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當草妖拐了兔妖后
當草妖拐了兔妖后 連載中

當草妖拐了兔妖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毛筆酥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池 楚落

楚落被仙草復活過來後只想復仇,她以為是以為自己是被他們害死的,後來發現好像是被別的東西控制了情緒; 她以為自己活過來是上天的饋贈,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天上也不會掉餡餅,這一切早已被算好的; 她以為自己只是找了一個幫自己度過開始追殺階段的幫手,但後來發現,自己好像在幫這隻兔子呀,幫着幫着自己的心好像也幫進去了; 或許是上天也覺得自己做的不厚道吧,才讓這隻軟萌的兔子溫暖她,彌補她吧! 葉池以為自己答應幫助她是因為被饞蟲控制了想法,隨着相處的時間越來越久,他好像覺得這棵草越來越吸引他,吸引着他的全部心神,他想好好養着這棵草,讓這棵草越長越好,越來越美味! 「難道是因為我是兔子的原因嗎?所以才這麼喜歡這棵草?」葉池總這樣想着
簡單來說就是草妖拐了一隻兔妖當打手,卻被兔妖拐走了心的事
展開

《當草妖拐了兔妖后》章節試讀:

第6章 一病未愈,又得一「病」


天漸漸放明,楚落才回來。使用了一夜的法力,刺激了一夜的小草,使得她有些疲憊,一回來就化作了小草將自己栽進了花盆裡。

葉池感覺到楚落回來時才閉上雙眼裝睡,等感到她又回到了花盆裡,才睜開雙眼。

他低頭看着懷裡的花盆,裏面的小草好像更蔫搭了,葉片都無力的垂下了。葉池伸手摸了摸葉片,眼裡有些心疼。

「知道你很想去救家人,但如果你這樣拚命,就怕還沒等到去救人,自己就先累垮了。」葉池將自己的靈力注入到花盆中,嘆了一口氣道:「唉,希望對你有所幫助,好好休息吧。」

可能是那天晚上太過放肆了,楚落這麼一睡就睡了三天。

葉池一邊警惕着周圍可能出現的情況,一邊注意着花盆裡的變化,好在這幾天那群人都沒有出現,而看到花盆裏面的小草越來越有精神,才放下心來,葉池現在早晚都會往花盆裡注入一點靈力,希望能幫助楚落。

直到三天後,葉池坐在地上,捧着花盆,照常想要往花盆裡注入靈力,卻被一隻手阻止了。

「葉公子不必如此的……」

葉池聽着聲音就知道是楚落,他抬頭望去果然是她,不由得有些驚喜:「楚姑娘!你感覺好些了嗎?身體可有不適?」

楚落搖搖頭,淺笑道:「只是前幾日有些累了,就想着睡一覺,但沒想到這一覺睡的有點久。」

「那便好!」葉池點點頭,心裏鬆了一口氣。

楚落也席地而坐,看着葉池手中的花盆,悠悠說道:「葉公子,這幾天辛苦你照顧我了,只是,你其實沒必要把靈力給我,我可以自己慢慢恢復的,不用這樣白費靈力的。」這幾天葉池的所作所為,她都能感受到一些。可能是那天晚上太過任性,刺激了太多次,導致她陷入沉睡,若不是葉池的靈力,她可能還要再沉睡幾日。

葉池捧着花盆,有些無所謂的說道:「楚姑娘這話說的不對,只是一點點靈力而已,又不是不能恢復,但若是能幫助到楚姑娘你,就不算是白費。」葉池看着楚落的眼睛,最後一句說的格外認真。

