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是壟斷大掌柜
玄幻:我是壟斷大掌柜 連載中

玄幻:我是壟斷大掌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個達布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崔幼薇 許棠

看着堆積如山的錦旗,許棠還是忍不住搖頭感嘆,自己還是太善良了,頂級法器才收一千萬銀子,不過看在他太上長老在集團當保鏢的份上,就勉強給他打個折吧…… 仙道崩壞,仙子出山弘揚道法,卻沒想到被許棠忽悠,成了史上第一個品牌代言人
俗世王朝復興,皇帝連下一千道聖旨,只為了求許棠去兼職駙馬,沒辦法,誰讓他的集團壟斷了這個世界的所有資源……展開

《玄幻:我是壟斷大掌柜》章節試讀:

第5章 姚老頭


許棠雙腿一蹬,靈活得像條魚兒,停留在女子面前,嘴角邪魅的笑容漸漸掛起,見仙子也滿是驚恐,心中反而越興奮,大手一揮,朝女子抓去。

沈青竹心中絕望,認命似的閉上眼睛,等了一會兒,卻沒感覺到身體有什麼異樣,睜開眼打量着自己的衣物,仍然完完整整,不由得抬頭朝身前的許棠看去,卻發現此人竟然愣在了原地,仔細一看,他手中正抓着自己掩面的絲巾。

乖乖,這次真遇到仙子了。許棠像根木頭一般杵在水中,看着褪去面巾的沈青竹,秀口瓊鼻,朱唇玉面,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是老天的傑作,集天下之毓秀於一身。

沈青竹見面紗不在,羞怯中更多的是悲憤,激動之中又喝了幾口,看着痴痴望着自己的許棠,似乎猜到了自己的接下來的命運,她自詡神智堅定,原來此刻也不過如此。

想到這裡,沈青竹連掙扎的力氣都少了幾分,與其被這登徒子玷污,還不如自沉湖底。

這道姑竟然如此天人之資,倒是自己小瞧了,不過雖然長得跟花一樣,但下起手來卻狠辣無比,自己不過是不小心露了點,就要一掌劈死自己,這般潑辣,自己絕對不會中她美人計。

見沈青竹動作越來越小,眼神也越來越無力,許棠猶豫一下,還是遊了過去,雖然這娘們想要自己小命,但自己畢竟無礙,再說,親眼看見如此美麗的事物隕落在自己面前,這還真做不到。

許棠擺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狠狠在沈青竹的玉臉上擰了一下,似乎是要給她一個教訓,沈青竹羞恥的閉上眼睛,裝起鴕鳥來,可等了半天沒有動靜,睜眼一看,卻發現那人早已消失不見,就在感到鬆了口氣時,突然臀下一輕,竟然發現一個腦袋鑽到自己裙中。

許棠本想將她拖出水面,可沈青竹哪明白的他的意思,臉色焦急羞憤,雙腿夾着許棠的脖子,以為他又要輕薄自己,抗拒着許棠的動作。

許棠也不管她的掙扎,腳下發力,拖着她緩緩上浮,快出水時,猛地一蹬,直接將她托出水面。

沈青竹甫一出水,貪婪的吸了口新鮮空氣,畢竟有從小修真打下的底子,再加上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傾覆的烏篷船,許棠在水中再次發力,一把將她頂到漂浮的船上。

沈青竹半躺在船上,等了許久卻也不見周圍有任何聲響,咬牙道:「無恥之徒,還不快出來!」

水面平靜,無人應答。

沈青竹冷哼道:「你被我的靈氣侵襲了經脈,再不出來,難逃一個死字。」

等了許久,依舊無人應答。

沈青竹咬着紅唇,環顧周圍平靜的湖水,一時間心緒飄渺,竟然不知道想些什麼……

……

幸好翻船的距離離岸邊不過幾里水路。許棠順着水勢,半是漂流的朝岸邊慢慢游去。

雖然心裏有些惱怒,但許棠卻不後悔剛才的舉動,不就是扯掉遮面的紗巾,捏了捏臉蛋嗎?又沒少幾兩肉,這道姑應該不會喪心病狂,不要命的來追殺自己吧?

