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異世之釣系女王
穿越異世之釣系女王 連載中

穿越異世之釣系女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穆木的青葙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韓方 齊格格

齊格格是一個喜歡拈花惹草卻有着清純長相的女孩子,在前世甩了小男友後莫名身亡穿越到一個帥哥美女遍地走的世界,本以為能快樂穿梭花叢中的她卻被前身留下的孽債纏身,非但沒有享受到帥哥,還被發現了隱藏的秘密
齊格格無奈之下,見招拆招與男主(韓方)鬥智斗勇,在接觸過程中,韓方被齊格格的魅力吸引,齊格格被韓方的偏愛打動
就在兩人曖昧階段,韓方的緋聞女友出現了,緋聞女友不愛韓方,只想控制他並得到韓方家族的資產,經過一系列的衝突和誤解之後,有着深度情感障礙的齊格格,終於破除了心中的魔障,放棄了整片森林,選擇了一棵真心守護自己的大樹,並決定徹底放下心中對前世閨蜜momo去世的執念,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展開

《穿越異世之釣系女王》章節試讀:

第6章 忽如其來的愛情,有鬼


韓木在小別墅創作的歌曲《晨光下的希望》爆了各大音樂榜單,音源被炒出高價,齊家三哥終於賺了個大的,搖錢樹成了名副其實的金娃娃。而伴隨着這種突如其來的巨大熱度而來的,是一則引起了巨浪的戀愛緋聞,緋聞主角,是人稱齊家多情多金小公主齊格格,對,就是那個在學校操場和男生打架的齊格格。

一口大鍋扣的齊格格直發懵,這發展真是絕了。

齊家三哥打來了電話,這件事情還是齊家三哥工作人員捅的簍子,有一個員工在送樂器的時候,拍了韓木在草藥園的照片,並偷拍了齊格格和韓木在小別墅客廳的照片,雖然兩人沒有親密照,但是這種直接登堂入室的照片更有衝擊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扒出齊格格之前打架的人,是韓木的弟弟韓方,頓時,一個個新的虐愛故事新鮮出爐。「豪門家族、新晉音樂才子、兄弟奪愛、齊格格現代惡魔妲己」這樣的詞彙組合在一起,堪比突然爆的炸彈,話題度十足且精準打在所有牽涉進來的人身上,無論真相如何,齊家與韓家在新聞剛出來的一瞬間,就已經輸了。而漩渦中心的齊格格,又成了人人喊打追趕的「倒霉老鼠」,只能再次龜縮在自己的小別墅,每天痛罵齊家三哥一百遍。

「你究竟什麼時候能解決這件事情?」

「明天所有的澄清報道會覆蓋所有的網絡渠道,後天開新聞發佈會,韓家和齊家都會出面,將事情解釋清楚,然後等一個月,輿論慢慢散去,你就能自由活動了。」

「真的能解決嗎?」

「真的!」

齊家三哥斬釘截鐵地保證,這次的事情他也很內疚,自家妹妹在外面被黑成烏鴉了,他這次絕對不會放過那些操縱輿論的人。

齊格格得到保證之後,暫時放過了他。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之前可以自由出入的時候不喜歡出去,越是禁止的時期越想要放肆去嗨。此刻坐在酒吧的齊格格,心中如是想着。餘光瞥見隔壁那一桌,一直有幾個人盯着自己這裡。收回目光,齊格格意識到自己需要走了,再不走,恐怕明天的頭條就是齊家小公主大鬧酒吧了。人生真的好無聊啊,伸着懶腰離開的齊格格,慵懶的像一隻高貴傲嬌的貓咪,引起了不良視線的關注,並成功讓一個男人攔住了齊格格的去路。

「小貓,一起喝一杯吧!」

「小貓?」

齊格格縱橫兩世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人稱呼自己小貓,很想把高跟鞋敲在那張賤笑的臉上,但是不行,特殊時期,不能再惹是非。

