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中土守夜人
中土守夜人 連載中

中土守夜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隻嗨蘿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隻嗨蘿蔔 葉鴻 奇幻玄幻

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然,地獄已空,妖魔鬼怪出沒,求神拜佛,諸天神佛又在何處? 唯有守夜人堅守這最後的凈土,願以我身點燃神燈萬盞,照亮你回家的路
展開

《中土守夜人》章節試讀:

第3章 十凶蟲


葉鴻心臟當中,巨凶蟲影吐出一口暗金色光團,雖然光團看上去只有嬰兒拳頭那麼大,但是其中蘊含的力量卻像是星河大日般澎湃滾燙。

巨凶蟲影眼底流露出不舍心疼之色,但迫於雍容女子的威嚴,最終還是將那暗金色光團融入葉鴻心血當中,隨着心臟跳動沒入四肢百骸與五臟六腑深處。

在暗金色光團融入血脈肉身的過程中,葉鴻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在發光,熹微的暗金色光芒從皮膚表面散發出來,灰黑色的物質化作霧氣從毛孔中排出體外。

「不滅神性,還算馬馬虎虎,再來兩口!」雍容女子不容置疑道。

「什麼,再來兩口?」

巨凶蟲影尖銳的嘶吼聲響起,別說是兩口,就剛剛那一口不滅神性已經讓它心疼的要死。

那暗金色物質名為不滅神性,是他們這等存在亘古不滅的基礎,那一口不滅神性它不知要耗費多少歲月苦工才能凝聚而成,再讓它來兩口不如殺了他算了。

「你不給,那本宮就親自來取!」雍容女子身後再度浮現那座撐開日月天穹的巍峨神山。

「娘娘,和它廢什麼話,乾脆弄死它,來個油炸蠶蛹,隔壁小孩都饞哭了……」怪龍躍躍欲試。

「四腳蛇,你不能吃獨食,我要分一半!」怪虎嚷嚷道。

「娘娘息怒,我給,我給還不行么。」

巨凶蟲影看見怪龍和怪虎,差點都嚇哭了,怎麼這兩個傢伙也沒死。真是不公平,好人死多少,這兩個混賬玩意咋還沒死呢。

要僅僅只有這位娘娘,巨凶蟲影不相信會幹出把自己油炸的事情,但這兩個吃貨壞胚絕對幹得出來,聽說龍族、鳳凰和麒麟等族沒少被這兩個吃貨禍禍。

「呵tui……」

兩口暗金色光團被巨凶蟲影吐了出來,光團沒入葉鴻心臟血脈,巨凶蟲影立刻消失不見。它打定主意不再出來,那兩個吃貨要是真想把它拖出來油炸,那自己就和她們拼了。

隨着暗金色光團融入血脈肉身,葉鴻體內響起雷鳴般的聲響,身體像是吹氣球般飛速鼓脹起來,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噴薄出璀璨的暗金色光霞。

「不好,虛不受補,要炸了……」怪龍咋咋呼呼。

「哎呀,哎呀,娘娘,你乾兒子要沒了。」怪虎嚷嚷道。

雍容女子黑着臉,一把攥住怪龍和怪虎的脖子,用她們的尾巴抽打在葉鴻身上,一時間鬼哭狼嚎。

葉鴻心臟深處,一枚暗金色蠶繭蟄伏,蠶繭上遍布無數奇異的符號,如同萬千佛陀、菩薩、羅漢、金剛、護法、天王在口誦佛門經典。

蠶繭當中,一隻生有六翅的蟲子蠕動,六對翅膀緊緊裹住胖胖的身體,顯得弱小又可憐。

「太可怕了……」

六翅蟲子微微顫抖,瘋女人果然不好惹,連自己人都不放過,難怪連三界大主宰都讓她三分。

怪龍和怪虎嗷嗷叫,她們的尾巴抽打在葉鴻身上,自己也疼的要命。在抽打的過程中,部分暗金色光霞沒入她們體內,讓她們的氣息有了神秘變化。

與此同時,怪龍和怪虎尾巴上也有龍形和虎形符號飛出,隨着抽打烙印在葉鴻身上,然後又隱沒消失。

抽打持續了半個小時左右,雍容女子終於停了下來,此時葉鴻的肉身已經恢復,只不過比之前看上去胖了一些。

原本十七歲的葉鴻看上去身形瘦削,雖然長得俊朗帥氣,但是卻有種冷峻的感覺。現在胖了一些,冷峻的感覺一掃而空,反而給人一種秀氣可愛的感覺,讓人忍不住想捏捏他的小臉。

「舒服……」怪龍爬起來發出一聲**。

怪虎白了她一眼道:「四腳蛇,你浪什麼?」

「肥貓,你才浪,划船都不用槳。」怪龍罵道。

「你們倆,都給我閉嘴!」

雍容女子氣的不行,當初怎麼會是這兩個傢伙跟在自己身邊,腦袋都要炸了。

怪龍和怪虎見雍容女子發怒,不敢再繼續鬥嘴,不然鐵定要挨頓毒打。

「娘娘,要不然咱把那蟲子拖出來油炸算了,它的不滅神性應該能讓娘娘恢復部分傷勢。」怪龍看向葉鴻心臟深處的蠶繭。

怪虎點頭道:「沒錯,娘娘,弄死它。」

雍容女子白了她們一眼道:「說的容易,這廝再不濟也是開天十凶蟲之一,要是這麼容易弄死,佛門也不會費盡心機將它鎮壓。」

「佛門那群禿子心眼子最多,誰知道他們打的什麼主意,這廝凶戾滔天罪孽深重,要我說就該下油鍋。」怪龍不滿道。

怪虎還想說什麼,雍容女子擺手打斷她道:「如果我等出手,的確能將其誅殺,但它末路窮途,必定暴露我等的位置,那時才是真正的麻煩!」

怪龍和怪虎聞言,各自沉默下來,但都是一臉的不甘心。開天十凶蟲又如何,別說就這一隻,就算十凶蟲齊聚,她們兩個也有信心對抗,甚至斬殺其中幾隻。

若是娘娘親自出手,打爆十凶蟲也不算什麼難事,但是現在不行了。她們真身遭劫,現在不過勉強復蘇而已,更不敢鬧出什麼動靜惹來強敵。

「真是不甘心!」怪虎憤憤不平。

「娘娘,你兒子要醒了。」怪龍叫道。

雍容女子目光落下,只見葉鴻長長的睫毛顫動,馬上就要蘇醒。

火堆旁的葉鴻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被一龍一虎狠狠抽打,不過非但沒有疼痛,反而全身舒泰,就像泡在溫泉當中,每一個毛孔都在歡呼雀躍。

自從身體出了問題,葉鴻時常經歷心臟撕裂的痛楚,體驗從雲端跌落後的人間冷暖,他已經很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

睜開眼,兩張似人非人的大臉出現在眼前,葉鴻驚叫一聲,下意識的兩手拍出,纏繞雷霆的手掌頓時將兩張大臉打飛出去。

「你們兩個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雍容女子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兩個傢伙還想嚇唬嚇唬小傢伙兒,沒想到竟然被打飛出去,要是被昔日一些老朋友知道,恐怕能半夜笑醒。

「什麼情況?」

葉鴻用力揉了揉眼睛,自己怕是做夢還沒醒吧,對,肯定是還沒醒,不然根本沒法解釋眼前的一切。

周圍霧氣籠罩宛若仙境,一名看不清面容,但站在那裡就彷彿集天地靈秀於一身的雍容女子站在那裡,高貴、典雅、神聖,世間一切美好的詞語都難以形容她的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