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隨緣除妖,論小白的晉級之路
隨緣除妖,論小白的晉級之路 連載中

隨緣除妖,論小白的晉級之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溫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嚴久凌 冷金 奇幻玄幻 姜北

懵懂少年,承蒙天選,成為一方靈主
四百年三界平靜將破,少年領命下山
與妖魔鬼怪纏鬥,於鬼蜮伎倆中周旋
終一日,御神界,平鬼魅,護萬物,成至尊
展開

《隨緣除妖,論小白的晉級之路》章節試讀:

第8章 蝶妖


「魏主事,結果如何?」嚴久凌剛進後院急着找魏靈兒。

魏靈兒從卧房走出,理了理衣服。

「小靈主,請隨我來。」嚴久凌見她眼睛泛紅,猜她整夜未合眼。二人返回旁廳,魏靈兒順時針擰了書架上的一方硯台,書架隨即打開,原來後面藏有一間密室。

密室里放置着幾個架子,上面放滿瓶瓶罐罐、盒盒匣匣,每個容器上都有標籤,嚴久凌來不及細看,就和魏靈兒來到桌前。

「應該是蝶妖。」魏靈兒小聲嘀咕。「你看到的那些閃着藍綠熒光的就是提純的美人粉。」

寶靈山有書記載,蝶妖用採集百花花粉加入自身分泌的體液混合,經過提煉、研磨後製成美人粉,食用之人可對下藥者迷戀崇拜、言聽計從。

「可有破解之法?」

「下藥的蝶妖一死,她所下的藥效就會慢慢消失,中毒之人也會逐漸恢復理智。」

「這倒難不倒我,她不是我的對手。」

魏靈兒雙手抱胸,沉思了一陣,對嚴久凌說:「怕是她已有所察覺,若真跑了,我等還得費力追她。」

二人話說一半,只見鳳白從院外疾步走來。

「掌柜,院子周圍好像多了些偷窺之人。」鳳白站在密室外向魏靈兒稟報。

二人對視一眼,移步出了密室。

嚴久凌輕身躍上房頂,在屋脊上來回走動觀察院外情形。確實見到幾名男子探頭探腦,形色猥瑣。

玉仙盈所在位置並非熱鬧的商業區,且現在時間尚不到中午,**還沒開始營業,突然多了這些人,實屬可疑。

「我原打算送些金帛銀票,試試她的態度,這樣看來,應該是被她識破了。無妨,知道了也好,省得和她周旋。」嚴久凌一個翻身回到院中,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魏主事,命堂口兄弟於城門設伏,如看到安瑤等人出城,迅速來報。」

「鳳白,遵小靈主命令,你安排兄弟喬裝觀察。」

時近黃昏,城郊密林處,嚴久凌立馬等候。

不到半盞茶的功夫,一駕馬車駛來,車到近前停住,安瑤掀開車簾,見是嚴久凌,面色坦然,笑道:「嚴公子昨夜溫存是等不到今晚了嗎?」

嚴久凌掌心開始發熱,他將雙手背後,向前一步,說道:「小生幸虧是等不到晚上,否則豈不是要與安姑娘交身錯過?」

安瑤走下車,走到嚴久凌面前,用手帕捂着嘴笑道:「感覺公子對我情義未種,小女子也不好勉強。」安瑤眼波嫵媚,語氣輕佻,卻也毫無懼意。

原來安瑤已經察覺嚴久凌對她下了安睡之葯,但這對她來說,並不麻煩,以色侍人本就是她習以為常的事情。

只是,她發覺嚴久凌對她毫無留戀之意,顯然是沒有中她的毒藥,至於為什麼沒有中毒,她並不想追究。畢竟,不怕她藥粉的人,就應該是她懼怕之人,或者他根本就不是人。

「若嚴公子誠心相約,待返城之日,我與公子再好生相聚。」

「你若想離開,也非不可。解了那些凡人的毒,我便讓你死得好看一些。」

安瑤不再廢話,她雙手在胸前交握,嘴裏不停的念着咒語,頃刻間,遮天蔽日的蝴蝶從四面八方飛來,將她團團圍住,藍紫色的光從蝴蝶的縫隙中穿透,待那些蝴蝶散開,可見她身穿胭脂紅色霞衣,原來挽在頭上的髮髻也變作高高的馬尾,脊背上生成一對如絲絹般的透明翅膀。

「既然沒有嚇到你,想來你也非凡夫俗子。」

「果然蝶妖,豈容你在我東海地界肆意妄為。」嚴久凌抽出掛在馬鞍上的落雲劍,大聲喝道。

「東海?哪個靈主?東海三位靈主現在寶靈山,未曾下山。」安瑤語帶疑惑。

「收拾你等小妖,還不勞三位師兄出馬。」

「那些臭男人都是貪戀美色之徒,毫無值得憐憫之處。」

「如不是你施法下藥,那些人怎會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若無**,即無弱點。我不過是放大了他們的**,推了他們一把而已。」

嚴久凌不欲與蝶妖廢話,「既已為妖,便存害人之心。」揮動落雲劍,使出偃月劍術,逼向蝶妖。

那蝶妖只是會些蠱惑人心的法術,本就不曾習武,根本無力招架,落雲劍刺穿蝶妖胸腔,一束藍光從傷口中迸出,安瑤化作億萬彩蝶,隨風去了。

嚴久凌收起劍,在地上撿起一枚發出藍紫色微光的珠子,他將珠子放在掌中,那珠子便沒入掌心,頓覺一股暖流遊走在他的經脈。

這便是以斬妖之靈精,提自身之功力。嚴久凌收劍入鞘,翻身上馬,返回麟州。

天色漸暗,密林深處,一蒙面人站在樹後窺探許久。

夜色闌珊,嚴久凌回到玉仙盈,魏靈兒已備下一桌酒菜,準備和嚴久凌把酒言歡。

「恭喜小靈主出師告捷。」靈兒舉起酒杯,眼神溫柔。

「嘿嘿,魏主事客氣,此次多謝魏主事協助。」嚴久凌難掩興奮,忙舉起酒杯,笑嘻嘻的和她碰了一下。

「小靈主,這次是您第一次除妖吧。」

「不瞞魏主事,確是第一次。」

「那安瑤姑娘的車夫、隨行丫鬟該如何處置啊?他們可是目睹二位交手的凡人。」靈兒嘴角帶笑,話中有話。

「哎呀,疏忽了疏忽了,還請魏主事指點。」嚴久凌苦笑答道。

「那幾人看見蝶妖顯露真身時便當場暈了過去。鳳白已經將人從城郊帶回來了,餵了混淆記憶的湯藥,送回摘鳳樓了。」

嚴久凌心裏愧疚得很,這些人無端被牽扯進來。自己第一次獨立除妖,免不得歡喜,下次這些事還是做得隱秘一些才好。若實在無法避免,也必做好善後。

靈兒寬慰他:「小靈主,善後本就是我的工作。只是您初次巡查,凡事還是謹慎妥帖些才好。」

嚴久淩點了點頭,權當應允。

翌日清晨,嚴久凌在包子鋪周圍尋得那對乞討的母女,他遞過去4個肉包和幾張銀票,說道:「去把家宅贖回來,你相公不久也會回來的。」

婦人千恩萬謝,眼含淚水,俯身給嚴久凌磕了三個頭。

嚴久凌牽着玲瓏馬,沿着主街,朝城門走去。

玉仙盈內,魏靈兒提筆頓了頓,在紙上寫下幾個字:「得三位靈主悉心教誨,蝶妖未曾近身,小靈主亦未盡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