「對呀,這麼可愛的小貓,願意和我一起喝一杯媽嗎?」

怒火已經升到脖子以上了。算了,忍一時。齊格格轉身想要離開,可背後那男的竟然想伸手抓自己的胳膊,這實在不能忍了,等反應過來時,那個男人已經在地上打滾了。這邊的糾紛吸引了酒吧其他人的關注,齊格格怕引起更多騷亂,再次轉身想走。卻不想,那個男人的同伴,竟然再次攔下了自己。

「你不能走,得賠我們醫藥費,還得道歉。」

「對呀,傷了人得賠錢吧。」

「就是男的有錯在先,也不能打人啊。」

「不願意喝可以拒絕啊,打人就不對了吧。」

「來酒吧都是玩樂的,喝一杯怎麼了,太矯情了,還打人?裝什麼清純呢?!」

……

惹人生氣的言論衝進耳朵,齊格格閉眼吐氣,大喝一聲:「閉嘴!你們想怎麼解決?要多少錢,說個數。」

「有錢了不起啊?」

「對啊,有錢就是了不起,沒錢你能在這裡喝酒嗎?你問問酒保招待沒錢的窮鬼嗎?剛剛不是說要我賠醫藥費的嗎?怎麼現在高貴了,不要錢了?!」

齊格格反唇相譏,真當我是個軟柿子嗎?

「還有你們,剛剛叫囂着讓我道歉的那幾個,來,到這裡來,讓地上這個賤男人親一口,我給你3000塊,然後,再給你們道歉,怎樣?公平嗎?」

「剛說裝清純的是你吧?怎麼,來酒吧的都是裝清純?那你呢?也是裝清純的?是不是誰都可以約你喝一杯呢?不如這樣,你把這瓶酒幹了,我給你付錢,再轉你10000,怎麼樣?你也要用這瓶酒證明一下,你不是裝清純吧。」

齊格格說完,看着周圍那群看熱鬧且多嘴多舌的人,準備來個舌戰群儒,讓這群煽風點火的傢伙們,見識下什麼叫難聽的中國話。看齊格格能打又能說還有錢,是個不好惹的,周圍人識相地散了。

齊格格在酒吧非但沒找着樂子,還被氣憋了一肚子,想要走一走吹吹風,卻不想走了十分鐘,酒勁上來了,腦袋有點昏昏沉沉的,歪歪扭扭靠坐在長椅上,齊格格覺得得給家人打電話了,不然,就是置身危險之中了。伸手一掏,TMD,手機竟然丟了,一定是剛剛有人趁亂摸走了。昏昏沉沉中,齊格格隱約好像看見了韓方,做夢嗎?怎麼會夢到那個傢伙。

韓方看着長椅上昏昏欲睡的齊格格,內心覺得,這個世界還真是奇妙。考慮到目前的合作夥伴關係,還是先把她送到酒店去吧。

好不容易將齊格格安置好,韓方想轉身離開時,被齊格格抓住了手腕。

「momo,我好想你,你別走。」

韓方停了一下,momo?這個momo一定是齊格格的軟肋,且是一擊致命的那種。或許這是一個可以牽制齊格格的把柄,讓二哥能夠在齊家公司安穩做音樂的把柄。

因此,他耐心地蹲了下來,聽齊格格口中的話,並用手機錄了下來:「momo,你走了,我會很孤獨,很寂寞,你別走好不好。」「momo,我把你放在心口最重要的位置,你開心嗎?」「momo,是你帶我來到這個異世界的嗎?為什麼呢?」聽到這裡的韓方臉色一變,他想到了這段時間齊格格的變化,最初堅定的以為這是詭計多端的齊格格的詭計,此刻卻意識到事情似乎沒那麼簡單。他放棄了離開,坐在齊格格床邊的落地窗前,冷靜地思考了一個晚上,權衡利弊。

