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氣復蘇:御靈使者會相互吸引
靈氣復蘇:御靈使者會相互吸引 連載中

靈氣復蘇:御靈使者會相互吸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偏執行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偏執行者 白練 都市小說

白練穿越到靈氣復蘇的都市,異界之門降臨,門後是一個個光怪遊離的世界,各種牛鬼蛇神從門後跑到現實世界肆虐
在這個世界中,人類能覺醒炒雞炫酷的背後靈,化為御靈使者,各個身懷絕技
而白練,身懷的絕技有點多
「唉,系統的任務罷了
展開

《靈氣復蘇:御靈使者會相互吸引》章節試讀:

第3章 覺醒


助手無言,默默退到一旁,不再說話。

場地中,白練不斷地攻擊腐臭蠅群,終於,他感受到了一股新的力量出現在他的身體中。

白練伸出手臂隨意一揮,一把造型華麗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與此同時,一聲悅耳的提示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叮~任務已完成!宿主已成功覺醒御靈:魔法劍士!」

「獲得獎勵500dp,御靈之書*1!」

「宿主出色地完成了任務,額外獎勵:300dp,技能捲軸:火球術*1」

很棒,白練其實也沒想到能成功覺醒先天靈。

畢竟之前系統又沒跳出來,這個世界的人又把擁有先天靈的人吹成天之驕子,說得跟項羽再世一樣,弄得白練心裏很沒底。

好在,塵埃落地,他成功覺醒了。

「其實十幾分之一的概率也不少就是了,不過這十幾分之一的基數,是在靈力覺醒者身上。」

白練看着身旁經歷了腐臭蠅群依舊沒能覺醒的普通人,心想,「如果算上普通人的話,先天靈的概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甚至更低。」

這個世界畢竟經歷了一次末世,人口已經大不如前世,百分之一的概率,最後能出現的先天靈覺醒者,數量會限定在一個範圍內。

「不管那麼多了!先看看自己覺醒的先天靈是啥,這麼拉風,直接召喚出一把劍來。」

白練打量着手中的長劍,這把長劍的裝飾非常多,又是寶石又是劍柄搞造型的,看上去不太像拿來砍的劍,反而像是什麼裝飾品、儀仗劍。

「先天靈:魔法劍士」

「品階:四階」

「當前等級:10(上限40,劃掉,先天靈無上限)」

「標籤:魔法、劍技、敏捷」

「技能:魔劍。」

……

「魔劍:魔法劍士的配劍帶有詛咒,在與敵人的拼殺中會不斷汲取敵人的體力。魔劍可以通過輸入靈力施展劍氣。」

有點意思。

雖然白練的先天靈還沒個形體,但系統已經預告了,是個魔法劍士。

靈力覺醒者也是有等級區分的,一階二階三階這樣,然後每一階都有十個等級。

而有先天靈的御靈使在此之上,每個階級會多出一些特別的變化,官方給其賦予了不一樣的名稱,用以區分。

先天靈的一階叫做「靈力境」,顧名思義,擁有靈力的就叫靈力境,這個階段的先天靈跟普通御靈使一樣,剛擁有靈力,運用得比較一般。

擁有先天靈的御靈使的特別之處就在於,可以用出一些普通的技能,比如召喚先天靈自帶的一些武器裝備,或者是一些被動技能,比如硬化皮膚,力量增強等等。

白練就屬於其中的召喚武器,魔劍對於魔法劍士來說是一個被動技能,而對他來說,是個主動技能。

魔劍在召喚之後會持續消耗靈力,他並不能玩太久。

而想等到先天靈有個外形,那得到二階的「虛靈境」了,先天靈會以一個虛幻的影像這種形式存在於御靈使身後,對御靈使進行增幅。

比如「狂暴獸人」這種御靈,就會增強御靈使的力量,「半人馬戰士」會增強耐力,「瘋狂法師」會增強靈力強度等等。

……

白練隨便揮舞了幾下手中的長劍,不輕不重剛剛好。

美滋滋地收起魔劍,轉頭一看,發現先前需要他庇護的人都正在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他們不明白怎麼突然白練就覺醒了先天靈。

