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回前世奪回氣運,福澤千載
重回前世奪回氣運,福澤千載 連載中

重回前世奪回氣運,福澤千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柒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晚星 柒幽

宋晚星作為玄門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本是眾星捧月的天之驕子,但不知為何身體羸弱,疾病纏身,縱然找到多種靈丹妙藥來滋補,卻也是無濟於事,可嘆可悲,就在宋晚星認命等死的那一刻,終於參透玄機,正想着如何補救之時,卻被一道雷劈回了前世
看來天不亡她,終得一線生機,可是誰能告訴她,這個一直她腦海里說個不停看不到實體自稱為系統的是個什麼鬼東西,竟然還敢命令她去做事情,好吧看在暫時無法清除它的份上,暫時的忍忍吧
可這前世也未免太悲慘了一些吧,勤勤懇懇的照顧親娘一家子,臨了還被賣了60兩銀子被迫嫁給了有八個孩子的獵戶,到了夫家又是兢兢業業的照顧孩子,體諒丈夫,卻沒落得一個好字,被熊孩子欺負,丈夫嫌棄,就這還要被這個莫名其妙的系統吐槽,要好好的照顧他們,畢竟是天選之子,日後的運道定是極好的
好吧,那就看我宋晚星腳踢渣男,拳打熊孩子,脫離原生家庭,在這前世活出一道只屬於我宋晚星的風采
展開

《重回前世奪回氣運,福澤千載》章節試讀:

第7章 熊孩子就是欠收拾


宋晚星離開了李家,本想着好好的鍛煉這具身體,奈何這具身體真的是太差勁了,本想着上山採摘些調理身體用的藥材,可這氣運低的怕是一塊石子都能絆倒她,之後便一命嗚呼了,好在這具身體的力氣還是大的,加之自己會些功夫,好好鍛煉,在這個村子裏,自己是不會有危險的,現在這個時候要回家了,順便去教訓教訓熊孩子。

「宿主,感覺你很高興啊。」

「嗯,是啊,我很高興,我在體驗與我之前完全不一樣的生活,而且還有活下去的希望,所以我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行。」

「宿主,我還是不理解,明明就有一條捷徑擺在你眼前,收復這幾個氣運之子,你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你不是很想活下去嗎?」

「小乖乖,我是很想活下去,但是這個前提是得遵從我的本心而活,若是連自己的心都丟掉了,那活着還有什麼意思呢?」

「嗯,好吧,雖然聽着有點奇怪,但我無法反駁你的話。宿主,一個好消息,有任務頒佈了,幫助李瑜打破僵局,讓他重拾自信。你確定你可以完成嗎,若是完不成,你會遭受懲罰,會很痛的。」

「嗯,這個任務還是不錯的,我喜歡,我與那個孩子有些緣分。」宋晚星開心的說道,這個小乖乖是真上道啊,這麼快就有喜歡的任務發佈了。算了,這段時間講話,語氣就對他好一些吧。

回到顏家後,看見顏向伊眼神凌厲的瞪着她,老五老六這對雙胞胎站在她身後,探着腦袋看着她,那嘴角的笑意真的是掩蓋不住。這個家裡做在明面上壞事的也真就是顏向伊帶着老五老六兩個女孩子,老三充當打手,至於顏芝涵和老四就是智囊軍師般的存在。

宋星晚沒有理會她們,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看着柜子的衣服被剪壞,床上的被褥也被弄髒,沒有一絲絲的表情,屋子外的那幾個孩子在偷笑着,這麼明顯,還真是當自己是軟柿子了,這麼好捏嘛?那就讓她們嘗試一下作為孩子的快樂吧。

打開房門,「賤女人,讓你欺負我們,怎麼樣,衣服沒有了,床被也沒有了,你都沒有衣服穿了,你跪下來求饒,我就放過你,給你一身衣服取暖怎麼樣。」顏向伊挑釁的說道。

宋晚星沒有搭理她,反而是看都沒有看她一眼,直接越過,到了顏向伊的屋子裡,把房門一鎖。「喂,你鎖我門幹什麼,你趕緊出來啊」顏向伊飛快的跑過來拍着門。

看着房間收拾的還不錯,有着一股子花香味,檯面上還有各種的胭脂水粉,柜子里的衣服也都是好看的,當下時新的,而且沒有一點補丁。看來顏翼那個狗男人對孩子還真的是很好,女孩子都這麼寵着,可惜了,好好的日子她不過,非要找她的麻煩,不給點教訓,真是不行了。

