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倒王之王
倒王之王 連載中

倒王之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人生一夢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風庭 蘇願 都市小說

林風庭,小時候就弔兒郎當,滿嘴跑火車,用老人家的話說,嘴裏塞兩個石頭,說起話來盤地比機器還潤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不學好的窮小子,年紀輕輕,竟然就成了揮金如土的無業游民
今天,我們就來講講,他那花不完的錢是怎麼來的…展開

《倒王之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騙子?世外高人?


倒爺,江湖上的一種俗稱。

簡單來說就是專門指那些倒買倒賣的人。

但如果只是這麼簡單,那可不能讓這類人在江湖上擁有被所有人認可的爺稱。

此類人能說會道,善弄心術,更有甚者,被稱為倒王,手眼通天!

對他們來說,能倒買倒賣的可不止只有物品…

「可惡!老子堂堂七尺男兒,年輕氣盛,怎麼可能受得了這種氣!」

林風庭在橋洞下越想越氣,最後大喊大叫。

他為什麼生氣呢?

原來呀,這林風庭初中畢業,家境貧寒,來到這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正打算施展自己的拳腳。

沒想到這第一個工作,他便遭遇了滑鐵盧。

林風庭自知自己文化水平低,打算從便利店店員開始干起。

幹了半個月,開始上了夜班,一小時多個幾塊錢。

今天早上,上學和上班的早高峰,本應該換班的林風庭留下來在店裡應付高峰。

那副店長忙來忙去,哪知碰到林風庭一個不小心,打翻了他手中剛做好的咖啡。

副店長看着灑了一地的咖啡,怒上心頭,但礙於早高峰,只是簡單地叫林風庭拿個拖把拖一下。

林風庭忙了一夜,顧不上對方的情緒,頭暈腦脹,對不起都沒說,就過去拿拖把了。

等早高峰散去,門可羅雀的時候,林風庭這才和副店長說道:

「我到點了,先下班了哈,我們交接一下。」

哪知道那副店長怒火根本沒下去,心中耿耿於懷,聽到林風庭這麼說,直接唇槍舌劍道:

「都幹了半個月了,到現在店裡的布局還記不清,我早上過來還得重新擺放夜班送來的保鮮食品,要是一個兩個也就算了了,結果是全部!

看你那弔兒郎當的樣子,初中畢業,店裡能收你當營業員就不錯了!天天想着按時上下班。你自己幾斤幾兩就沒點B數嗎?

咋地?幹個便利店店員也混吃等死?當初面試的時候還說想腳踏實地早點在桂林站穩腳跟?我看你是心比天高的小雞仔罷了!」

面對對方的羞辱,林風庭一開始是理解的:

這是個連鎖便利店,但屬於加盟型。

也就是母公司提供進貨渠道和經營模式,店長自己承擔經營成本和虧損。

副店長是店長的表弟,所以在成本方面斤斤計較。

在打翻那一杯咖啡的時候,林風庭就知道對方肯定要衝自己發火。

畢竟從他上夜班開始,每天早上在收銀台交班的時候都會被訓話。

頭暈乎乎的,看了下時間,早上九點,比正常下班晚了兩個小時。

林風庭做好接班,去庫房換了衣服。

剛出大門,林風庭就看到一個流浪漢興趣盎然地盯着自己看。

林風庭只是注意到他,並不嫌棄他。

但流浪漢的眼神頗有意味,似乎帶着一絲藐視。

林風庭雖然心中不適,但通宵之後頭暈腦脹,他並沒有精力去質問。

可是他心中越想越氣,想到最後,他愈發精神,忍不住發出了開頭的埋怨:

「可惡!老子堂堂七尺男兒,年輕氣盛,怎麼可能受得了這種氣!」

「明明是個年輕氣盛的少年,受了欺辱不當面挽回顏面,擱這當縮頭烏龜?」

為了發泄情緒,林風庭特地來到沒人的橋洞下,沒想到,話剛說完,就有人接話。

林風庭急忙看向聲音傳來來的方向,問道:

「是誰?」

一個人影緩緩從旁邊的樓梯走出來,林風庭定睛一看:

正是剛剛在便利店門口的流浪漢!

「你怎麼跟我到這裡來了?」

林風庭緊張問道,這大早上的,不會有人對自己有歪念頭吧?

流浪漢卻笑嘻嘻地說道:

「我看你是太自以為是了,咋地?我跟你說句話就是我跟着你了?有沒有想過這裡就是我的家呢?」

說著,他將裹在自己周身的衣物往地上一鋪,就地鋪了個床出來。

林風庭被懟地啞口無言,只好繼續往家走去。

沒想到流浪漢在他背後別有所指地說道:

「什麼堂堂七尺男兒?也不過是個打不伸手罵不還口的…」

「什麼?」

林風庭轉過身來,慍怒地問道。

流浪漢笑而不語,從懷裡掏出一個大豬蹄子,啃了起來。

王從光看着他那鹵豬蹄子熱氣騰騰,表皮肥美,柔軟酥口,一看就是剛出爐的一手滷味。

憤怒的表情慢慢地淡了下來,林風庭變得又驚又悲:

驚的是,他一個流浪漢,竟然能吃這麼大一個豬蹄當早餐?

