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關於本命是我愛羅的事情
火影:關於本命是我愛羅的事情 連載中

火影:關於本命是我愛羅的事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梟子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千夏 我愛羅 遊戲動漫

《博人傳》的油頭大叔?可惡,你信不信我讓《疾風傳》沒有博人傳的下文
—— #穿到火影世界的千夏成了千手一族的遺孤,和我愛羅同期,與她以往所看到的火影不同,這裡的木葉學校是培養精英忍者的地方,各國和各村的人,都會把符合資質的孩子送到木葉學校進行培養
—— 與我愛羅的初見是在被綁架的那天,一個是曾被救贖的光,一個是光的本身,兩人互相照亮互相溫暖
五影會談中,將精忍學校開在木葉,只因他們有千手後裔,會木遁的忍者,各國各村忍者將能力上佳的忍者送往木葉,只有我愛羅為了能找到那天晚上遇到的不知名的女生而奪取入選名額
兩個人相遇後,一個以為忘記對方,一個以為排斥對方,除了錯過還是錯過
—— 我愛羅:你說過我是你的光 千夏:沒想到你還記得 —— 勘九郎:他倆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手鞠:很久以前
勘九郎:?! 火影里各個cp都有
#關於內容 1:有虐有甜 2:蘇甜嘎嘣脆 3:有日常 4:全員復活 —— #與原著世界觀略有不同 #劇情不同,有私設,戀愛文展開

《火影:關於本命是我愛羅的事情》章節試讀:

第2章 為了你


雖說是木遁忍術,倒與初代的木遁多少有些不同,黑褐色的鱗莖猙獰的一下又一下纏繞團藏,將他死死纏在裏面,上面突然刺穿出黑色長刺劃破他的身體,慘叫聲傳出。

頓時間,火影辦公室又是一陣巨響,他被木遁狠狠插在地上不能動彈,整座火影樓都被木遁纏繞貫穿。

三代開口前一秒被她瞪眼,那雙眼睛裏是憎恨和埋怨。

她正顏厲色對三代說道:「他今天不死,我也要廢了他!」從那雙眼睛可以看出,如果三代要阻止她,她連他們一起廢掉。

「千夏,怎麼這也是高層的內務,我們會處理好。」三代試圖讓她收起木遁。

木遁反而越纏越緊,趁着現在他還沒有對宇智波下手,不搞廢他還等什麼時候?

海藍色的雙眸此刻壓制着澆不滅的怒火,回頭盯着三代的眼神,周圍散發的強大氣場不亞於當年的初代。

只是,與初代不同的是,千夏年紀小小就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還有與年紀不符的強悍,果斷,且做事雷厲風行,怎麼看都和初代想不到一塊去。

但是,千手一族幾乎滅族,除了綱手之外,千夏的騰空出現無疑是是火之國的鎮定劑。

千手一族強大的力量,讓多少國家垂涎,但是,只要千夏在木葉,別國至少也不會在明面上和他們大動干戈。

看着千夏憤怒的雙眸又帶着幾分仇恨的光,他愣了一下沒再多說,帶着其他趕過來的忍者離開這裡,留下她和團藏兩人。

周圍不時迸射出火花,火焰燃燒着木板獵獵作響。

「咳…咳咳。」

團藏口吐鮮血,身上的衣服被血腥染紅,對她的憎恨只增不減,明明他就快要將火影之位收入囊中,卻被這個突然出現的,所謂的千手一族的後裔打斷。

還說什麼要宇智波的小鬼來坐上火影的位置,他恨,就像扉間一樣,明明看重的人是他,為什麼到最後選擇了優柔寡斷的猿飛日斬。

「你這個來路不明的…小鬼。」

團藏緊握的手被束縛的做不了動作,她黑着臉微笑的模樣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而踏在他身上的力度只增不減。