許棠充分發揮了一番阿Q精神,把道姑柔軟細膩的腰肢,狠狠的回憶了一番,就當是安慰自己受傷的心靈。

他現在四肢無力,頭腦發暈,而且胸膛一陣火辣,就像針扎一般難受。

等到岸邊時,天色已經黃昏,許棠潛伏在岸邊,藉著繁茂的柳枝,不時探出腦袋向四周觀望。大雨過後,街道一片濕噠噠,所幸沒有幾個行人。

許棠靠着岸邊觀察了一會兒,見無異常,便拖着沉重的四肢,緩緩從水中爬起來,一路閃閃躲躲,生怕哪個拐角處突然蹦出一個人影,給自己扎個透心涼。

他剛一踏進家門,憋着的一股氣再也堅持不住,吐了口老血,軟軟地癱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許棠眼神模糊,隱約看見從屋內走出一道蒼老而又熟悉的身影。

「你回來了。」姚老頭舉着一根蠟燭,在昏暗的屋內增添了幾分暖色,他聲音有些嘶啞,看着地上狼狽不堪的許棠,竟一點也不覺得詫異,緩緩開口道:「怎麼搞成這個模樣?」

不說還好,一說許棠心裏就來氣,他點頭答道:「我老老實實擺渡,誰想到渡了一個瘋婆娘,差點到湖裡餵魚了。」

他跟姚老頭相處了兩個多月來,許棠除了自己的來歷,幾乎與姚老頭無話不談。

姚老頭見多識廣,雖然說起話來有些神神秘秘,但是言語中對許棠的關心不似作假。

許棠心中也隱隱猜出,就憑姚老頭這等見識,絕對不是一般鄉村老父所擁有的,不過這涉及到的**,他一直沒說,許棠也一直沒問。

姚老頭點了點頭,將燭台放到一邊,緩緩蹲下身來,兩指搭在許棠的脈搏之上,沉吟一會兒,才緩緩說道:「你這是中了純正的仙家靈氣,再加上劇烈活動,筋脈逆流,不過施術者似乎並不想要你性命,等我幫你把靈氣導出,休息上幾個時辰就能恢復原狀了。」

許棠聽說這傷不會致命,頓時長出了口氣,想起那小妞的俊俏臉龐,心中也好受了七八分,不過一想到自己在水裡泡了那麼久,頓時又覺得有些虧大發了,只恨自己沒有多揩點油水,白白苦了自己。

也不知該說這人是樂觀大條,還是說了好了傷疤忘了痛。

「你且忍着一些,我幫你把體內的靈氣引導出來,」室內雖然燭光微弱,但姚老頭眼神卻是極好,只是看了許棠的胸膛一看,便穩穩地把掌心按了上去。

一股溫熱的氣息順着姚老頭的手掌,緩緩鑽到許棠體內,就像泡熱水腳一般舒服,許棠愜意得直哼哼。

姚老頭一手抓住許棠的肩膀道:「你忍着點,接下來可能會有點疼。」

許棠愣了一下,苦着臉道:「姚老頭,就沒有無痛人流嗎?牽動筋脈,就跟抽筋一樣,疼。」

姚老頭愣了下道:「什麼無痛人流?」

無痛人流都沒有,那自己來個婦科聖手,豈不是要賺大發。許棠不死心問道:「難道就沒有那種可以讓人暫時感覺不到痛覺的藥物嗎?」

姚老頭呵呵一笑,點頭道:「有。」

「那就麻煩姚老哥,」許棠連忙點頭,能少吃苦頭,就少吃苦頭。

姚老頭從身後掏出一跟木棍,似笑非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許棠。

許棠大汗,連忙擺頭道:「姚老哥,別玩了,我是認真的。」

「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姚老頭話音剛落,就舉着木棒朝許棠砸來,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啊。」許棠睛呼一聲,睜眼一看,姚老頭已經樂呵呵的站起了身。

好傢夥,轉移注意力是吧。許棠勉強投過一個禮貌的微笑,心中卻是把姚老頭罵了給狗血淋頭,但一站起身,瞬間覺得身體輕盈了三分,體內亂竄的氣息也已經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