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何以負卿
何以負卿 連載中

何以負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畫叄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孟顏其;白茯苓 畫叄謙

都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為何她救人一命卻被誤了終身? 重活一世,為了不與他再有任何瓜葛:「不知你家可有什麼值錢又稀罕的寶貝?」 「要論我家什麼最稀罕,那就非我莫屬了
姑娘這是要我——以身相許?」 白茯苓瞬間驚呆,要不是重活一世,不被他嚇死也被他氣死了
自己前世究竟造了什麼孽,欠了他們多少債?展開

《何以負卿》章節試讀:

第004章 重生符


白茯苓又恨又不甘心,她的目光恨不能化作萬千利刃將他射成篩子。她咬牙切齒道:「孟顏鈺,你不得好死,我死後必化作厲鬼找你索命。」

心口傳來尖銳的疼痛,撕心裂肺,猶如刀割。她彎腰捂着胸口重重地喘息,一滴滴暗紅的鮮血自她嘴中滴落在地上,宛若一朵朵綻放的花兒。

孟顏鈺站起身,拿手遮住口鼻,微微皺起眉,道:「你們活着無緣,死後就在陰曹地府做一對如花美眷吧。」

話音剛落房門便被人從外面推開,孟顏鈺轉身走出房間。緊接着房門「啪」地一聲關上了。

門外傳來孟顏鈺毫不掩飾地聲音:「趕緊點火,將這裡燒得越乾淨越好。都給我打起精神好好盯着,若出了紕漏,壞了我的事,小心你們的狗命。」

馬上有人諾諾道:「是,小的馬上去辦,保證爺滿意。」

沒多久外面燃起光亮,有煙霧從縫隙鑽進房間。

孟顏鈺想一把火燒了這裡,毀屍滅跡。

白茯苓想走到門邊去,無奈心口的疼痛越來越劇烈,她整個身子支撐不住,慢慢癱軟下來。她跪在地上,看着緊閉的房門,絕望、無助、憤恨、凄涼……幾種神色在她臉上變換交織。

她好悔啊,悔不該當初任性妄為。她好恨啊,恨不能親手殺了孟顏鈺。

若有來世,她定要讓他十倍百倍奉還。

「若有來世……」

白茯苓突然想起了什麼,她強忍着劇痛從懷中拿出一個荷包打開。從裏面取出一個黃色的東西,慢慢展開,只見上面寫滿了符文,原來是一張符紙。

這符紙是她昨日到龍鳳山敬安寺佛拜的時候,一個神出鬼沒,神仙一樣的老僧所贈。

昨日孟顏鈺竟允了她到龍鳳山敬安寺佛拜的請求,還貼心地替她安排了馬車。除了車夫,還配了四名侍衛,說是保護她的安全。現在才知道其實是另有所謀。

虧她還天真地以為孟顏鈺良心發現,對她改變了心意。

到了敬安寺,白茯苓讓侍衛在門外守着。進了大殿,裏面一個人也沒有,她連忙在如來佛祖前虔誠地拜倒。

先替祖母、爹娘還有哥哥求了平安。請求佛祖保佑家人事事順遂、平安康健。還順帶着請求佛祖讓孟顏鈺對自己改變心意,不要再對她不聞不問,不理不睬。

就在昨日,她還傻傻地對孟顏鈺心存妄想,真是可憐又可恨。難怪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等挨個將裏面供奉的佛像拜完,她讓丫鬟去功德箱前捐香油錢,自己一個人恍恍惚惚站在佛像前。

她真想不管不顧,一走了之。就是浪跡天涯,也好過現在的處境。可她若這樣做,白家會因為她再次成為整個京城的笑話。爹娘為她操透了心,祖母年事已高,她怎麼能讓他們再受打擊?

突然身後有人念了一句佛:「阿彌陀佛~」

白茯苓回過頭,只見一個身穿灰袍,神仙也似的老僧,正笑意吟吟地盯着自己。不知他是何時進來的,自己竟一無所覺。

見他鶴髮童顏,仙風道骨,身上的灰袍無風自舞,宛若神仙一般。白茯苓忙強打起精神,禮貌一笑,道:「阿彌陀佛,敢問大師有什麼吩咐?」

灰袍老僧「哈哈」一笑道:「阿彌陀佛,不敢當,不敢當!」

「老衲只是觀施主面相,知道你心中怨念頗重。怨念重者執念深,執念太深必傷人傷己。是以想奉勸施主放下執念,放過他人,亦是放過自己。」

白茯苓聞言心中一震,半晌方道:「只可惜彩雲易散,覆水難收。時光逝去不復返,很多事情錯了便是錯了,無法重新來過。」

老僧手撫白須,徐徐道:「緣由天定,事在人為。施主沒有試過,怎麼知道呢?」

說完從袖中拿出一樣東西遞過來,白茯苓連忙伸出雙手接過。

那老僧又道:「老衲將此符送給施主,它可以讓時光倒轉,予人重生。施主要用它時只需要對着它念出『倒轉乾坤,予我重生』便可。」

若是尋常人遇到這種事,定會認為這老和尚是個瘋子,滿口一派胡言。但白茯苓自成親以來,早已身心懼乏、生無可戀。

她幾次午夜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想一死了之,又怕家人傷心。

白茯苓心中倒希望這神仙一樣的老和尚所言屬實,這一世她活得太苦,太累了。

若能重活一世,她絕不會再重蹈覆轍,並且會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她盯着黃符問道:「請問大師,什麼時候可以用它重生呢?」

老僧又念了一句佛,一臉神秘地道:「有生才有死,無死哪來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恆古多變,幾番輪迴。」

白茯苓似懂非懂,如在夢中,等她回過神時,老僧已消失無蹤,可手中的黃符卻還在。她只覺得此事太匪夷所思,雖覺荒誕,還是將黃符放進荷包收好。

此刻,白茯苓看着手中的黃符,心道:「老神仙說過人死方可重生,我正好中了毒,命在旦夕,正是最佳時機。不管是真是假,總要試一試,不然豈不辜負了這段機緣?」

她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一切皆因他而起。若不是因為救他,自己也不會被孟顏鈺盯上,不但毀了她的人生,最後還置她於死地。

對他白茯苓卻恨不起來,他也是一個可憐人。可能到死他都不知道,害自己的是他的弟弟。

白茯苓強忍着劇痛,對着黃符虔誠念道:「倒轉乾坤,予我重生。」話音剛落,那黃符中一道紅光破紙而出,房內一時紅光瀲灧、光芒四射。

白茯苓看着眼前情景,方知那老僧所言非虛,心中竟多了一絲期待,「想不到老天有眼,給了我重生的機會。」

想起孟顏鈺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她又恨聲道:「孟顏鈺,這一世你讓我受的苦痛,來世我白茯苓一定加倍還給你。」

房間外火光衝天,大火已將整個房間吞噬,滾滾濃煙直衝雲霄。偌大的靖國公府卻沒有一個人趕來救火。

房間內紅光極速旋轉,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有刺眼的白光瞬間被吸了進去。

白茯苓只覺得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吸住了,整個人不受控制,一直往下墜。四周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

在無盡的墜落中,白茯苓疲憊不堪,最後漸漸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