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我開局重生成了美少女
末世:我開局重生成了美少女 連載中

末世:我開局重生成了美少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孕不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瑾殷 白闌

末世降臨,無數顆星球與地球接軌,恐怖的不死族、令人絕望的蟲族、掌握核心科技的機械種....... 而前世凶名赫赫的白闌恰好重新回到了末世的前一天,憑藉著前世的記憶,白闌輕鬆的掌握了末世最強八大職業! 紅眼劍聖,劍斬雲霄,劍氣護體,萬邪不侵! 元素法師,暴虐元素,全圖攻擊,玄妙通靈! 萬界召喚,冰霜巨龍,無雙呂布,人海戰術! 無敵狂戰,大刀闊斧,簡單暴力,殺戮嗜血! ...... 在不斷的戰鬥中,白闌居然收穫了一大群女生的芳心,但讓他微微感到詫異的是,他居然由一個男人變成了傾國傾城的女人?展開

《末世:我開局重生成了美少女》章節試讀:

第7章 殺戮女王


「晨光,咱們真的要去跟喪屍搏鬥嗎?」

身材高大的高雄心驚膽跳的看着不遠處的喪屍,又看了看緊緊握住棍子的同伴,忍不住低聲說道。

「你瘋了?怎麼可能,咱們再像剛剛一樣找一個地方躲起來不就行了?還去送死幹嘛!」

何晨光雖然膽子不大,但是腦子還算好使,他清楚的明白如果自己跟喪屍產生纏鬥的話,那麼下場無疑是十分凄慘的,但是如果找個地方躲起來,不發出任何的聲音的話,那麼恐怕還有着一線生機!

兩個人躡手躡腳的走到一間沒有人的教室門口,儘管內心無比緊張,但是兩人就連喘氣的聲音也不敢發出來一絲,生怕自己的聲音會招惹到喪屍。

「高雄,你先進去吧!」

何晨光給了高雄一個眼神,而高雄則臉色有些難看的低聲沉道:

「為什麼是我?要去你去,我可不想變成那種鬼東西!」

就在兩人爭執着到底誰先進去入黑漆漆的教室時,一隻喪屍已經發現了他們並慢悠悠的朝着兩個人爬了過來。

「哎呀!高雄你幹嘛!別抓我腳踝!」

何晨光感覺到有一隻冰冷的手突然抓住了自己的腳踝,連忙朝着身後蹬了一下,有些不滿意的說道。

「你做夢呢?老子在你後面!」

高雄沒好氣的朝着何晨光說道,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猛得朝着何晨光的腳踝望了過去。

只見一隻面色慘白滿臉都是鮮血的喪屍正握着何晨光的腳踝!

「何晨光,你腳下有一隻喪屍!」

說著,高雄咻的一聲跳了起來,並飛快的鑽進了教室裏面鎖上了教室的門。

輕微的關門聲引起了喪屍的注意,原本漫無目的的喪屍紛紛朝着發出聲音的教室走去,而何晨光也發現了腳下的喪屍,還好是一隻已經被磕掉了牙的喪屍,要不然恐怕何晨光已經提前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利索的將腳踝上的手踢走後,何晨光飛快的朝着教室的門推了過去,然而讓他絕望的是,教室的門居然被他的好兄弟,大學四年的同窗室友給從裏面反鎖了起來。

「該死!高雄,你快開門啊!那些東西要過來了!」

然而,門後面的高雄則一點一點的將凳子搬到門前抵住了門,他的動作雖然十分的輕緩,但依然發出了砰砰的聲音,門外的何晨光越發的着急,直接舉起拳頭就朝着教室的門砸了過去。

「高雄,你這個王八蛋!趕緊給我開門啊!求求你了,別把我一個人關在門那邊啊!」

然而,回應何晨光的依然是高雄的沉默和喪屍不斷向著這邊走來時腳步拖動地面的聲音。

「該死!給我開門!給我開門!」

望着越來越近的喪屍,何晨光再也顧不上這麼多,抬起腳就朝着門上踹了過去。

「不要!別碰我!別碰我啊!啊!」

何晨光最終還是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他真蠢,或許早在超武被推出柜子的時候他就不應該再相信高雄的,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對不起,媽媽,晨光不孝了!」

就在喪屍即將淹沒何晨光的瞬間,一道火焰忽然從六樓到七樓的樓梯口被發射了出來,而火焰很快就將何晨光面前的喪屍給燃燒殆盡,隨後何晨光就看見白闌邁着白花花的大腿從樓梯口慵懶的走了下來。

「真是的,男生都是笨蛋嗎?這麼點小事都處理不了,還大喊大叫的,我本來想休息一下的,不過似乎現在不需要了!」

說著,白闌縱身一躍,直接從樓梯口跳了下來,穩穩噹噹的落在地面後,白闌揮舞着手中的灼熱之刃開始收割附近喪屍的頭顱。

灼熱之刃不愧是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武器,不僅能夠完美的將喪屍的頭顱削下來,而且飛濺出來的血液也在短短一瞬間被蒸發而消失不見!

