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
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 連載中

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胖頭肥鹹魚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朔方凜人 遊戲動漫 綱手

寫輪眼?萬花筒?輪迴眼? 凜人搖搖頭表示:不死之身+八門遁甲了解一下
穿越火影世界,剛從邪神教逃到雨隱村,又被山椒魚半藏派往木葉做卧底; 當初說好三年,可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 快十年了半藏大人,猿飛那老傢伙今天第五次約談我,逼我繼位,成為四代目! 媽耶~我不想當火影,我只想回家結婚啊!展開

《火影:卧底的自我修養》章節試讀:

第7章 隱藏天賦,我要苟起來


雖然明面上成為了山椒魚半藏的徒弟,但自從上次辦公室一別之後;時隔一個多星期,凜人就再沒見到這個臭不要臉的傢伙一次。

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名叫水熊的特別上忍代為授課。

話說這位水熊上忍,長得平平無奇還有點丑,尤其是一個大鼻子和他那欲蓋彌彰的腦門。

每次凜人上課,總會情不自禁的擔心他頭上的那一小撮精心梳理的稀疏毛髮,會像蒲公英一般隨風飄落。

凜人也曾問過他,為什麼不把這點毛剪掉,剃一個超帥的光頭,水熊聞言,用憂鬱的語氣告訴他:這!其實不只是頭髮,還是男人最後的倔強。

後來,凜人才知道,這位長相老成的男人僅僅年芳十八,正是好年華。

......

山椒魚半藏給凜人安排的房間,位於村子**的一棟高層建築內,建築緊挨着山椒魚半藏的辦公樓。

凜人的房間,正好在這棟建築的頂樓。

雖說是頂樓,採光通風都是一流,但這裡是雨隱村,不是木葉;

常年的雨水讓這個國家一年也看不到幾次太陽,而頂層的排水相較於底層,差了好幾個檔次。這也造成了這個國家的奇怪風俗。

人大多數居住在底層,而上層,多是擺放死者棺材的地方。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凜人的屋外,有一個兇狠的人臉雕像,雕像的舌頭吐得老長,倒是夠一個人坐在上面。

凜人可不敢坐,這玩意下雨天滑的很,他害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掉下去摔成肉餅,到時候詐屍活過來,可就不好解釋了。

距離第一次,也就是上次見到山椒魚半藏,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凜人一直在水熊的教導下,熟悉忍者世界的規則。

就是了解了這些規則之後,凜人才知道,上次自己用豪火球之術炸胡井根勇,有多麼的不講武德,怪不得那傢伙差點被氣炸。

原來,這種操作,是忍界默認的下三濫操作,但凡自認為有點身份的忍者,都不會使用。

而且,一旦對手玩這種操作,會被認為這是對自己的極度不尊重。

想到這裡,凜人在心裏默默為井根勇默哀的三秒鐘。

「咚..咚..咚...」有節奏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凜人的默哀;

嘆了口氣,凜人心裏對井根勇說了聲抱歉,並承諾下次有機會補上默哀,隨後起身開門。

門外,外面套着雨衣,裏面穿着上忍制服的水熊走進凜人房間,隨手將順路帶來的早餐放在桌上。

「吃吧,吃完了今天正式開始查克拉提煉課程。」說著,拉開椅子,坐在桌前;

從懷裡掏出一個茶壺,又變魔術似的變出一個茶杯,倒了杯熱茶,放在凜人身前。

看着水熊行雲流水的動作,凜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不得不說,這傢伙是真的細心,用當地人的說法叫『亞撒西』,而且年僅十八,已經是特別上忍,典型的人傻錢多。

若不是長得顯老,頭髮又不爭氣,說不定早就結婚生子了。

凜人伸手,接過水熊遞來的茶杯,道了聲謝,隨即拿起早餐大快朵頤起來。

水熊見凜人吃的歡快,也沒閑着,嘚布嘚的說了起來。

「這一個星期過去了,大概的忍者常識你也掌握了,從今天開始,我們就開始學習查克拉提取術。」

「我...衣襟...費了。」凜人嘴裏塞得滿滿當當,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聞言,水熊毫不掩飾的翻了個白眼:「你不會,邪神教什麼尿性我太知道了,他們教你們的查克拉提煉法,是閹割版的!」

「哈?」凜人一口將食物吞進腹中,眼珠子瞪得溜圓。

這玩意兒也有閹割版的?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啊!