第二天早上,當齊格格醒來,發現坐在床邊的韓方時,非常吃驚,憤怒地質問是怎麼回事?韓方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靜靜地看着齊格格的眼睛,緩緩問道:「momo是誰?你是誰?」齊格格驚慌失措,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

韓方非常淡定地提出了自己的條件,可以不追究齊格格的秘密,也不會說出去,但是齊格格要保證,不再對他身邊的人下手,且要保護在齊家公司的二哥韓木。

齊格格自穿越異世界之後,第一次崩潰到了極致,這也是在momo去世之後,她第一次如此崩潰。momo是她不能觸碰的禁忌,而韓方卻碰了這個禁忌。

但是她也明白,韓方沒有繼續追究momo的事情,是對她的另一種尊重,因此,她的憤怒,是針對自己的。

她默認了韓方的要求,並要求韓方立即離開這裡,且要保證不說出去,否則,後果不是韓方能夠承受的。

韓方無視了齊格格的威脅,直接離開了。

齊格格將草藥園交給管家打理,獨自來到奇奇古涯的一處私人賽車俱樂部,每天玩命地開着賽車一次次挑戰極限,她需要這樣的刺激來平息內心的波瀾,她需要最大的引擎聲來填滿空寂的內心,排除掉想要發瘋的想念。她每天晚上賽車之後,喝的爛醉地睡去。

十天後,賽車俱樂部的總經理擔心客戶出現問題,給他們的負責人打了電話。韓氏集團派正在公司實習的韓方來處理這件事情,這也是他接管家族企業所要經歷的歷練。

在監控室,看着摘下賽車帽的齊格格,韓方覺得陌生的同時,更有着這才是真正的齊格格的感覺。韓方要求經理拷貝監控錄像給他,並銷毀了原始錄像。回到辦公室,韓方看著錄像中齊格格的賽車,在山路上狂妄的奔跑,那樣的時速,就像是在赴一場必死的宴會一樣。齊格格摘下頭盔那一瞬間冷漠又孤傲的臉,驚艷了韓方,戳中了他的審美取向。

強大又脆弱、溫暖又疏離,甜美的笑容下,真正藏着的是孤傲的靈魂。矛盾衝突的性格,讓韓方心中的齊格格像一個謎一樣的故事體,而他,忽然想做那個揭開謎底的人。

晚上,看着一杯杯灌着酒的人,他又被齊格格身上的破碎感所吸引,內心第一次對這個女人產生了心疼。

他很好奇,齊格格身體裏面所承載的靈魂的過去,內心脆弱外表堅強且不羈的女人,究竟是怎樣的存在,甚至,他對那個momo產生了一些嫉妒,因為從小到大,他從未被人如此愛着,這與養母和哥哥父母所給的呵護是不同的,他迫切想要得到這種極致的愛。

最終,他留了下來,並在暗中繼續關注着賽車喝酒的齊格格。

三天後,他攔下了賽車後準備去喝酒的齊格格,第一次真誠地邀請齊格格談一談。意料之中的,齊格格拒絕了。韓方跟隨齊格格進入了俱樂部的酒吧,在齊格格看不見的角落裡等待着,他知道齊格格會喝醉,喝醉後的齊格格,防備心特別差,那是他的機會。

韓方在齊格格喝醉的時候,換了一身工作人員的衣服,將齊格格送到了房間。他本想趁着齊格格喝醉,深入探查齊格格的過去。

但是,沒想到的是,到了房間,齊格格非常清醒地從床上坐到了沙發上,撐着頭看着從衛生間洗手回來的韓方。蔑視且挑釁的眼神,讓韓方有一瞬間的難堪,但是轉而卻又明白,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因此,他淡定地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韓氏集團三少爺,被家族寄予厚望的繼承人,竟然有cospaly的愛好,而且無視公司規定,私自進入客戶房間,如果報道出去,是不是可以上社會法治頻道的大新聞?」

