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從傻子皇子到無敵帝王
從傻子皇子到無敵帝王 連載中

從傻子皇子到無敵帝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明天就戒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弈劍 柳如煙

大夏國十三皇子李弈劍,五歲不慎落水,變成大夏第一傻
然而十歲那年,傻子皇子,華麗轉身,舉世皆驚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四十州
不負少時凌雲志,曾許人間第一流
展開

《從傻子皇子到無敵帝王》章節試讀:

第8章 賭約


柳毅沒想到,李弈劍野心居然這麼大。

初期就需要三五萬兩銀子,人手更是越多越好。

並且後期還有着豐厚的回報。

他想要做什麼?

柳毅唯一想到的,便是奪嫡兩字。

誠然,一旦他奪嫡成功,登上至尊之位的話。

柳家就有着從龍之功,回報必然是驚人的。

但是,奪嫡是那麼容易成功的嗎?

看看目前參與奪嫡的兩位皇子太子和八皇子,哪一個身後沒有龐大的勢力支持?

而他們柳家,只是商人世家而已。

即便是三皇子和五皇子背後的勢力,都遠比他們強大的多。

而哪怕是三皇子和五皇子,都不敢參與奪嫡之爭,而是選擇強者依附。

弈劍居然想參與奪嫡?

現在,柳毅甚至在懷疑,弈劍是不是還是個傻子。

如果不是傻子的話,怎麼敢幹這種事呢?

而此時,李弈劍,也是饒有興趣地看向柳毅。

從柳毅的表情,李弈劍大概能夠猜出柳毅的心思。

而這,其實也是李弈劍有意為之。

柳家,是舅家人,算是天生的盟友。

但是,李弈劍也要先考察一番。

通過這個消息,通過柳家家主的反應。

就能讓他對柳家,有個大概的判斷。

這也決定着,以後他會用柳家到什麼地步。

柳毅經過半晌思索之後,不由說道:「弈劍,你第一次開口。」

「我這個舅父,本不應該拒絕。」

「但是目前我柳家,是真的拿不出這麼多銀子啊。」

「這絕非推脫之辭。」

「五年前,柳家爭取到了海外貿易的機會。」

「當時柳家購買了一大批的瓷器等雜貨,這些貨物,都有些瑕疵。」

「但是只要能夠運送到海外去,就能得到豐厚的回報。」

「然而,就在我們剛剛將貨物準備好的時候,娘娘突然病逝。」

「而我柳家,也就因此失去了海外貿易的機會。這批貨物,全部都砸到了柳家手裡。」

「因為貨物質量有瑕疵,而柳家本身就沒有經營瓷器雜貨方面的生意。」

「而在娘娘病逝之後,柳家遭受到其他商家的打壓。」

「因此,五年過去了,這批貨物,柳家遲遲沒辦法出手。」

「如果你能夠幫柳家,將這批貨物降價賣出去一半的話。」

「無論弈劍你有任何需求,柳家都會傾力相助。」

聽到柳毅的話,李弈劍不由微微點頭。

原來,柳家還有如此遭遇。

海外貿易,屬於暴利行業。

但是並不是誰都能參與其中的。

柳家因為柳妃的存在,獲得了准入的資格。

但是偏偏柳家運氣不佳。

這邊才剛剛準備好貨物,那邊柳妃病逝。

人家就不帶柳家玩了。

而柳家準備的貨物,就砸到了手裡,積壓了大量的資金。

李弈劍相信,柳家即便是積壓了大批的貨物,但是柳家,必然是不缺錢的。

堂堂皇商沒錢?這不是開玩笑么。

柳毅提出的條件,其實就是他們的考核題目。

他在考察柳家,而柳家,又何嘗不是在考察他?

如果他沒有能力破局的話,柳家一定不會全力支持他的。

只不過,令李弈劍沒有想到的是,柳家出的題目,居然如此簡單。

不就是賣貨嗎?

這很難嗎?

如此想着,李弈劍不由問道:「舅父,可否將柳家積壓貨物的名稱、數量,還有各種貨物的市場價、成本價還有舅父想要銷售的價格寫出來,給我一份清單呢?」

柳毅不由說道:「自當如此,還請弈劍準備紙筆。」

李弈劍點點頭,然後吩咐杏蕊去取筆墨紙硯。

不多時,杏蕊便取來一套筆墨紙硯來,放到桌上。

此時,小丫頭柳如煙起身,拿起筆,在紙上書寫了起來。

這讓李弈劍微感詫異,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這丫頭被稱作柳家第一才女,看樣子並非浪得虛名。

舅父帶她過來,就是為了展示她的才能的。

就在李弈劍思索的時間,小丫頭從容不迫地將清單寫了下來。

然後小心吹乾,雙手遞給李弈劍。

李弈劍接過來一看,這小丫頭的字體,雖然稍顯稚嫩。

但是字跡秀麗欣長,風姿翩翩,令李弈劍微微點頭。

接下來,李弈劍仔細觀看了一番清單。

看完之後,李弈劍微微一笑說道:

「舅父,要賣掉這些積壓的貨物並不難。」

「不過呢,我需要你們做一些準備。」

「只要準備妥當,到時候不需半月功夫,至少能賣掉五成。」

李弈劍說完之後,從柳毅臉上,看到一絲若有若無的失望之色。

然後便聽柳毅說道:「弈劍,賣東西,可沒那麼簡單。」

「這些貨物,我們柳家積壓了整整五年,五年時間,我們都沒賣出去一成。」

「半月功夫,賣掉五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弈劍微微一笑說道:「反正只是搭些功夫的事情,也不費什麼事,舅父何妨試試看呢?」

柳毅點頭說道:「那好吧,弈劍你只管說,需要我們做些什麼準備。」

李弈劍不由說道:「還請舅父回去之後,命人將這些貨物進行一下包裝。」

「比方說,將這些碗筷酒杯外加一包針,包裝在一起,到時候一起向外出售。」

「我看過了,這一套的市場價大約是十五文。」

「而成本價是六文錢,而舅父想要賣出的價格是五文錢。」

「我覺得,價格完全可以定在十文錢。當然了,還需要其他的一些手段。」

「不過即便去除掉這些成本,也能賣到九文錢。」

聽完李弈劍的話之後,柳毅臉上,失望之色越濃。

他不由說道:「弈劍,生意上的事情,你沒有接觸過,可能不太了解。」

「需要這些商品的,大多都是尋常百姓。」

「他們可能會買一隻碗,或者幾個酒杯,或者一把筷子。」

「很少有人會一次買一整套。」

「並且這價格也偏高,你這麼賣,怕是很難賣的出去啊。」

李弈劍微微一笑說道:「舅父,你們做的,是生意。」

「而我賣的,是人心。」

「我自然還有一些其他的銷售手段,舅父何妨相信我這一次呢?」

「我還需要舅父派一批口齒伶俐的人來,我培訓他們幾天。等舅父那邊包裝好,就可以出售了。」

見李弈劍堅持,柳毅只好無奈答允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