悲的是,自己年紀輕輕,為了省錢,吃着便利店隔天沒賣出去的便當,還不如一個流浪漢。

流浪漢一邊吃着,一邊嘴裏流油地問道:

「我這大豬蹄子,你想一想早上能買得到嗎?」

「買不到。」

林風庭悻悻回道。

「那就對了!」

流浪漢好似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般,煽風點火地說道:

「我這可是醉春風酒樓出爐的第一根鹵豬蹄,整根不切,整整4斤,一斤60,我這一頓早飯就240了,少年要是沒吃過,明天我帶你去聞個香?」

林風庭突然覺得好笑,不屑問道:

「拉倒吧?你一個流浪漢一頓早飯240?那你咋還是個流浪漢?難道是你昨天乞討的時候可憐你的人多?」

流浪漢意味深長地說道:

「生活用不着別人可憐,我也用不着乞討。

雖然我是個流浪漢,但是我摸到了生活的門道,外表破敗,活地舒服。

你一個年輕人,一點心氣沒有,打不伸手,罵不還口,你還不如我這個流浪漢呢!」

終於在橋洞下,林風庭喊出那句話:

「尊卑非一時,蒼天負過誰!」

「好!好一個風水輪流轉!」

聽到這,流浪漢突然鼓掌稱好,對林風庭說道:

「我看你天庭飽滿,眉眼如劍,中樞筆挺,是權貴之相!可惜面上無光,左右低垂,又有破敗賤命相,屬於貴賤衝突庶人命!」

林風庭心中激動,見對方突然胡謅,氣急說道:

「惹爺生氣說個權貴之相還能哄哄爺,你現在說爺庶人命,是怕爺的鐵拳不夠硬嗎!」

流浪漢卻是滿臉笑嘻嘻地說道:

「我雖然說你沒有心氣,但有心氣並不代表有火氣。雖然今天你不發這個火,我肯定看不起你,但是你發這個火了,我就要勸你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幹嘛?讓你繼續欺辱我嗎?」

林風庭怒火中燒,但還是克制着不打流浪漢。

畢竟自己這一拳下去,他可能會死。

流浪漢卻說道:

「少年能屈能伸,在屈的時候不能忘掉自己的心氣,在伸的時候不怒不驕。

我在便利店看了你許久,只見你乖乖被罵,沒一點心氣,雖有賤命相,但屬實是浪費了清秀的權貴相,特地跟過來看你到底有沒有心氣。」

「那現在有了嗎?」

林風庭收起拳頭,兩手抓住流浪漢的衣領質問道。

「有了,那能冷靜下來嗎?」

問完,流浪漢卻是神秘兮兮地說道:

「冷靜不下來,我不介意挨這頓打,但是能冷靜下來,我願意收你為徒,教教你生活的旁門左道~」

「你要我拜你為師?」

林風庭詫異說道,他的怒火奇怪得消失了,反倒變得有點好奇。

不過,他還是謹慎地問道:

「你不會是那種在大街上找生活不如意的年輕人騙錢才有這頓早餐吃的江湖騙子吧?」

「其實懷疑別人是不是騙子問自己一個問題就可以了,對我來說,你有什麼好騙的?」

流浪漢說著又拿起豬蹄子啃了起來。

林風庭仔細打量着對方的樣子,心中思考着:

「說他是騙子吧,我確實窮,錢都不夠自己花;但他這種情況,不是江湖騙子就是世外高人,那要是說我運氣這麼好,否極泰來,人生低谷遇到世外高人,那有這運氣我為什麼不去買**輕鬆一點?」

可能是流浪漢為了林風庭相信自己不普通,直接接話:

「人之財運自有定數,你買**中獎和遇到有緣人教你發財是不一樣的財運。

**中獎那是天之財運,上天要送你這筆錢,不收也得收;有緣人教你發財是人之財運,與命無關,主要看自己把握。

還有一種,就是地之財運,找個好地方把自己埋了,子孫後代財源滾滾~

不過像你這種單身狗是用不到這個了。」

之前流浪漢說話,林風庭就隱隱感覺對方能看出自己心思,對方此番話語,更是讓林風庭篤定自己的想法。

他索性撲通一跪,對流浪漢說道:

「還請大師指點!」

流浪漢見狀,滿意說道:

「師門規矩:

第一,別叫我大師,叫我師父就可以了,為師名號:袖裡風雲倒乾坤,記住為師的名號,別下次別人提起師父的名號你都不知道是誰。

第二,拜入師門之後,只可跪天跪地跪師父,不可再跪其他,鬼神在內!

第三,這是最重要的,不準主動和別人提為師的名號!」

林風庭等了一會,見流浪漢沒再說話,抬起頭來笑嘻嘻地說道:

「謹遵教誨!別看我弔兒郎當的,該守的規矩我還是會守的~」

本還想再寒磣兩句,沒想到那流浪漢踢了一腳鋪在地上的衣物,那衣物竟然自動捲起來飛到他的背後。

隨後流浪漢只留下了一句話,便飄飄然而去了:

「先回去休息吧~晚上時候到了,我自然會再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