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我在古代和現代穿來穿去
快穿之我在古代和現代穿來穿去 連載中

快穿之我在古代和現代穿來穿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王官問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雪 洛風

大綱:路邊撿了個男人,開啟奇奇怪怪的穿越之旅 都說路邊的男人撿不得,這一撿,她得餓一個月的肚子,可男人告訴她,只要跟他簽訂契約,就能賺大錢,想都不用想,簽啊! 可是,這錢也太難賺了吧,被水淹死,被刀砍死,上吊而死……等等,怎麼還有一個人,他誰啊展開

《快穿之我在古代和現代穿來穿去》章節試讀:

第4章 鷹紋手鐲4


慕雪忍着想揍他的衝動,不怒反笑:「你的意思,只要我同意她進門,就能放過我?」

他點頭道:「只要你同意,這事我便可以不追究。」

慕雪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笑聲回蕩在柴房,格外刺耳。

他皺眉道:「你笑什麼。」

慕雪笑了許久,笑夠了,擦着眼角笑出來的眼淚道:「你們可真是伉儷情深啊,為了讓我點頭,綠帽子都搶着戴,你可真是個大情種,要我給你頒個獎嗎。」

笑聲引得門外湊過來好幾個腦袋,慕雪眼神掃了過去,全部作鳥獸散,還把門關得緊緊的。

他臉色瞬間尷尬,眼神閃爍道:「本就是你偷人在先,給你一個台階你就要懂得下。」

慕雪道:「那我可真是謝謝你,給我安個罪名,就是為了讓我同意,還美其名曰替我着想,你倒不如直接說我犯了七出之條把我休了,這樣她進來才好名正言順。」

他道:「你偷人是事實,怎麼叫我給你安的罪名。」

慕雪道:「那你可抓到姦夫了?」

他道:「沒抓到不代表你清白,若你存心將他藏起來,其他人如何能找到。」

言辭鑿鑿,像是真拿到證據似的,眼裡全是厭惡和不信任。

慕雪不禁為柳氏感到悲哀,她緊緊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與你一同長大,是何秉性你最清楚,說我偷人,他們不信我,你也不信我。」

他頓住,望着她的漆黑的眼睛一時語塞,良久,頭也不回的走了。

門外的風吹進來,燥熱的屋子涼快不少。

慕雪卻感到心裏發涼,暑熱的天,渾身像置於冰窖似的,何其心酸

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慕雪摸索着身邊,什麼都沒有摸到,空蕩蕩的,好像周圍只有她自己。

她有些害怕,輕聲喊道:「有人在嗎。」

沒有人回答,甚至還有她的回聲。

她大膽的往前走,一直走沒有停,走着走着,前面出現了光點。

她喜出望外,加快步伐跑了過去,光點越來越大,越來越亮,最後她跑了出去,摸着胸口直喘氣。

這是晉府,她穿越過來的地方。

慕雪感到奇怪,自己不是一直被關在柴房裡嘛,怎麼又能出來了,難道是洗清冤屈了?

她大喜過望,急沖沖跑到柴房想要找靈靈,被前方一堆人給攔住,嘰嘰喳喳,她好奇的湊了上去,看看究竟。

人堆**,一個婆子正捏着一個小姑娘的下巴來回看,彎着腰背對着慕雪,把小姑娘遮擋住,她左右伸長了脖子都看不到是誰。

婆子來回看了看,滿意道:「是個好牙口,這般乖嬌的人兒,你可當真捨得。」

婆子用手帕擦了擦手,轉身來到一個男人面前,兩人在商議着什麼。

小姑娘低着頭嗚嗚咽咽,架着她肩膀的幾個人抓着她的頭髮強迫她抬起頭,清麗的臉上全是淚痕。

慕雪愣住,像是一道晴天霹靂般打的她挪不動腳步。

眼前這個女子,竟是長大後的靈靈,五官長開了,變得更加漂亮,那雙眼睛更是我見猶憐。

男人和婆子達成了協議,最終以雙方都滿意的價格買下了靈靈,靈靈失聲痛哭,掙扎着跪在男人面前不願走,幾個人架着她像拖條狗似的拖着走。

慕雪大駭,吼道:「不可以!」

她衝到幾人面前想要攔住他們,迎面走來卻直接穿過她的身體,徑直走了出去。

慕雪頓住,不可思議看着自己的雙手,透過肉體直接看到底下青石板的顏色,身上的衣裙都變得透明。

面前突然站了一個人,慕雪抬起頭,看到他面容有些蒼老,鬢角和鬍鬚有些泛白,但依舊能認得出,是她的丈夫。

嚴格來說是柳氏的丈夫。

他透過慕雪遠遠望着那幾人,直到看不見,便轉身走了。

慕雪想給他一巴掌,手穿過他的身體打在空氣上,她衝到他面前大聲吼道:「為什麼要把靈靈賣了,她們是幹什麼的!」

他聽不見,穿過她走了。

慕雪又急又氣,眼淚嘩嘩的流,滴落在地板上消失不見。

「你為什麼要賣了靈靈,說話!為什麼,你這個人渣!」她哭喊着一遍遍質問他,手腳並用恨不得將他打一頓,但只能摸到一團團空氣。

「為什麼,為什麼……」慕雪重複着這句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娘親……」

耳邊突然傳來一道飄渺的聲音,很模糊,但聽得很真切,慕雪止住了哭聲。

「娘親,娘親,你怎麼了。」

聲音變得清晰,是靈靈在喊她。

慕雪四處張望尋找聲音來源,她感覺聲音越來越近,近得就像是在她耳邊。

意識來回拉扯,慕雪胸口堵得慌,她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氣,眼前漸漸變得模糊。

一道刺眼的光照進來,胸口忽然順暢,她猛的大吸一口氣,騰一下坐起來,茫然的望着眼前一堆雜物。

手被一隻微涼的小手握着,慕雪一個激靈清醒過來,轉過頭,靈靈怯怯的喊了一聲:「娘親。」

慕雪頓時眼眶一紅,將靈靈用力抱在懷裡,感到特別安心,她聲音哽咽:「還好還好,只是夢,只是一個夢。」

力氣有些大,靈靈不舒服的掙扎了一下,慕雪連忙放開她道:「對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

靈靈搖搖頭,道:「娘親,你剛剛好嚇人,靈靈以為你又醒不來了。」濕漉漉的眼珠像是兩顆水珠子,眼睛一眨,眼淚就掉下來了。

慕雪心裏沒由來一緊,夢裡靈靈那雙含淚的眼睛在她心裏揮之不去,下一秒就要被人拖走了。

怎麼辦,要怎麼做才能改變這個結局。

門外響起嘈雜的聲音,慕雪聽出來,是那天那個老婦人,她趕緊將靈靈推到身後藏起來,哐當一聲,房門就被踹開了,激起一陣灰塵。

老婦人嫌棄的用手帕捂着口鼻,扇着眼前的灰,指着慕雪身後的小女娃道:「把她給我帶走。」

還是那天兩個粗使婆子,兩人擼着袖子氣勢洶洶上前去抓人。

慕雪擋在靈靈面前後退數步,拿過一旁的木頭攔在身前用力揮動,大聲喝道:「站住,你們幹什麼!」

到底是經歷過深宅里多少腥風血雨的人,兩人互相使了眼色,一前一後搶過木頭,將她押住,老婦人一手提擰着靈靈就走出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