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腹黑暗衛:夫君往哪逃
腹黑暗衛:夫君往哪逃 連載中

腹黑暗衛:夫君往哪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王念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王念之 顧念

腹黑暗衛花亦南與話本小姐顧念,從開始相看兩相厭,到一起經歷很多事情之後,彼此相愛……妥妥的歡喜冤家
展開

《腹黑暗衛:夫君往哪逃》章節試讀:

第2章 再相遇


今日風和日麗,顧念的心情也和今天的天氣一樣美麗——春思樓老闆春兒差人捎話,刑部侍郎岳正幫介紹的插畫師花亦南今日和岳正來春思樓聽賞思兒琵琶新曲。

還說見面禮——畫筆也準備好了,她人只管到春思樓會面就好!顧念知道能入得了春兒和思兒兩位的眼,那肯定是高人,就不知道能不能請得動?

她對着鏡子揚起下顎,鏡中一身紫色男裝扮相也遮不住她那惹人憐愛的俊俏,拿上摺扇把摺扇斜插腰帶上,高高興興的上馬往春思樓方向飛奔而去。

約摸半柱香的時間,顧念到了春思樓,飛身下馬,穿過熙熙攘攘的人潮找到了春兒未語先笑:「春兒姐姐,插畫師呢?」

春兒寵溺嗔怪道:「沒良心的,就知道插畫師、插畫師,我們也有些時日未相見了,都不想我們的呀!」

思兒不知何時在她們倆身後,手裡拿了個精美禮盒和一壇蘭陵酒遞給顧念道:「岳正今天恰巧忙案子去了,這是他幫準備的的畫筆和酒,聽說這花亦南花公子好這一口。」

春兒也忙着塞給王念之一紙條道:「諾,這是地址。我和思兒也抽不開身陪你去,你早去早回哈,我們忙去了哈!路上注意些哈!」

顧念看了看紙上的地址在京郊嘟囔道:「各個都忙,還以為就在春思樓會面,害我讓洛鳶在家幫父親曬書,早知道這樣就要她一起來了。小寧也回老家辦事、春兒姐姐、思兒姐姐、岳正……一個個的都忙,哎!」

顧念按着地址來到京郊城外這座四面環山,前有九曲迴廊後有亭台樓閣,畫坊中的畫室里有個人兒正在專心致志的揮灑着手中的畫筆。

她躍身下馬,提上禮品開心的向作畫的人走去。

她一進畫室,瞠目結舌——畫室掛滿了逍遙子的各種畫品,她的腳不由自主地跟着一幅幅濃墨,勾勒;淡墨,烘托;輕彩,渲染的畫作而移動……暗想:「假的吧?要是真的話……逍遙子的真品可是一幅千金,十幅……要是把這些畫都賣了,那可得多少銀子啊?」

她掰着手指在那努力的算,冰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別算了,這些都是贗品,不值錢的,財迷!」

顧念反感的一轉身,想駁他的話,四目相對,差一點鼻尖還相碰到了一起……羞紅了臉,反駁的話語全咽入喉中,無法言語。

她眼珠一轉,不對,似曾相識,腦子飛快回放:「身着灰色道袍、身材修長高大、 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峻,烏黑深邃的眼眸泛着桀驁不馴……這不是那日在畫具坊自己想讓他幫挑支畫筆的臭男人嗎。」

驚呼道:「是你……你……你怎麼在這?」

花亦南挺直了腰桿語氣冰冷道:「這是我家,我不在這……你私闖民宅,我可以帶你去見官,你可沒好果子吃。」

她看花亦南雖然言語冰冷,但這裡是他家不像誆人……那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再次確認道:「你就是花亦南?」

他依然冰冷語氣道:「是。」

顧念有求於人,瞬間柔聲細語甜糯道:「花公子,我叫我顧念,我……」

沒等她講完,他遞給她一張紙打斷道:「我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來的目的,我答應做你的插畫師,紙上是我的要求,能做到咱們就合作,不能另請高明。……還有麻煩正常說話!」

顧念看着花亦南遞給的一紙要求:

「一、工作地點:畫坊;

二、工作時間他自由安排;

三、話本所得銀兩,四六分,他拿四分;

四、合作期間聽從他的差遣。

五、……」

她有點激動道:「你這是什麼邏輯呀,其他的我都可以接受,可第四條,要是你要我殺人放火我也要去幹不成?」

花亦南繼續揮着手中的畫筆平靜道:「放心,殺人放火不會找你……不會讓你做些違法亂紀的事。」

她想了想,自己都將近大半年沒開工了,之前自己當父母兄長的面信誓旦旦地說要自食其力的誓言……還有就是「清風孤兒所」那邊梅姨可能也挺不下去……嘆了口氣,下定決心似的道:「好,只要不幹壞事,我答應你的要求。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工的呀?」

花亦南:「不急,我這還有一位客人的兩幅畫沒繪好呢?」

顧念把手中的禮盒和酒置案上,雙手不自覺的拉了拉花亦南衣角撒嬌道:「我這邊急嘛,要不你辛苦辛苦,我們加班加點?」

他停下手中的筆,緊盯着她的手不語。她順着他的目光知道自己失了禮,連忙鬆開雙手,機靈的從案上把禮盒和酒都塞進他的懷裡,有點心虛道:「這是送你的畫筆和酒,看在岳正和這些禮物的份上,拜託拜託,我們儘快開工吧?」

花亦南看了眼王念之,再看了看懷中的禮盒和酒,嘴角上揚道:「好,我今明兩天把客人定的畫繪好,明晚開始吧!」

顧念歡呼着擁抱了一下花亦南,道:「太好了,我現在馬上回去收拾東西,明天見!」

說完話大步流星般的出畫坊,走到畫坊柵欄外的馬匹。飛身上馬,往回城的方向奔去。

花亦南少有的怔怔地望着她遠去的背影,心想:「自己活了二十載,見過的女子不少,像她這樣子的,獨份……那日在畫具坊她攔住了他的去路,說讓他幫她挑一支畫筆時,他心裏莫名的一陣慌亂但那也只是瞬間的事——她算不上絕色、行為也與傳統的溫柔賢淑秀麗端莊相去甚遠……

可那日回到畫坊,他忍不住的向岳正提起自己今天的際遇。更讓他沒想到的是岳正竟然在自己只描述外貌、穿着打扮就知道攔他去路的女孩子是誰?

岳正為了在他面前證實自己真的認識女孩子還執起畫筆,不一會紙上呈現了攔住自己去路的女孩子。

岳正告訴他,女孩子名喚顧念,是一位了不起的話本先生,一般都以男裝在外行走,他自己還是她的書粉。

還告訴他,她的插畫師欠外債跑路,他前幾日把自己推薦給她做插畫師,這回來畫坊也是為了安排他倆會面……

花亦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但不生氣岳正自作主張的把自己推薦給他人,還鬼使神差的同意了會面……

也許是想確定她是否是他期盼的那個人,他要看清這束出現在他對人生了無生趣的生命中光,是要搖曳的鬼火,還是烘爐初開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