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古代成為了幕後黑手
我在古代成為了幕後黑手 連載中

我在古代成為了幕後黑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天上雪霜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天上雪霜 張羽

【系統+種田+爭霸+梟雄】 一覺醒來,張羽發現自己成為了開封王朝的丞相,權傾朝野,架空了女帝,同時覺醒了捏人系統,可以隨意選擇角色特長
於是…… 張羽手下能人無數,有擅長工商的奇才,也有武力無雙的戰將,更有深謀遠略的謀士
女帝:「這開封王朝的江山,不要也罷!」展開

《我在古代成為了幕後黑手》章節試讀:

第3章 拜見陛下


還當真是樹倒猢猻散!

左都御史看以前的同僚都在沉默,心中不免有些得意,暗暗竊喜。

還好自己聰明,這個時候臨陣倒戈選擇陛下,要不然可就跟這些人一樣,最終被陛下一個個抹殺!

張羽是這些人的主心骨,沒了張相,他們就是一盤散沙,誰也不想成為女帝下一個清剿的對象。

甚至有不少之前張黨的成員,已經有心朝女帝靠近了。

如果女帝想立威,自然不可能將張黨的所有人抹除,畢竟這些人在朝堂之上也是一股非常強大的勢力。

即便是女帝,也得退避三舍。

最多也就是把張黨的核心人物滅了,然後再對其他人進行打壓。

御史大夫此刻也是眉頭緊皺,出面保戶部尚書,有擔心人心不齊,或者臨陣倒戈。

那到時候自己可就被掛在火上烤了!

此時此刻,張黨大部分的想法都是這樣的。

此刻,左都御史非常得意,他向前行禮道:

「請陛下下旨,將戶部尚書交由督察院查辦!」

女帝環顧一周,見無人說話,那不染塵埃的眼眸中露出一絲絲得意之色,隨即恢復清冷。

她張開嘴,正準備下旨。

突然,一道富有磁性的聲音從大殿門口傳來。

「臣張羽,拜見陛下!」

一瞬間,大殿內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左都御史聞言立馬鐵青着臉,朝着正門口看去。

一道挺拔的身影浮現在眾人眼前。

他穿着一件雪白的直襟,衣服垂感極好,腰束月白祥雲紋的寬腰帶,其上只掛了一塊玉質極好的墨玉,形狀看似粗糙卻古樸沉鬱。

王世先看到這道身影,內心立馬鬆了一口氣,有一種死裡逃生的感覺,差點就老淚縱橫了。

「丞相大人,你總算來了!」

張羽迎上眾人的目光,隨後閑庭信步的走到大殿**,對着女帝行禮道:

「陛下,剛才的事情,臣也有所了解,戶部尚書王世先為人清廉,斷不可能做出貪污之事,這一點臣可做擔保。」

女帝看着面色紅潤的張羽,一臉難以置信。

這怎麼可能!

女帝嬌軀微微顫抖,這狗賊,怎可能沒死!

張羽頓了頓然後繼續道:

「至於吏部侍郎和左都御史所言,王尚書貪污儲糧,依本官來看,純屬荒謬!

戶部尚書位高權重,乃當朝支柱,兩位如此污衊,該當何罪!」

輕柔卻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

金鑾殿內。

鴉雀無聲。

戶部尚書王世先一臉激動,他以為即便是張相出馬,也得和女帝周旋一二,然後再找機會撈他,誰成想竟如此強勢,毫不講理。

張羽也是這個態度,今天就算是戶部尚書王世先貪污了,那也是沒有貪污,你敢說他貪污了,那你就是污衊,我就要找你麻煩!

女帝也是緊咬銀牙,緊握雙拳。

「這奸臣,連借口都不找了!直接略過了戶部的罪責。」

張羽也朝着高台上的女帝看去,一雙明亮的雙眸,冰肌玉骨,精緻的臉頰上充滿了英氣。

這也有傾國傾城的姿色了。

看着一臉威嚴端坐的女帝,張羽反而覺得格外的可愛。

呵!

女帝,你還是乖乖做一個工具人吧!

