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程爺的甜寵嬌妻又美又颯
程爺的甜寵嬌妻又美又颯 連載中

程爺的甜寵嬌妻又美又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崇九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瑤 現代言情 程靖川

【雙強+馬甲+甜寵】 六年前,司瑤被司家嫌棄是土旮旯地方出來的鄉下土包子,被視為豪門司家的恥辱,被趕出司家
六年後,司瑤華麗歸來
司家仍舊對司瑤滿是嫌棄,不想讓司瑤和司家扯上關係
但司瑤很快用實力打臉不知狗頭嘴臉的親戚們
大伯生病要做手術,砸了重金求國際知名醫生一場手術
司瑤很快給了回復:本人沒空
二伯女兒想報著名天文學研究專家的研究小組 司瑤也給了回復:我的研究小組不是誰想進就能進的
司家一直想和程家第一掌權人程靖川聯姻,拚命往程靖川身邊送人
司瑤這次當面給了回復:他有老婆了,在你們面前站着呢
…… 所有人開始逐漸意識到,或許他們從六年前開始就錯了…… * 程靖川是程家第一掌權人,向來清冷矜貴,不苟言笑
他一直記得多年前跟他有婚約的那個姑娘長着一雙好看的眼睛,性格奶甜又愛笑
可是婚後看到小姑娘大殺四方,然後又若無其事的在他面前捂馬甲的樣子,他:「……」展開

《程爺的甜寵嬌妻又美又颯》章節試讀:

第6章 護犢子的程老夫人


程靖川:「說清楚,誰跑了,是來營救的人,還是被抓的那兩人,還是都跑了。」

「來營救的那人,我們沒想到他會突然現身,傷了他後沒防備讓他逃了。」

程靖川:「是陸家的人嗎?」

「目前還不確定。」

程靖川:「對方傷的很嚴重?」

「不算嚴重,都在右臂,我已經讓人開始在各個醫院排查了,但或許找到的可能性很小。對不起,老闆,今天這件事是我的失職,我會領罰。」

程靖川:「好好監管那兩人,一定要將陸家的人引出來,摸清楚他們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是,老闆。」

晚上。

程家莊園。

程靖川坐在客廳沙發上喝着茶,看着財經雜誌。

程老夫人走了過來,在程靖川邊上坐下。

程靖川的目光微微朝邊上斜了一眼,面上不動聲色。

他能感覺到,老太太來者不善。

果然,沒一會兒程老夫人就耐不住的開了口,語氣有點扭扭捏捏:「靖川啊,你和瑤瑤也結婚這麼久了哈。」

程靖川默不作聲,不接話。

程老夫人揣摩着自己的說辭,斟酌了半天,接着道:「你們……那方面的生活,還和諧吧?我……」

不等程老夫人說完,程靖川放下雜誌,起身就要走。

程老夫人的臉瞬間板了起來:「你給我回來!我這麼大年紀了,我想抱個曾孫或是曾孫女有什麼錯!你這個臭小子,永遠都是不會體貼人的!」

程靖川離開的步子頓住。

程老夫人:「給我坐下。」

程靖川雖然不情願,但還是重新坐了回來。

程老夫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看着程靖川:「我要不是為了我曾孫或是曾孫女,我才不情願腆着老臉來問你這些事,你打一輩子光棍我都不稀罕管你!」

「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好像公司離了你,都得塌似的,跟你爺爺那死出一模一樣。」

程靖川已經重新拿起了雜誌在翻看,也不知道在不在聽程老夫人說的話。

程老夫人打量着程靖川,見他還是不說話,想了想,換成了一副語重心長的語氣。

「我也不光是為我的曾孫或曾孫女,還為了瑤瑤。」

「當年為了陸家的事,要不是瑤瑤的父母在後面幫了我們一把,咱們程家就要沒落了,所以,司家的這個恩,程家的後人都得記着。」

「再說人家瑤瑤多好的姑娘,不鬧也不作,是洒脫的性子,跟着人家父母的時候,自由自在的,現在嫁給你了,反而被困在司家了。」

說到這裡,程老夫人似乎回想到了什麼,語氣不由自主的變得滿是嚮往。

「說到這些,我又想到了西淵,西淵那可真是個好地方,大片大片的荒漠戈壁,壯美又自由。怪不得瑤瑤她父母這輩子就住在那不願意出來了。」

「六年前那會兒,瑤瑤剛被接回龍淵市的時候,我還想着她會不會不適應被欺負,要不給接到程家來住算了。」

「誰知道小丫頭還挺凶,一言不合就揍人,還鬧得要進**局了。」

「我當時給她父母打電話說這事要不要程家出面,當時瑤瑤才十幾歲,結果人家二老直接說讓她自己解決!」

程老夫人輕笑一聲。

「這一家人啊……過得自由洒脫到讓人艷羨。」

程老夫人面帶笑意的陷入回憶之中,沒再說話。

客廳陷入了短暫的沉寂中。

程靖川翻動雜誌頁面,發出嘩啦一聲的聲響。

程老夫人看向程靖川。

「臭小子,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你要對瑤瑤好點聽到沒,方方面面都要好,那方面也要讓着她,不能太欺負人家!」

「你還要努力加把勁,早日給我這個老人家生一個曾孫或是曾孫子出來!」

「生不出來,就是你不行!我到時候要帶你看醫生的我跟你說!」

門外,突然傳來葉管家的聲音:「少夫人回來了呀。」

正在往裏面走的司瑤朝管家葉紅看了一眼,嗯了一聲,然後接着往裏面走。

客廳里的聲音已經停住了。

程老夫人看見進來的司瑤,高興的立即站了起來,「瑤瑤回來了啊,今天累着了吧,晚上想吃什麼跟祖母說,祖母讓她們給你準備。」

司瑤雖然臉上沒有太多表情,但是乖巧的應了每一句話,「不累,就是在外面玩了一天。晚飯的話,跟昨天一樣就行。」

程老夫人:「好,祖母這去就讓人給你準備,你在沙發上坐一會兒,晚飯馬上就好。」

說完,程老夫人立即就去招呼管家了。

司瑤在沙發坐下,剛好在程靖川的對面。

程靖川其實已經朝司瑤看了好幾眼了,但是面上一直佯裝着在看雜誌。

司瑤拿起茶几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杯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語氣隨意的搭話:「你們剛剛在聊什麼,什麼去看醫生,誰病了嗎?」

程靖川:「……」

「沒有誰病了,你聽岔了。」

說完話,程靖川若無其事的將雜誌翻了頁。

這會兒和司瑤面對面坐着,再想到剛剛程老夫人要他加把勁的那些話……程靖川的喉結上下滑動了幾下,腦子裡忽然有了些不應該有的畫面。

司瑤就在對面坐着,程靖川卻是沒有再抬頭看她一眼。

第二天。

司純起了個大早,來到了程家莊園,就為了能遇見還沒去上班的程靖川。

站在偌大的程家莊園大門前,司純滿心歡喜。

很快,她就能成為這裡的女主人了!

這裡將來就是她跟那個矜貴俊美的男人共同的家了!

司純越想越覺得開心,眼帶笑意的收回目光,看向大門。

有人過來,她以為是過來開門的。

但是看到走出來的那人,司純眼裡的笑意凝固住。

那雙淺灰色的淡漠眸子,幾乎是瞬間,就讓她認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