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不滅之靈
火影:不滅之靈 連載中

火影:不滅之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鹽與魚與驢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加藤緒 遊戲動漫 鹽與魚與驢

【火影+無系統+慢熱+科技流+單女主+叛逃】   十月中旬,在木葉
  夜色籠罩,惟有月光在場
  火影岩上,冷風透骨寒徹
  纖絕孤清之影,斬月、劈星,山嶽若浮草傾頹,靈魂似琉彩隕墜
  半世相逢,少年依舊如風,橫刀裂蒼穹
  山河綿邈,粉黛若新
  只是盛滿大海的眼,一半碧藍,一半幽靜
  他只知道:   來人間一趟,要看看光明
展開

《火影:不滅之靈》章節試讀:

第3章 魂火蟲之術


「沒有完成任務的人是什麼後果!告訴我!」

站在高台上的根部忍者戴着一個加藤緒從來沒有見過的面具,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充滿了鐵血的味道。

甲三在一年前就已經死了,這個戴着不知名面具的,也叫甲三。

「任務失敗,自裁謝罪!」

台下,是二十個八九歲的孩子,每一個人都冷着聲音。

大多數的眼中都透漏出一抹兇狠,雖依舊稚嫩,但卻已然不可小覷。

對於他們這些從來未曾知道過什麼是正確什麼是錯誤的孩子而言,他們對於事物的評判標準已經完全由接受的教導所決定。

加藤緒面無表情。

三年的時間,他已經學會了如何完美隱藏自己的情緒,偽裝出該有的樣子。

冰冷是根部忍者的標誌,也是加藤緒為自己挑選的面具。

「很好,一個時辰,只給你們一個時辰,我要見到每個人手中有一個獵物存在。」

「土遁-鐵監牢!」

站在高台上的根部忍者開始動用忍術。

「轟隆隆……」

大地開始震動,從四面八方開始浮現出一個個土牆,形成了一個直徑百米左右的圓形圍牆。

加藤緒看着高台上的根部忍者,心中明白,能毫不費力得施展出這樣的忍術,他至少是一名上忍級別的忍者。

另一邊,從木葉監獄中送來的罪犯被一個一個送進了鐵監牢中。

「八、九、十……」

目光盯着那些罪犯,加藤緒明白了這種方式是什麼意思,只是沒有想到來得這麼快。

最多活下來十五個人。

他轉過頭,微微環視一眼。

不過才八九歲的孩子,卻已經用審視的目光開始打量着身邊的人,甚至開始隱隱警惕了起來。

「進!」

高台上的根部忍者輕喝一聲,所有人瞬間消失不見。

能站在這裡的都是同齡人中的精英,沒有扛過去的,早已經化作枯骨。

三身術,忍者體術基礎,苦無手裏劍,甚至一些低等級的忍術,每一個人都已經熟練掌握。

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總會爆發無與倫比的潛力。

由土遁圍成的牢籠並不算太大,但此刻卻異常靜謐,夾雜着肅殺與冷清,充斥着這裡的每一寸空氣。

「除了中間的高台上,東南西北方向的土牆上也有忍者的氣息……」

加藤緒挑選了一棵隱蔽的大樹,悄悄隱藏在其後,感知着周圍的風吹草動。

最先察覺到的,便是四面高牆上,肆無忌憚散發著強大氣息的根部忍着。

「看來這次考核不太一般……」

沒有再多想,他的目光放在了周圍的其他隱秘角落。

樹林、灌木、山岩,鐵監牢範圍內的任何一處都可能隱藏着敵人。

每一個人都是他要警惕的存在。

加藤緒手中靈光浮現,像一個個小螢火蟲一般,慢慢飄散了出去,熒光緩緩收斂,逐漸變得透明,飛入了叢林中,消失不見,向著四面八方探知過去。

這些小手段是他的靈化之術的一種運用,在根部的這三年,經歷過不少類似的試煉,但他從沒有施展過哪怕一次靈化之術。

這個秘術雖然堪稱暗殺利器,但是弊端也很明顯。當他靈魂離體之後,身體無法動彈,如果沒有一個隱秘的地方存放他的身體,亦或者絕對信任的人守護他的身體,那麼他不過是將自身置於最危險的境地。

