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高門大宅不好混
穿越之高門大宅不好混 連載中

穿越之高門大宅不好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王可小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景玉 許玉昭

意外車禍導致穿越的許玉昭,在經過斗垮惡毒婆婆,搞死意圖染指自己的土惡霸之後,最終迎來了光明的未來…… 當事人許玉昭表示:為什麼自己都穿越了還要被逼戀愛結婚 為什麼我的金手指總是那麼不靠譜 為什麼我要去旅行遇到意外車禍 為什麼受傷的人總是我…… 本文又名《要被系統氣死的玩家》展開

《穿越之高門大宅不好混》章節試讀:

第3章 偷吃


許玉昭低着頭走到廚房門口堆柴的地方,看着旁邊放着的柴刀,拿在手上

想到以前看過的電視劇裏面劈柴的樣子,將木棍放在石頭墩子上,拿刀狠狠劈下去

沒幾下,手就無力抬起來

看來這具身子平時不僅挨餓缺乏營養,還要經常被毒打,所以身體很差。

想不到母胎單身二十多年的自己,一朝穿越有了老公不說,還配送個惡毒婆婆

不過幸好老公死了,要不然自己更加無法應付。

目前還不知道是穿到了什麼時代,也不知道具體在那個地方,現在想跑也不知道怎麼跑

只能忍着不適,慢慢的劈柴

不過劈柴是個力氣活,沒有力氣干出來根本沒有效率,

只好走到院子的另一邊去餵雞

視線轉了一圈,看到雞籠旁邊放着的一個小木盆,裏面有剁碎了的菜葉子

許玉昭將木盆直接放在雞群裏面

一看到吃的,雞都跑了過來為了爭食

其中兩隻較大的兩隻打了起來,互相叼啄對方

雞群裏面其他的幾隻雞受了影響都叫了起來,木盆也被雞打翻

許玉昭看着這番景象心裏着急,要是把母夜叉惹出來,自己又要遭

就拿着旁邊有的木條驅逐相鬥的兩隻雞,然後將木盆撿起來

將菜葉子分散撒在地上 ,讓雞分散開

自己從小在城市裏面長大,養雞這種事情,只有小時候去老家玩,見到奶奶鄰居家做過

現在自己被逼,不得不去學做農活

穿越第一天的日子,苦逼的跟被拐賣到大山溝里一樣

喂完雞走到堆積的柴火旁,許玉昭皺着眉看着一個個粗壯的木棍,心裏發愁

目前身體確實沒有什麼力氣,但是不做完,等會兒肯定又要被劉婆子打

一籌莫展之際,門口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隨之還有個年輕男人的呼喊聲「劉師娘,快出來,劉師傅出事兒了」

