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學霸頭銜是我的
重生之學霸頭銜是我的 連載中

重生之學霸頭銜是我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烽煙四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藺煙 遲以

重生一次 藺煙看着面前圈叉的0分,陷入了沉思 因為追星,她逃課曠課,最終淪為被裁的首選項 這次,她一定要好好學習 什麼,她追的星注意到她了 不,她要學習!展開

《重生之學霸頭銜是我的》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生


藺煙看着眼前熟悉的教室,些許茫然,她此刻坐在窗邊,講台上班主任正口若懸河地講個不停。

她下意識看向窗外,寬敞開闊的操場正在上着體育課,「一二三——四」的口號響徹在半空。

她又低頭望了眼自己的手,白白凈凈的,還未染上因重活而結的繭。

沒想到,她竟然重生到了高中時代。

這時的她,因為叛逆追星,打架鬥毆尋得關注,作業不寫,試卷不答,獨樹一幟,活生生的叛逆期。

想到後來,她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大學沒考上,挑挑揀揀進了個工廠,因為學歷,裁員直接被秒。

「高一是落實基礎的一年……你們如果不好好學習……將來一定會後悔的。」

千篇一律的話,從初中就一直被語重心長地告知,可生性叛逆愛玩的她們如何會聽。

果不其然,底下就斷斷續續有反對的吐槽聲。

「又是這些話,耳朵都起繭了……」

「唉,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一直講怪沒意思的……」

「周澤,聽說隔壁有個轉校生,膚白貌美,下課去瞧瞧?」

「好傢夥,我也去!」

完全沒把講台某班的話聽進去,藺煙坐在最後一桌,靠窗。

看着面前幾個竊竊私語的男生,若以往她必然是稱兄道弟,湊個熱鬧。

可今日……

她收回視線,直視着黑板,表情認真乖巧。

無意與講台的班主任眼神直直相對,後者見狀,下意識地望向窗外。

沒下紅雨啊?

藺煙正襟危坐地一臉認真,也難怪班主任覺得不對勁,畢竟重生前的藺煙簡直就是女混混般的存在。

「好了,下課,藺煙,你過來辦公室一下。」

鈴聲一響,教室又開始了以往吵鬧活躍的氛圍,你追我趕的。

後面第二排的一男生拍了拍藺煙的肩膀,一副弔兒郎當。

「藺姐別怕,你上節體育課缺勤,老班找你一問,奈何不了你。」

可藺煙曠課太多了,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來究竟是哪個時候的。

她扣緊白襯衫的前兩顆紐扣,沒有如以往不屑地扯唇放話,而是表情一正,理了理有些不羈的校服,直直越過那個說話的男生,往辦公室而去。

「我去,藺姐吃錯藥了?」

「這麼正經,突然有些莫名心動怎麼辦……」

「哈哈哈你瘋了嗎,小心被揍……」

藺煙無視這些聲音,在辦公室門口停住,喊了聲報到。

老班還未曾見過藺煙這麼禮貌的模樣,不過老師生**態度端正的學生,她開心還來不及,本來想質問的語氣立刻轉換了個聲調。

「上次體育課你不是說去醫務室,怎麼校門口保安逃課那裡的名單里有你的名字?」

藺煙抿了抿唇,最後還是選擇了如實交代,「下次不會了。」

老班是個嚴厲又不失溫柔的女人,看藺煙主動坦白,也就歇了打電話的心思,她又苦口婆心了幾句,就讓人回去上課。

高一下學期任務有些繁重,有些需要會考的科目,藺煙表情淡淡地坐在位置上,剛準備從抽屜拿出歷史書,肩膀就被拍了一下。

是周澤。

也是混混之一,他的襯衫有些凌亂,衣扣開了兩顆,一臉痞氣。

「一會兒樓下籃球賽,打不打?」

藺煙盯着對方的臉,好久才認出來,她冷漠地唇一啟,「不去。」

平時並沒有男女混合賽,只是藺煙抽煙喝酒無所不作,女生皆遠離着她,也就這幾個狐朋狗友了。

空氣中靜默半晌,正當藺煙有些不耐煩時,周澤開口了。

「……難道,你來那個了?」

他撓撓頭,一臉不解。

半天,他也只想到這個理由,畢竟藺煙平日也有沉默的時候,臉臭臭的,擺一天,啥也不約。

「……」

藺煙無語地看向他,見即將上課鈴響,沒有多加解釋,敷衍地點點頭。

然而,嘗試集中注意力聽課是有些難的,就像嬌生慣養的手突然要提重物,總是得要有一個適應期。

一下課,藺煙剛按上發脹的太陽穴,周澤又走了過來。

「你作息不規律了?」

這個月不是剛過不久嗎?

藺煙今天才發覺對方的話有點多,她索性攤開話,把書一放,真誠地看着對方道。

「好吧,我騙你的,其實我只是單純地想要認真讀書了,所以以後跟讀書無關的事,別找我。」

「哈哈哈——」

同一時間,背後傳來一陣笑聲。

藺煙轉過身,發現那些愛玩的男生正盯着她們這個方向,顯然聽到兩人的對話。

見到她回頭,他們作勢拿出一本漫畫書,豎起來擋住自己的臉,隨後若無其事地開口道。

「abandon……」

明顯意有所指。

藺煙只盯了一瞬就收回視線,她把頭剛轉回,餘光就瞄到一旁的周澤正在偷笑。

對於這些質疑,藺煙也沒辯駁。

不過……

她笑靨如花,唇微微張起,逐字逐句,語氣沁了風的涼。

「那麼現在,可以不打擾我這個學渣汲取書本靈氣了嗎?」

一男生連忙勾上周澤的肩膀,嘴裏嚷嚷,「周哥,咱快走,不要打擾藺姐學習——」

正要哈哈一笑,瞧見藺煙眼中凝聚的冷霜,想到對方會散打,硬生生咽了回去,差點嗆死。

終於,周圍清凈了下來。

再次翻起書本,盯着裏面對她而言如天書的符號,藺煙望了望天花板,無語凝噎。

上學期基礎太爛,斷軌了。

擺爛。

就這樣,一天的課終於全都結束,藺煙獨自走在校園中,細細規划起以後的安排。

這個學校不算京華最重點的學校,但排名也不算低,極少像她這種學得又差家境又差的學生。

想到當初她進這個學校,藺煙微微失神,初中的她雖然是有基礎,但分數離進這所學校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差距。

於是藺父幾番輾轉,專門託人找的關係,才堪堪達到這個學校門檻。

本意是希望她爭氣一點,不料成了天天老班告狀的常客。

思緒湧上心頭,藺煙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走進宿舍,屋裡聊天的聲音戛然而止,見到她們臉上不自然的神色,她乍然想起,在女生印象中她是個女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