅英心下並沒有十分的把握,好在去菜市場還真買到了所需要的調料。

兩隻雞架四毛錢,一斤干豆腐兩毛,香菜辣椒各種調料加一塊也才五毛,總共支出一塊一毛錢。

薛紅英正扒拉手指頭算賬,就聽見有人開門,聲如洪鐘:

「薛紅英,你出來一下。」

來人是個矮個子青年,兩眼珠子往外鼓,看人說話的時候始終揚着下巴。

薛紅英第一反應,這是楊丹找幫手來了?

氣勢洶洶的,想要干架?

「你誰呀,進門這麼說話,有點兒禮貌嗎?」

沒等薛紅英再有二話,劉玉芝先奔廚房去了,拎着菜刀就出來了:

「你是來幹嘛的?」

小矮個兒頓時氣勢降下來,抽抽嘴角,往後退兩步:「我軍哥找你,有話。」

「你軍哥,誰呀?」薛紅英上下打量來人,總感覺有點兒眼熟。

「誰呀?」劉玉芝再往上趕,半邊身子擋着薛紅英。

她是知道薛紅英的,最能咋呼,膽兒也最小,遇着事兒就躲薛大哥身後邊了,沒事兒了又出來耀武揚威。

薛紅英不管之前原身和劉玉芝是什麼交情,反正這輩子擋她跟前的這位還是頭一個,心裏說清的有眯眯的小感動。

「沒事兒,你把刀先收起來。」

感動是感動,薛紅英也怕這丫頭虎勁兒上來把人給砍了,甭管什麼年代砍人總是犯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