把衣服一件件的撕壞,那聲音真是好聽,桌上的胭脂水粉一盒盒的揮落在地,那灑在地上那五顏六色的顏色,甚是好看,床上的被子是今年新做的,顏翼對待自己這個妻子,都沒有這麼的用心,準備的衣服和被褥還是長女顏芝涵不要的,雖然對原主多有抱歉,卻也是一直在強調,家裡為了娶她已經是花了60兩銀子,沒有多餘的錢在為她去置辦新的衣裳,只能委屈她了。於是這一委屈就是長達一個月,新婚之夜,小七小八啼哭不止,顏翼走了,事後也是有僅有的幾句道歉,白天就開始了永無止盡的照顧孩子,收拾家務,晚上相公也不在身邊,原主永遠在忍,本想着好好相處,可誰知這些個孩子是越做越過分,而顏翼只知道一味的偏袒,加上他一進山狩獵,短則三四天,多則十幾天、成婚一個月,沒有感受到做妻子的快樂,剩下的只是做個下人的無奈與悲哀。

這真是一家子吸血鬼啊,原主真的是倒了血霉了啊,估計自己前世的氣運就是被這些氣運之子給吸沒了,才會如此。務必要想盡一切辦法拿回來,不過在此之前必須讓他們吃足了苦頭才行。她們欺負原身是為因,自己佔據了原身這具身體,為其報仇是為果,有因才有果,因果循環。

「行了,別吵了,今日是我這個做後娘的教導你,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肆意損壞後娘房中的衣物,還口口聲聲的讓後娘向你下跪,顏向伊,你可知孝道,如此不孝之女,留着幹什麼,明我就去請里正,開宗祠,來處置你這個不孝女。」宋星晚打開房門,對着哭的梨花帶雨的顏向伊說道。

顏向伊看着屋內被糟蹋的一塌糊塗,「你這個賤女人,你就是故意的,我們家花了60兩銀子娶你進門,你不知感恩也就罷了,竟然還如此欺辱我們,我打死你。」說罷便向著宋晚星的臉撓去。可是在還沒有碰到宋晚星之時,就被宋晚星甩手一個巴掌,「這一巴掌是打你對後娘不敬,即便我只比你大四歲,我仍舊是你父親下了婚書,明媒正娶進了你顏家的大門,你理應換我一聲娘。」

顏向伊捂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宋晚星,抬手指着她,「你竟然敢打我,等父親回來,我一定要告訴他。」緊接着,又是一巴掌,這下好了,兩邊臉都對稱了,「這一巴掌是打你不知節儉,不懂賺錢的辛苦,咱們這種家庭哪裡值得你這般的胡鬧,衣服雖然是舊的,可是也能穿,你竟然將它們全部撕壞,你可知掙錢有多麼的不易,你父親現在深山老林的旮旯里貓着狩獵呢。罰你今晚不準吃飯,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

看着顏向伊如此,宋晚星輕輕地在她耳邊說「顏向伊,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就這麼的被顏芝涵當槍使,這外面誰人不知,顏家的大菇涼顏芝涵知書達理,長相俊俏,可是你呢,在外面什麼名聲,蠻不講理,刁蠻任性,她這是踩着你往上爬呢。」顏向伊震驚的看着她。

這時顏芝涵出來了,「你看,鬧了那麼大的動靜,你的長姐都沒有出來管你,事情完了、出來當好人了。」

「二妹也是無心之失,既然罰也罰了,就不要再怪她了,一會讓向伊好好的道個歉,懲罰就不必了,既然你的房間弄髒了,就去做老五老六的房間吧,衣服我這邊還有幾套沒有上身的,你先拿去穿,你看可好。」

「看見了嗎,你的長姐真的很會做人,多向她學學,以後可別這麼毛糙了。」看着顏向伊臉上的表情,甚是好看,「也好,就按照芝涵說的這般做吧,讓她們把我的房間收拾好,我就住老五老六的房間了,哦,對了,晚飯我就不吃了,累了,畢竟家裡是真的沒有餘糧了,省下了。」說完便去了自己的新房間。

「長姐,你為何不幫着我,還要罰我們去幫那個賤女人收拾房間」顏向伊委屈的低喊道,就連老五老六也是對自己的長姐有些不滿,一臉的不開心。

「向伊,還記得我之前說過什麼嗎,要忍,父親不跟她同房、她就生不出孩子,在這個家裡無所依仗,你卻處處跟她鬧,兔子急了還咬人呢,現在可好飯也不做了,還知道把家裡的東西拿去換錢,怕是要撕破臉了」顏芝涵語重心長的說道。這個二妹真的是太沉不住氣了,這種小打小鬧的能造成什麼威脅。

「長姐,可是,還要給她收拾屋子,我不幹了」顏向伊撒嬌拽着長姐的袖子說道。

「好了,你帶着老五老六好好的休息,房間我來收拾,今天晚上就把你藏的米面拿出來,隨便的煮一點吃吧。」

「還是長姐對我最好了,那我們先去清洗一下呢」留下顏芝涵一人,目光深沉的盯着遠處,這個女人感覺變了呢,從裡到外的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還是自己多想了,她只是被欺負了,所以才反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