「是蠅群!」有人突然驚叫道,「這個人剛剛一直在攻擊蠅群,蠅群中有力量能催促先天靈的覺醒,不然他已經覺醒了靈力怎麼還能二次覺醒先天靈的?」

在這個世界大眾的觀念中,如果不能一次到位覺醒先天靈,而是覺醒了靈力,幾乎是不可能再覺醒先天靈的。

就算有少數幸運兒潛力沒用干,那怎麼說也要緩一緩,連續突破非常困難。

但他們看到了什麼,白練,連續突破了?先天靈啊??百分之一的概率成為人上人,以這樣一個匪夷所思的形式出現了??

眾人反應過來了,瘋狂地去主動觸碰腐臭蟲群,已經覺醒靈力的不知疲憊般揮舞着雙拳。

沒有覺醒還是普通人的,也顧不得那些惡臭,主動地去擁抱那些黑煙。

好幾個人高估了自己,馬上就跪倒在地吐了起來。

可惜,場地中的蠅群被白練清掉了太多,在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之後,每個人都開始主動攻擊蠅群,卻沒有再出現一個成功覺醒了先天靈的人。

甚至絕大多數普通人當中,再度覺醒了靈力的也很少。

最後,蠅群消散了,不少還是普通人的學生跪倒在地上痛哭,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悲慘未來。

「都是他!是他搶走了我們的覺醒契機!」有人痛斥白練,手指着他將他揪了出來,一群學生將白練圍在中間,表情憤怒。

「老爺子明明是為了我們每個人都能成功覺醒才來主持覺醒儀式的!我們的覺醒契機,都被你給搶走了!」

「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這裡這麼多普通人,你毀了他們一輩子啊!」

「我看錯你了!還以為你是誠心幫助我們驅趕蠅蟲,結果卻是想霸佔我們的公共資源!」

「就是,太噁心了!」

一群人衝過來對着白練指指點點,讓他有些心煩意亂。

眾人圍成圈讓他走都走不了,只能被迫接受各種直球辱罵,白練的眉頭是越皺越深。

最後,在眾人不斷地逼近中,魔劍再次出現在了白練的手中。

一道幽藍的劍氣划過人群,生生止住了眾人的逼近。

各種推心置腹之言為止一停。

「夠了!」

白練冷冷道,手中的魔劍指向面前的一人,將對方逼着退後了三步,冷汗都滴下來了。

「覺醒儀式,各憑本事。你們現在在這裡逼問我為何霸佔公共資源,那為何剛才卻有那麼多人逃開蠅群,躲在我背後,希望我幫忙驅趕蠅群呢?」

白練的這句話沒有定住眾人,反而是激起了更加難聽的言論。

「你還好意思說??我們要不是被你耍了,會把覺醒的機會讓給你嗎??」一個戴着眼鏡的男生吼得紅脖子紅臉。

這個人白練有印象,好像是最早幾個注意到他在驅趕蠅群後,跑到他身後的那幾個人之一,還誇讚他牛比什麼的。

白練用偵查技能一看,偵查技能根本沒有反應,也就是說,這個人,還是普通人,說得跟真的搶了對方的覺醒機會一樣。

他轉頭看了一眼人群後,高台上的老頭。

老頭悠然自得地喝着隨身帶的水,好似完全沒有注意到這邊一樣,他身旁的助手倒是一副焦急的模樣,但也沒有上前來制止學生們的舉動。

「有意思。」

白練握緊了手中的魔劍,閉上了眼睛,感受着身邊越來越大聲的辱罵。

他甚至能感受到背後的那些指指點點,已經戳到了他的背上。

「行了,罵夠了吧,該我了。」

白練睜開眼淡淡道。

幽藍的劍氣在人群中炸開,狂暴的靈力形成一股旋風,將周圍的人全都掀飛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

指指點點的學生們倒了一地,慘叫聲和痛苦的**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