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鱗之逆
鱗之逆 連載中

鱗之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說謊的相思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玉文 奇幻玄幻 歐陽半夏

世界混亂割據,西域魔獸虎視眈眈,北極寒冰國度秘藏玄機,南部汪洋深埋宮殿,東方龍族盤踞獨山之巔,中部為中土,四方交聚,是混亂的人類境地
龍族逆鱗乃大凶,周玉文出生三日遭追殺,流落人類凡塵,父母慘死,無親無故,要想在權謀,詭計,兇惡的世界生存下去,只有實力才是唯一的正道
是復仇,還是逃命?且看周玉文不一樣的逆鱗人生!展開

《鱗之逆》章節試讀:

第3章 藥師(二)


想要成為藥師單單擁有火珠是不夠的,還需要葯鼎,所以李亞山決定用自己多年的積蓄,帶着周玉文到山外的城邦,邊水城,替他買一個趁手的葯鼎。

在此之前,周玉文經過李亞山的教誨,已經將聖火珠融入體內,沉入丹田之中,並且能熟練運用聖火珠的力量。

周玉文可以說一點就通,並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這樣的天賦讓李亞山驚嘆的同時,又興奮不已,臉上的皺紋都快被笑容給抹平了,頓時年輕了好幾歲。

李亞山從村裡借了一輛拉柴的馬車,帶着周玉文穿過深山密林的毛坯路,中午過半才來到邊水城。

擁擠的人流,喧嘩的街道,周圍全是紅木色的高層樓房,地上的石板磚鱗次櫛比,邊水城的繁華熱鬧讓這一老一少欣喜萬千。

雖然李亞山活了那麼久,但這個地方他也才來過幾次,都是賣葯或者買葯而來,根本來不及在意周圍的環境。

把馬車寄宿在路邊一個茶攤邊上,和茶攤老闆招呼了一聲,李亞山邊帶着周玉文直接來到城北地下最大的雜貨市場。

周玉文看着攤位上各種各樣新奇的東西,那來自小孩子天真的好奇心讓他激動無比,跟在李亞山身後東跳西蹦地來回看着。

李亞山逛了大半個市場,終於在一個攤位停下,地上和架子上都擺放着少量的葯鼎,和幾顆用瓶子裝着的火珠。

因為藥師數量的稀少,所以藥師行業的市場也少的可憐,即便是有,不管是商品的數量,還是質量,都很難保證。

李亞山指着架子上一個青黑色的葯鼎聞着老闆:

「那個多少錢?」

老闆是一個老頭,兩人年齡相仿,他坐在一把搖椅上,手裡端着一個茶壺,喝了一口,軟綿綿地說:

「一百曲幣。」

「什麼?一百曲幣?你怎麼不去搶?」

曲幣是一種用魔獸骨頭製作的骨幣,用於市場的流通,一曲幣可以購買一斤黃金,而一百曲幣就相當於一百斤黃金。

聞言的攤位老頭坐直身子,也沒有好臉色地回到:

「整個市場就我一家還在賣,你愛買不買,不買就趕緊離開,別耽誤我做生意。」

李亞山摸了摸腰間一個沉甸甸的粗布麻袋,情緒稍緩和了些,說:

「能不能少一點?」

「一分都不能少。」

「你這人怎麼這樣......」

「......」

就在二人討價劃價的間隙,年幼的周玉文已經鑽到架子旁,看着琳琅滿目的東西,他的眼裡滿是愛慕。

架子第三層的一個東西吸引住了他的目光,那是一口淺黃色的葯鼎,大小只有拳頭那般大,上面刻有精緻的圖紋,看起來很是美麗。

他蹦起來才將葯鼎拿在手裡,不過同時蹦起來抓住葯鼎的還有一人,是一個扎着兩條羊尾辮,身穿淺藍色衣服的小女孩,兩人的年齡很相近,只是和女孩比起來,周玉文的衣服更粗糙,膚色也更黝黑一點。

落地後周玉文才發現葯鼎的一隻腳正被對方死死抓住,而且女孩還毫不客氣地說:

「這是我先看到的。」

周玉文看到女孩的樣子先是楞了一下,繼而也毫不客氣地回到:

「是我先拿到的。」

「我的。」

「我的。」

兩人一邊說,一邊相互拉拽起來。

一時間,兩個白鬍子老人對罵,他們身旁還有兩個小孩子拉扯,動靜之大,情景之搞笑,很快便吸引了不少觀眾。

周玉文見女孩不放手,索性直接寄出一抹赤色火焰,嚇得對方趕緊撒手,退後半步,跟着退後的還有人群,而且他們看到驟然出現的火焰不甚唏噓。

「半夏,你怎麼跑這來了。」

人群中衝出一個衣冠華麗的中年男人,滿臉焦急地對女孩說。

「慕叔叔,那個人放火嚇我。」

女孩故作委屈,指着周玉文。

聞言的李亞山停止了爭論,來到周玉文身邊。

中年男人對女孩說:

「你是不是又招惹人家了?」

「我才沒有,這次是我先看到的,是他搶我的東西,還放火嚇我。」

「放火?」

略有疑問的男人看向周玉文,注意到他手心還微微閃爍的赤色火焰,雙目登時眯了一下。

注意到男人的目光,李亞山趕緊叫周玉文把火焰收起,並且說:

「玉文,這是別人先看到的,趕緊給人家還回去。」

「這是我先拿到的。」周玉文把葯鼎藏在身後。

「這是黃銅鼎,你拿到的咱也買不起,還是還給人家。」

李亞山耐心地解釋,懂事的周玉文最終還是鬆了手,把黃銅鼎交給自己的師傅。

李亞山把葯鼎恭敬地送到男人跟前,陪着不是,說:

「這位大人對不住,是我們的錯。」

女孩站在男人一旁,對着周玉**着鬼臉,很是得意。而周玉文心裏很不舒服,但又無可奈何。

男人並沒有接過葯鼎,而是扭頭向攤位老闆詢問價格,說:

「老闆,這黃銅鼎多少曲幣?」

「黃銅鼎乃上品葯鼎,價格為一千五曲幣。」

此話一出,引得周圍人倒吸一口涼氣。

一千五曲幣,這可是普通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高度,即便是藥師的李亞山,雖然收入可觀,但這個數字也是他難以企及的程度,只見他拖着葯鼎的雙手開始微微顫抖,拿在手裡的不再是葯鼎,而是他的幾輩子啊!