聽着聲音,許玉昭連忙走到院門口去開門

看着門口身穿黑色短打上衣,頭戴網巾的男子,側身讓其進來

這個時候本來在房屋裏面的劉婆子,也聞聲出來

急切的拉着門口的男子問道」李小子,你說啥,我當家的出啥事兒了「

」哎,這話說來就 長了」

「時間緊迫師娘快跟我走吧,咱們邊走邊說」

「劉師傅做活的時候不小心被木材壓倒在身上,已經被抬着送到醫館」

「咱們不要耽誤了時間,快跟我去醫館「說著便引着劉婆子朝外走去

一直驚慌不定的劉婆子,壓根沒有分心看許玉昭,立即跟着年輕的男子一道出了門

一直低頭站在門旁的許玉昭,靜靜的聽着兩人交談,看着他們出了門

轉身便將院門關住,飛奔進了劉婆子的屋子

剛剛劉婆子心神不寧的被拉走,沒發現自己的房屋忘記鎖門了

當時劉婆子出來只是順手將門掩住,忘了將鎖扣住

後面聽了自己當家受傷的消息,心神大亂,壓根忘記了這個事兒

還是偷偷留意劉婆子的時候,許玉昭不小心看見了

現在確定兩人出門不會這麼快回來,許玉昭便進到劉婆子屋子裡翻找

之前查看了院內的其他屋子都沒有吃的,只有這間上鎖的房屋沒有查看

趁着現在這個機會,許玉昭抓緊時間打量着這個屋子

發現格局跟自己睡的那個房間完全不一樣,這個屋子裡放置更多精緻傢具,看着就跟這個貧苦小院格格不入

屋子中間放着一張八仙桌,桌上擺着一套跟劉婆子氣質完全不符的紫砂壺

另外一個角落還有張梳妝台,幾個木箱子,裏面還擺放張總木床

床旁邊放着一個木質的洗臉架,上面還有兩個木盆和帕子

環視一圈,許玉昭先跑到木箱裏面打開看

其中一個箱子裏面,都是藏着的糧食,還有鹽巴糖這些調料,連碗筷都在裏面,怪不得廚房裏面什麼都沒有

箱子最下面放着有幾個,發了霉的酥餅,這個應該劉婆子放在裏面,後面給忘了

許玉昭咽了咽口水,將霉塊的地方撕掉,剩下的拿起來忙不迭的吃下去

以前自己絕不會吃的發霉食物,現在吃起來卻是人間美食。

狼吞虎咽的吃了兩個酥餅,知道過於飢餓的時候不能吃太多,便把剩下的兩個酥餅包裹起來藏在了身上。

挨着打開旁邊的兩個木箱,發現其中一個木箱裝的都是些女性的衣物

顏色都很鮮艷好看,拿起來仔細看了衣物的樣式,有點類似明朝的襦裙

許玉昭能知道這個,也得虧大學同寢的一個同學喜歡漢服

經常在學校和寢室裏面穿,有時候也會給許玉昭她們做科普:明代女裝上衣是三領窄袖,身長三尺有餘,露裙二、三寸,即所謂"花冠裙襖,大袖圓領",襦裙是上襦交領

還有個箱子也是藏着幾匹很漂亮的布匹,摸着質量有點像絹布。

但是這些東西怎麼會在這個家裏面出現,按照這個家外面的陳設

也不像是小有餘錢的家庭,能買得起這麼多的衣裙布料

心裏存着這個疑問,許玉昭又去翻找了梳妝台

翻找着嶄新的梳妝台,在下面小抽屜里找出個小銅鏡,立馬拿起來照了照,許玉昭終於看清楚了目前的長相

鏡子裏面的女人,頭髮凌亂,臉上被棍子抽打的又腫又紅,挨了巴掌的一邊臉也是明顯要腫脹些,看起來有點滑稽又可憐

不過五官還是能看到這個身體長得很好看,小巧秀挺的鼻子,眼睛屬於含情帶水的丹鳳眼,細長微蹙的黛眉讓其看起來更添一份愁緒,微微帶笑的唇型又讓人容易親近。

許玉昭本身長得也是很漂亮,跟目前身體長得八分相似

現在這個身體年齡感覺不大,以後長開了怕是會更好看

但是好看想,對於目前的許玉昭來說,不是錦上添花的美事兒,反而變成了惹人注目的壞事兒。

翻找了一圈都沒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許玉昭把眼光放在床鋪上

按照劉婆子這種將重要東西都放在自己眼皮子下的性格,來推測的話,家裡的錢肯定是放在自己隨時能守住的地方

快步上前扯開被套和枕頭,許玉昭看着枕頭下面有個木板顏色不一樣,明顯比床上其他部位要淺很多,

曲着手指敲了敲,發現確實有回聲,用手前後推了推,便看到木板出現一條縫隙

把木板打開一看,裏面散落着幾個小銀騾子,還有兩串銅錢

有幾枚散在角落銅錢,撿起來看着上面寫着嘉佑通寶的字樣

許玉昭感到迷茫,歷史上明朝有號嘉佑的皇帝嗎?

做為一枚純理工生,歷史渣渣,現在真的完全摸不着頭腦

問劉婆子肯定不可能,只有自己後面找到機會出門,找其他人詳細打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