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拜託!請大力蹂躪我
拜託!請大力蹂躪我 連載中

拜託!請大力蹂躪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王的否 分類:玄幻

標籤: 玄幻 王的否 陸鳴

陸鳴穿越到修真界,綁定系統,每次受到傷害,就可隨機增強某一方面能力,修為、移速、視力、長度…… 傷害越高,增強的幅度越大,有一定幾率觸發暴擊,獲得額外獎勵! 叮,受到秀恩愛攻擊,精神+10,觸發暴擊,獎勵精品狗糧! 叮,受到神識攻擊,持久+10,觸發暴擊,獎勵精神小火! 叮,…… 從此陸鳴在抖m的路上越走越遠
陸鳴:拜託!請大力蹂躪我吧!展開

《拜託!請大力蹂躪我》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綁定系統,挨揍就能變強


【姓 名】:陸鳴

【核 酸】:陰

【血 型】:B

【功 法】:純陰鍊氣法

【修 為】:鍊氣第三層(69%)

【靈 根】:金木水火土(下品)

【命 格】:旺夫

……

純陰派,灶王峰,

北麓山腳下的一片火竹林里。

「喂,統子!核酸和血型是個什麼鬼?你故意內涵我是吧?!」

陸鳴關掉系統面板,一臉不忿,對着空氣大聲嚷嚷道。

「叮,本系統堂堂正正,絕不會含沙射影,映射宿主!」

「那旺夫呢?我特么一正經男的,直的不能再直了,怎麼可能覺醒這種奇怪屬性?!」

「叮,人生苦短,何妨一試。」

試個屁啊!

我陸鳴鐵骨錚錚好男兒,

是絕對不可能給別人當老婆的!

旺夫又怎麼了?

小爺不稀罕!

輕哼一聲,陸鳴再次開口,幽幽說道:

「我穿多大號褲衩子你都知道了,你不介紹一下自己嗎?」

「本系統乃萬界最強系統,特性是,每次宿主受到攻擊,造成傷害,就可隨機增強某方面的能力,

物理防禦、把子長度、幸運、移速、顏值、持久……

傷害越高,增強的幅度越大,有一定幾率觸發暴擊,獲得額外獎勵,

另外,本系統自帶商城,有回收和出售的功能。」

陸鳴眉毛一挑,摸了摸上巴,

「商城我能理解,倒是那個系統特性,能不能舉例說明一下?」

「宿主是我帶過最丑、最笨的一屆!」

???

陸鳴:「我特么……」

「叮,受到言語攻擊,宿主情緒波動劇烈,精神+10,觸發暴擊,獎勵修為10%。」

一股磅礴的靈氣憑空出現在陸鳴周身,之後從魄門鑽入他體內,最終匯聚在丹田之處。

這種清涼又酸爽的感覺……

讓人如同身處熱浪灼人的沙漠,痛飲一口清冽的冰泉,

又像是在花香襲人的三月,享受春風拂面的愉悅。

「嘶~」

陸鳴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發出了一道**至極的聲音:

「哦~~」

良久…

「卧槽!你個狗系統毀我清白!獎勵的靈氣為什麼會從那裡鑽進來?而且進來之前也不知道敲敲門!」

「叮,系統獎勵的修為以靈氣形式發放,不需煉化,入體即可使用,同時還可改善體質,會優先選擇雜質較多的部位進入宿主體內。」

「那下次能不能提前打個招呼再進來,也好讓我有個心理和生理準備,要不然……」

陸鳴話未說完,門外突然傳來一陣粗劣刺耳的鳥鳴,

「啞…啞…啞……」

陸鳴走出竹屋,

一隻巴掌大小的黑鳥盤旋在屋外,那難聽的叫聲正是從它口中發出。

報時鴉,通人性,懂人言,如其名,可報時。

陸鳴朝空中扔出幾粒靈米,黑鳥張開大嘴,精準接住,將其吞入腹中,這才停止了鳴叫。

「這麼快就辰時了?才和系統嘮了一會兒,還有好多問題沒問呢。」

陸鳴皺了皺眉,心中暗自思忖:「看來得儘快把工作給辭了,如今有了系統,再靠打工賺靈石修鍊就有點傻×了。」

「咱直接開掛它不香嗎?」

「不過,今天的活還是得幹完,要是去晚了,天知道那幫老陰比會對我做些什麼。」

念及此,陸鳴將靈力運轉到雙腿,只輕輕一躍,人便出現在一丈之外。

雖未學習過專門的法術或身法,但陸鳴好歹也修鍊了兩年,像這種簡單運用靈力的小技巧,他還是學了不少的。

……

陸鳴居住的地方位於火竹林的外圍地帶,

受火竹的影響,一年四季,溫暖如春。

他此行的目的地是灶王峰峰頂,也是他這兩年工作的地方,

不過在那之前,他得先租一頭坐騎,因為單靠他現在的靈力總量,是撐不到他到達峰頂的。

作為純陰派七十二峰之一,灶王峰不僅是整個門派所有靈廚的修鍊之地,也是大多數弟子的用餐場所。

陸鳴自打兩年前加入純陰派,便被安排在灶王峰,負責給鍊氣期的弟子…打飯。

當然,他打的飯可不普通,是靈廚用各種珍貴材料做出來的靈食,對修鍊有着莫大的好處。

片刻後,陸鳴出了火竹林,又繼續前進了百米,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碧玉明鏡般的湖泊,萬頃琉璃上薄霧氤氳。

再看湖邊,四散着數百隻體型龐大的妖獸,光是氣息就足以讓人心驚膽寒。

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

這些都是神獸谷、萬獸山等御獸門派弟子們的妖寵,只需支付一定的靈石,就可以暫時借用。

陸鳴四處張望,待看到一灘四腳朝天、正呼呼大睡的黑白色妖獸後,臉上露出壞笑,躡手躡腳地朝其走去,

走到跟前,伸出右手,朝着它的屁股就是一個大逼兜子。

妖獸瞬間驚醒,一個翻滾,站了起來。

漆黑的腦袋和四爪+雪白的身軀,靈動的眼睛寫滿了智慧,

圓滾滾的身子,單從體型上看,是絕對想不到這隻胖的跟豬一樣的東西會是一隻狗妖。

「炭頭,你陸哥來給你送生意了。」

炭頭聞言,高昂起頭,露出極其人性化的不屑。

「傻狗,你那是啥表…咦!你脖子上的是儲物袋?你主人來看你了?」

陸鳴看着掛在狗脖子上的金色小袋,不免有些吃味,

儲物袋這種高級貨,他都沒有呢!

更何況這種妖獸專用的,還要比修士的貴上不少。

當真是人不如狗!

炭頭注意到陸鳴的表情,咧嘴得意一笑,伸出狗爪,取下脖子上的儲物袋,

朝着地上一倒,一大堆東西瞬間出現。

「握草!妖丹!靈石!靈果!」

「狗哥,你家主人還缺不缺妖寵?會暖床的那種!」

炭頭上下打量了一番陸鳴,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陸鳴毫不在意,繼續對着地上的靈物流着口水,

「狗尾花、赤炎果、血蟒枝……嘖嘖,風兄對你可真好。」

「汪嗚~」

炭頭得意地搖着尾巴,腦袋都快昂到天上去了。

「哎?這是?」

陸鳴從那堆東西中瞥見一抹粉色,

「這是…肚兜?好像…有點熟悉啊。」

突然,陸鳴瞳孔巨震,不可置信地看向炭頭,

「傻狗!這玩意我不是早就讓你扔了嗎?還留着幹嘛?被那群婆娘發現了,咱倆都得完蛋!快給我!」

說完,陸鳴伸手就要將肚兜搶過來。

可惜,炭頭的動作更快,狗爪子一揮,地上的東西瞬間消失不見。

「傻狗,你什麼意思?留着那玩意想要挾我?」

陸鳴面色不善地看着它。

炭頭絲毫不懼,齜着大白牙,沖陸鳴賤賤地笑了笑,又轉過身,背着他晃了晃屁股,一溜煙跑沒影了。

「賤狗!」

陸鳴氣得差點裂開,追又追不上,只能衝著狗子消失的方向破口大罵:

「喂不熟的狗崽子!虧老子這兩年冒着爛褲襠的風險照顧你生意,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恩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