楚落能從他的眼眸里看見自己的身影,不由得有些怔愣,心裏有些異樣的感覺,說不出是什麼。

楚落連忙偏過頭,不再去看葉池的眼睛,心中的波動卻一時不能平復

葉池也反應過來,連連看向別處,手指控制不住的扣着花盆壁,他覺得自己的心有點亂,但又不知道是為何,明明才和楚落相處幾天而已。

氣氛有些尷尬,葉池扣扣花盆壁,又摸摸耳朵,突然他站起來有些心虛的說道:「我、我去看看附近有沒有吃的,你、你先在這裡休息一會。」話音一落,葉池就跑掉了。

楚落看着葉池的背影只能茫然的點點頭。

葉池跑到一條小溪邊,他伸手捧了一捧水澆到自己臉上,他才感覺自己冷靜下來。他看着水面的倒影,就覺得腦子中一片空白。

他看着身邊的花盆,不由得又想到了楚落,想到了楚落的一顰一笑,想到了那天的香味……連忙又淋了一捧水在臉上,明明溪水清涼,可他覺得溪水反而讓他臉上開始發熱了,他用力的搖了搖頭,閉着眼睛將花盆丟進了腰間的寶袋中,卻又害怕花盆在裏面碰壞了,連忙將頭探進寶袋中查看,看見花盆還好好的,才鬆了一口氣。

他坐在溪邊,水面波動,看不真切自己的身影,他無力的捂着額頭,慘叫道:「完了、我完了!身上的病還未治癒,這又來一病!我太慘了!也不知道這病怎麼治,我完了啊!!」

楚落獨自坐在那邊等了好久都沒有看見葉池回來,就在她懷疑葉池是不是跑了,準備去找他的時候,就見葉池頭上染着水汽的回來了。

「葉公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頭髮還**?」楚落伸手想要擦去葉池髮絲上的水,葉池卻偏頭躲過,然後默默回答道:「沒事,就是有點熱,我用溪水洗了一把臉。」

「熱嗎?」楚落感覺現在溫度宜人,十分舒適啊。

「嗯。」葉池眼神閃爍,只是點點頭,「哦,對了,我就在那邊找到了一些果子,你嘗嘗吧。」說著便將果子遞到楚落手上,自己走向了一邊。

楚落接過果子,迷茫的看着葉池,又看看手中的果子,決定還是先吃一點再說。

「唔,呸呸呸!」果子一入口,楚落就皺起了臉,好酸!她吐出果子,卻感覺嘴裏的酸味落了根,滿臉痛苦,好半天才緩過來,氣的楚落想把果子丟的遠遠的!但看到遠處葉池的背影,不由得起了捉弄的心思。

她調整好表情,一蹦一跳的來到葉池身邊,將果子遞到葉池面前,笑意盈盈的說:「葉公子辛苦了,這果子你也吃一點吧!」

葉池伸手擋住了果子,拒絕道:「我、我剛才吃過了,你吃吧,味道還不錯吧?」

聽了這話,楚落眯起了眼睛,心中暗罵:你給傢伙!竟用這果子耍我!果然是故意的!儘管心中十分惱怒,但面上依舊不顯,十分真誠的說道:「公子辛、辛、苦、苦、尋來的,我當然要好好享受它的美味啦!但是這有一些多,我恐怕是吃不掉,但又不捨得扔掉,不如公子和我一起享、用、一番吧!可不要浪費了。」楚落摘下兩顆果子遞到葉池嘴邊,葉池鬼使神差的接過果子,遞到嘴裏……

楚落看見葉池吃下果子,這下笑的更真誠了。

葉池還未回過神來,就感覺一股酸意直衝大腦,讓他腦子都有一瞬的空白了,他連忙吐出果子,酸味卻還留在嘴裏。

「怎麼樣?味道不錯吧!」楚落環抱着手臂,一臉看好戲樣。

「這果子怎會這麼酸?」

「我哪知道呀,又不是我摘的,再說公子你不是嘗過嗎?怎會不知這果子酸。」楚落撇過頭,氣呼呼的說道。

「我也沒嘗過啊……嘗過就不會摘了。」

「你剛才還說自己吃過呢!你就是故意害我!」不說還好,一說楚落更生氣了。

葉池他哪知道啊,這就剛才在溪邊隨手摘的,聞了聞覺得能吃就帶回來了。心裏又因為得了新病而心亂,也就沒想到先嘗一下,剛才說吃過了完全也是心亂而不想吃所找的借口,但看楚落那樣子,她肯定是認定自己是故意騙她吃酸果子的。

「我、不是,我剛才……」葉池想解釋,楚落卻不想理睬他,將果子塞進他懷裡轉身就走了。

葉池看着懷裡正新鮮的果子,有些無奈,「果子啊果子,你非要長的一臉美味的樣子幹嘛!」說著就丟下了果子,朝楚落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