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親親狂魔!總裁太愛我!哄我撩我
親親狂魔!總裁太愛我!哄我撩我 連載中

親親狂魔!總裁太愛我!哄我撩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落長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明煜 桑錦歌 現代言情

【先婚後愛+寵妻+馬甲+青梅竹馬+甜寵互撩】 豪門千金桑錦歌撿到一個漂亮男人,男人天生神顏,宛如神明,年輕有錢體力好,又乖又奶超會撩,還嗜妻如命,寵妻成癮,夜夜把她抱在懷裡溫柔甜哄; 某日,震驚全球的神秘大佬身份曝光,桑錦歌:咦,他怎麼和我家那黏人不能自理的老公長那麼像? 後來,漂亮老公無數吊炸天的馬甲紛紛掉馬,桑錦歌把男人摁在牆上:老公不乖,騙我,要懲罰的哦
季明煜反手把她圈入懷裡,瘦長白皙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甘願被夫人懲罰
俯首,低頭,啵啵
桑錦歌淪陷在他的吻里,唔!他好會親! 【甜寵撩,全文一直高甜無虐,喜歡甜寵撩的一定要入坑
展開

《親親狂魔!總裁太愛我!哄我撩我》章節試讀:

第4章 在他懷裡睡着


桑錦歌的注意力一直在手裡的薯片上,但這並不妨礙,她覺察到季明煜時不時投向她的,炙熱的眼神。

「姐姐是不是很好看?」

桑錦歌轉頭,上挑的眼尾漾出幾分渾然天成的風情,望向他的黑眸。

「偷看夠了嗎,小奶煜?」

季明煜沒有躲避桑錦歌的眼神,反而極為坦蕩的回看着她的眼睛,聲音清潤好聽。

「我這是偷看嗎?」

「我分明是被姐姐的漂亮迷了眼。」

桑錦歌一怔。

聽着他坦蕩磊落的話,她不自覺笑了出來。

嗬,有被他撩到。

她rua了一把他清爽的黑髮:「你呀,人小鬼大。」

季明煜微微笑着,直視她的眼睛:「姐姐,其實我一點都不小……」

桑錦歌:「…………」

這話聽起來怎麼有點不對勁?

不知道為什麼,她想到了一些別的東西。

桑錦歌眼中氤氳着几絲迷茫,望進季明煜的眼底,想要探究他剛剛那句話,到底是幾個意思?

少年眼眸清澈見底,澄明無垢,像璀璨奪目的繁星,睫毛根根分明,又長又密,看起來很乖很奶,無辜,美好,不染半點塵埃。

除了好看,其他的啥都看不見。

桑錦歌心中一嘆,嘖,終究是她想多了。

小奶煜那麼純潔、那麼可愛、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在她垂眸的間隙,清冷俊絕的少年眼中,閃過了一絲笑意。

他清潤的聲音在她頭頂上方響起。

「錦錦,我的意思是,我都可以和你結婚了,自然不是小孩子了。」

桑錦歌默默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了什麼:「你最近怎麼不喊我姐姐了?」

季明煜笑道:「你想聽我喊姐姐?」

桑錦歌:「想。」

季明煜:「漂亮姐姐。」

桑錦歌靠在他身上,呵呵笑着。

他還挺會哄人。

車子在公路上極速行駛,車窗外霓虹燈閃,一幢又一幢大樓退出視線,消失在茫茫夜幕里。

回到楓藍公館。

桑錦歌掐指一算,是時候行動了。

她拿起手機撥了個電話:「你手裡的八百營銷號可以出動了。」

助手女特工姜小姜手指敲擊着鍵盤:「收到,Boss。」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啊,我隱匿娛樂圈這麼多年,終於可以大展身手了。」

