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我成了冤種王妃
穿越後我成了冤種王妃 連載中

穿越後我成了冤種王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釋清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雲卿 關騫月 古代言情

大婚之夜,她一眼對上他冰冷如譚的眼眸
「騙子!」 她聽見他咬牙切齒地罵,心中卻渾不在意地笑道:老娘這次還不一整個拿捏住你? 宿命使她穿越而來,結果一穿被他當場賜死,二穿沒幾日又遭奸人暗殺,三穿知他所愛非她,卻應媒妁之言執意嫁他,成了旁人眼中即將冷板凳坐穿的冤種王妃
小東西,冤種是誰還不一定呢!且看冤種王妃如何嬉笑怒罵,逆天改命
展開

《穿越後我成了冤種王妃》章節試讀:

第8章 計上心來


「姐姐?」

鈴蘭正在腦海中排算雲卿身邊之人,便聽得有人喊她。

剛一回頭,便碰上滿面笑容的素素,「姐姐,真的是你呀!」小丫頭黏糊糊地抱了上來,纖弱的髮絲直撓得鈴蘭皮膚髮癢。

「這大中午的,你怎麼在這兒啊?」鈴蘭將素素從自己身上「刮」了下來,見她周身濕漉漉的,不知道從哪兒來。

「下月初六府中筵席,聽聞便是太子殿下也要來的。孔媽媽吩咐我們需用心打掃。」

「這不我剛把般若湖中的漂萍網了個乾淨,正準備回房吃點東西歇息呢。」

素素脆生生地答話,卻是一言點醒鈴蘭,對啊!吃的東西有問題,那便從吃食來源入手查唄!

她一把挽起素素,邊走邊問:「素素啊,這府中各處的飲食是由何處負責?」

「姐姐當真糊塗啦?」對於鈴蘭這個人人皆知答案的問題,素素有些莫名其妙。

旋即她又想到許是自家姐姐還未好全,耐心答道:「除王妃閣中有自己的小廚房,其餘各閣都是由府中膳食坊烹制好了,下人們每餐前到坊中取回給主子們享用。」

「主子們任何時候想吃些東西,也是叫下人到坊中命人烹制,帶回閣中。」

雖然每日都見人送膳食過來,但鈴蘭從未關注過具體流程。

如今聽得素素解釋,她又覺得有些棘手,若動手之人出自閣中,只要觀察仔細總能找出痕迹。

但膳食坊中人員混雜,過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從何處入手呢?

要是能進入到做飯一線就好了!鈴蘭心中電光一閃,迅速想到這東元朝做飯技藝,只有蒸、煮、炸、烤四樣。

要是我展現炒菜技術,說不定能讓雲卿偶爾派我去膳食坊給他做私房小炒。

或者乾脆派我每日往來膳食坊,負責傳話取餐什麼的。

到時候不僅能保他飲食安全,還能偷偷找出下黑手的人,順藤摸瓜......

「姐姐,姐姐?」

鈴蘭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直喊得素素停了腳步,手在她眼前揮來揮去,才將她拉回現實。

「怎麼啦?」

「我問姐姐,為何在此呢?」素素嘟着嘴,撒嬌地又問了一遍。

「哦,我在園中給郡王抓蟲子呢。欸?我的盅呢?」

鈴蘭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這才想到從閣中出來已有些時辰,自己是既沒有抓到一隻蟲,還把盅給弄丟了。

