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梨落晚風
梨落晚風 連載中

梨落晚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閑人落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晚煙 顧鷺柏

青春是驚飛的鷺鳥,是晚風中的梨花,那麼美,那麼的浪漫,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有沒有那麼一個人總是在夢回初醒時悵然若失 有沒有那麼一個人陪在你身旁,花開攜手憑欄,花落共拾明月! 繁華落盡時,一切不過是夢一場
展開

《梨落晚風》章節試讀:

第七章 殘煙散盡


洛輕紅想在漫天飛舞的文字里見縫插針,卻發現無縫可插,編輯好了的萬字千言卻英雄無用武之地,仕途坎坷啊!那飛快跳動的密密麻麻的字啊就像一曲清幽的催眠曲,使她的瞌睡魂牽夢繞,可她又不得不想盡辦法撐起這眼皮,等待硝煙的塵埃落定,此刻她好像有李清照的先見之明,在雨疏風驟之前,沉醉濃睡,第二天試問捲簾人,可她的安撫的職業不能放任她眼不見為凈,這比等雁字回來,月滿西樓更讓人難受啊!

洛輕紅放開腦洞,盡量縮短被拉長的黑夜,可漸漸發現這竟成了拔河賽,她總覺得學校和家長就是魚和蚌,而學生則是漁翁,長此以往,這漁翁容易養成守株待兔,坐享其成的心理,而魚蚌兩敗俱傷,得不償失,又或許只是父母想孩子做這樣的漁翁,不想真是不情不願的漁翁和兩敗俱傷的魚蚌!

這不剛靜下心來融入故事裏的許晚煙被媽媽敲門聲拉回家現實。

「晚晚,你出來一下。」

「媽,怎麼了?」許晚煙被媽媽的聲音牽引到了沙發,依偎在媽媽的身旁,腦袋還回味在黛玉的鐘情和寶玉的多情里。

「晚晚,來來我們說說你們周末的活動。」

「我們周末的活動怎麼了?」

「你覺得你們的這個活動怎麼樣?」

「很好啊,我們班上的同學都挺開心的,今天老師剛公布的時候,我們班的聲音都差點掀瓦了。」

「你不怕累嗎?還要去賣東西呢?風吹日晒,冷眼嘲笑都沒關係嗎?」

「母親大人,你太小看你的寶貝女兒了,其實,我實話跟你講吧,只要不是上課,我們都挺積極踴躍的,恨不得從此山高水長,浪跡天涯,遠離這沉悶枯燥的學校生活,不過也不是我們不喜歡上課,而是只要一開學啊,就只能在教室里爭分奪秒,老師的作業也是鋪天蓋地,留給我們自己的時間就只有滄海一栗,你說可憐不?」

「還滄海一粟?」說著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是啊!不過賣東西我可是家學淵源啊,這你就不用擔心了,而且這是在為我們的秋遊做準備就更有勁了!」

「什麼秋遊做準備?」

「就是賣桃子的錢拿來做我們秋遊的經費,我們可是幹勁十足呢」媽媽忍不住伸手掐了掐那張笑靨如花的臉,許晚煙順勢蹭了蹭媽媽的手,就像小狗貪戀主人手心的溫度一樣,使媽媽的手戀戀不捨的在許晚煙的臉上流連。

許晚煙看着那麼多請假的家長,越看越覺得不可思議「怎麼這麼多人請假啊?怎麼集體變卦呢?」

「那倒不是,有可能只是家長的自作主張!」

「為什麼啊?」

「為什麼啊,為人父母啊,總是怕孩子磕着碰着,用過來人的經驗替孩子做決定啊,就像吃糖會使牙齒長蛀牙,就一個勁兒地阻止孩子吃糖!」

「有這樣蠻不講理的大人嗎?」

「你以為所有的父母都跟你家一樣啊?」

「嘻嘻,我家母親大人是最開明的,怎麼能跟其他的父母一樣呢,肯定是獨一無二,舉世無雙啊!」說著順勢躺在媽媽的腿上,含笑地把玩着媽媽衣服上的紐扣,涼涼的使她愛不釋手。

「馬屁精!」說完也情不自禁了!

而這溫馨的一幕使一望無際的夜色也嫉妒了,忍不住釋放漫天的星辰,誓要一較高下,而蒼穹投下的星光在顧鷺柏的窗外又躊躇了。

只見書房裡的兩父子正襟危坐,凝結的空氣連天空的星辰都戰戰兢兢,就如遲暮美人的零星的白髮,在風中凌亂着。

原來飯後的顧鷺柏神神秘秘地把爸爸拉進了書房,等他拿着舊照片七彎八拐,歷經九九八十一難,踏荊棘,過雪山,爸爸終於知道他要了解的事是現代文明社會人類繁衍所必經的一個過程——戀愛。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爸爸成了那掌握先機之人,正好順勢推進媽媽留下的青春期男孩子所要了解的性知識。從古至今,我們中國人總是認為這方面的知識是無師自通的,是羞於啟齒的,所以雙方都有些扭扭捏捏導致目前凝重的氛圍。