一時間,八百營銷號齊齊出動,大肆宣揚桑錦歌的美貌和好身材,「桑錦歌」三個字高頻率霸屏。

#東風吹,戰鼓擂,桑家千金凱旋而歸#

#膚白貌美桑錦歌,天降神顏小腰細,嗚嗚嗚,美翻了#

#統治娛樂圈審美的第一神顏橫空出世,桑錦歌#

桑錦歌之前拍的幾張「男人裝」大片,也被扒了出來。

天使臉蛋,魔鬼身材,再加上八百營銷號一波又一波的精準營銷,網絡瞬間被點爆。

【啊啊啊啊啊啊,姐姐身材爆辣好啊!絕絕子他媽都沒有這麼絕啊!】

【媽呀,這幾張男人裝大片太勾人了!那魅惑的眼神,看得我心臟直突突!】

【救命!姐姐她用眼神開車!這誰扛得住!】

【嗚嗚嗚嗚,再看我就真彎了!】

【原來我不是喜歡男的,我是喜歡好看的!姐姐娶我!求姐姐貼貼!】

【姐姐胸好大!半顆都頂我兩個大!】

【請問姐姐穿哪個號碼?】

【F還是G?G還是H?H還是I?害羞臉紅還好奇!】

【咳咳咳!達咩,不可以澀澀!】

【顏色警告!互聯網並非法外之地,這位網友請自重!】

【報告蜀黍,這裡有人瘋了,哈哈哈。】

桑錦歌相關的熱搜,一直穩居熱搜榜榜首。

一波又一波的新話題層出不窮,完全開啟霸屏模式。

這不可避免的,引起了一些幕後團伙的注意……

桑宅。

桑錦歌走後,大廳里一片狼藉。

桑語寧和謝安惠一人一瓶紅花油,一邊哭,一邊往膝蓋的傷口處抹紅油。

桑語寧兩眼含淚,面露凶光:「媽媽,我好可憐,我好好的生日宴被桑錦歌那個賤人破壞了!」

「媽媽,咱家的事要是爆出來,我、我在娛樂圈就待不下了,我、我也不想活了!」

謝安惠「啪」的一下,把手裡的紅花油重重砸在桌子上:「寧兒別哭,放心,媽媽不是小三,媽媽只是找到了自己的真愛!」

「當初桑錦歌的媽媽病入膏肓,就她那個半死不活的樣子,都快把桑恆建拖累死了,我這個時候去照顧桑恆建,是幫桑家減輕負擔!他開心,我也開心,我這不就是雪中送炭!」

「桑恆建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別提多高興了,他愛我,我也愛他,我們才是彼此的真愛,真愛勝過任何倫理!」

「桑錦歌她媽都病成那副鬼樣子了,早晚得死,桑夫人也早晚是我的,我怎麼能叫小三!我只是提前拿回屬於自己的位置!」

桑語寧聽着謝安惠的話,覺得很有道理,桑家夫人早晚不都是她媽媽的,她媽媽只是提前拿回了自己的東西,這也沒什麼大逆不道啊!

她心裏一瞬間就有底氣了:「對呀,媽媽,桑夫人本來就是你的,你才不是小三,而且爸爸愛的人是你!」

她登時覺得,膝蓋處的疼痛都減少了很多。

她開開心心地拿過手機,點進熱搜的那一刻,她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臉上。

她慌張的撲到謝安惠身上:「媽媽,你看,熱搜上都是罵我們的,這些愚蠢的網友冤枉我們!」

「媽媽,我好怕,我才紅沒多久,我還沒有拿奧斯卡影后,我還想紅!」

謝安惠點進熱搜,臉色一下子變灰。

【好好的人不做!為什麼要做畜牲!蓄意破壞別人家庭,可恥!】

【連最起碼的禮義廉恥都沒有!真的是社會蛀蟲!】

【破壞別人的家庭,搶別人的東西,半夜睡覺不怕做噩夢嗎!】

桑語寧點進自己的微博賬號,下面也是罵聲不斷,不過作為她的粉絲,更多的是急切要求她回應的。

【真不敢相信國民甜心桑語寧的媽媽是小三!!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對哦,樓上這一說,我有點明白了,這全程都是桑錦歌說的話,我們的小甜甜語寧還沒回應呢!】

【作為小甜甜的粉絲,你們難道對她連這點信任都沒有嗎??不信謠不傳謠,坐等語寧回應打臉!】

【我們要只相信小甜甜本人的話!靜等謠言散去的那一刻,也請真相還我們小甜甜一個清白!】

粉絲們一個接一個@自家正主,要求她親自回應。

桑語寧拿着手機的手都直發抖,她怎麼回應?她不敢回應。

按照倫理綱常來說,她媽確實是小三,但桑語寧覺得,她媽媽說的也很有道理,反正桑錦歌的媽媽早晚會死,死了之後桑夫人不還是她媽媽,她媽媽只不過提前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再說了,她媽媽和她爸爸是真愛!

