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太陽打西邊了,宿主她開竅了
快穿太陽打西邊了,宿主她開竅了 連載中

快穿太陽打西邊了,宿主她開竅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霧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念 古代言情 肖墨伊羽

[1v1女強][爽文大女主][搞笑系統] 紀元老妖怪凌念,突然就對這個世界失去了興趣,突發奇想,要不毀滅世界? 而01系統不小心掉入時空裂痕中,系統不由自主的綁定了一個黑化表爆滿的人
好巧不巧,剛好趕上了這位大瘋批要毀滅世界的時刻
系統為了小命,聲情並茂的勸小姐姐迷途知返,不要做這麼危險的事
說到最後,女子只是淡淡道了一句: 「你知道快樂是什麼嗎?」 啊!這…… 系統表示,這還不簡單
展開

《快穿太陽打西邊了,宿主她開竅了》章節試讀:

第6章 修仙:徒弟養肥記6


墨羽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了,他從床上起來,迷迷糊糊的不知今夕何夕。

等他腦子徹底清緒後,發現自己躺的是床!!!

眼睛瞬間瞪大,一咕嚕的從床上掉下來,匆忙間下意識的整理好了床。

凌念站在門外看完了整個過程,墨羽也注意到了凌念,這下心裏更慌了!小少男手足無措的站在床邊,柔順的長髮遮住了少年半張臉。

空氣中有一瞬間的尷尬。

凌念就當沒看到他的窘迫,告訴他洗漱水放在哪後就出了屋。

飯堂上,兩人圍坐在圓桌上,凌念慢條斯理的吃着早餐,墨羽卻心不在焉,吃了什麼可能都不知道。

眼睛時不時偷偷看凌念一眼,以為自己的小動作很隱晦,凌念都看見了。

飯吃到一半,墨羽突然放下碗,抿了抿唇。

「師…師尊我不是故意要跑進您屋中睡的……」我只是有點怕黑。

凌念手指輕輕敲了敲桌面,打住了他要說的話。

「食不言寢不語。」吃飯的時候說話很不好。

墨羽默默的咽下了要說的話,低頭扒拉着碗里的瘦肉粥。

看到碗里的瘦肉粥,又看了一眼桌上的小籠包、蒸餃、眼前還有一杯牛奶。

(不要誤會,這牛奶是系統可憐兮兮的讓他給它家主人的。)

墨羽才想起來,整座雲山峰就他跟師尊兩人,問題又來了。

這些飯菜又是誰做的呢!

今早他還在睡覺,那只有師尊了……

手一抖碗里的瘦肉粥差點沒摔掉,強壓住心裏的驚訝,看向那清風霽月的師尊,很難想像,一個看着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手拿鍋鏟的樣子。

沒想到老祖還會做飯,還做的那麼好吃。

周身也瀰漫起了愉悅的氣氛。

凌念光明正大的看着他,心想道。

這小東西也太小了,太瘦了,看着都沒有幾兩肉。

聽到凌念的內心話的金剛球,急忙出來附和。

[對對,主人的確是太瘦太小了,以前肯定沒吃飽過,我家主人就麻煩小哥哥照顧了。]

[叮!養娃的快樂到了,請小哥哥把主人養的白白胖胖,快樂值20。]

聽到系統的發佈的任務,他有理由懷疑他以權謀私。

不過快樂值是什麼?

金剛球也看出來小哥哥的疑惑了,解釋道。

[快樂值是指積分啊!有了積分後,我就可以在商場買好多好多的東西啦!]

想到這金剛球心虛的摸了摸鼻子。

凌念沒看出來它臉在哪裡,哪來的鼻子。

金剛球氣憤,人家也是有身體的。

下一秒金光褪去,系統空間里出現了一隻手拿竹筍的黑白東西。

金剛球徹底跳腳,你才是東西,你全家都是東西。

人家是熊貓,國寶,懂不懂?

之前小哥哥花靈石掙到的快樂值,它都花了還有些愧疚。

去你鴨的愧疚。

凌念也不在意快樂值,只要自己快樂了就行,其它隨便金剛球了。

[小哥哥,我之前查看了不少育兒書,我已經給主人量身制定了一套方案。]

凌念翻看着金剛球給的育兒書。

《論熊孩子的108的養成計劃》,他也沒看懂裏面的內容。

看着有些不太科普的樣子。

又想到這東西是給它家主人定製的,系統應該不會害它家主人的吧?