「我買了。」

男人從兜里拿出一個錦布錢袋,隨手就仍給了貨攤老闆,老闆打開一看,是上等的特製曲幣,總數也超過了一千五。

李亞山還在舉着葯鼎,周玉文依然怒不發出,小女孩仍得意洋洋,觀眾繼續停足觀望。

「這葯鼎我送給那位小兄弟了。」男人清晰地說。

聽到這話,所有人有些茫然,憤怒的周玉文也皺着眉頭,看向男人。

「慕叔叔,那是我先看到的。」

女孩拉着男人的衣角,左右擺動,撒起嬌來。

「半夏乖,葯鼎對我們沒用,不過對小兄弟有極大的用處,一會兒我帶你去買更好玩的。」

「大,大人,如此貴重的東西,叫我們如何敢接受?」李亞山顫抖着聲音說。

「這位師傅,東西是我願意送給小兄弟的,他比我們更需要,你說是不是?」

李亞山和男人對視了幾秒後,眼裡露出感激之色,激動地說:

「那小老兒替玉文謝過大人了。」

「你們拿着這個,如果需要可以到會心武官找我,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男人把一塊令牌交給李亞山,眼睛始終盯着周玉文,說完就帶着生氣的女孩離開了。

「師傅,會心武館在哪?」

回去的路上,周玉文躺在馬車裡,一邊把玩着黃銅葯鼎,一邊詢問。

「會心武館是邊水城最大的武館,聽說裏面全都是武生,還有藥師呢。」

......

回到李家溝,休整了一日,李亞山就開始教周玉文如何控制葯鼎。

正午時分,離村不遠的山溝水池,周玉文盤膝而坐於水中,清水已經淹沒他脖子以下的身體,只留一個腦袋在外面,在水底,他跟前放着黃銅鼎,李亞山則站在岸邊。

李亞山說:「藥師,最主要的是煉藥,煉藥最重要的就是對火候的控制,控制分為火力大小和時間分寸。首先訓練火力控制,集中注意力,運作丹田,讓火珠的力量順着脈絡流淌,這樣才能打開身體的穴位。」

見周玉文閉着眼睛,身邊開始出現光芒,李亞山繼續說:

「把注意力開始集中在雙手,將力量匯聚在手心,讓火焰出來。」

周玉文按照指導,開始把力量匯聚在手心,但是火焰剛冒出來,河水便把它澆滅了。

「要想在水中把火燒起來,你就得有更加強硬的集中力,再來!」

再試一次,結果同樣。

「再來!」

......

試了很多次,周玉文額頭已經密布汗珠,腦袋也疼痛腫脹,不過他的手心已經有兩束隨河流搖晃的赤色火焰了。

「很好,接下來用你手心的力量嘗試托起葯鼎。」

周玉文用意念慢慢控制着手心的火焰力量,火焰流向葯鼎,將其包裹住,但試了幾次還是無法舉起,在他看來,拳頭大的葯鼎恐有千斤之重。

「繼續,不要停......」

李亞山眼裡焦急,嘴裏仍舊敦促着。

這樣的練習持續了一個多時辰,雖然周玉文已經身心疲憊,但終究還是能熟練地按照李亞山的吩咐做了。

「最後一步,隱藏葯鼎,通過火焰的力量感受葯鼎的存在,把葯鼎煉化進火焰之中。」

隱藏葯鼎是最艱難的一步,也是最後一步,只要將葯鼎和火焰融為一體,那就意味着真正藥師的產生。

想要把一個實體的東西煉化,並融入火焰中,何其容易。

直到夜幕降臨,月亮升起,繁星點點,漆黑的河流中只能看見金色的火焰閃爍。

在周玉文跟前,火焰繚繞,黃銅葯鼎經過多次的灼燒,褪去了外層的雜質,露出和火焰一樣耀眼的金色,而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融化,幻化為比火焰更璀璨的金光。

當葯鼎完全煉化,周玉文也因過度勞累而暈倒過去,早已心急如焚的李亞山帶着激動,趕忙將他背回家,並給他吃了幾顆藥丸。

兩日後

周玉文醒來,第一眼見到的是李亞山蒼老的面容。

他的身體雖有些倦怠,但感覺充滿了力量。

「集中注意力,試一試能不能召喚出葯鼎。」李亞山說。

周玉文腦中只是一意念,他伸出手,一口金燦燦的葯鼎就赫然漂浮在手心。

「好,好,玉文,你現在已經是一名藥師。」李亞山老淚縱橫,繼而又驚呼,「居然已經到了二級,玉文你可真是一個天才,相信不過多久,你就要超過老夫了。」

「師傅永遠是師傅,不會變的。」

李亞山欣慰地撫摸着周玉文的臉頰,雖然他這一生無妻無兒,但上天卻送給他周玉文這份最大的禮物,即使到老也能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