古人在新婚前夕還有避火圖可以研究研究,而今連圖都省了,由其自由探索,最後就真的火急火燎,釀成了熊熊大火蔓延大街小巷,等發現時已經追悔莫及。

經過九曲腸的彎彎繞繞,爸爸發現不如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就如《呼蘭河傳》里路上的那個大坑,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用泥土把坑填了,而不是每逢下雨時用盡全力,僥倖通過後精疲力盡,席捲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泥土,甚至是一個泥人惹人笑話,最後從泥逢里擠出一點欣慰的笑容,然後瀟洒從容的遠離,把這個泥坑又拋之腦後了。所以人總是喜歡把事情變得複雜化,還好爸爸最後恍然改用了方法,直奔主題。

「鷺柏,你直接說你是談戀愛了還是有喜歡的人了?」

爸爸突然的直截了當讓顧鷺柏沒來得及適應,一下子愣住了。

而爸爸看到他的這個模樣以為是自己的激動的語氣被當作了嚴厲,趕緊調整了自己的聲調補充道:「我和你媽媽都很開明的,你用不怕,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我和你媽媽也是從高中的時候開始相互喜歡的,你這個年紀有這個衝動是很正常的,但是一定要掌握分寸,不能做出出格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就是我這幾天突然有一些陌生的感覺,我分不清是不是由於喜歡,還是由於我自己進入了青春期所以有了一些專屬的感覺。」

「那你跟我說說,我給你分析分析。」

「就是……我與她對視的時候感覺心都要蹦出來了,然後就是……那個臉像被火烤一樣……還有就是……那個她笑的時候,我會忍不住想要把她藏起來不讓別人看見的衝動,而且還情不自禁地這樣做了,就好像大腦已經停工了不受支配一樣。」

「是特定的某一個人還是對其她女生都這樣?」

「我不知道,我又沒跟其他女生對視過,其他人笑關我什麼事啊!」語氣里有些惱羞成怒的成分在。

「哦!」爸爸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看到兒子的窘迫後又收住了笑容,就像晴天下雨一樣,曇花一現,可雨水的痕迹保留在里眼裡。

「是晚晚吧!」

「嗯。」這聲嗯就像葉落於水一樣,悄無聲息,無波無瀾。

「那你由於朋友開你們的玩笑而後有的這種感覺還是突然就出現了這種感覺。」

「就這兩天突然有的,以前你們還有同學們的玩笑,我都沒有放在心上!」

「還有你得試試對其他女生會不會這樣,因為青春期由於某些激素分泌的原因導致對異性有好感,有了相互吸引的基礎從而有了戀愛的錯覺。」

「好!」

「鷺柏,剛好有一些事情我也要交代你,以免造成對你們彼此不可挽回的傷害,特別是女生,你既然喜歡她就要保護好她,而不是任意妄為,憑本能行事,我們人之所以為人,我覺得除了有動物的本能外,還能剋制本能,因為我們人除了低級中樞控制,而我們還有高級中樞,高級中樞可以控制低級中樞,而我們的本能是由低級中樞控制。」

顧鷺柏越聽越懵,這個跟我們的神經系統有什麼關係啊,不就是喜歡個人嘛!

「就是媾和!這個知道吧!」說著爸爸難為情的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些圖片給顧鷺柏,頭不自覺地轉向了窗外的朗朗星空。

看了圖片之後的顧鷺柏臉紅心跳,想爬進那個抽屜里然後藏起來,可惜太小了!

爸爸等他看的差不多的時候,才轉過頭,望着天花板說道:「這是你媽媽交代的任務,我也算完成了啊!」說著這才發現局促不安的兒子,連忙補充道:「第一次看到這個是很難為情的,你不用緊張,至於為什麼我要跟說這些,因為你跟你媽媽擔心你向現在很多其他半大的孩子一樣在不知不覺中進行自我探索,而釀成悲劇。你看現在這些新聞報道關於大學生中學生懷孕的比比皆是,這就是自以為的喜歡的結果!這種事情對於男生來說可以一走了之,而對於女生那是一生去不掉的枷鎖,所以你們這個年紀可以相互愛慕,但是不能越界,現在的你們還承擔不起這個責任。所以你希望你的戀愛是長長久久呢,還是短暫的歡愉而一生的遺憾?你是男孩子,我希望你是是個有責任心的男孩子,所以我希望你保護好自己喜歡的女孩不讓她受傷害,哪怕是來自你自身的傷害也不行,這也是你的責任,你知道嗎?而且還有一點我要說一下,你跟晚晚要保持適當的距離,不能像從前一樣百無禁忌了,遇到喜歡的人,被本能控制更加強烈。」

「嗯!」顧鷺柏鄭重地點了點頭。

「我這裡還有一些關於這個結果處理的一些視頻,你可以看看對女孩子的傷害有多大!」

「我出去了,你自己看,我出去了。」說著背着手出去了,留下了一臉凝重的顧鷺柏。