桑語寧看着咬牙切齒唾棄自己的網友,又跑去熱情似火地誇讚桑錦歌的美貌,她本來就所剩無幾的心虛消失不見,轉而化作了嫉妒的怒火,熊熊燃燒。

那個鄉下長大的野丫頭怎麼能和她比!

桑錦歌被攆到鄉下吃糠咽菜的時候,她桑語寧可是被當作桑家的小公主,衣容華貴,按照豪門名媛的標準嬌養着。

桑語寧自認她跟桑錦歌一個天一個地。

現在看到網友們都在誇桑錦歌,她打死都接受不了,牙齒都咬得咯咯響。

母女倆坐在一起,正雙眼含淚又含恨,大廳的房門被打開。

一個身姿高挺,劍眉星目的男人走進來。

桑語寧和謝安惠看到男人的那一刻,連膝蓋上的疼痛都顧不得,急急朝着桑恆建撲過去。

「爸爸!」

「老公!」

「嗚嗚嗚,我們被人打了!」

桑恆建看着哭哭啼啼的兩個人,又掃了一眼旁邊的傭人,眉頭擰在一起:「現在傭人們還在就哭哭啼啼的,成什麼樣子!」

謝安惠立即止住哭聲,把臉上的眼淚抹乾。

她朝一旁的管家擺擺手,傭人們退了下去。

謝安惠拉過旁邊的桑語寧,聲音帶着極大的委屈:「老公,你看寧兒的臉,都被桑錦歌打-腫-了!」

「我好心把她喊過來,想着今天寧兒生日,咱們一家人能坐下來好好吃頓飯,但誰知道……誰知道……」

謝安惠說著說著,眼淚嘩的一下流出來了:「誰知道她那麼恨我們,她先是扇了寧兒一巴掌,後來還強行讓我們母女給她下跪!」

她指着她和桑語寧的膝蓋:「老公,你看,我們兩個的膝蓋,都給她下跪,跪破了!」

桑語寧摸了摸自己腫的老高的臉,又看着自己磕破的膝蓋,覺得自己快委屈死了。

她一把撲到桑恆建的懷裡,面上很憋屈,還強忍着悲痛的樣子:「爸爸,我不痛,我不怪姐姐,真的!」

「我想姐姐本性一定不壞,她一定不是故意的,她從小被養在鄉下,可能對我和媽媽有怨言,這我都能理解!」

「雖然姐姐今天打了我和媽媽,還讓我和媽媽下跪,但我不怨恨姐姐!我願意給姐姐時間,讓她改邪歸正,我們都是一家人,我相信姐姐骨子裡不是壞人!」

「爸爸,你也不要追究姐姐的責任了!」

母女倆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配合的十分默契。

桑恆建心疼地看着桑語寧高高腫起的臉,皺着眉頭,長長嘆了一口氣:「寧兒啊,你就是太善良了!」

謝安惠擔心桑恆建不追究桑錦歌的責任,繼續在旁邊哭的傷心欲絕,添油加火:「老公!我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如果桑錦歌只打了我和寧兒,我一定捂着嘴不往外說一個字,關鍵是……,關鍵是……」

桑恆建看她吞吞吐吐的,直接道:「你直說,這是桑家!桑家的事,一切我說了算!桑錦歌是我血緣上的女兒,她還能逆了天不成!」

謝安惠帶着哭腔說:「老公,我就知道你最好!你最公平公正了!」

「桑錦歌還帶了狗仔進來,污衊老公你搞婚外情!」

謝安惠用詞特別講究,不說自己被桑錦歌污衊當小三,把矛盾轉移到桑錦歌污衊桑恆建搞婚外情上。

這一招,非常陰險,也非常好用,直接點起了桑恆建的怒火。

桑恆建一向愛面子,哪裡肯接受自己被親閨女指責出軌,他現在都想打斷了桑錦歌的雙腿。

謝安惠又拿出手機,把網上各種罵她罵桑語寧的話,拿給桑恆建看,桑恆建的怒火燒的更盛,直接想掐死了桑錦歌這個家族敗類。

桑恆建陰沉着臉說:「你們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替你們母女倆主持公道,我會親自讓桑錦歌那個不孝女跪着給你們道歉!」

說完話,他就掏出手機,撥打了桑錦歌的電話。

桑錦歌此時正靠在又乖又奶又強壯的老公懷裡,舒服到昏昏欲睡。

她抱着他,就像抱着一個溫暖的大白。

他的懷抱太舒服了,又寬闊又暖和,還帶着好聞的木質清香。

她忽然生出一種想法,想一輩子窩他懷裡不出來。

晚上的時候,和他一同躺在床上,被他抱着睡覺,一定也很舒服吧?

