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打臉白眼狼後我暴富了
快穿:打臉白眼狼後我暴富了 連載中

快穿:打臉白眼狼後我暴富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知夭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不知夭夭 劉黎 現代言情

世界上總有些忘恩負義的白眼狼,被女友供完大學就分手的渣男,發達後拋棄糟糠妻的富豪,親生父母雙亡被繼母養大後不孝的繼女......如果這些被辜負的人都重生到未付出之前,他們會是什麼樣的結局呢?展開

《快穿:打臉白眼狼後我暴富了》章節試讀:

第7章 供男友讀完大學後被分手7


李娟看着一臉冷淡的大兒媳,也沒了來時的氣勢,尷尬的站在那兩隻手都不知道怎麼放。

「納鞋底呢..」李娟囁囁的沒話找話。

常小花瞥了一眼李娟,嘲諷的冷哼一聲:「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就說吧。」

「額...就是一點小事想找你幫忙...」一想到自己是來要錢的李娟就底氣不足。

「有事快說!」常小花看見李娟那副樣子就煩。

以前自己好脾氣的時候她趾高氣揚,現在把她當仇人反倒唯唯諾諾了?

李娟吞吞吐吐還是得說:「就是你小叔子上大學的事。」

常小花面露警惕:「他想上大學就去上,你跑過來跟我說什麼?」

「這不是缺錢嘛!」李娟急急的說:「三上了大學,咱們老張家面上都有光啊!」

常小花恍然:「你想讓我家掏錢。」

常小花真是給氣笑了:「家裡就老大一個人賺錢,又得養三個孩子,還得出爹的葯錢,你怎麼還有臉找我要錢的?」

李娟:「......」你以為我想來,這不是沒辦法了嗎!

只能在心中無能狂怒。

李娟還沒說話常小花繼續出言嘲諷:「飯都吃不起了,還面上有光?」

李娟老臉漲的通紅:「這麼些年老大打工賺的錢總得攢點吧?娘之前都沒找你要過,這不是確實沒辦法才來找你的嗎?」

常小花似笑非笑:「我跟你說這麼多都沒聽懂是吧?沒錢!趕緊走,再來找我,爹的葯錢三兄弟平分,我們只出三分之一!」

「那是我大兒賺的錢,養我們老兩口天經地義!」李娟擲地有聲。

「呵,出三分之一也是養,再說你這是要我們出錢養老三,你看老大是聽你的還是聽我的。」常小花得意的看着李娟。

「你...你這個不孝順的東西!真是要氣死我了,你別後悔。」李娟惱羞成怒,扔下這句話甩頭就走。

「娘你回家慢點,別崴着腳。」常小花跟在她身後大喊。

李娟聽見頭也不回,腳步匆忙的走了。

常小花扶着門框看李娟落荒而逃的背影直想笑,家裡窮的叮噹響了還想着供大學生呢。

其實李娟想的也沒錯,她手裡是攢了幾個錢,可那是留着給她三個孩子的,想讓她給她李娟供兒子,呸!做夢!

李娟腳步沉重的走向家裡,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兒子交代。

現在她的內心很是雜亂。一會兒怪自己沒本事,一會兒怪早早癱在床上的張父,一會兒又怪大兒媳,但是怨恨最多的還是劉黎出爾反爾。

李娟剛到家等待多時的張大恆就急切的衝過去。

「大嫂怎麼說的娘。」張大恆期待的盯着李娟。光耀門楣的大事,就算是大嫂也不會不管吧。

李娟:「......」看我臉色啊兒子。

李娟坐在椅子上扶額:「你大嫂說沒錢。」

張大恆一聽就急了:「她必須給,不給你就跟她鬧啊。」

李娟無語,她是不要臉的嗎?

「你大嫂說再去要錢,你爹的這份錢就兄弟三人平分。」

張大恆一聽便不敢鬧了,雙眼無神的跌坐在椅子上喃喃道:「我不能呆在這裡,我不能呆在這裡...」

李娟看到這樣的兒子也是滿臉心疼的勸到:「大恆啊,不然咱就不上了吧,家裡就這個情況你也是知道的。」

「不行,不行...」張大恆聽見他娘的話煩躁的跑回了自己屋。

李娟看到他這樣很是心疼,但也不去管他了,人總是要接受命運的不是嗎。

張大恆回了屋思來想去覺得還是得找劉黎,畢竟在一起這麼久,他不相信劉黎能真的一點不喜歡他了。小姑娘嘛,哄一哄總能哄好的。

有了這個想法張大恆在家也待不住了,換了一件最好看的白襯衫,又洗了把臉,打了髮蠟。

看着鏡子中的自己張大恆很是滿意,這都拿不下你?

「劉黎,劉黎...」

劉黎此時趴在床上看書隱約中聽到有人叫自己。

聲音怎麼那麼耳熟?心中有點不好的預感。

呼了口氣劉黎出了門,轉個彎就看到笑的溫柔的張大恆。

劉黎:「......」打扮成這樣是打算結婚了嗎您?

看見是他劉黎轉身就要回去。

張大恆急忙過來想拉住她,被早有防備的劉黎閃身躲過。

「你有事嗎你。」劉黎不善的盯着他,以前怎麼沒覺得他這麼油膩?

張大恆面上一臉受傷:「小黎,你怎麼那麼狠心說分就分?反正我是不會同意!」

「呵呵,我要你同意?你算什麼東西。」劉黎一點不跟他客氣。

張大恆一副無法接受的樣子:「你怎麼這麼說話?」

「我怎麼說話了?養條狗也比跟你個畜生在一起好!」劉黎恨恨的說。

「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啊。」張大恆滿目深情:「我以後可是要娶你當老婆的,你不要對我說這麼傷人的話。」

「你不想分手?」

「對!」張大恆一臉肯定。

「那我就跟你說明白了,」劉黎對着張大恆溫柔的笑:「我賺的錢,一分!都不會給你花的,你想從我這拿學費做夢來的快。」

「為什麼!夫榮妻貴,我上了大學對你也有好處啊!」張大恆無法接受抓住劉黎不鬆手:「是不是你娘的原因?錢是不是在她那?那錢都是你賺的她憑什麼不給你!」

「跟我娘沒關係,是我不看見你就犯噁心!」劉黎甩開他大聲吼道。

張大恆被嚇一跳。

「好好好,我不扯你娘,」張大恆出言安撫。

「現在也不是鬧脾氣的時候小黎,上學的學費你到底什麼時候給我?」張大恆表示現在他內心很慌。

劉黎覺得好笑:「張大恆你有病是吧?我都不跟你一起了,你管我要錢?」

「那我怎麼去上學!」張大恆現在深刻的認識到劉黎真不打算管他了,十分驚慌,大哥家也不打算管他,還能找誰?

劉黎趁他愣神也不說話突然跑回院子,張大恆見她跑走彷彿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被拔走了連忙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