此刻的左都御史,早已經沒有之前那般盛氣凌人的模樣,但他臨陣倒戈,此刻早已別無選擇,只得硬着頭皮說道。

「那為何戶部儲糧會如此缺乏,不是他貪污了,那去了哪裡?」

「放肆!」

張羽一聲怒喝,隨即道:

「陛下尊前,休要胡言亂語!既是貪污,可有證據?」

面對張羽的說辭,左都御史趙煥金一怔,前兩日他和戶部尚書還是同僚,怎麼可能會收集自己同僚的證據。

「這……」

趙煥金遲疑了,他抬頭看了一眼女帝,眼中滿是疑惑。

前日女帝和他說,張羽這一睡是不可能醒來了,所以他才臨陣倒戈。

可現在是怎麼回事?

陛下誤我啊!

他作為張黨核心,怎麼可能不知道張羽在朝堂上的能量。

連諸多勛貴也站隊張羽,包括秦國公,徐國公也算是張黨內的一員,和張羽私交甚好。

如今張羽像個沒事人一樣歸來,那他的下場還會好嗎?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情況,打死他也不可能會臨陣倒戈。

「有還是沒有?」

張羽再次厲聲說道。

「下官,下官……」

趙煥金冷汗直流,說話直打哆嗦。

張羽看了一眼,接着道:「既然沒有證據,為何彈劾戶部尚書,為何污衊王尚書。

還有你,吏部侍郎,動不動就要彈劾戶部尚書,你又有何證據?」

吏部侍郎臉色十分難看,他可以說是女帝手下的獨苗了,唯一能夠拿的出手的人。

不過面對權勢滔天的張羽,他也是無可奈何,只得咬緊牙關,閉口不語。

至於證據,哪來的證據?

本來計劃當中根本就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

一時間,朝堂內陷入了沉默。

高台上,女帝呵斥一聲。

「夠了!」

「左都御史聽信讒言,無故彈劾戶部主官 ,罰俸一年。

吏部侍郎也是關心徐州災民,言辭不當,罰俸半年吧!」

說完,女帝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揮了揮手。

「退下吧!」

左都御史趙煥金和吏部侍郎連忙行禮:「臣領罪!」

然後退回一邊,如釋重負後,趙煥金髮現自己後背的衣服已經濕透了。

不過他很清楚,以後自己的日子不好過了,張相的為人他最清楚不過了,說是瘋狗也毫不為過。

誰要是敢在朝堂上觸他的霉頭,接下來可能迎接的就是狂轟濫炸般的的打壓。

女帝雙眸死死的盯着張羽,眼中怒火重重,冷聲問道:

「朕這樣處置,張相可還滿意!」

張羽面露微笑:「陛下英明!」

立威已經做到,張羽自然懶得再繼續計較。

女帝看着張羽那一張沉穩又充滿英氣的一張臉,雖然長得好看,但此刻的她根本顧不得欣賞,只想把張羽一張臭臉撕爛。

「可惡,可惡!奸相!」

「張羽,你給朕等着!」

很快,女帝緩和過來,她冷聲問:「那徐州旱災,流民的問題,諸位愛卿可有對策?」

話音落下,大殿內響起一陣竊竊私語。

徐州流民二十萬這還只是初步估計,現在已經產生連鎖反應,整個開封王朝都陷入一種缺糧的狀態。

只是現如今還能勉強應對,不至於情況更惡劣。

若是最壞的情況發生,這二十萬災民越滾越多,最後直接顛覆整個王朝也並非不可能。

而流民茲事體大,朝堂內只要張羽這個奸臣不點頭,就根本沒有辦法解決。

女帝現在希望的就是,這個奸臣不要昏聵到無視流民的地步。

否則……

這開封王朝也算是完了。

張羽立馬回道:「陛下,臣作為輔國大臣,自然需要為國分憂」

「此事交給臣去解決便可,三日內,必定給陛下一個滿意的答覆。」

女帝見此情形也懶得再說什麼,他相信張羽再傻也不至於拿這個事情開玩笑。

「既然無事,那便退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