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與腹黑王爺的二三事
與腹黑王爺的二三事 連載中

與腹黑王爺的二三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貓咪吃山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明希 蕭珩

在京城還傳着寧王和江家小姐的恩愛故事時,一道賜婚聖旨下來,傻得不止是平民,還有明府一家
這是一個腹黑和呆萌的故事
展開

《與腹黑王爺的二三事》章節試讀:

第4章 私會


兩人來到書房門口,明希搶先一步進屋,倒好茶,整理好墊子,笑眯眯請蕭珩落座。

待蕭珩坐好,她才在一旁研墨討好道,「王爺,我……」

「我?」

「是臣妾,臣妾想出府,」明希態度誠懇,積極改錯。

「王府沒有禁止人出行的規定。」蕭珩不緊不慢地開口。

其實蕭珩沒說錯,王府雖然出入要記錄,但下人基本可以自由走動。而后妃那裡特殊些,每月只能出三天,不過這叫限制,不是禁止。

「可是管家說要有令牌才能隨意出入。」明希說。

「王妃能出府嗎?」

「能。」明希不明所以,過了會反應過來又急忙說,「三天不夠,所以我才要那個可以隨時出去、不限時辰的令牌。」

「私會誰?」蕭珩問。

「巷尾做燒餅的李娘子家的相公。」明希如實回答。

「好,」明希喜形於色,不過沒持續多久,聽到下一句笑僵在臉上,「不允。」

蕭珩瞥了一眼明希,「沒什麼事就下去,這些有的沒的不用特地再跑來本王這問,本王不會答應你。」

最後明希只能氣呼呼地跑回東院。

起先,因為沒看過皇家府邸,明希就把所有精力花在逛完整個王府這事上。

逛完又尋了幾個最喜歡的地方出來,時不時就去晃悠,其中有一個就是灶房。

她去灶房去得太頻繁,甚至都和廚子熟絡起來,還總能吃到他們偷偷塞給她的各種佳肴。

但時間一長,終歸會覺得無聊。

她受不住便出府玩。成親後不好再去怡春院,而她又慣喜歡好看的人,就拉着榕秋在怡春院對面的茶樓待着,看看門口的美人過過癮。

一連看了三天,還是扮做男子模樣,要不是外表光鮮亮麗,估計早被人認為是窮小子吃不到只能幹看着。

第三天,在回府時間快到時,明希又見到那個,在朝聖路上看到得、唇紅齒白的男子。

他在路上悠悠閑逛,明希看到人時,她幾乎是跳起來抓人手臂,「這位公子,我可以問你些問題嗎?」

青衣男子看着面前這個滿眼含着羨慕的人,猶豫着怎麼回話,卻被明希一把拉到茶館,「我們來這裡說,在那裡會擋着人。」

「公子認識雲某?」男子憋了好久才吐出這幾個字。

「這不重要,你的嘴唇,」明希用手指了下自己的唇,眼睛忽閃,明顯是起了興趣的樣子,「為什麼這麼紅,是塗了唇脂嗎?沒有的話,是不是吃了什麼東西養的?」

男子滿臉通紅,「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公子別再打趣雲某。」

明希很想碰一下他的唇,但於情於理都不合適,便覺得可惜。一旁榕秋小聲提醒回府時間,明希只得向男子道謝,隨即拉着榕秋跑回府。

也不是不能晚回,只不過她受不了管家的嘮叨,特別是管家還說晚歸到一定次數要稟告寧王,要讓那個做事嚴謹的人知道,明希覺得那三天出門時間都能被去掉。

三天時間被用完,明希又開始憂鬱地躺着。比之前好得是,院子里人多起來,因為側妃突然帶着一堆人冒出來,說是要討公道。

「你打人了?」明希躺在院里的長椅上,聽完那堆人一長串的說詞,才抓着重點,心不在焉問榕秋。

「是。」榕秋毫不猶豫地說。

就這一個字讓側妃那群人吵鬧起來,江羽大聲道,「把她交出來,不然我跟你沒完。」

「急什麼,」明希沒理會那在那號啕大叫的江羽,接着問榕秋,「為什麼?」

「春蘭往王妃湯里下藥,奴婢話說得不利索,怕她死性不改,就揍了她兩頓。」榕秋說。

春蘭是江羽貼身丫鬟,明希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她,因為她半邊臉有點紅腫,而且是除了江羽外怨氣最大的那個。

明希看向側妃,「緣由你都知道了,怎麼還賴着不走?先說明白,我的大人不記小人過,只是現在的態度。」

見江羽要說話,明希又冷笑道,「我這裡沒多餘的地方讓你們這群人瘋,實在是想佔個地方,那就去假山那邊,那裡蚊蟲多,你們餵飽它,它們也是不會嫌棄你們搶地方。」

「我不一樣,要有人不要臉佔著我的地方,我喜歡倒還好,不喜歡就會用極其殘忍的手段,逼他就範。」明希嘴上說得狠,但她一個在明府被人捧着寵的小姐,絲毫不會有被人欺負的煩惱。

這也就意味着,要是人賴着不走,她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不過明夫人教過她,就算什麼都不懂,也要拿出氣勢來,那些賴皮的就是欺軟怕硬,氣勢高人一截,別人就會自己找台階下。

「春蘭下藥?她是我的貼身丫鬟,什麼為人我不清楚?憑什麼聽那死丫頭的,你、你們想幹什麼?」緊接着尖叫連連。

明希覺得無語,不過讓人按住扯她幾個珠花,有什麼好叫的。

這一頓扯珠花的結果就是,明希被關禁閉,只能在東院活動。而江羽則什麼事都沒有。

「憑什麼只罰我。」明希跪着不滿道,不服全寫在臉上。

「王妃管教無方,導致侍女犯錯,罰王妃不是很正常?」

明希努嘴,「但春蘭往我菜里下藥,憑什麼她們一點事都沒有。」

「一面之詞,可不能讓人相信沒人看到的事。」蕭珩面無表情。

緊接着又認真思考起來,「那本王立個規矩,不再讓廚子之外的人進膳房,誰壞規矩,就打二十板,不管身份。王妃覺得如何?」

明希跪着不再說話,一臉憋屈,滿心不喜。那規矩擺明是在罰自己,不能出府還不能去膳房偷吃,這王府根本就是個囚籠。

招呼其他人下去,蕭珩才湊近明希耳朵,小聲道,「前幾天,怡春院,私會男子,就算是扮做男子也不行。更何況禁足對本王來說,根本算不上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