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賣到柳家做男僕
賣到柳家做男僕 連載中

賣到柳家做男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覆水的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婉 齊洛

「爹,你這是要帶我到哪兒去?」 「到柳家,我把你賣給柳家大小姐當男僕了
」 「爹,你把孩兒推上絕路究竟是為了什麼?
」 「為了生活
」 「......」 趙二絕望地跳下山崖,卻意外地落在了一個神秘人的身上
「少年,你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都沒事,定是天賦異稟
我應順由天意,將這道語託付給你
」 「不是你在空中把我接住的嗎?」 「我為人誠懇實在,希望你識點抬舉
」 「我識我識,你別把我給舉到懸崖邊上啊喂!」 …… 「成功還原,正在轉移至新的『冤種』,『宿主』
」 「冤什麼?」 「冤宿主
」 一個高冷的御姐聲音在趙二的腦海里回道
展開

《賣到柳家做男僕》章節試讀:

第3章 再也不敢


齊洛欲哭無淚地看着這枚藥丸。

在柳婉一臉期待的表情下,準備將這個紅色藥丸送進自己嘴裏。

「誒?」

「小姐你等一下,我想有個人一定很適合吃這枚藥丸。」

齊洛說完就拉着柳婉的手準備追上劉管家一行人。

「齊洛你要幹嘛?」

柳婉被齊洛拉着手,一臉好奇地向他詢問着。

「這葯給那個被綁着的帥哥吃了,萬一將他瘋掉的病給治好了呢。」

「你不僅能減少一些負罪感,他一定還會感謝你不是嘛。」

「再說,他都馬上要走了,最後一次替小姐分憂,我想這一定也是他的榮幸。」

齊洛滿臉堆笑地偏過頭對着柳婉說道。

「你說得好像也有幾分道理,我們就先讓他試試吧。」

柳婉應允了齊洛的提議,在齊洛錯愕的目光中。

他被柳婉又給提了起來,一下就翻過院子的高牆,三兩步就躍到了劉管家四人的身後。

「劉管家!」

「嗯?」

劉管家被齊洛突然叫住,三位老者連忙向身後的方向看去。

只見齊洛突然從柳婉的手上踩到地面,一個健步就來到了那名男子的面前。

那名男子正用一臉懵神地表情看着齊洛,被他給強行送進了一枚紅色的小藥丸。

「不用謝,這是同為獄友送出的鑒別禮,你剛才給我打招呼我還沒回應呢。」

齊洛一臉笑意地看着他,眼神里充滿着和藹可親。

「我特么......,汪!汪!汪!...」

那個男子氣得差點暴露了原型,趕緊又開始學了起來。

「你在狗叫什麼?你在狗叫什麼!」

齊洛剛要上前跟那個男子動起手來,卻被劉管家給用身體攔住了。

「算了算了,人都瘋了何必要動什麼氣,畢竟狗咬狗,一嘴毛的。」

齊洛:「嗯???」

不是,敢情你過來阻止我不是來勸架的啊喂!

齊洛看着劉管家四人漸行漸遠的背影,也是舒服地吐了一口濁氣。

至少,還是稍微懲罰了一下那個裝瘋賣傻的男子。

「齊洛,你快進來。」

柳婉在後院的大門開心地沖齊洛招了招手。

「來咯,我的大小姐。」

齊洛開心地跑到了柳婉的面前。

不管怎麼樣,至少每天跟一個長得貌美如花的小美人一起,也不算是一件壞事。

但是當柳婉從自己小蠻腰的衣兜里又掏出一枚綠色的藥丸時。

齊洛就不這麼認為了。

尼瑪趕着是要拍七彩仙丹呢是不是啊,下一次給的藥丸是不是橙色或者紫色了啊喂!