「算了,你不用知道什麼是閹割版,反正你就當自己從來沒學過就行了。」

說完,起身走到床邊,盤坐在床上。

凜人的床,說實在的,完全就是一張漏了水的水床;畢竟,他的屋子回潮太嚴重了,也就是他不死不生病,否則關節炎都夠他喝一壺的。

摸了摸床墊上的水分,水熊眉頭微不可見的皺了下,小聲嘀咕起來。

「神達大人也太過分了,這種房間也能住人?不行,今天就找半藏大人,讓他給換個房間。」

一邊嘟囔,一邊不顧潮濕,盤坐在床,擺出提取查克拉的姿勢。

「看好了,我給你演示一遍。」

說完,眼睛緩緩閉上。

「提取查克拉最重要的就是專心,將全部思緒放空,控制自身的精神能量和身體能量結合,產生查克拉。」

凜人吃完早餐,搬了個椅子坐在床邊,一臉認真的看着。

只見,水熊體表,漸漸冒出一陣藍光的查克拉光芒,附着在體表循着固定的線路不斷流動。

已經不是忍者小白的凜人知道,這種讓查克拉冒出體外的能力,非常消耗查克拉和精力;

畢竟,不是誰都像鳴人太子一樣,可以爆氣,毫無忌憚的借用九尾的力量。

見狀,凜人的思想也不再開小差,認真的記錄著查克拉流動的線路。

「記住了嗎?」過了好一會兒,額頭上滿是汗珠的水熊沉聲問道。

凜人快速點頭。

專註起來的他,記憶力很是不凡,這會兒功夫,線路已經全部牢記於心。

見凜人點頭,水熊結印的手鬆開,環繞體表的藍色查克拉頓時消失無蹤,隨即長長出了口氣,看的出來,這種教學方式對他身體的負擔還是挺大的。

「你來試試。」水熊說著,起身讓開了位置。

凜人再次點頭,盤坐床榻之上,學着水熊的樣子,雙手結『未』印,於此同時,腦海中關於如何結合精神能量和身體能量的記憶浮現。

先是將精神能量和身體能量混合,形成體力,再通過特定術式,將體力轉化成查克拉。

其中有兩個難點,也正是這兩個難點,決定了忍者的不同。

一種是體力轉化為查克拉的過程,又被稱為查克拉製造技術,這個過程中,有的忍者可以將每一絲體力精準的轉化為查克拉。

而有的忍者在轉化的過程中,體力被浪費了一部分,只有剩下一部分轉化成了查克拉。

這也是水熊口中,正規查克拉提取術和閹割版提取術的區別所在。

至於第二個難點,是關於查克拉轉化為術的過程。

有的忍者可以精準的把握好查克拉的用量,毫不浪費的將查克拉轉化成忍術。

而有的忍者卻做不到,他們無法準確控制查克拉的用量,所以必然會造成一部分查克拉的浪費。

這兩個難點,就是所謂的轉化和使用。

凜人盤坐床榻,腦海中關於提取查克拉的技巧不斷浮現,身體里,一股熱流緩緩從四肢八骸中緩緩生成,隨後沿着一種奇異的路線,流動起來。

這!凜人微微一愣,這速度,確實比邪教徒教他的提取術快上不少,與此同時,身體各處的細胞也傳來一陣陣疲倦感。

凜人知道,這是體力被消耗的原因。

不過,這點並不用在意,他是不死之身,不死之身的不僅讓他不被殺死,也杜絕了他累死自己的可能。

簡單來說,他這具身體,身體能量是無限的。

明白了自身的處境,凜人心念一動,暗中停下了查克拉提取的進度,只是裝模作樣的結着印。

至於原因,沒什麼特別,單純就是實力弱小時,不想展露自己的特殊罷了,尤其他的師傅,還是有着忍界半神稱號的山椒魚半藏。

凜人記憶中,這傢伙雖然強無敵,但腦子是着實不太好使。

先是在二戰中向火土風三國同時宣戰,打的雨隱村底蘊盡出,損失慘重。

然後又勾結團藏,幹掉彌彥,害的長門直接黑化開大。

儘管他兩次都逃出生天,但手下雨忍呢?嗝屁的嗝屁。

想到這裡,凜人吸了口涼氣,心中吐槽。

我還是老老實實苟着當個幕僚吧,忍界太危險了,尤其是在山椒魚半藏的討生活,危險係數直接上升五十個百分點。

要是我當初逃到木葉該有多好,和平祥和,生活環境還優異,沒事晒晒太陽;不像雨之國,整天下雨,我感覺我的屁溝都要長帶狀皰疹了!

......