「我來路不明?如果我沒猜錯,你右手纏繞的是柱間細胞吧?然後下一步準備幹掉宇智波一族是嗎?」

「哼,你這個——垃——圾」

她拉長聲音,身後拔地而起的木藤亮出利刺,她拿在手裡,抵在腳下的人的脖子。

「當初,你就該跟扉間一起死在那裡。」話音剛落,無數木藤紛紛化為利刃將他貫穿。

……

……

幾日後

宇智波鼬成為根的領導人,年紀雖小但能力不能小看,別人也不敢多說什麼,畢竟,這是千夏推他上位,而宇智波止水也在暗部和根兩邊遊走。

火影岩上,千夏坐在上面俯瞰村子,風聲不時吹動她的頭髮,她一個人坐在那裡除了嘆氣還是嘆氣。

「不知道我愛羅那邊怎麼樣了,羅砂那個傢伙是不是還在為難他?」千夏愁容,早知道那天不走那麼匆忙了。

忽然,身後腳步聲傳來,是三代。

不離手的煙斗,還有那一身御神袍,三代目火影這幾個大字顯眼,斗笠的面紗被微風拂動。

「謝謝你。」三代開口說道。

千夏沒有看他:「謝我沒有把火影樓踏平?」

三代幾聲大笑,他坐在她身旁,與她一同眺望遠方,半空中被風盤旋的落葉,遲遲沒有落下來。

他知道千夏不是那種嗜好殺戮的人,雖然是千手的後裔,還是擁有木遁的忍者,但言行終究沒有一絲與初代有關的一切,儘管團藏質疑過,但千夏的出現,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和命運。

他們願意相信,並且賭一把。

「謝謝你沒有把團藏」——殺死

「你應該慶幸我廢了他,不然幾個木葉都不夠他嚯嚯。」千夏斜睨他一眼。

她撐着下巴繼續思考。

自從她來到木葉後,又是被下黑手,又是被抓到砂隱,遇到本命卻是那副狼狽模樣,真的是夠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見到我愛羅,可惡,為什麼不是穿越到砂隱,而是木葉啊。

千夏驟變的臉色,三代對她捉摸不透,只是透過那張側臉和神情,他好像看到扉間。

興許是氣質和錯覺讓他搞混了。

「千夏。」三代忽然喊她。

「嗯?」

三代告訴她,明年他們木葉學校開始招收有資質的孩子,其他國家和村子也會有合格的孩子送過來。

這將會是一個比較艱巨的任務,因為涉及的國家和村子的學生很多,難免有什麼漏洞。

「這是作為火影該處理的事務,你和我說這個貌似不合適吧三代。」千夏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

走到一半的路時,她停下腳步問三代,砂隱的忍者是不是也會送符合資質的孩子過來。

「是的。」

得到三代的肯定後,她心中激動,明年就會見到我愛羅了,可以見到她的本命了。

等等?!為什麼是一年後?

「因為五影會談中的結果,是將開學時間推到一年後,所以那個時候才開。」

「這樣啊。」千夏若有所思。

她離開火影岩,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微風吹過整條街,捲起地上的落葉盤旋在天空,她順着被捲起的落葉飄蕩的方向看去。

這種感覺,如果奇怪。

還要一年才能見到我愛羅,也不知道到了那個時候,他還記不記得她。

「千夏大人。」路過的人畢恭畢敬向她問好,她也不過敷衍幾句。

路過沙池裡,鳴人和鹿丸在鞦韆上玩耍,周圍還有其他小夥伴。

這麼美好的一幕,不就是她想要看到的嗎?

只是她不理解,就因為她出現的時間點遲了點,水門卻離開了,留下鳴人一個人。

不過,之前至少他現在過得很開心不是嗎?有夥伴有同伴,雖然體內擁有九尾,但不影響別人對他的好。

「千夏,你來啦?」

鳴人發現她,他喊着她的名字,臉上的笑很溫暖,也很治癒。

「吊車尾,你…」佐助站在他面前表情彆扭,眼神飄忽不定:「你要不要來我家吃飯」說完這句話,佐助整張臉都彆扭死了。

「別誤會,是我哥讓我喊你的。」

二柱子還是這麼嘴硬。

「好啊。」鳴人的笑讓他心中動容,全然沒有剛才那扭捏不安的模樣。

另一邊

砂隱村

我愛羅握緊了拳頭,為了拿到可以去木葉的名額,他會將面前的人全部擊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