「說吧,什麼葯。」

齊洛一臉鎮定,內心哀嚎地對柳婉說道。

「這叫活血定氣丸。」

【活血定氣丸:可使服用者在短時間內,能夠有......】

「啊!!!」

齊洛一下就搶過柳婉手中的綠色藥丸,將它給遠遠丟了出去。

「齊洛,你看來你是第五個不聽我話的男僕了。」

柳婉那萬里晴空的俏麗臉蛋瞬間就開始烏雲密布了起來。

她慢慢向齊洛逼近,兩手白嫩細長的手指開始不斷地捏了捏。

噼啪——

噼啪——

噼啪——

手指不斷發出的響聲讓齊洛不自覺地吞了吞唾沫,開始慢慢往後退去。

「你不要過來啊,你再過來,我可就要叫了。」

齊洛顫顫巍巍地向後退着,他看見前面的大魔鬼,雙腿害怕地開始發起抖來。

「叫吧,你叫破喉嚨都沒人理你的,更何況你現在都是我的人了。」

柳婉將右手的手指背放入胸前的左手手心裏面。

她臉上的笑容看上去開始越來越詭異了起來。

如果他倆角色互換,別人還以為要對花季少女。

做什麼不可告人的齷齪行為呢。

「小姐,休再胡鬧!」

劉管家在後院大門抬手制止道,顯然是將那個男子給送出柳府了。

劉管家趕緊上前擋在了齊洛兩人的中間,將齊洛護在了身後。

「小姐,你一個人境五級,怎能隨便對一個普通人動手,更何況這又是你花光零花錢買的男僕。」

劉管家義正言辭地勸解着柳婉。

「劉管家。」

齊洛意外地看着劉管家的背影,他開始對這個相貌平平的老人漸漸有了好感。

「你要是把他給打死了,沒零花錢再買一個是小事。」

「老奴我還得辛辛苦苦背他在後山給埋了,我哪有那個力氣啊。」

劉管家一臉委屈地對柳婉說道。

齊洛:「誒?!!」

感情你這個老不死的,不是為了我着想。

而是讓自己少點勞力活啊喂!

齊洛恨不得從後面把劉管家給活活掐死。

「劉管家閃開,大不了我收點力道就是了。」

「放心,我最多像上一個男僕一樣,打他個大小便失禁而已。」

柳婉黑着臉,擼起袖子準備就是干。

「小姐息怒,望小姐三思啊。」

「閃開,你再不讓,我就連你一塊打!」

柳婉說完就舉起拳頭開始對劉管家揮了過來。

齊洛看在眼裡,閉着眼睛躲在劉管家的身後。

他感覺劉管家如果被柳婉這一拳打中,可能真的會被打死。

因為柳婉從小的那種怪力,這個瓊崖鎮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

突然緊閉雙眼的齊洛不知被誰給推了起來。

他納悶地睜開雙眼,一個小小的秀拳準備朝他臉上呼嘯而來。

「誒???」

砰——

柳婉的一拳被齊洛的左臉給硬生生的接上。

「善哉,解鈴還需系鈴人。」

「齊洛小伙,老奴已經為你做到仁至義盡了。」

劉管家將齊洛扶在他跟柳婉的中間。

「誒?!!」

「劉管家,我特么......」

齊洛話還沒說完,柳婉一個左勾拳直接衝擊在了他的肚子上。

要不是還沒吃早飯,齊洛可能就要配合柳婉。

吐一點東西出來了...

「我叫你丟我的藥丸,叫你丟,叫你丟......」

柳婉一拳一拳打在齊洛的身上。

劉管家開始扶不住齊洛了,索性直接把他鬆開。

坐在一邊的石墩上,一邊撫着自己的白鬍子一邊看戲。

身後沒有人扶着,齊洛由於慣性被柳婉打得後退了起來。

柳婉似乎感覺這樣打得不過癮,便將齊洛推倒在地上。

坐在齊洛的身上,開始瘋狂地揮動着她的小拳頭。

砰砰砰——

砰砰砰——

......

一連十幾個小粉拳砸在齊洛的臉上和胸口處。

齊洛瞬間就找不到東南西北。

他隱約感覺到橋上有一個老太婆,正端着一碗湯水向他笑着招招手。

「別打了,別打了。」

「小姐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齊洛腫着自己的腮幫子對自己身上的柳婉說道。

他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臉上原本英氣的容貌早已蕩然無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