這樣回去那小屁孩肯定會吵個沒完,鈴蘭心裏想着,要不幹脆去膳食坊炒個自家菜館最暢銷的蛋炒飯給他吃。

「素素,你知道膳食坊在哪裡嗎?」

「喏,不就在那兒嗎?」素素手指向旁邊一處全開放式的宅院。

「害,郡王說中午沒有吃飽,讓我捉完蟲去膳食坊隨意弄些吃食帶回去。」

「那我先去了,你快些回去換衣裳吧,免得着了風寒。」

「素素知道了。」

眼見踏破鐵鞋無覓處,鈴蘭一番囑咐後匆匆告別素素,跨步而入。

一進去便瞧見有廚子打扮的幾人,正隨意躺在廊上休息。

屋檐下一個精壯的婦人見來人雖面生,但一身大丫頭打扮,必然是哪位主子跟前的,連忙笑着走了上來:「小人眼拙,不知是哪位主子有吩咐?」

鈴蘭見她精明,同樣笑着回應:「媽媽客氣了,我家小郡王中午沒吃飽,喚我來弄些吃食。」

「哦!有的有的,我立刻喚人起來做。」

婦人連聲答應,朝連廊處中氣十足地喊道:「你們幾個,趕緊來個人!」

廊上睡着的人,稀稀拉拉一片地醒了過來,其中一個面目兇狠些的抱怨道:「這才剛睡下,怎的......」

「休得胡言!」那婦人見他嘴上沒個輕重,連忙喝止。又轉頭陪笑地問:「只是不知郡王想吃什麼呢?」

鈴蘭見伙夫們都要起來,滿臉堆笑揮手道:「不妨事不妨事,你們繼續睡就是了,我家郡王鬧着玩呢。」

那些個伙夫見她不似玩笑,復又躺了下去。鈴蘭對上婦人疑惑的眼神,解釋道:「我家郡王不知從哪兒看到一個叫什麼炒飯的做法,非要我做來給他一瞧。」

「媽媽,您這兒有鐵鍋嗎?」

平日里來這兒的下人都自恃高膳食坊一等,哪裡這樣客氣過。婦人深喜鈴蘭的優待,忙一口應道:「有有有,別說鐵鍋,你便是要那雪蓮我也捨得拿出來。」

「那便請媽媽帶路吧。」

鈴蘭隨婦人走到一間廚房,見裏面竟然食材種類如此之多,青豆、玉米、青蔥、雞蛋、米飯是應有盡有。

就連炭火也用細碳小心溫着不叫熄滅,只需添些柴火便能立刻旺起來。

一切天時地利人和,彷彿只等她大展身手。鈴蘭挑出自己所需食材,便打算動手。

那婦人也不多問,立刻便上去添柴,不一會兒火便上來了。

燒油,下料,下飯,調味,起鍋放蔥。

鈴蘭一通叮叮噹噹的爆炒,一碗香氣騰騰的炒飯便做好了。直看得那婦人目瞪口呆,失聲問道:「姑娘......你這是什麼做法?」

「哈哈,這是我老家的做法,叫做炒飯。」

「吵?是很吵的飯?」

鈴蘭心裏想着得趕在夏竹之前回去才好,免得雲卿吃飽了覺不出味來,於是搪塞道:「媽媽,我急着回去復命,下回再和您細細說。」

「好好好,我給你裝起來。」婦人也不糾纏,眼見她什麼也沒帶來,從櫃中取出餐盒,悉心將炒飯裝好,便送鈴蘭出門。

待鈴蘭回到閣中,雲卿立即發問:「牛蘭,你手上提的什麼?我的蟲呢?」

她換上笑臉,刻意賣了個關子:「我這裏面可是比蟲好上千倍的東西。」

「若郡王想看,要答應我不追究捉蟲的事。」

雲卿果然上鉤,好奇地盯着餐盒喊道:「不追究便是了,快給本郡王打開!」

果然還是個小屁孩,心思單純得很。鈴蘭一把打開食盒,金燦飄香的蛋炒飯香味瞬間發散開來。

「哇!」雲卿此刻正餓着肚子,聞到這味肚子立刻咕咕地叫,迫不及待地就要吃:「快!給本郡王呈過來。」

鈴蘭見他這副樣子,笑得不行,將碗筷拿了過去。

雲卿接了過來,立刻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彷彿已經十幾天沒進食了一般,沒幾口一碗飯就**了個底朝天。

他小小的眼透露着大大的驚奇,連嘴邊掛着香蔥都不知道拂去,連聲問道:「這......這是哪個廚子做的,味道好極了,我要他日日給我做飯。」

鈴蘭忍住內心的得意,嘴角卻沒藏得住,驕傲上揚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你?」

「你竟然還會做飯?」

「正是,我父親乃族中大廚,我自然也學了一些手藝。」

雲卿眼中發著亮光,興高采烈地說:「那往後各種瑣事,你便不用照看,每日給我去膳食坊做菜。」

正中下懷!鈴蘭心裏高興不已,面上卻裝作雲淡風輕的樣子,淡淡回道:「也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什麼?」

面對雲卿急急地追問,她故意溫吞的樣子,急得他又喊道:「只是什麼,你快說啊!」

「只是不許再叫我牛蘭了!你個山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