他只能另闢蹊徑,不過幸好看起來似乎他對於靈魂方面有着某種特殊的天賦,順利開發出了幾種小手段。

包含着他一絲靈覺的查克拉團彌散了開來,並沒有刻意控制的情況下,它們隨機散落在了叢林中,靜靜得隱匿着。

「啊!」

驀然一聲慘叫,打破了森林的寂靜。

「魂火蟲之術!」

聽到這聲音,加藤緒發動忍術,潛伏在森林各個角落的查克拉能量團瞬間被激發,將所在地的畫面在瞬間傳輸了回來,然後消散於無形。

他瞬間便找到了七八個人所在的地方。

除了那些沒有修行過查克拉的罪犯之外,稍微感知敏銳幾分的,也在魂火蟲激發的一瞬間感知到了查克拉波動,知道自己暴露了。

山林間開始此起彼伏得響起了嘈雜聲,偶爾見或有幾聲慘叫。

重新隱秘的孩子在不斷的躍起之間發現對方的身影,或選擇逃離,或選擇偷襲。

只有這些不明所以的大膽犯人依舊在偷偷埋伏着。

加藤緒的感知中,兩個穿着罪犯衣服的四十多歲的傢伙,正悄悄藏在一個大樹後。

他悄悄接近了過去。

愚蠢的傢伙,在什麼時候都是那樣的愚蠢,無法想像的是在這個世界生存了這麼多年的人,竟然依舊還會以年齡和個體的體型來判斷實力的差距。

悄然來到他們的身後,加藤緒沒想到這兩個罪犯卻還依舊在窺視着一個女孩。

「爺爺死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

「嘿嘿,這個女娃娃還挺漂亮的……」

加藤緒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不遠處的女孩……

「丁五……」

女孩是剩下的二十人中唯一的女生,也是最為奇特的存在——她擁有溫暖又柔和的笑容。

哪怕在這樣嚴酷的根部……

加藤緒從未招惹過這個女生,看不懂的人,就離得遠一些,這樣笑眯眯的傢伙定然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

就在他想要退走的時候,丁五卻突然轉過了頭,一枚苦無擦着加藤緒身邊的大樹而過。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這裡……」

丁五摸出了苦無抓在手裡,警惕得看着四周。

「不出來么,還是依舊像以前一樣,憑藉感知能力避免所有戰鬥,躲藏到每一次試煉最後么……」

「也不是所有戰鬥都會避免的……」

加藤緒腳下一點,現出了身影,兩發手裏劍飛射而出,刺入了兩個罪犯的咽喉。

這些罪犯不過是一些普通人,那怕身強力壯了些,可和忍者比起來,差距太遠了。

「果然是你,未……」

丁五默默看着兩名罪犯倒地不起,也只是輕輕看了一眼沒有動作,但加藤緒能夠明顯感知到她比剛才更加認真了幾分。

「別緊張,我並不想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尤其是沒有意義的戰鬥。」

「這裡的兩個人應該足夠通過這次試煉了。」

丁五看着眼前這個,將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黑髮少年,突然輕輕笑了笑,將苦無收回了手裡。

「只會逃跑的未,果然名不虛傳……」

「不值一提,為了活下去而已。」

「因為怕被別人聯手幹掉,而拚命開發出感知忍術,真是天才呢,未……」

加藤緒詫異得看了一眼丁五,這個女孩又對他露出了標誌性的溫柔笑容。

「微末伎倆而已,不值一提……」

加藤緒的腳下輕輕蓄起了查克拉,手中迅速扔出了一枚苦無,趁着丁五躲閃的片刻,瞬間便竄入了叢林中,消失了身影。

連殺掉的獵物也沒有帶,加藤緒便遁走了。他能察覺到這個女孩表現出來的情緒里,好像充滿了光明與柔和,這三年以來,他也大概明白他對於靈魂的感知天賦。

除了一些實力特彆強大的存在他絲毫感知不到任何信息之外,也很少有能夠將靈魂波動偽裝得如此天衣無縫的。

「這個女孩果然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