時間又過了一個星期,距離凜人到達雨隱村,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

這一天,凜人依舊盤坐在床上,『苦練』查克拉提取術;而水熊彷彿不知疲倦似的,依舊嚴肅的盯着凜人的一舉一動。

忽然,少見的敲門聲打破了屋子的安靜,水熊眉頭微皺,面色不虞的起身開門。

「半藏大人!」隨着一聲驚呼,水熊立刻恭敬的拉開大門,讓到一旁。

門外,高大威武的山椒魚半藏帶着面罩,面無表情的走進屋子,身後,三個頭戴雨隱護額的忍者守護左右,其中就有凜人認識的山椒魚神達。

見狀,凜人起身,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站在床邊。

山椒魚半藏的視線從凜人身上一掃而過,隨即大步走到桌子邊坐下,伸手招來水熊。

「這都過去十五天了,修鍊的怎麼樣了?」

聞言,水熊腦袋上緩緩滲出一顆汗珠,支吾道:「那個...半藏大人,平君最近在修鍊查克拉提取術,額...非常刻苦認真,從來沒有一絲一毫的懈怠。」

他倒是想說點別的誇誇凜人,可這麼一段時間相處下來,凜人的查克拉不僅沒有絲毫長進,反而還減少了,這讓他絞盡腦汁也搞不清楚原因。

於是,他只能更加認真負責的盯着凜人的修行,就像個望子成龍的迫切家長一般。

可他哪裡知道,一心打算藏拙的凜人,不僅有過童年時期和父母鬥智斗勇的經歷,而且在成年之後的工作生涯中,更是積累了大量摸魚開小差的寶貴經驗。

簡單來說,凜人的摸魚技能,完爆水熊的監督技能。

這樣的結果就是,十五天以來,凜人不僅沒有絲毫長進,反而更菜了!

聽到水熊的話,山椒魚半藏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在他看來,亂世中,拚命訓練是應該的,這點完全不需要稱讚。

「查克拉量呢?」半藏再次問道。

「額...」水熊一愣,腦門上的汗珠冒的更多了。

「查克拉...修鍊術掌握的很好,額...現在已經完全可以隨時隨地提取查克拉了!」

看着水熊表情僵硬,企圖岔開話題的樣子,凜人心裏一樂,小小的感動湧上心頭。

他知道,自己如果沒有展現出關於實力的才能,現在享受的待遇一定會被收回;

這意味着,每天按時送到的食物,緊靠村子中心的房子,以及水熊這名特別上忍的單人輔導,都會被無情收回。

雖然殘酷,但他知道,這就是現實,沒有太大價值的人不值得投入過多的精力。不過,這也是凜人希望的,自由。

被看重,被寄予希望,被壓上重擔,何嘗不是一種自由的剝奪呢?!

這個世界,凜人還沒找到願意為之付出自由的人。

見水熊顧左右而言他,半藏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頓時,凜人只感覺屋子的空氣正在急速降溫。

「我說!平的查克拉量有沒有增長?」

見山椒魚半藏有些生氣,水熊不敢扯開話題,頓時像個霜打的茄子一般泱泱道:

「半藏大人,沒...沒什麼增長。」

「不過,時間還是太短了,而且您看,這環境也太差了,不適合精心修鍊的...」

說著,水熊的聲音越來越低。

他本不應該說這麼多話,畢竟,他只是個臨時的啟蒙老師罷了。

「夠了!」

半藏冷冷出聲,打斷了水熊的話,若不是看在他是個非常擅長教學的特殊上忍,換做其他中忍這樣和自己扯皮,早就被他拖出去殺了。

「平,將你的查克拉注入進去。」

說著,面無表情的將一張紙丟在桌上。

看着山椒魚半藏的表情,一旁的山椒魚神達早就樂開了花。

作為跟隨半藏時間最長的人,神達清楚的了解,半藏大人生氣時的表現。

正常來說,半藏大人平時都是一副面無表情的威嚴模樣,如果有人惹他生氣,他的眉毛會微微皺起,總體情緒表現的並不是很明顯。但如果半藏大人非常失望或者非常生氣,這種時候,他的表情反而會變回面無表情的樣子。

與此同時,半藏大人身上會本能帶着一種生人勿進的氣場,讓人望而生畏。

一想到這裡,神達心裏頓時一陣獰笑,打心底里說,他從見凜人第一面起,就不怎麼喜歡這個滑頭小鬼,認為他毫無忍者精神可言。

在他看來,忍者都應該像半藏大人一樣,憑藉強大的實力堂堂正正打敗對手。

後來,半藏破格收凜人為弟子,更是讓神達心中的妒火燃燒到了極限。

看到凜人被冷臉相待,神達頓時像三伏天吃了個冰鎮西瓜一般,舒爽無比。

凜人並不知道神達的心理,他只是默默點頭,臉上依舊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走到桌前,拿起查克拉試紙。

隨後,在水熊期待、半藏冰冷、神達戲謔的眼神中,努力裝出一副很吃力的樣子,將查克拉據於掌心之上。

這一刻,眾人的目光齊聚查克拉試紙。

下一秒,神達嘴角無法抑制的勾了起來,狂喜爬上了他的醜臉。

沒有變濕!哈哈哈!不是半藏大人最看中的『水』!

不僅如此,查克拉試紙沒有一點變化,既沒有燃燒,也沒有裂成兩半,也沒有變皺,更沒有碎掉!

哈哈哈哈!這傢伙是個少見的無屬性,蠢貨,蠢到家了!

屋裡眾人看到沒有變化的試紙,紛紛露出各種表情。

幾個保鏢皆是蔑視的斜眼看着凜人,不屑之意溢於言表。

而山椒魚半藏,眸子一縮,雖然沒有表情,但眸子深處那一抹失望還是出賣了他的內心。

這傢伙,除了有點小聰明,沒什麼價值了!

想到這裡,山椒魚半藏兀的起身,頭也不回的向著門外走去。身後,心懷鬼胎的神達和保鏢們急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