季明煜的手臂緩緩的、緩緩的、移向她的腰際……

他手指即將碰到她的瞬間,丁零零的電話聲響起,打破了一室的旖旎。

桑錦歌拿起手機,直接摁了接聽鍵。

桑恆建見電話接通,得意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謝安惠和桑語寧。

看吧,即使桑錦歌再豪橫,不也得聽他這個親生父親的話。

他開口,語氣不善:「桑……」

嘟!

電話被掛斷。

正怒氣沖沖喊着讓桑錦歌下跪道歉的桑恆建,傻眼了。

電話被掛了?

那個不孝女竟然敢掛他的電話!

他不死心的又打了一次。

電話已關機。

桑恆建怒火中燒,氣急攻心,心口悶痛,偏偏還發不出來,一口老血不上不下,差點憋死他。

桑錦歌把手機扔回包里,長睫垂下,微閉着眼:「老渣男還想教訓我,下輩子吧!」

她頭一歪,繼續靠在季明煜的肩膀上,不經意的扭頭,側臉貼上他溫熱滑膩的肌膚。

她臉頰貼上他脖子的瞬間,一種她從未體驗過的異樣感傳來。

原來男人的肌膚也可以這麼光滑,絲綢一樣細膩綿柔,還帶着散不盡的溫暖。

本能驅使,桑錦歌小貓一樣,臉頰埋在季明煜的脖子里,蹭了又蹭。

她沒有注意到,此時她貼着他、靠着他,她上身完全貼在他身上,她渾-圓的形狀,他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季明煜渾身一顫,下腹忽然升起一股燥意。

她還在蹭他的脖子。

**的電流,從兩人的肌膚相貼處,傳進少年的骨頭縫裡。

過電般的癢!

心靈深處的渴!

渴望……更多……

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而且年輕,而且體力很好,季明煜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但很顯然,少女還未意識到她的行為所引發的一系列悸動。

她還在蹭他的脖頸,無意識的撩撥,最為勾人。

少年臉上拓出一抹清淺的弧度,無奈的笑笑。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拿起手機刷微博,然後就刷到了幾條評論。

【姐姐的身材爆炸好啊!小腰纖細,胸大,屁屁還翹,嗚嗚嗚嗚,我羨慕慘了!】

【F還是G?G還是H?H還是I?我承認了我就是大sai迷!】

【F自動淘汰!最起碼大G起步!】

【啊啊啊,不行了!我流鼻血了!】

季明煜感受着她豐盈的美好,剛剛強壓下的燥意,更加升騰。

不知不覺,少年耳尖泛紅。

豪車一路急駛,抵達楓藍公館。

季明煜低頭,看着他懷裡的女孩,眼神溫柔似水。

少女窩在他懷裡,睡的很熟。

她睡顏恬靜嬌美,少了幾分倔強鋒銳,增添了更多的軟甜柔和。

司機正要開口,季明煜低低「噓」了一聲,無聲的口語:不要吵到她。

他起身,一隻胳膊攬着她纖薄的後背,一隻胳膊托着她的腿彎,很輕鬆的抱着她下車,往樓上走。

桑錦歌躺在他懷裡,朦朧低喃:「到家了嗎?」

季明煜溫聲回說:「到了,我抱你上去。」

他頓了一下,似在提醒她:「錦錦還記得今晚是什麼日子嗎?」

桑錦歌迷迷糊糊睜開眼,瀲灧潤澤的眸子盈着水濛霧氣,半夢半醒:「今晚是什麼日子呢?」

「啊,想起來了,今晚是我的新婚夜,是能和男人合法睡覺的日子。」

季明煜淺淺笑着,抱着她走進電梯:「對,新婚夜,錦錦要和我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