「那你猜一猜,新聞出之前,兩個家族直接將我們綁在一起官宣訂婚,來平息緋聞的可能性有多高呢?我猜是100%吧!我倒是挺期待的!」

「不是避我如蛇蠍嗎?怎麼現在改變心意了?是愛上我了嗎?」

「對!我承認!」

「你是瘋子嗎?」

「你從醫院出來後,在學校奇葩的留愛之路那裡,我遇到的人,就已經是你了吧。後來,我看着你練球、看你和其他人玩鬧,感覺到了你的不同,之前齊格格,是孤傲冷漠的,從外表到內心都是,而且很偏執,但是你不是,你給我的感覺一直是溫暖、強大的、孤獨的,如果說你和原來的齊格格有什麼相似點的話,那就是內心深處的冷漠。那天,在酒店,我聽了一晚上你的夢話,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種獨立無二的愛,我也想要那種愛,所以,我決定追求你。」

「什麼?」

「我能給你獨一無二的關注和愛,也想要得到你的獨一無二的關注和愛。」

「我不需要你獨一無二的愛,這種愛,已經有人給我了。」

「但是,現在那個TA不在你身邊,不是嗎?而你,現在依然是孤獨的,心靈和身體都是。」

齊格格斜眼看着驕傲的韓方,目光肆無忌憚地打量着他的身體,像是叢林中野生豹子,在觀察獵物一樣,甚至細緻到韓方的脖頸、手腕、腳腕,放肆且帶着羞辱色彩的目光,讓向來自詡淡定驕傲的韓方不自在地向後縮了一下,齊格格滿意地笑了。

「那麼,先推銷一下自己吧。」

「什麼?」

「你想讓我看上你,總得讓我知道你的價值。你的外形性格並不是我喜歡的,你的家世財產對我沒有吸引力。那麼,你有什麼是我需要,而你能給的?」

「我說過了,獨一無二的愛。」

「你了解我嗎?又怎麼知道我需要你的愛?自私地揣測別人需要什麼,然後強加給別人,你所謂的追求人,就是這麼追的嗎?那你一定是沒有談過戀愛的人。」

「你想要什麼?」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我想要成為你心中獨一無二的愛人,就應該知道你內心深處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不是嗎?」

「那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

韓方懂了,如果不是雙向的選擇,愛就是一個人的事情,與被愛的那個人無關,這就是先動心的人的悲哀。這種單向的愛可能永遠無法得到回應,即便是在將來對方追求別人,甚至是戀愛結婚,先動心的那個人也不能出聲指責或者是抱怨。

但是,這也是一種有可能看得到回報的挑戰不是嗎?

韓方決定結束這次談話,他明白繼續糾纏下去,對兩個人的關係也不會有任何的進展。

「我會找到你內心深處真正想要的東西的。」

齊格格沒有沒有回應這句話,更不打算去回應。她前世遇到太多這種自薦枕席的人了,自以為很懂,自信地把她想像成貪戀擁有年輕美麗臉龐和身體的膚淺的富家女,一群自以為是的傢伙。

韓方的外貌和性格是最不符合齊格格審美取向的,他艷麗、聰明、冷漠。齊格格喜歡的,是純粹美麗的臉蛋和靈魂,善良、美麗、全身心的依賴着她信任着她,而且在各自的專業領域,有着極強的上進心和勝負欲。雖然在分手時,會被罵渣女,但是,談戀愛的過程,卻是非常享受的。

而且,韓方說的那些話,她一個字都不相信。甚至,韓方的喜歡讓齊格格非常疑惑,雖然前世不少這樣的人出現在齊格格身邊,但是他們為的不是錢就是人,或者是錢和人都要,而韓方想要的是什麼,齊格格卻看不透。向來喜歡狩獵的人,卻看不透這個送上門的獵物。

這個喜歡,有鬼!

韓方是個瘋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