完全陷入殺戮之中的白闌像是一位墮入凡間的墮天使,在月色下瘋狂的斬殺着不斷朝着她走過來的喪屍。

白闌並沒有選擇直接將所有喪屍的頭顱砍下來。

誠然砍下頭顱是最省力的方法,但是白闌就算控制的再好也沒有辦法將所有喪屍的頭顱整個割裂下來。

於是,越來越多的殘肢斷骸灑落在地面上,甚至有一隻喪屍的半截頭顱都被整個削掉,依然伸出手朝着白闌抓去。

「別愣着啊!趕緊跑啊!」

看着越來越多的喪屍朝着自己圍過來,白闌忍不住提醒跌坐在地上看傻了的何晨光,而何晨光則愣了一下,隨後起身朝着七樓馬不停蹄的跑了過去。

白闌像是一個用劍的藝術家,精準而優雅的用灼熱之劍將威脅到自己的東西通通砍掉。

很快,原本六樓的十幾隻喪屍也已經全部倒下,而踩在他們的屍體上,白闌微笑着將原來被高雄緊鎖着的門給劈了開來。

原本堵住門的高雄只感覺一股灼浪猶如排山倒海一般朝着自己撲來,隨後便感覺到自己的後背像是被人拿刀割開了一個完整的口子似的,錐心的疼痛居然讓他忘記了死亡的恐懼,忍不住大聲痛呼了出來。

「啊!白闌學姐!是你?何晨光呢?喪屍呢?」

白闌冷冷地望着裝模作樣的高雄,隨後甜甜一笑,像是一壺陳年老酒一般沁人心脾,甚至讓高雄忘記了後背的痛苦。

白闌坐在一張桌子上,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的腳踝。

「都死了啊!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高雄看着白闌慵懶的摸樣,心頭一熱,連忙走到了白闌的身後開始幫白闌揉捏起了香肩。

「白闌學姐真是厲害啊!以前還沒有聽說過白闌學姐有這樣的本事,還有這把劍,真是英氣逼人,哪怕離得這麼遠我都能感受到上面灼熱的溫度!」

白闌故意裝作十分受用高雄拍馬屁的樣子,隨後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確實是一把好劍,不過我一個女孩子,揮舞起來還是太過於勉強了,不如,我把這把劍送給你吧?」

高雄聽到白闌的話眼前一亮,隨後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怎麼合適,學姐,這把劍只有在你手中才能發揮它的作用,再說了,學姐的經驗這麼的豐富,肯定更適合使用這把劍!」

高雄的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眼睛卻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這把灼熱之刃,白闌的心裏雖然一點也不相信高雄的鬼話,但還是十分配合的將灼熱之刃拿在的了手中,然後交到了高雄的手中。

「所謂寶劍贈英雄,高雄,你能拿着這把灼熱之刃,好好保護好學姐嗎?」

說著,白闌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向高雄,高雄旋即便握着灼熱之刃忙不迭送地答應了下來。

「學姐放心,你的下半身就交給我了,不是,你的下半生幸福就交給我了!」

「討厭啦,高雄!那你證明給我看吧!」

白闌眼波流轉,嫵媚的眼眸中滿是深情與期待,那滿眼之中的柔情蜜意像是要將人融化了一樣,高雄看了後不禁咽了一口唾沫,隨後立馬張開雙手想要將白闌摟進懷裡,但卻被白闌微笑着閃開了。

「討厭啦!你難道想要在這裡對我做什麼嗎?」

「那怎麼辦?」

高雄此時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他握着灼熱之刃的手不斷的顫抖,雙腿跪在地上,仰視着月光下唯美的白闌,嘴角的口水順着滿是鬍渣的臉流了下來。

「我們的第一次一定是很美好的,對不對?所以呀,你把下一層的喪屍都解決掉的話,我就給你一些獎勵好不好?」

白闌一臉期待的看着高雄,但是當白闌一提起喪屍時,高雄就立馬反應了過來,冷笑着從地上爬起來,高雄惡狠狠的抓着白闌身上單薄的襯衫,然後舉起灼熱之刃威脅道:

「學姐,不可否認你的建議真的充滿了誘惑,但是我想你或許想錯了一點,我高雄能活到現在也不是什麼蠢貨,你想利用我解決掉下一層的喪屍!」

「我高雄可沒有這麼傻,現在這麼厲害的武器在我的手上,我想要把你擺成什麼樣的姿勢就擺成什麼樣的姿勢,你有能力反抗嗎?」

說完,高雄舉起手中的灼熱之刃就向著白闌刺去。

此刻的他彷彿已經看見了白闌人命般的閉上了眼睛,而後任由着自己恣意妄為!

手中的灼熱之刃並沒有刺進白闌白皙的皮膚,而是被放在了白闌身上的白襯衫上,頓時白襯衫被灼熱之刃灼熱的溫度給燒成了灰燼,露出白闌身上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

看到這一幕的高雄更加的興奮了,配合著白闌臉上絕望的表情,他第一次覺的這個世界末日好像也不全是壞事,要不然想要一親芳澤,感受白闌的美好,他高雄可能還要再奮鬥上兩百年!

「學姐!你放心,有了這把劍,我一定能好好保護好你的!現在我就為你種下獨屬於我的印記,讓你變成我的形狀!」

說完,高雄急不可耐的朝着白闌溫暖的懷抱中拱去,他甚至已經能夠聞見白闌身上那馥郁的奶香,但是一下秒他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半躺在桌子上的白闌緩緩坐起,望着地上一臉不可思議的高雄有些興奮又有些不屑的說道:

「看來,我的演技還是不夠熟練啊!要不然的話,今天就能好好玩弄這個傻子了,不過樓上還有一個,相信下面也會有倖存者,到時候再慢慢磨練吧!」

說著,白闌站起身來,撿起地上的灼熱之刃,又找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緩緩朝着五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