清晨的陽光燦爛,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這個時候是最好曬太陽的時間。

凌念坐在搖椅上,翻看着系統給的育兒書。

墨羽看着這如畫般不真實的美景,低垂的眸子深了深,在凌念看過來的時又變回了乖巧。

突然有些懷念手機了,多想把這一幕拍下,留着夜晚偷偷看。

「咔嚓咔嚓!」

金剛球拚命按拍照鍵,三百六十五度都拍一遍,一邊拍,一邊尖叫,啊啊啊小哥哥跟主人真的是太好看了。

就金剛球的拍照死亡視角,要不是兩人的顏值撐着,不然都可以拍成鬼片了。

墨羽好奇師尊在看什麼書,湊過去想看了一眼,還沒走到跟前,腳心一個不穩,一個悶亨,就摔在了地上。

凌念急忙起身把人扶起,讓他坐在了自己的搖椅上。

路面沒石頭啊!怎麼還能平地摔。

「老祖,我以後會好好走路的……」

小少年聲音弱弱帶着鼻音,紅紅的眼睛看着他,眼角含着小珍珠,在凌念看向他時又急忙低着頭,可憐的小模樣讓人恨不得把他抱進懷裡安慰。

凌念沒說什麼,蹲下身,輕輕掀起褲腳就見膝蓋上已經紅腫還破了皮。

凌念眉頭皺的更緊,只見,腿上除了磕到的地方外,腿上也有着不少的淤青,有的看時間還是不久的。

再拉過他的手,兩雙滿是老繭的小手也破了幾個口子。

眉頭皺的死緊,不應該啊!不過就是摔了一跤,不可能會這麼嚴重。

凌念面色黑沉的解開小少年的衣服,墨羽有些抗拒,可看到凌念臉色不好,默默的沒敢動。

眼裡卻是閃着光,老祖這是在關心他嘛?!

衣服解開後,凌念就看到了瘦小的身體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淤青,最嚴重的是右手胳膊上的一道傷。

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幹的了,突然就有點後悔讓他們下場太溫和了。

不行,等會他得出去再補幾刀。

凌念看着像是被自己的氣勢嚇到了的小東西,收斂了寒氣,語氣還是清清冷冷的。

「疼不疼?」

聽到這話的墨羽愣怔了下,眼睛也不由紅了,手指抓緊了衣服,強忍住不掉下眼淚。

多久了,已經多久沒人這樣關心過他了。

墨羽輕輕搖了搖頭道,語氣哽咽道:「不疼。」

凌念看着這個強忍委屈的小可憐樣,冰冷的心也柔了一點,抬手揉了揉他的頭。

而金剛球又開始哭了,[嗚嗚嗚……主人好可憐啊!]

墨羽看着蹲在面前的老祖,面上雖然沒什麼表情,卻動作輕柔的給他傷口上藥,突然感覺老祖好溫柔啊!

這就是書中的雲憂璃嘛!跟書上寫着有些不一樣!

不過,以他能用全部修為來封印魔界入口的決心就能看出來,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想到他的結局,眼神不由暗了暗

抑鬱而終嘛!

凌念給他包紮完,一抬眼就對上了淚汪汪的眼睛,面上的表情一僵。

這咋又要哭了呢!心裏的第n次後悔。

語氣僵硬的安慰了:「不是你的錯,只是這磚面太硬了。」

育兒寶典:出了事,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是別人的錯。

回想着這句話,凌念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但又沒感覺哪裡有問題,算了…不管了,。

墨羽聽到這話,眨巴眨巴眼睛,這話咋聽着這麼像熊家長語錄啊!

如:熊孩子不小心頭磕牆上了,大人就會哄着孩子說:「都怪這個牆撞疼寶寶了,寶寶不哭,奶奶給你打回去。」

每一個熊孩子的背後,都會有熊家長。

「老祖…我……」

「喊師尊!」

墨羽愣了愣,感受着頭頂上的大手傳來的溫暖,心臟跳動的頻率不由加快。

常年不見天日的黑暗,突然照射出一縷陽光,溫暖着那個冰冷的人,讓他忍不住貪戀。

「是師尊!」

[小哥哥,拜師禮。]

揉頭的手不由一頓,然後又繼續輕揉,這頭揉着不錯,要是能軟一些,觸感可能更棒。

該送小崽子些什麼呢!他的空間里裝的東西,最不起眼的東西對於這個世界來說都太頂級了,拿出來也不好。

思緒一轉,想到了前幾天拍賣會的東西,那些東西剛好可以送他。

雖然這些東西,在他眼裡如路邊的石頭一樣不值錢,可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已經是寶貝了。

墨羽順從的不行,主動做了個他能揉的舒服的動作,小眼睛看着月牙白袍上的花紋。

視線就被一隻修長如玉的手擋住了視線,頭頂響起了清冷的聲音。

「給你的拜師禮。」

墨羽眼裡閃過一絲光,嘴角微勾了一個弧度,因低着頭,凌念沒看見。

伸手接過手掌上的儲物戒,沒急的查看,小眼睛專註的看向凌念,一字一句認真的說。

「謝謝師尊。」

一大一小坐在大樹下的搖椅上,悠閑地品茶。

凌念看了眼高高掛起的太陽,也該到午飯時間了,起身去了廚房。

墨羽知道師尊要去做什麼,想跟着去,卻被凌念攔住了。

「你腿上還有傷,坐在那別動。」

轉身就進了廚房。

墨羽眼神晦暗不明的盯着廚房,今日宗門派人送來了新鮮食材,這個送東西來的習慣還是跟前任宗主一樣。

現任宗主的態度很奇怪,自從前任宗主逍遙快活去了,他當了宗主後跟原主的關係也就那樣。

對原身不鄭重嘛!自從他接替宗主後,沒撤掉這個規矩,也沒剋扣過他的口糧。

鄭重嘛!宗門裡的弟子一直在議論雲憂璃,每次見面雲憂璃,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也沒見他出來說句話。

凌念已經看透了這種人,一邊嫌棄雲憂璃廢了沒什麼用,一邊又利用雲憂璃的名氣和威望。

說白了就是,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

管他的呢,反正他又不長住,只要他們不來煩他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